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12章要抱抱,要充电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在复查之后林迦南的强烈要求下,叶承爵已经告诉陆瑾言给她正常安排工作,但这天由于接到传票,她惴惴不安大半天,工作效率也很低下,结果很自然地加了班。

    这几天还是阿杰接送,她想了想,给阿杰打了个电话让阿杰先走,然后在电脑跟前忙,努力摒除杂念,终于在晚上快八点的时候将手头工作解决。

    在电脑跟前保持一个姿势很久,走出电梯她还在扭脖子,格外难受,空旷的大厅回响着她的脚步声,中间突然地停顿了下。

    她看到前厅那里供人休息的沙发上,坐着的男人。

    叶承爵手里拿了个平板电脑看,修长的手指不时地在上面划一两下,由于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前厅开的灯不多,不甚明亮的光线下,平板莹白的光映照下男人的轮廓更加冷峻,透出几分生人勿进的气息。

    她慢慢地走,快到跟前几乎是蹑手蹑脚从沙发后面靠近男人,结果——

    “工作完成了?”

    他忽然开口。

    她倒是吓的倒退了一步。

    “你后面长眼睛了啊?”她拍着胸口有些扫兴。

    他起身回头,对她露出个浅笑来,“你太刺眼,很难忽视。”

    她怎么听这话不像是在夸,几步走过去,扁了扁嘴,“什么意思,拐着弯,骂我丑?”

    “哪里敢,”他叹一声,拉过她的手,“走了,回家。”

    林迦南心里一暖,很配合地被拉着走了,走着走着很无赖地把身体重量都靠在叶承爵身上,抱怨起来,“工作一天,感觉好累。”

    叶承爵简单粗暴出主意:“不干了,回家,我养着。”

    她笑着,脚步挪的慢,“真的啊?我和你说,我这人最喜欢当蛀虫了,你别鼓励我,我的理想就是不上班,说不定我明天真交辞呈……”

    “交啊。”他话音很轻,感觉到她的重量,笑着侧过脸低头,在她耳边问:“没骨头?”

    她使劲点了点头,粗略看一眼到停车场的这一段没什么人,她凑他耳朵边说:“要抱抱,要充电。”

    叶承爵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他停步,然后真的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动作快的生风。

    她吓了一跳,本来只是想拥抱一下,没想到他来这一招,她险险搂住他脖子,心跳在这个动作中加速,而他趁机低头咬了一下她耳尖。

    “就喜欢你没骨头的样儿,够软……”

    林迦南红了脸,埋在他胸膛,听男人稳健有力的心跳,闻见他身上浅淡的烟草气息,哪怕调戏不成被反调戏了,她还是很喜欢这种感觉,他抱着她的手臂很有力,让她觉得安心,她数着他的步伐,小声说:“我今天……接到法院的传票了。”

    他似乎也不意外,到车子跟前打开车门,将她放副驾驶座位上。

    阿杰已经下班,他自然而然坐上了驾驶座,没立刻开车,问她:“你想怎么做?”

    “……啊?”

    她没明白,现在是她说了算吗?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法院的传票不用管,你这个案子本来也没出什么太严重的后果,我有办法让你赢,”他将车窗降下一点,“林远志告你是给他自己找不痛快,败诉会让他更怒火攻心,现在他已经没路了,你看你是放他一条生路,还是继续。”

    林迦南表情有点呆,隔了几秒指着自己鼻尖,“我说了算?”

    叶承爵点头,“不然你觉得我很闲,没事让林氏破个产?”

    “……”

    她感觉很复杂,权利真是好东西,可也是吓人的东西,她原本蝼蚁一样被欺压,和林远志对抗的这些年不知道过的有多艰难,可是现在……

    忽然的反转,她成了上位者了,叶承爵话说的轻描淡写,可她见过林远志这几次就知道,林远志那么爱面子的人,话说到那份上是真的已经有些绝望了。

    林远志对她求情,仿佛她掌握着林氏的生杀大权。

    叶承爵没有追问她,正打算开车,林迦南手机响起来,她大抵是还有些愣,回神之后这电话接的手忙脚乱,听见那头是宋瑶羽的哭腔,“迦南,你爸出事了,你过来看看他吧……”

    车厢安静,叶承爵准备开车的手也顿了下。

    林迦南怔了几秒才问:“出了什么事?”

