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22章你根本不喜欢她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汤羹在锅里面滚,厨房晕散着一点香气,林迦南还傻傻愣愣抱着花,叶承爵已经绕过她去看汤了。

    好一会儿,她低头又看看花,声音很小,像是自言自语:“你真狡猾……”

    叶承爵尝过汤关掉了火,闻言笑了笑没出声。

    林迦南上楼把花放在自己房间又下来,两个人一起吃了饭,这顿饭吃的很安静,都没说话,但是林迦南填饱了肚子还是很有满足感,尽管如此,上楼之后在叶承爵要进她房间的时候,她还是把人拦在外面了。

    住在这里一段时间其实她基本上摸清了叶承爵一些习惯,譬如睡觉这事儿,其实他并不喜欢和别人在一起睡,两人这段时间一直是各睡各的,没有企图的情况下,他晚上基本不会进她房间。

    这导致就算她有时候晚上很想求个抱抱或者和他一起睡也会作罢,她喜欢和他亲近,但他可能会想歪。

    叶承爵靠住门框,看着她张开双手拦人的模样,有些好笑地眯了眯眸子,“这都多久了,还疼?”

    她脸有点红了,“我有阴影。”

    “正好,”他大言不惭,“今晚来治疗一下你的阴影。”

    男人俊美的脸上表情正经的像是在说工作,她却绷不住,“你……你怎么能把那么下流的话说的那么正经的……”

    “迦南,你难道不知道,饿太久的男人自制力会很差,不懂温柔,”他拉住了她的手,嗓音慢而哑,“不想我暴饮暴食,那就要少食多餐。”

    “……”

    男人的手指在她掌心划,这个动作本来没什么特别,但被他生生做出了格外挑逗的意味,他粗粝的指腹一点一点地挪,她掌心很痒,欲将手收回去,又被他拉住,他另一只手扣住她脑后,狠狠吻了过来。

    从门口纠缠到房间里,门被他一把关上,被吻的晕晕乎乎的林迦南理智回笼,手抵在他胸口,“等……等……”

    叶承爵嘴巴太忙,根本就没顾上回她,手扣着她腰的力度加大,她急急求饶:“能……能不能改天?”

    男人动作停了下,“改哪天?”

    怀里的女人红唇泛着水光,眸底有雾气蒙蒙,说话倒是会捡着重点:“改……改你喜欢我那天。”

    她也是脑子一热说出这么句话来,才说完她就感觉身子一轻,男人带来的压迫感,连同他身上那独特的气息一下子就远了,气氛从火热跌入冰点不过几秒。

    她气甚至都还没喘匀,只觉得心口发凉。

    隔了几秒,叶承爵忽然问:“顾禹辰和你说什么了。”

    “……啊?”

    她愣了愣,“和他没关系……”

    他以审视的目光打量她,那视线陌生的叫人心惊。

    他后退一步将距离拉的更远,眸底欲色淡去,嗓音冷了一度,“你一直很讨厌和我做。”

    她唇动了动,还没发出声音,听见他又道:“这么排斥我,我们不如算了,现在林家对你已经没有威胁,那块地我还是会转到你名下。”

    他说完转身走,林迦南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脑子一片空白,扭头看他拉开门,她叫出声:“你就为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床的事情要和我分手?”

    男人背影微顿一下,其实并不是这个原因,但他没否认:“你就当是吧。”

    他没有回头地离开了。

    顾禹辰对林迦南说的话,他只听到最后一句——

    你想成为下一个吗?

    林迦南是个小丫头,很爱问喜不喜欢这样的问题,就好像从前那个人,也好像顾禹辰,尽管时间过去了快五年,他还能想起那个下雪天,顾禹辰对着他愤怒地吼:“你根本不喜欢她,你喜欢她就不会眼睁睁看着她死!”

    回到主卧,没有开灯,窗外月光映照进来,一片黯淡里,他坐在临着窗口的椅子上,抽着烟,陈年旧事又翻涌而来,本来他给林迦南打电话的时候,乃至于后来见到她,短暂地忘记了,刚刚抱着她吻着她,他很想溺在里面,她没给他机会,她那一句话让他又想起那个人来。

    把她放在身边,是他的私心,他自己都不确定,这会不会害了她。

    ……

    林迦南这一夜都没睡好,辗转反侧很久,半夜的时候,还起来出去在主卧门上站了一会儿,手都抬起来了,最终也没勇气敲门。

    她整个人甚至都还是傻的,分手那种话,怎么能那么容易说出口?

    可叶承爵就是说了,说的还轻描淡写的——

    我们不如算了。

    这么一段时间了,她还是没能让他喜欢上自己,但凡他放了点感情在这段关系里,怎么能这样轻易抽身。

    翌日早,林迦南没见到叶承爵,乔佳宁倒是一如既往地来月登阁送她去报社上班。

    由于睡眠不足,她顶了俩黑眼圈,精神也不太好,本来心情就不好,这个早上还发生了一件糟心事儿。

    发了工资,她反复看了两遍工资条,确认无误,她转正后应该有的五百补助没有发,李柔和她一批转正的,也没有发,俩人都穷,一起去找财务想搞明白,结果财务发完工资就出外勤,她们也不知道,中午的时候傻乎乎在财务室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

    陆瑾言午休之前路过就看到了,午休快结束的时候他去抽烟又路过,就觉得有点碍眼了——

    一个小时过去,林迦南和李柔已经站不住靠着墙,尤其林迦南那个怏怏的样子。

    他不得不出声:“财务今天外勤,你们有事?”

    闻言,林迦南和李柔又萎了几分,李柔解释了一下,陆瑾言拧眉瞥了林迦南一眼。

    林迦南不是第一次这么穷酸了,他说:“回去午休,是你们的跑不了,等财务回来再来,站在门口像什么。”

    迎宾似的,但两个都蔫吧蔫吧的,难看。

    看俩人走了,他到楼梯间外的吸烟区点了一支烟,一边抽一边心想叶承爵的女人怎么能穷酸成这样。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摸出来看,真邪门,叶承爵电话打过来了。

    叶承爵是给林迦南请假来的,说今天下午带她有事儿办,叶承爵一开口,他哪里能说个不准,就“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顺带着多说了句:“你怎么亏待你女人了,她今天为了五百块的补助,午饭都没吃在财务室门口等财务快一个小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