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21章我不要理你了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初初在毕业这天见到叶承爵为她到学校去的那些喜悦早就已经消失无踪,抵达叶氏总部,还没下车她就意识到一个十分尴尬的问题——

    由于叶承爵拉着她的手走的着急,她甚至没来得及换掉衣服,她身上还是一套学士服,这模样在学校无所谓,但是这样走进叶氏……

    她去开车门的手顿住了,看着叶承爵下了车,她心口泛着酸。

    他往电梯走,甚至没回头。

    其实很多时候他这个人是很细心的,但是现在,他好像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顾及不到她了,乔佳宁从前座回头,面色有些讪讪地打量着她,“林小姐,要不我去给你买一套衣服?”

    女人总是很敏感的,林迦南的窘迫乔佳宁也洞悉了几分,阿杰后知后觉瞧见林迦南身上的学士服,才出声:“怎么这样就过来了……”

    林迦南心里本来就不是味儿,听见这话更难受,“又不是我想这样过来的。”

    是叶承爵,他很着急离开,急什么?

    顾禹辰说的那些话,刺激到了他。

    平日里那么不动声色的一个人,居然被顾禹辰了了几句话就激起这么明显的情绪,大抵都是因为那个女人。

    林迦南拍着脑门,她怎么脑子就转不出一个已经死去而且她根本不认识的女人了。

    阿杰和乔佳宁面面相觑,乔佳宁善意问:“林小姐,你不舒服吗?”

    她摸着额头,“嗯,有些累……阿杰,你能不能先送我回去?”

    阿杰略一迟疑,一般情况下,他都是在这里待机的。

    林迦南也不为难他了,叹口气拉着学士服下摆推开了车门。

    这里是叶氏的停车场,走出去果然有很多人投过来好奇的目光看她,她也顾不得了,乔佳宁走在前面去拦了一辆出租车,她总算结束这段受人注目的行程,回到月登阁,赶紧换掉衣服洗了个澡。

    然后躺床上,摸出手机,看到微信里李柔发过来好几条信息,都是问她和顾禹辰还有叶承爵之间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她还想知道呢!

    她有些烦躁,也没有立刻回复,手指动了下又看到李柔在朋友圈已经晒了穿着学士服的照片,李柔还和顾禹辰合影了。

    她把手机扔到一边,闭上眼。

    李柔问她要不要和叶承爵合影,她说不要。

    她和景彦曾经有很多合影,她洗出来放在影集里,在分手之后,她一度对着那些饱含着回忆的东西无从下手,以前看到是甜蜜,分开之后看到都是拍在自己脸上的狠狠耳光,最后她只能全部烧掉,烧的时候她哭了。

    她觉得很大程度上是被呛哭的,烟气太重了,厚厚的好几本,太多了。

    和叶承爵之间的这段关系,她从一开始的恐惧和抗拒,到现在的努力面对,也挣扎过很久,没有人会看好这段关系,林远志说,李柔问,许昭也算是暗示过,今天又是顾禹辰。

    叶承爵其实也没有给她什么信心。

    她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要走下去有多艰难。

    所以她不想给自己留下什么承载回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东西,她才不笃信什么曾经拥有的美,对她来说,最后没有抓在掌心里,那都是空的,只会让她痛,倒不如干脆忘记。

    如果有那么一天,她和叶承爵真的走不下去了,她希望她能够忘记他。

    但是在那之前……

    她还是不能放弃,她还想要继续努力。

    ……

    叶承爵是真的将林迦南给忘了。

    严格来说顾禹辰这个人本身对他而言没有多大的意义,他和顾禹辰见面的次数并不多,只是五年前那一天,顾禹辰站在叶家的大门口,隆冬,冰天雪地里,为了问他要个说法,整整站了一天。

    那时候那小子是个毛都没长齐的高中生,面容都带着青春期独有的稚嫩和倔强,指着他鼻尖叫骂,说叶家没一个好东西。

    他只是很恍惚地想起,顾禹辰是为什么那么骂的。

    为了那个人……

    顾禹辰勾起了太多早就已经被尘封的记忆,那些记忆并不美妙,连带着曾经那些晦暗的消极的情绪一同袭来,将他笼罩,导致他的工作效率都变的十分低下,大约是在加班到了晚上七点多,梁韶茵推门进来问要不要带饭的时候,他才想起,他似乎忘了什么……

    林迦南压根就没跟着他上楼。

    他按着眉心,让梁韶茵下班,然后点了一支烟,背后是瑶城的繁华夜景,他一个人坐在已经暗下来的偌大办公室里,脑子里很多思绪纠缠在一起,拿起手机找到林迦南的号,叼着烟看了片刻。

