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14章现在对我最好的是叶先生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夏天傍晚的风拂动窗帘,病房里静悄悄,林迦南抿唇,眼眶慢慢地红了。

    林远志是老了,几天之间,头发都白了很多,眉心的纹横也更深,他看着她,恍然笑,“你这么大了,长变了,变的我都认不出来了,会对付我了……你妈要是在,肯定也认不出来。”

    林迦南抽了抽鼻子,“我妈要是在,我不是这个样子。”

    林远志默了默,干巴巴说:“……也是。”

    他偏过脸,眼底有浑浊的泪光,一掠而过,“可能是错事儿干多了……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你妈,她和我说话了。”

    她低着头,眼泪猝不及防滴落在手背,她慌忙擦了一把眼角。

    “她走了之后我就没梦到过她,可能是她生我的气,但最近病了,总梦见她……”他回想着,长长叹口气,问林迦南,“叶先生对你好吗?”

    她手攥的很紧,眼泪忍了回去,“挺好的。”

    “你可能觉得我没资格说,不过,”他停了下,“叶家很复杂,你进不了那个门,我把你逼着过去了,但没想害你一辈子,你早些做点自己的打算。”

    林迦南没说话,林远志又道:“叶先生要那块地也是给你,你和他说,让人送合约过来,我会签,钱就不要了,条件也不开了,就算是我最后留给你的东西,我也没什么能给你的了。”

    她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她哽咽着问:“你后不后悔?”

    这个问题她已经问过无数次。

    林远志眼圈也红了,手覆了眼睛不看她,“别问了,迦南,过好自己的日子,我对不起你和你妈,你妈走了,就剩你了,你护好你自己。”

    很久很久以前,他们也曾是幸福的一家。

    来之前林迦南其实也酝酿了一肚子的话要说,但是林远志一席话将她的思路打散,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是为什么而来的了,她安静了一会儿,沉下心来起身,离开之前茫然地四下看一眼空落落的病房,问了句:“宋瑶羽和林筱筱呢,她们不照顾你吗?”

    林远志声音很低:“本来出门就不方便,要戴墨镜口罩的,前两天被护士认出说三道四,就都不怎么来了。”

    她静静站了片刻,看到床头空了的杯子,去倒了一杯水绕过病床给林远志送到手边了,林远志怔然几秒,才抬手接,她站在旁边看他喝了两口水,说:“车祸那天……是我不对。”

    林远志低着头,他的眼睛被热水的水汽熏染的有些难受。

    她又说:“你说的是对的,你没有回头路,我也没有回头路了,无论未来会如何,现在在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是叶先生……”

    她顿了顿,“别人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别人,我一向如此,你让我没了母亲没了家,你带来林筱筱让我失去我的爱情,我们都回不去了。”

    林远志没有说话,她转身走到门口,“我走了,你照顾好自己。”

    说完,推开门迈步走出去。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门被关上的瞬间,林远志掌中杯子里有温热的液体滴落进去,溅起一点水花,他弯身下去,喉间有压抑的声音。

    林迦南小的时候,她母亲是说过的,林迦南性子里有些东西随了他,大抵就是那种不甘于低头的倔强。

    路已经走到尽头了,生死关头走一趟,他疲倦到没了继续和她敌对的心,也深知继续对抗也没什么用,她真的被他逼成了另外一个人,为了打垮他不惜委身于叶承爵,从前的她根本不会这样做,他斗不过的。

    但他却依然说不出后悔两个字,而林迦南也说不出原谅。

    ……

    林迦南走出病房,走廊里没见叶承爵身影,她摸出手机,看到叶承爵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给她的信息,他去安全出口抽烟了,让她出来了去那边找他。

    她拿着手机愣了一会儿,才放回去,慢慢向着安全出口那边走。

    林远志的声音犹回响在耳畔——

    叶家很复杂,你进不了那个门。

    其实她根本就没想过那么遥远的事情,但是她也没好好想过和叶承爵分开,潜意识里,她并不想承认这种可能性。

    推开安全出口那道门,将暗未暗的楼梯间,外面有零星的灯火微弱的光亮照进来,窗口的男人长身玉立,半侧着的俊颜透着矜贵冷冽,眼眸宛如寒潭幽深不见底,似若有所思,唇间一支点燃的香烟扯出袅袅白烟,悠悠然地弥散在整个空间里,她呼吸滞了下,他已经转过脸来看她。

    四目相对,他唇角微微勾了下,打量间视线凝在她红红的眼眶,他手指夹着烟拿开了,“谈的顺利吗?”

