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11章这就软了?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一抬头,径直对上林远志一双杀气腾腾的眼。

    她倒是没觉得胆怯,她人坐在叶承爵的腿上,叶承爵的手贴合着她的腰线,他掌心的热度透过薄薄的衣料就能感受到,她并不是一个人面对,因而也没有移开目光,反而挺硬气地和林远志对视。

    林远志目光犀利,冷笑着,“我们林家还真是出了个人物。”

    林迦南本来其实不喜欢在别人面前和叶承爵这么亲热,但是林远志这讥讽的语气让她反而淡然下来,抬手搂住叶承爵的脖子,她仰着脸挑衅地反问林远志,“林总贷不到款,怪我咯?”

    “你……”

    林远志脚步挪了下,拳头攥的咔咔作响,骨节都因为用力而发白,联想近日来受的窝囊气,他简直恨不得捏死林迦南,他在外面看了多少脸色,林迦南现在却一副狐媚模样勾引男人来搞破坏!

    叶承爵唇角噙着笑意,林迦南分分钟戏精上身,角色切换毫无压力,前脚还胆小鬼一般嚷嚷着似是害怕坐牢,这被林远志一激,立马抛开情绪投入演戏状态。

    近距离他鼻息间是她身体的香气,那小腰不盈一握,他勉勉强强从心猿意马的状态中脱离出来,转过头看林远志,“林总在这个圈子打拼这么久,我以为应该已经明白,解决问题要找关键人这个道理,趁我不在去找迦南的麻烦,是年龄大糊涂了?”

    林远志怎么会听不出,叶承爵这是骂他老糊涂了,他拳头攥的更紧,咬牙切齿,早就不指望和叶氏能有什么合作了,但也不想激怒叶承爵堵死他以后的路,努力沉着气,对叶承爵道,“我找迦南,只是想说,早先迦南冲动之下害得我出车祸,我行车记录仪上清清楚楚记着,但我不追究了,因为她再怎么混账也是我女儿,但要是你们继续这样赶尽杀绝,我就没法保证了。”

    林迦南手指一缩,被叶承爵觉察到,他一翻手,和她十指相扣。

    她扭头,看到他对着她轻轻笑了下。

    好像是在说,不用担心。

    不知道为什么,她其实不是不怕的,但是这时候,在叶承爵身边,她就是很安心,甚至还放心地对着林远志挑衅。

    “林总这是在威胁我们?”叶承爵对林远志笑着,语气漫不经心。

    这态度委实令人生气,林远志也挤出个笑,“你们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我是想一家人什么问题解决不了?有什么不能好好说?但是现在新闻的事情我就不说了,林氏这几个项目,随便折一个光违约赔偿就要让我林家倾家荡产,不好好说话的人,不是我。”

    加上今天的新闻,他手里那块地一时之间也成了舆论关注点,游乐场是绝对没希望了,活了五十年有余,他第一次有这么深重的无力感,眼前一片黑,看不到希望也看不到路,这就是叶承爵的势力,让他想要挣扎都找不到门路。

    叶承爵随便放两句话给银行,就连银行贷款都变成了奢望,这样下去,已经不仅仅是林氏要倒闭,他还将面临巨额的赔偿,已经被二次审查的项目要是再出个差池,牢狱之灾也有可能。

    林远志口中“一家人”那三个字让林迦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觉得特别可笑,她轻叹:“林总还真是会抬举我,一家人?我可当不起!”

    比尖酸刻薄,她怎么可能输给林远志。

    这父女俩一个比一个酸,叶承爵适时出声,“林总,你特意预约好来找我,到底是为了解决问题还是过嘴瘾?”

    林远志狠狠瞪了林迦南一眼,才看向叶承爵,“叶先生想怎么解决?”

    叶承爵倒也利索:“我要你手里江边那块地。”

    话音落,林远志和林迦南都是一怔。

    林远志气的额头有青筋凸显,“叶先生想要的,瑶城大概没几个人能说个不字,但是叶先生,车祸那天迦南做的事情您也清楚,我有足够证据表明她那天想加害我,您高抬贵手放林氏一条活路,把新闻撤了,我就不会上诉,那块地我分文不取,送给你们。”

    反正就算留着,现在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他也没法在那块地上翻出什么新花样来,既然用不了,要是能换来林氏的平安也好。

    林迦南低头,她能感觉到,她和男人十指相扣那只手的掌心渗出一层薄薄的汗意,她想要放开,叶承爵却攥的更紧,另一只手安抚地移到她背上,抚了抚,他没有看她,对林远志笑,但那笑意分外凉薄。

    “话都让林总说完了,可是怎么办,我这个人,天生不喜欢听别人的话。”

    林远志嘴角抽搐几下,“那叶先生什么意思。”

    “那些新闻我管不了,只能自生自灭,江边那块地可以换林氏一个项目,至于上诉的事儿……”他顿了顿,嗓音发沉:“你可以试试。”

    林迦南身子一动,没来得及发声就被他按着,整个人都缩在了男人怀里。

    她脑子有些乱了,叶承爵明显是不打算让她再说话。

    林远志太阳穴突突地跳,“那我另外两个项目呢?”