    顾禹辰那时候拉了林迦南的手,他和林迦南居然是同学,第一次合影的时候林迦南好像就和他发生了什么……

    他觉得头疼,拨通电话等林迦南接的空儿里,又想起林迦南那么爱照相的一个小丫头,却好像很排斥和他合影。

    电话接通,那端传来小丫头的声音,“你想起我了啊。”

    带着嗔,有些恹恹无力,他听见她的声音,想着她在电话那头的表情,忽地就笑了一下。

    他觉得林迦南身上有一种很奇妙的,治愈的力量。

    他将烟取下,问她:“你在哪里。”

    “回来了,不然穿着学士服在你们公司给人当熊猫看啊?”她气鼓鼓的。

    他恍然大悟她为什么没跟着上来,“生气?”

    “嗯!”

    他不由莞尔,“那请你吃饭赔罪,赏脸么?”

    “不赏!”她说:“我早吃过了,你当我傻,为了你惩罚我自己的身体,这种蠢事我才不会做。”

    “哦,”他应的很快,“那当我没说。”

    林迦南正躺在床上接电话,闻言直接翻身坐起来了,“有你这样哄人的吗,这就完了?”

    “不然呢?”

    男人轻飘飘的反问让她火大,最后哼了一声,“我不要理你了。”

    挂了电话,她缩一团在床上发了一会儿愣,叶承爵居然到现在还没吃饭,大概是想前女友想的废寝忘食了,她又有些难受,好一阵子才起身到楼下去厨房冰箱里翻了翻。

    她其实没吃,晚上许姨问过要不要做,她拒绝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但是叶承爵既然也没吃,她不想他回来还没一口热饭吃,便拿出食材开始动手做饭。

    叶承爵大概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才回来,许姨开门的时候愣了一下,旋即就掩嘴笑了。

    叶承爵手里居然捧了一束花,很大一束红玫瑰。

    男人进门眉头就皱了下,遥遥的就能听见厨房方向传过来的魔音,林迦南又唱歌了,这次比上次还难听,许姨笑着:“林小姐要亲自做饭,也不让我帮忙,这会儿带着耳机唱歌呢。”

    “她不是吃过饭了么。”

    许姨摇头,“没吃,回来的时候就没什么精神,刚刚好像才好点了。”

    叶承爵笑了笑没说话,换过鞋子往厨房方向去,手中花束大到有些碍事,他本来想随手扔客厅,但脚步顿了下,还是拿着去了厨房。

    林迦南在煲汤,带着耳机哼哼,那歌声没法听,他脚步停在厨房门口,她转身看到他,怔住了。

    手里还拿着汤勺,那魔音灌耳总算停止,她视线径直落在他手中的花束上,太抢眼了。

    叶承爵一言不发走过来,单手将她耳机一个一个摘掉,然后把花往她怀里放,“拿一下。”

    她傻呆呆地用空的手捧住花,馥郁的花香气扑面来。

    他从她围裙前面的兜里把她手机拿出来,连着耳机一起放旁边桌子上了,然后拿过她手中汤勺,粗略一扫饭菜都已经差不多,只剩一道汤,他问:“是不是可以吃饭了。”

    林迦南没有反应,傻掉了,看着怀里的花,一双杏眼睁的圆圆的,唇动了动,没发出声音来。

    他低眸睨着她,唇角噙着笑意,嗓音低沉:“那么喜欢?”

    她抬头看他,好几秒,憋出几个字来,“……这是红玫瑰。”

    他“嗯”了一声,他对花没什么研究,只是想哄哄这个臭脾气的小丫头,阿杰建议可以买花,花是花店老板推荐的,一听送女朋友就拿了这种。

    她说:“这花不能胡乱送的!”

    他问:“送你是胡乱送?”

    “……”

    她咬着唇,说不清什么心情,她本来想说,可他又不喜欢她。

    但她没有说,收一束花也要纠结花语可能是有些矫情了,他一个粗枝大叶的男人大概根本就没想那么多,她有生之年也是第一次收到这么大一束花,鲜艳火红的颜色,花瓣上还带着露珠,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她还是有点愣,这样盯着花呆呆看了一会儿,眼底暗了暗,唇上就是一热。

    隔着大捧的玫瑰,这是个很施展不开的吻,他很快就离开了她的唇,“还有个礼物。”

    她听见他说:“前一段时间你忙毕业的事情所以没和你说,江边那块地我已经从林远志手里以个人名义买过来了,等你有空,转你名下。”

    “……林远志要钱了?”

    “不,要钱的是宋瑶羽。”

    她眉心蹙起,“那你还花钱买!”

    “林氏已经进入破产流程,林远志养了你有二十年,这点钱给他算是两清,而且,”他顿了顿,又道:“我给我女朋友花钱,需要理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