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16章下次我轻点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脑子这会儿倒是转的快,见水被溅起,惊的立刻就抬手绕过去护着他后背那块伤,“小心!”

    叶承爵一言不发,微微低头看着她慌乱神情。

    她都没顾上和他发火,先跪起身去看他的背,那块还是红的刺目,她有些火气,语气失了耐心,“你干什么啊!伤被热水碰到会痛的!”

    男人非但没有收敛,唇角还弯起来,感觉到她用冷的毛巾轻轻按在伤处,他微微倒抽了一口气。

    他不是多娇气的人,伤也不重,但是也做不到完全无视,被碰到的时候还是会疼。

    林迦南听见他吸气,恨恨道:“让你瞎折腾!”

    她心里憋着一股子火气,那会儿没顾上,下次再见到林筱筱她一定要撕了林筱筱。

    他缓过那一阵疼,嗓音哑哑的带着调笑:“心疼我?”

    她咬着嘴唇不说话。

    她宁可受伤的人是她,他为了她这是第二次受伤了。

    他也许不喜欢她,但是却比说喜欢她的人更为她着想。

    热气熏染的她眼睛都酸酸涩涩的,她抽了抽鼻子。

    本来她掉进浴缸身上单薄的连衣裙被水湿透,紧紧裹着姣好的曲线,叶承爵正欣赏眼前美景,听见她声音,蹙眉抬头,拉着她手臂把人按着往下了一点,看着她红红的眼圈,有些无奈,“怎么又哭?”

    刚刚在医院就因为林远志流眼泪,他不想看她哭,却又不擅长安慰人。

    她别开脸,“我没哭!”

    “……”他有些无语了,“好好好,你没哭,我皮糙肉厚的受点伤没关系,你不能再在身上留疤了,别和我闹了,嗯?”

    他不说还没事,一说她眼泪就真掉落下来。

    叶承爵拧眉,叹一声,“爱哭鬼。”

    遂拉着她把人按着坐浴缸里了,浴缸足够大,两个人倒也不会拥挤,他抬手给她擦眼泪,结果本来他手上就是水,一擦,她脸颊彻底湿了,他颇为郁结看看自己的手,又看她湿漉漉的脸。

    林迦南眼泪其实也就掉一两滴,已经不哭了,只是鼻头眼睛红红的像个小兔子,她手胡乱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垂眸没来得及说话,视线里就先闯入一个不和谐因素。

    两个人在浴缸里,他还没穿衣服,她一低眸恰好看到他腰腹以下……

    她赶紧抬头,脸滚烫,视线不敢往下落了,抬手扶着浴缸沿要起身出去,却被叶承爵拉回去,他搂住她的腰,她一愣,抬手推了把,“我衣服湿的不舒服,你让我……”

    他咬了一下她耳朵,低沉的嗓音带着蛊惑:“那……脱掉?”

    “……”她不明白话题怎么能跳跃的这么厉害,脸一红,“你赶紧洗完休息!”

    “嗯,”他应的利索,“你陪我洗。”

    她脸更红,“别……”

    他抱着她,手在她腰线轻轻划,“你那多事的姨妈应该走了有些时候了吧。”

    她被弄的有些痒,缩了下身体,手本能抵他胸膛,结果触碰到男人胸肌,惊的手又一下子缩回去。

    她听见他低沉而愉悦的笑,别扭地别着脸,头都抬不起来了。

    他低头在她肩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呼吸里都是她身体的馨香,渐渐的有些迷醉,手扯了下水中她的裙摆,唇擦着她侧颊:“不如换个方式心疼我?”

    这话暗示意味十足,她心跳快要超负荷,被他扳着下巴扭过去,与他接吻。

    她觉得胸腔里的氧气都变得稀薄,脑子里又空又乱。

    总是他为她挡住林筱筱那一幕,一遍又一遍回放。

    她闭上眼睛,手缓缓地攀上他肩头,回应他的吻。

    觉察到她的软化,他有些意外,结束这个吻,手抚着她脸颊,凝视她的眼睛,还没说话,听见她声音很小开口。

    “你……你能温柔点吗……”

    她眼底隐隐微光闪烁,像是恐惧。

    他心头一软,没有回答她,低头再度吻住她的唇。

    想把她揉碎了,揉进自己身体里,她给他带来的这种感觉极其强烈,他从前从未有过。

    浴室里一个多小时,纠缠到卧室又是一个多小时,林迦南最后躺在床上,又是疼又是生气。

    她心疼他,但是他可一点儿都不心疼她,开始的时候好像还听进去她的话,后来时间那么长,他也就失控了。

    她是第二次,没从这事儿中体味到什么乐趣,除了疼还有些难受,虽然她很喜欢他,但和不爱自己的男人做她心里其实很不愿意,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脑子一热就没反抗。

    她到处都疼,委屈地更想哭,结束之后给他背上擦药的时候还用力按了下。

    他闷哼了一声,她就又下不去狠手,有些恼火自己的心软,擦完药裹着被子就想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结果腰酸腿软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叶承爵皱着眉头把人抱起来,她闹起情绪,哑着嗓子说,“我要回我房间。”

    许是清楚自己下手狠了,他好脾气道:“还走得动?”

