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17章哪里禁欲了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筱筱手里的饭泼了林迦南,还被人把骨节拧的错了位,哭哭滴滴跟着宋瑶羽上楼,林远志听宋瑶羽说完经过,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们,“明明招惹不过迦南,你们还要去招惹她,你们有没有脑子?”

    林筱筱还在流眼泪,宋瑶羽面色不虞,“你怎么站到她那边去了?要不是她,你现在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林远志气的手有些抖,“宋瑶羽,你知不知道有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在你一再怂恿下这些年亏待了迦南,不然依她性子,绝对不会对我这样!”

    宋瑶羽变了脸,“林远志,你搞清楚,现在你重病卧床,林迦南给你什么了?一口饭都是我和筱筱送过来的,你识时务?识时务你就要知道现在我和筱筱还乐意跟着你对你好承担了多大的压力!林氏现在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还有几天好活,你以后搞不好是要背债的,你以为这都是谁害的!”

    林远志手一挥,床头柜子上杯子连同放着的一些药被一下子扫下去,他吼了一声:“滚!”

    在他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外人的诋毁不是最可怕的,宋瑶羽是他的妻子,这样冷嘲热讽,他受不了。

    宋瑶羽也火了:“走就走,你以为你现在这样子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筱筱,咱们走!”

    说完,宋瑶羽拉着林筱筱离开了病房。

    林筱筱哭的声音更大了,这个家已经叫林迦南给毁了,她出了医院坐在车上拉着宋瑶羽的手臂,呜呜咽咽:“妈,怎么办啊,我们就拿林迦南没办法了吗?她把我们害成这样……”

    宋瑶羽也头疼,沉着脸说不出话来。

    林远志其实原本也是个硬骨头,只是这回重病鬼门关走了一回,似乎不一样了,在叶承爵这样强势的压迫之下也改变了想法,她自然是不甘心的,但是也没有什么力量和叶承爵对抗,她叹着气,好久,说:“筱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有些事情急不来。”

    林筱筱眼睛已经哭肿了,声音小了一些,“妈,林迦南真的知道景彦下落的,真的,我那天在她的房间看到了景彦的照片。”

    宋瑶羽一愣,“什么?”

    林筱筱将那照片的事情说给宋瑶羽听,宋瑶羽恨的咬牙切齿,“一定是她用了什么手段,筱筱,这种照片是会毁了一个人的,景彦肯定是有顾虑所以一直不肯出现,你一定要想办法先找到景彦,对付林迦南的事情,咱们要大家一起想办法才行。”

    林筱筱含着泪,半响,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

    林迦南被叶承爵折腾太狠,第二天昏昏沉沉醒来,外面天已经大亮,她一惊,才起身便是一阵锥心的痛,男人的手适时扶她一把,“慢点,不疼?”

    她闻言,恶狠狠回头剜了叶承爵一眼,“都怪你!”

    他没脾气地点头,没太大表情,“我已经给陆瑾言打过电话请假,你今天不用去报社。”

    她被扶着坐起来,虚虚喘口气,“……几点了?”

    嗓音还有点嘶哑,他瞥她一眼,“十点多。”

    “那你怎么还在?”

    “我今天不去公司,”他道:“梁秘书等下会送需要处理的文件到家里,我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这边处理就好。”

    已经请了假,她又浑身难受,实在不想动,便欲倒头再睡,被叶承爵拉住了。

    “你没吃饭。”

    “不吃,我要睡觉!”

    她躺下去,顺带着还将自己的枕头冲男人扔过去了。

    叶承爵抓住枕头放一边,睨着她的眼神颇无奈,俯身,阴影罩在她身上,他在她耳边轻哄,“听话,吃完早饭再休息。”

    她一把扯过被子闷住了自己的脑袋。

    “……”

    叶承爵无语,隔了几秒,笑了,有些宠溺,直接动身连被子带人一趟抱起来,林迦南装不下去了,脑袋探出来叫,“你好烦人啊,你怎么不去上班!”

    “有没有良心?”他低头注视她,居然连她散乱的头发看着也觉得可爱,“是你自己说我弄伤你不能走,我今天要是去上班,你不是还要闹腾?”