    “他胃出血很严重……现在在手术室里,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你也是他的亲人啊!这个时候你应该在他身边的,迦南,过去是我们对不住……”

    宋瑶羽一席话说的断断续续,几次被哭声打断,林迦南听的心口一沉,待那边说完,好久都没有反应。

    宋瑶羽的哭声令人格外心烦,她攥了下拳,说:“这……这不关我的事。”

    “他这都是因为你啊!”宋瑶羽声线凄切,“他不愿意告你的,你逼的他没路走!东西交给法院他回来就喝闷酒,这胃出血也是过量饮酒引起的,迦南,你但凡还有一点良心也不能不管他啊……”

    林迦南没听完,直接挂断了电话,面色微微发白,将手机攥的很紧。

    消息来的突然,林远志出事了。

    她觉得自己应该高兴,但也高兴不起来。

    叶承爵拧眉睨着她,“哪家医院?”

    她咬了下唇,指甲抠着自己的掌心,“我不去。”

    叶承爵静了几秒,倾身手覆在她手背,发觉她手很凉,他看着她低垂的眼睫,说:“只要你不后悔。”

    她鼻尖一酸,“我不想去看他。”

    “嗯,那我们不去。”

    他坐了回去,挂挡,踩下油门。

    她低着头,手指绞着,“去看他我就输了……”

    叶承爵安静了会儿,林迦南太要强,要强的人有时候折磨别人,可自己也过的很累,他说:“不论你去不去看他,结果都一样,有我在你就不会输。”

    林迦南没说话,扯着安全带发怔。

    林远志其实胃一直就不太好,以前和她吵架气的狠了就犯病胃疼,那时候她总不当一回事,反正死不了,但是这一次,病危通知都下来了。

    车子平稳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前行,走在回月登阁的路上,她的心浮浮沉沉的找不到落脚点,心悸的感觉一阵一阵,在红灯停车等待的时候,她问叶承爵,“如果你是我,你会不会去?”

    叶承爵直视前方,没有看她,“我不是你。”

    顿了顿,又道:“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让自己后悔。”

    她阖上眼眸,靠住椅背,车子往前驶去,几分钟后她做了个深呼吸睁眼,眼底一片清明,“我想去医院。”

    叶承爵什么也不问,“我送你。”

    林迦南打电话给宋瑶羽问了一下哪家医院,两个人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

    林远志这一次确实是喝多了酒,从法院办事回去之后基本没停过,几天的时间,喝醉了睡过去,醒过来再继续喝,不分昼夜。

    没人管他,林筱筱和宋瑶羽都被那些网络暴力吓成了惊弓之鸟,有时流泪有时发脾气,但大都是指摘他无能,没一句暖心话,宋瑶羽急的时候干脆说你喝死算了,林远志于是就更没节制。

    林远志大口吐血被佣人发现,宋瑶羽和林筱筱才慌了。

    林迦南听宋瑶羽说了个大概,没法评价,林远志这病算是她给闹腾出来了,宋瑶羽看起来特别憔悴,就连头发都是散乱的,破天荒地没跟林迦南发什么脾气,只抹着眼泪,“你再大的气,这些天还不够你解气的?我跟你爸被人骂,送花圈,筱筱是无辜的也跟着挨骂……你真的,非要逼死我们不可吗?”

    林迦南没有说话。

    医院走廊,白炽灯的惨白的光让宋瑶羽显得更加苍白,林筱筱也在旁边,却是比以往都安静,一言不发地坐在长椅上发愣。

    生死面前,所有恩怨都要让一步,林迦南在另一边的长椅上坐下,发觉自己捏了一掌心的冷汗,叶承爵在她旁边坐下了,她看着手术室门上的灯,想起什么,回头看他。

    “要不,你回去吧。”

    他拉住她的手,在她往回抽的时候用点力气攥紧了,注视她的眼,“我陪着你。”

    她没说话,视线有些模糊起来,缓缓靠住他。

    林远志一病,她本来占理的好像也不占理了,但她其实也没有很伤心,只是担忧,心里有些难受,还有些说不出的茫然。

    母亲过世之后,她一个人和宋瑶羽母女对抗,起初林远志总是劝她,但她不听,后来,仇视她的人中就加了个林远志。

    很多年了,她总是觉得她在凭一己之力和整个世界对抗,她其实也会觉得累,现在林远志病了,她就更迷茫。

    手术持续到晚上十点半,医生出来摘掉手套口罩宣布手术成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林远志被转入病房。

    几个人俱松了口气。

    林远志被护士推进病房,林迦南在旁边隔了一段跟着,只在间隙里窥见林远志一张惨白没有血色的脸,距离上次见面过后也就不到两周的时间,林远志胡子竟长了很长一截没有刮,整个人看起来苍老的厉害,鬓边有白发丛生,格外明显。

    以前林远志其实不显老态。

    林迦南在病房门口停步,目送护士和宋瑶羽等人进去,她靠住墙,腿有些发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