    “你别管我。”她眉心紧锁,话都不想和他多说。

    “我送你回去。”

    他说完,扯过浴袍往身上穿。

    她心里更酸了,这是发泄完了,也不留她了。

    叶承爵从抽屉里拿了什么出来,然后打横抱起用被子裹着自己的林迦南,真把她送回去了。

    她忍眼泪忍的辛苦,被他放在床上,就一翻身不看他,一个动作却让自己又尖锐地疼了下。

    叶承爵没走,俯身扯她身上被子,她一下子叫起来,“别碰我,疼着呢!”

    餍足的男人耐心十足,拉着被子轻轻哄,“我知道,让我看看,给你上药,嗯?”

    她带上哭腔,“你都知道伤了你还……”

    身后的男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抱歉,忍不住。”

    她忽然就忍痛翻身坐起来,拿着枕头朝他扔过去,“你一点都不心疼我!”

    枕头没什么质感,他挨了这轻飘飘的一下,看着她,有些头疼,“你想打我骂我都随你,先上药,嗯?”

    她咬着嘴唇不说话,瞪着他。

    “听话,不上药明天会更疼,你也不想吧?”

    他像是在诱哄,她其实知道自己也是白闹,方才她哭叫他都不在乎,她眼帘垂下去,“你道歉一点诚意也没有。”

    &n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他忽地笑了下,坐在床上,“我本来就没想着道歉,只是哄你。”

    她眼泪又滑落下来。

    他说:“你知道我们第一次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她不语,他继续:“那时候我就想,迟早我会在你清醒的时候要你。”

    “是你一直不给碰,不然我也不会忍不了做那么久,”他抬手擦她眼泪,她躲开了,他轻声叹,“开始几次是会疼的,多做几次就好了,乖,别闹了,下次我会轻点。”

    “没下次!”

    她恶狠狠瞪着他。

    “……”这个问题被他避重就轻绕过去,“因为这个要和我闹多久?”

    她抽抽搭搭,“不是这个问题……是你不心疼我,就算你不喜欢我,你也不能拿我当做发泄工具啊……”

    他按了下眉心,将手中药膏扔过去在床上,“这是第一次之后我买的药,那时候我知道你疼,但是你给我甩脸,排斥我又不想提起那晚的事情,所以没能给你,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待我和你这段关系的,但我以前没为哪个女人做过这些事,你是第一个。”

    她抿唇,别过脸。

    气氛有些沉闷,好一会儿没人说话。

    最后还是他妥协,闷声说了句:“你不是发泄工具。”

    见她执拗地不回头,他身子动了下,像是要下床,她急了,“你……你把我弄伤了要丢下我吗?”

    他回头便看到她仰着脸,红红的眼和鼻头特别招人疼,楚楚可怜的模样。

    他柔声问:“你想我怎么样?”

    她其实也不知道,但就是难受,咬唇几秒,低声憋出一句:“反正你不能走。”

    “好,听你的,”他又回到床上了,“你要生气可以,把药擦了,不然会难受很久,我帮你还是你自己来?”

    她气呼呼地一把将那个药膏夺过去了,“我自己来!”

    开什么玩笑,那地方的药……

    林迦南把被子一拉盖过头顶,闷在里面涂药,叶承爵坐在旁边,看着被子鼓出的一块形状不时地变一变,想着她在里面涂药的动作,竟想的口干舌燥。

    林迦南是个妖精,偏偏还妖精的不自知。

    他慢慢躺下去,由于背部有烫伤,只能侧着,忽然想起第一次的时候她在他背上抓出数条痕,而这一次……

    她很清醒,也很难受,但流着眼泪的时候也只是紧紧咬着自己的手指。

    这个擦药的过程是在是很羞耻,林迦南草草擦了下就算了事,将药膏放床头,她想抽纸巾,男人已经倾身拿着纸巾为她擦手。

    她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个脑袋,叶承爵细细帮她擦每一根手指,动作轻柔。

    他视线落在她食指侧面,那里有她刚才咬出的深深齿痕,他眼眸沉了沉。

    擦完,他看着她的手,最后十指相扣,在她手背轻轻吻了下,然后隔着被子拥抱她。

    “别闹了,嗯?”

    林迦南默了默,“……我想睡觉。”

    他扳着她下巴,指腹摩挲一下她眼角的泪痕,又亲了下,“好,我们睡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