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13章找你睡觉行不行?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夜里医院的走廊清冷,弥散着消毒水的气息,间或有一些脚步声传来,林迦南忽然觉得无比疲惫,她背靠着墙壁,手按了一下额头,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

    叶承爵低低淡淡的嗓音在她身边响起,“不进去吗?”

    她扭头看了一眼病房里,护士加上宋瑶羽母女,人熙熙攘攘的不少,她摇了摇头,对叶承爵说:“我们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林迦南情绪一直很低落。

    叶承爵一言不发开车,想起曾经她重伤的时候,林远志其实并不十分关心她,更多的是关心自己的项目,装模作样地守在病床前,有那么一瞬,他想告诉林迦南,对于这样一个父亲,其实也没有必要太过于担心了,但再三斟酌之后,他没有开这个口。

    他能看的出来,林迦南心底里对于家,对于林远志这个父亲还是有执念的。

    回到月登阁,许姨已经休息,林迦南将许姨做好的饭菜热了下,她和叶承爵草草对付两口,两个人话都很少,她上楼就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除却叶承爵回来那天,后来两个人都是各住在各自的房间,林迦南泡澡的时候心不在焉,神游天外地想了很多事,母亲生前的,她小时候的,思绪飘了越来越远,浴缸的水温度一点点降下去,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她起身擦干用浴巾裹了身体,出去打开门,叶承爵也已经洗过澡换了浴袍,倚着门框,低眸看她。

    “哭了?”

    她摇头,手按了一下脸颊,“他又没死,我哭什么。”

    遂又补充,“他死了我也不哭。”

    她面颊透被熏染上一层粉,身上幽幽散发着沐浴露的清香,浴巾堪堪遮掩了重点部位,欲盖弥彰的线条诱惑也很致命,他视线在她锁骨以下凝住,她顺着一看,抬手就挡住了胸口,咬着牙有些恼,“你看什么啊?”

    他唇角一勾,“都摸过亲过了……还差看?”

    她耳根发热,想骂流氓,不过这两个字对他没有什么震慑力,倒是让她想起不久之前他出差回来的那个晚上……

    她想的自己满面燥,赶紧拉扯回思绪,“找我有事?”

    除却他出差回来那一晚,后来他们其实都各睡各房间,用叶承爵的话说,摸得到吃不着,他不想给自己找罪受,她也不可能没事主动去找他,所以这大半夜的,她有些困惑。

    他反问:“没事不能找你?”

    她摸摸头,“也不是……这都半夜了……”

    “找你睡觉行不行?”

    她瞪大眼。

    他被她反应逗笑,抬手揉了把她头发,眸色很柔和,“只是过来看看你,早点休息,如果心情不好想找人说话,我在隔壁。”

    她抿唇,眼神有些闪烁,看他转身走,想也没想追了几步,从他背后搂住他,脸颊贴着他背,声音闷闷的:“说话就算了……睡觉能不能只睡觉?”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话说的有些奇怪,不过他还是听懂了,隔了几秒,低低叹一声,“……真是欠着你的。”

    知道他妥协了,她心里暖暖的,“你真好。”

    “马屁就省了,”他转过身来,拉住她的手,“不要胡思乱想,林远志已经没事,什么都会解决。”

    她点点头,两个人回到房间,她想了想还是去浴室换了套睡衣,回到床上,叶承爵已经阖着眼眸,看不出是睡着了还是假寐。

    她关掉床头灯,在黑暗中安静地坐了一会儿。

    身边的男人呼吸匀长,她的心慢慢安静下来,缓缓俯身,她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吻,然后躺下去,安心地闭上双眼。

    ……

    由于丑闻缠身,关注度很高,林远志生病的消息很快就被传播出去,生病本来已经很凄惨,网上的言论却都是落井下石的,十个里面八九个都是说活该,说这是现世报。

    林远志是不看微博的,以前不看,现在病了就更不可能看,宋瑶羽最近这几天是连网都不上了,手机和电脑都成了避而远之的对象,唯有林筱筱拿着手机,看着那些评论,越来越麻木。

    病房里的气氛一直沉闷,林远志的秘书来了几次,也没带来什么好消息,三个重点项目依然在空耗的阶段,耗的不光是林氏的资金和底子,也是林远志的心头血,他将手里压着的债券全都卖了出去,依然无法弥补资金链里面越来越大的空洞,两个进行中的项目全面终止,并开始寻找有意向的接手人。

