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23章找别的女人,你想都别想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本来就挺难受的,被陆瑾言一说,就更郁闷,李柔去吃饭,她没有食欲,回到自己工位趴在桌上想补眠,可是一闭上眼,叶承爵那张冷漠的脸就浮现在脑海。

    她不想分手。

    她忽然觉得自己很失败,叶承爵居然一点也不留恋。

    下午刚一上班,财务就匆匆跑林迦南跟前来了,主动找她和李柔说工资的事儿,很快就补给了她们,李柔拿到钱心情就放晴了,林迦南还是恹恹的,不多时乔佳宁又跑来找她。

    “林小姐,叶先生叫我来接你去土地管理局。”

    林迦南本来正犯困,被这一句话给说精神了,她愣了几秒才想起叶承爵头天和她说的话。

    那块地,他要转到她名下。

    她犹豫了片刻就去和陆瑾言请假,结果陆瑾言一看是她直接手一挥,“叶先生和我说过了,你走吧。”

    去的路上她想了很多,这么去好像是有点不要脸,尤其现在他还想和她分手了,但是那块地对她来说实在太重要了,她硬着头皮到了土地管理局,叶承爵提前过去,已经什么都办好了,就等她的证件和签字。

    她抬头看他,他表情很冷淡地将需要填的表格资料都往她那边推了推,多余的话也没有,周身散发着凌冽的气息,她头低下来,心底忽然酿起无限委屈。

    这个男人真的很差劲,居然因为这种事说分手……

    笔尖在纸上顿了一下,她忽然想起他问的那个古怪的问题,有关于顾禹辰的。

    手续很快办好,从土地管理局出来,林迦南已经成为一个穷的响叮当的地主,叶承爵在前面走,他腿长步子大,她低头看了产权证几秒,抬头发现他已经走远,乔佳宁过来了,“叶先生让我送你回月登阁。”

    她站在原地,手里的证都被她攥的折了角,“那……他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

    林迦南十分失落地回到月登阁,晚上她做好饭,叶承爵并没有回来,她拿着手机看了很久也没能拨通那个电话号码。

    夏夜燥热,饭后她在别墅院子转了几圈,最后走出去,在绿化带的长椅上坐下来,呆呆望着马路上,这么望了三个多小时,最后终于看到叶承爵今天开着的那辆莱斯莱斯。

    叶承爵别的讲究不多,但是爱车,吃饭他能将就,就连家具都能随着她的性子在宜家买,但是车他很重视,她还记得之前那次在江边的车祸,他人连同他那辆法拉利掉进江水里,后来她才从阿杰那里知道,那辆法拉利是全球限量,所以车被打捞出来之后空运到国外去修理了。

    这些事情叶承爵没有对她说,她听到的时候,又觉得过意不去但又有些感动,以为他在意她感受,但现在看来,她觉得自己想的很多。

    她呆呆望着车里的人,但是叶承爵目不斜视,似乎没有看到她,车子就开进别墅停车坪去了,她又坐了一会儿,站起身往回去走,越走越快,最后几乎小跑起来。

    等到房子里,已经出了一身的汗,喘着气上楼,听见上面传来叶承爵的声音。

    “行……我现在过去,你在哪里?”

    林迦南脚步慢了点儿,屏住气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息,攥着楼梯扶手的骨节发白,她看到叶承爵走过拐角要下楼,他手机贴在耳边,看见他,脚步停了下,对电话那边道:“知道了。”

    这一瞬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就想起曾经在报社洗手间听到那两个女人聊天说的话——

    男人吃不饱还有送到嘴边不吃的?

    叶承爵刚回来就要出去找人了,她不知道他要去找谁,她发觉她很怕他出去是找女人,但她又觉得这个可能性太大了。

    叶承爵视线落在她脸上,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迈步往下走,楼梯空间不大,擦肩而过,她一把拉住他的手,转身。

    他在下一级台阶,恰好与她平视,她说:“顾禹辰问我了不了解你,知不知道你前女友怎么死的,问我是不是想成为下一个。”

    他眸光骤然一敛,菲薄的唇紧抿,却没有什么表情。

    “我和顾禹辰什么都没有,也不是不想说,我甚至还想过要问问你和顾禹辰之前发生什么事,你们两个在见过彼此之后都变得很奇怪。”

    叶承爵就不说了,顾禹辰昨天也是,本来好像是临时起意约她,但是在见到叶承爵之后,忽然就直接拉她的手,说的话也很奇怪。

    她什么都不知道,她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她声音小了一点,“但是不论什么原因,你前女友发生这种事,我知道你一定不愿提起,我再在你面前提起她,那你会更……”

    她顿了顿,她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她对叶承爵的认识其实确实很苍白,他会为了一个女人伤心难过吗?她想象不到。

    叶承爵没有说话,动作很慢地拂开她的手,她快急出眼泪来,另一只手又扯住他衬衣衣袖。

    他没说话,但也没有再动,许久,问她:“那你怕么。”

    “什么?”

    她说话带着一点鼻音。

    “她死了,你怕成为下一个么。”

    她睁圆了眼睛,将他衣袖都给抓皱了。

    她不懂,怎么好像从顾禹辰和他口中的话来看,和他在一起好像是什么危险的事情似的。

    叶承爵唇角忽然挑了下,笑的淡漠,“你怕。”

    他语气很笃定,手要拉开她的手,她忽然开口,声音还很大:“谁说我怕了?”

    她表情倔强,“你们都拿我当傻子,但是我告诉你,我不傻,有危险我会跑,用得着你说分手?我会比你还快,做先离开的那一个!”

    她的神情认真到滑稽,他默了片刻,忽地就笑了:“你会跑?”

    “嗯,”她抽抽鼻子,眼圈红了,“我会跑,所以你不要想找这种乱七八糟的借口甩掉我,要分手也是我甩你,有危险我就把你留在危险里我自己跑。”

    笑意淬入他眸底,“林迦南,你真是……”

    一时间他居然想不到个合适的词儿来给她。

    手机铃声突兀地又响起,他没来得及拿出来,林迦南挡住他的手,手一下勾住他脖子,与他对视,“找别的女人,你想都别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