    “那要看林总手里还有什么可以拿来换了。”

    办公室十分诡异地安静了片刻,最后是林远志转身的脚步声打断这死一般的寂静,办公室的门被狠狠摔上了,发出砰的一声重响,惊的林迦南身子都抖了下,叶承爵倏而笑,“这么点胆子,还学人挑衅?”

    她嘴角耷拉下去,想起什么,又维持着搂着他脖子的姿势问:“你刚刚那么说……你是有把握不会让我坐牢的吧?”

    要是她一个,她是绝对不敢那么挑衅的,要说有底气,那也都是他给的。

    叶承爵不答反问:“不生气了?”

    指的是她之前问他遇到别的女人是否也欣然接受,没得到答案闹情绪那事儿,她思忖两秒,非常识时务地道:“男人嘛……我懂,你看恰好你遇上的是我,这就是天注定的缘分!”

    “你又懂男人了?”他笑的玩味。

    林远志这个门摔的林迦南心慌,努力把话题扯回正轨,“那你到底有没有把握?万一他行车记录仪上真……”

    他抬手,食指抵着她的唇,阻止了她的话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靠近她,声音低沉而轻,似耳语,“你觉得我会让我的女人坐牢?”

    林迦南不说话了,唯有一双眼,里面星星点点的光映着他的影子,他手一松,她刚想把他抱紧,男人的吻已经落下来。

    在前额,在鼻尖,在面颊,在下巴,他的唇好一阵磨蹭,最后辗转到她的唇,不疾不徐地深入。

    和叶承爵每一次接吻,她都要被抽干浑身气力,最后她软绵绵化成水一滩在他怀里,他语音调笑:“这就软了?没出息。”

    她抬手无力地打了他一下。

    “以为对我来说谁都行?”他咬了咬她的耳朵,“如果我真不挑食,你还不知道在哪里排队。”

    她缓慢地反应过来,这就是他给的答案。

    他又笑,眼底带着宠溺,“不过看你一个人在那里因为这一点小事儿生闷气……”

    然后又别别扭扭地关心着他的伤,非要带他去看医生。

    他叹:“还挺有意思。”

    她又打了他一下。

    ……

    林家丑闻第二波来袭,各路舆论持续发酵,对林远志一家人的网络声讨进入白热化,其中除却林远志,被人谩骂不休的还有宋瑶羽。

    一个家暴女儿加上出轨间接害死结发妻子,一个第三者成功上位让私生女转正,网路上的言辞已经难听得无以复加,宋瑶羽和林筱筱甚至不敢出门,尽管如此,林家的地址很快被人扒出,谁也想不到网络暴力能够走进现实,某天早上佣人在院墙外发现有人在墙壁上漆了大大的红字——

    “小三怎么不去死!”

    这只是个开端,接下来的几天,林家宅子外面每天早上不是出现一些谩骂的红字,就是出现一些花圈和冥币,指明送给林远志和宋瑶羽,宋瑶羽和林筱筱被这恐吓吓的甜心吊胆,林远志坐立难安,最后报了警。

    报警后的一个晚上倒是抓住了一个往林家门口放花圈的,居然还是个女人,被拘留的几天一点悔改的意思也没有,一脸癫狂地说第三者就应该付出代价,网上倒是冒出一堆人为这女人说话的。

    林远志忍无可忍,叶承爵的条件开的不公平也不在他承受范围之内,林氏宛如风中摇曳的烛火,三个大项目的延缓导致之前投进去的资金都已经消耗殆尽,终于在一周多以后,他再次叫来律师,目的很明确,所有证据搜集齐全,他先报了个警,然后让律师一纸诉状将林迦南告上了法庭。

    于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林迦南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证据是警方确认过的,所以已经正式立案审理,林迦南在报社拿到纸质传票,十分忐忑。

    李柔将法院寄来的东西翻来覆去看了两遍,“迦南,你打算怎么办?”

    林迦南也不知道,心慌的很厉害,叶承爵说过不会让她坐牢,但她还是怕的。

    她选择相信叶承爵,但其实她自己并没有把握,她曾经信错过人,后遗症犹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