    林氏迎来辞职大潮,本来规模就不大的公司,留人也留不住,林远志病了之后,宋瑶羽便去了公司,但也没干成什么事儿,把公司的账都过了一遍,然后发现,林氏快要破产了。

    宋瑶羽心里瞬间就没了底,她觉得自己不算贪财的人,但是这些年她和林筱筱都是在林家惯出来的,由奢入俭难,再这样下去,林远志明显是要背上巨额债务的,她不想跟着林远志过还债的日子,她怕。

    所以回到病房,她和林远志提出,提早宣布破产以降低损失。

    现在林氏的运营完全是赔钱状态,而且已经负债,林远志也知道,但是听到“破产”那两个字,手还是不可抑制地发抖。

    宋瑶羽点到即止不多说,林远志闭上眼却睡不着了,脑子里想起很多很久以前的事情——林迦南一直试图提醒他的事情。

    林氏是他和林迦南的母亲白手起家做起来的。

    那是个怎样的女人,明明在和他过苦日子的时候坚韧不拔,后来得知他出轨,被气的病了,变得那样柔弱……

    他没有好好关心过她,那时候,他像是被宋瑶羽迷了心窍,他当时很想离婚,但是林迦南的母亲不愿意,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她忍受了很多,但到头来,宋瑶羽怀了林筱筱,被他接到了林家。

    同一屋檐下那种荒唐日子,竟也过了一段时间,她病的越来越重,最后一次他见到她的时候,她的呼吸都是薄弱的,那苍白变态的容颜他如今回想起来,居然格外清晰。

    他一直在让她难过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现在就连林氏也保不住了。

    两天后,丑闻热度骤然下降,虽然没有完全消失,但是已经从热点上降了下来,只余一些看热闹的继续叫嚷,林远志决定让林氏进入申报破产流程的那一天,林迦南和叶承爵来了医院一趟。

    原定要开庭审理的案子因为林远志生病延期,林迦南没有等到法院进一步的通知,主动提出要过来看林远志,叶承爵挑了下班后的时间将她送过来,在病房门口,她拉了他一下。

    “不然你先回去吧?”她猜测,“他现在见到我就够生气了,再加上你,我怕……”

    叶承爵停步,思忖两秒,“我在门口,有事叫我。”

    她点点头,忽然又笑了下,有些恍惚,“还能有什么事,他现在病成这样,怕是就连打我都没力气。”

    习惯是一种可怕的东西,过去这些年她和林远志之间这种怪异的对峙关系,让她对他一直存着戒备心,她到这一刻才惊觉,其实他们的父女关系早都已经走到了头,只是她自己一直拒绝承认。

    推门进去,病房里很安静,林远志靠在床头,手里摊开一份文件,周围还有散落的一些,有几张纸掉落在地上,她靠近看了眼,是有关于申报破产的一些文件。

    病房里没有其他人,林远志听见声音,侧过脸来看她。

    这段时间林远志老的厉害,那模样憔悴,老态龙钟,望向她的眼神竟没了情绪,好一阵,哑哑说了声,“有事吗?”

    林迦南弯身拾起掉落在地上那几张纸,然后放在床头的柜子上,自己在病床旁边椅子上坐下来,想了想,才开口问:“我想知道,你后悔没有。”

    林迦南对这个问题执念很深,林远志自嘲地笑笑,“没后悔药可吃,后悔有什么用?后悔是能让林氏活过来,还是能让那些新闻就像没出现过……”

    他尾音拖了拖,最后怅然问:“还是能让你妈活过来?”

    林迦南心口抽了下,低了头,听见林远志继续道:“后悔没用。”

    她手指蜷缩了下,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过来。

    “其实想想,你妈跟着我,吃了很多苦……”他头仰了下,眼底竟泛起一点亮,像是在缅怀,“虽然辛苦,那时候有你了,我和你妈都挺高兴的。”

    二十多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现在回头看,沧海桑田,一切都变了,他笑着,“你小时候,长的好,不知道多少人见你就夸你,我都觉得脸上有光。”

    她眼眶湿润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现在这样了……”他缓缓阖上眼,“有时候就是一个念头,没什么回头路,你妈死了,我就没有别的路了,就像你……你想想,你跟了叶先生,你以为你现在沾光了,其实再过多少年你回头看,你会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你和他没有未来……没有什么绝对的好事,也没有什么绝对的坏事,都是人心作祟。”

    “林氏要破产了,一切都完了,”他深深吸了口气,睁眼看她,“我会撤诉,你也不用操心官司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