    “……”

    一句话带起昨夜那些回忆,她脸红了红,人已经被他从床上抱下去往浴室送。

    他把蚕宝宝一样的林迦南抱到浴室往浴缸放,里面已经放好温热的水,尽管昨天已经不该看的都看过了,她的手还是遮着重点部位,催他,“你出去啊。”

    叶承爵拿着被子,低眸掩了眼底的暗色,小女人脸上那一抹娇羞,和半遮半露的风情格外诱人,真是可惜……

    弄伤了,这下怕是有些天动不得,不然这小丫头这么大的火气估计就真哄不好了。

    “洗漱完下楼吃饭。”

    他哑着声说完,转身离开。

    走出浴室将被子放好,他不禁笑自己。

    从前其实不是重欲的人,怎么遇到她之后,就变了。

    林迦南这个澡泡的很舒服,身体的困乏也缓解了些,叶承爵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准备好她的衣服在浴室,内衣也有,她拿在手里,脸颊发烫,想起昨天在浴缸,她湿透的衣服一件接着一件,在他手中,离开她的身体……

    她拍了一把脸,赶紧穿上衣服,洗手台边上牙具架那里有新的电动牙刷,她直接用了,再走出去,许姨刚收拾完床,见她便出声,“先生让我带您下去吃饭。”

    两个人下楼,林迦南尽管很想努力维持正常的走路姿势,但实在是很痛,所以走的就慢了些,许姨先去准备早饭了,她一步一步在楼梯上挪,面色发白冒着冷汗,暗暗在心里将叶承爵诅咒了好几遍。

    报社还有人叫他禁欲男神,什么鬼,哪里禁欲了!

    随着一级一级台阶下去,她听见梁韶茵的声音从一楼客厅传来,没几步,视野开阔一点,她看到梁韶茵站在沙发旁边正和叶承爵汇报什么。

    两个人手中都拿着文件,梁韶茵几句话说完停了下,感觉到什么抬头,便对上了林迦南视线。

    距离有很长一截,梁韶茵微微蹙眉,那眼底竟隐隐的有些嫌恶。

    林迦南顿了有几秒,低头继续下楼。

    梁韶茵一直不喜欢她,她甚至不知道这种敌意是从哪里来的。

    &nbs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叶承爵低头快速浏览手中图表,直至听到林迦南脚步声,才抬头看去,立刻就皱了眉头,放下手中文件起身向她走过去。

    到跟前看到她面色发白,他一言不发动手要去抱她,她挡了下,“……我自己能走。”

    他没说话,强硬地打横将人抱起来了,往餐厅走。

    梁韶茵瞪大眼,难以置信,她跟着叶承爵工作也有几年了,没有见过他这样对谁。

    哪怕是当初那个女人……

    叶承爵就这样撇下她没管,抱着林迦南去了餐厅,她攥着手中的文件,生生将几张纸攥的皱了起来。

    叶承爵把林迦南放椅子上,揉了下她头发,“不舒服不要勉强,等下吃过饭我抱你上去。”

    林迦南没说话,梁韶茵人已经跟过来在餐厅门口站着问:“叶总,里面有几份文件下午要用,还挺急的,您看……”

    叶承爵“嗯”了一声,转身走,林迦南看着他和梁韶茵一起出去,心里总觉得不太舒服。

    昨天她和林远志说,现在这世上对她最好的人是叶承爵,但其实他对她的好也不是很稳定,例如昨晚她觉得他就没太疼惜她,但说不好吧……

    他很细心,说无微不至也不为过。

    她有些烦躁地吃起饭来。

    客厅里,梁韶茵做完汇报,叶承爵快速浏览需要签字的文件,茶几上放着的手机忽然响起来,两个人不约而同望过去。

    屏幕上显示的是“叶董”——即叶承爵父亲,叶深行,叶氏董事长。

    叶承爵很快收回视线继续看文件,任由那手机响了好半天,梁韶茵隔了一会儿才收回视线来,低着头若有所思,不多时那手机静下去,却又是另一道铃声忽然响起。

    梁韶茵好像是愣神,被吓了一跳,好一阵反应过来,响的是她包里的手机,她连忙拿出来,一看,皱眉对着叶承爵说:“叶董给我打过来了……”

    叶承爵摆摆手,“接,说我在开会。”

    她没办法,只能走远几步接通,叶深行叮嘱了一堆,她挂断之后,告诉叶承爵:“叶董让我空出您今晚的行程,要您回叶家吃饭,说是有事。”

    他合了文件拧眉冷笑,“没说什么事?”

    梁韶茵声音更小:“说是……您弟弟回来了。”

    叶承爵面色微变,菲薄的唇抿的很紧,似是在压抑什么情绪,片刻,手里的文件往茶几上一扔,文件夹碰到茶几发出一声响,梁韶茵被惊的后退了一步。

    叶承爵眉眼间都是沉郁颜色,“你回去给他打个电话,就说我今晚有应酬,很忙,而且是大客户,推不了。”

    “可是……”

    “没有可是,”他抬眸,面色沉冷,“梁秘书不会连这点儿工作都应付不了吧?”

    梁韶茵低头,“没有,我明白了,我会照办。”

    林迦南吃过饭缓慢挪出餐厅,敏感地感觉到客厅的气氛有些微妙,梁韶茵低头收拾茶几上的文件,神色不太自然,而叶承爵正拿着烟要点,听见脚步声扭头看到她,走过来,叼着烟一言不发抱起她,送她上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