    她眼眸垂下去,刚才推门那一瞬,看到他的时候,她很想问他在想什么

    那时候的叶承爵,看起来很陌生,很遥远,也很孤独。

    她往前走了几步,门在身后合上,她笑了笑,“本来我想了好多话要说,想痛骂他一顿来着……还想过和他谈谈条件什么的……”

    她扭头看着窗外更暗的天色,“结果他手术台上躺了一回,倒是好像开化了不少,他说他,”她停了几秒,“在手术台上,看到我妈,然后他也不和我呛声了,吵都不吵,没意思。”

    叶承爵又吸了一口烟,看着她的侧脸,缓缓抬手,把她散落鬓边的一点碎发给她顺到耳后,手顺势在她头上抚了两下,笑一声,“你想吵架?”

    “……我也说不清,”她按着额头,笑的有些怅然,“很多年了,每次见面就是吵架,好像没这样说过话,他已经很久没有主动提起我妈来了,我有没有和你说过,以前我的心愿,就是将宋瑶羽和林筱筱赶出林家的门,让她们在我妈妈坟前忏悔,所以我本来很想让林远志和宋瑶羽离婚,可他这样,我忽然就说不出来了……”

    她声音变得轻飘飘,有些失真,他睨着她静静听。

    “到头来,林远志虽下场不好,可我也从林家出来了,回不去了,我没有家了,我不知道我这到底算是输了还是赢了。”

    她抿唇,自嘲地继续笑着,叶承爵挪了几步将手中的烟在墙角的垃圾箱上面熄了,再回头,他看到林迦南望着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窗外的眼底泛着水光。

    外面华灯初上,有光影倒映在她眼里,仿佛泛出一点粼粼波光,他走过去,抬手摸了摸她眼角。

    她一闭眼,眼泪就滑落下来,直接地濡湿了他指尖,有微烫的温度,她转过身来,低头靠在他胸口。

    他搂住她,手在她背上轻轻抚摸,触到她突兀的肩胛骨,心脏骤然像是缩了下,一个带着疼惜的轻吻落在她发顶,“如果你想,我有办法让宋瑶羽和林筱筱在林家呆不下去。”

    她安静片刻,摇了摇头。

    “……算了,没意思,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她将脸埋在他胸膛,他衣襟那里有湿意一点点晕散开。

    “今天我看到林远志那个模样,重病在床,连个照料的人都没有,就像我以前,我就忽然……”她手攥住他的衣服,鼻音很重,“有点难受,也不是为了他难受,就是觉得我们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看到他那样,我都不想留在他身边照顾他,我一点也不想……我是不是很糟糕?”

    他垂眸睇她,沉默着将她抱的更紧。

    “逼得宋瑶羽和他离婚,他身边就更没人了,”她阖上眼,“……我觉得好累,我不想再去想和他们有关的任何事了。”

    “那就不想了。”他手轻轻捧她的脸,在她前额吻了下,手擦干她眼角的泪,凝视她一会儿,复又低头,吻了吻她的唇,说:“以后都不要想了。”

    两人下楼欲离开医院,非常不凑巧地遇到了林迦南十分厌恶的人——

    电梯行至负一楼停车场刚开门,外面的宋瑶羽和拎着饭盒的林筱筱正要进来。

    叶承爵不紧不慢往出走,林迦南也视若无睹地跟上了,不料才走几步,宋瑶羽追过来拉住了她。

    “迦南,”宋瑶羽叫的还很亲热,“你来看你爸爸吗?你……”

    话音未落变了调子,叶承爵已经一手钳住宋瑶羽那支手臂,她疼的倒抽口气,“叶先生,我只是想和迦南说句话!”

    她嗓音一高,瞬时吸引了路人注意,叶承爵视线睇着她那支拉着林迦南的手道:“有话说话,不要动她。”

    宋瑶羽心里冒着火气,但不敢再得罪叶承爵这尊大佛,讪讪放手,“我没有恶意……真的,迦南,你看林氏现在这样,你爸重病还要操心,你再怎么生我们的气,那也是你亲爹,你总不能不管他死活啊!”

    林迦南不看她,拔腿要走,“我管不了。”

    宋瑶羽拉下脸继续跟,看林迦南这边走不通,干脆转向叶承爵,“叶先生,迦南年龄小不懂事,您要是真对迦南好,总不想看她就连唯一的家人也失去吧?”

    叶承爵脚步微微一慢,仿佛听到笑话,“让她失去家人的,难道不是你们?”

    宋瑶羽这阵子已经是豁出去脸皮在撑,听到这句话瞬间就坚持不住变了脸色。

    跟在旁边的林筱筱一直盯着林迦南,眼底一抹狠戾无法掩饰,在叶承爵和宋瑶羽说话的时候暗自拧开了饭盒的盖子,忽然几步冲上前去,抬手就将饭盒里滚烫的汤饭往林迦南脸上泼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