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26章只要他还要我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叶承爵没有回答林迦南的问题,电话直接被那边切断了,留下嘟嘟的忙音。

    她看了手机一眼,心里忽然就觉得很委屈。

    她其实也很怕,但她的性子又注定了她不甘愿畏畏缩缩的,也注定了她不可能真让乔佳宁跟几个男人动手,还是在报社门口,她这会儿心里本来就已经很没底了,叶承爵电话里一句安抚的话没有,不但态度糟糕最后也没解答她的困惑,还直接将电话挂断了,她心里更难受了。

    叶家本宅在近郊,颇有年代感的一栋大别墅,车子在院内停车场停下,乔佳宁被留在外面,林迦南随着其中一个男人进了房子。

    屋内也带着古朴气息,装修给人的感觉都很厚重,还摆放着很多看起来古董一样的摆设,那些花瓶之类的,虽然林迦南不懂那些,可看着就觉得很贵重。

    相较于她为了应付叶承爵在宜家给月登阁那房子添置的家具,这里的家具堪称奢华。

    她手攥成拳这一路到现在都没有松开过,被人带到餐厅,便看到餐桌旁已经坐着的两个人。

    一个她认识,是傅轻音,另一个坐在主位上看起来有五十多岁的男人,想必就是叶深行了。

    叶深行的面相在他这个年龄看起来其实算是偏年轻了,皱纹都很少,带着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老花镜,整个人看起来很精神,听到傅轻音说了便笑,很慈祥的模样。

    傅轻音先看过来,视线对上林迦南的,笑了笑,“来了啊,林迦南。”

    林迦南没动,也没回应这个招呼。

    叶深行将傅轻音和她一并叫过来,摆明了是要给她难堪的,她其实从前并未因为自己的出身和家庭背景感到自卑,她以为人人生而平等,但是站在叶深行面前,对着那打量的目光,她的这种底气却在一点一点的消退。

    叶深行问:“你就是林迦南?”

    她点了点头。

    叶深行指了傅轻音对面的座位,“坐。”

    她努力将心中的胆怯和自卑压回去,脊背挺的很直,坐在了傅轻音对面。

    傅轻音笑着看她,也不知道是在笑什么,她懒得看,坐下之后就问:“叶老先生叫我过来,有事吗?”

    叶深行靠住椅背,视线里的探寻意味依旧很浓,闻言唇角缓缓扬起,“只是听说你最近和承爵走的很近,承爵朋友不多,所以我和轻音都有些好奇。”

    他视线像是锐利的刀子,可在林迦南一张清丽的小脸上却洞悉不到任何忐忑,这个小姑娘底气倒是很足。

    这番话说的很虚,林迦南和叶承爵哪里是走的很近,都已经住在一起了。

    她腹诽着,却是微微笑了一下,“没有三头六臂,是不是让您失望了。”

    叶深行笑出声,“原来是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

    “我知道您找我是为什么,您还特意叫傅小姐过来,其实没有必要,我没有逼着叶先生和我在一起,我希望能和他走下去,但是也不会在您面前摇尾乞怜,如果您接纳我,我会对您好,如果您做不到也没关系,决定权在叶先生手里。”

    叶深行睨着她,这一瞬忽然发觉她身上那种气场,竟像叶承爵。

    可她哪里来的底气?

    他说:“所以你是不打算离开他了。”

    “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要他还要我。”

    餐厅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凝重,傅轻音拧眉看着林迦南,并不说话,叶深行轻嗤一声:“初生牛犊不怕虎?谁给你的底气这样和我说话,你觉得就凭你能带给承爵什么?”

    林迦南放在腿上的拳头攥的更紧,指甲陷入掌心里,用疼痛提醒自己千万不能示弱。

    “我……”

    她才开口,却被一个忽然传来的男音打断了:“哟,这么热闹……”

    那男声沙哑,语气十分轻佻,林迦南回头,看到一张全然陌生的面孔,走过来的男人有一双招风的桃花眼,瞥她的时候漫不经心的,话音像是调笑:“这该不是我的新嫂子吧?”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很不舒服,不仅仅是因为他身上那种轻浮气息,还有一种莫名的,很古怪的感觉,她皱着眉头没说话,叶深行出了声轻斥:“哪儿跟哪儿,这就叫上嫂子了!”

    男人一点点靠近,林迦南这才留意到,男人的腿是有问题的。

    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速度很慢。

    他一把拉开林迦南旁边的椅子坐下,就盯着她看,完全没听进叶深行的话,“我这嫂子这么年轻。”

    林迦南无意识缩了下身体,男人发出声轻笑:“嫂子,我是叶臻澜,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林迦南警惕地看着男人,没有说话。

    “怕我啊……”叶臻澜眼睛都弯了,“我可比我哥好说话多了,也比他年轻,不然,你考虑考虑跟着我?”

    林迦南面色紧绷,没搞清状况,叶深行插话,“臻澜,差不多行了。”

    叶臻澜笑了笑,扭头对叶深行说:“我又不吃人,以后要是真成一家人,我这个做弟弟的自然也要巴结好嫂子才行,不然保不齐我哥再打断我另一条腿。”

    这句话让林迦南心口骤然缩了下。

    叶臻澜的意思……

    他那条腿之所以会瘸,是叶承爵打的?

    她唇线紧抿,压抑着情绪,脑子快要转不动了,在她眼里叶承爵是个很冷静的人,居然会有那么暴力的时候?

    她无法想象。

    而且,叶臻澜是他弟弟……

    她甚至不知道他还有个弟弟。

    叶深行还沉着脸,“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得了叶家的门,臻澜,你多虑了。”

    叶臻澜笑了笑没吭声。

    叶深行话对着叶臻澜说的,但林迦南不会听不出是说给她听,她咬咬牙站起身,“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情,叶老先生,我该走了。”

    本来她一对二,一个叶深行加上一个傅轻音就足够她头疼了,现在还冒出一个阴阳怪气的叶臻澜,她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叶深行拧眉睇向她,“今天叫你来,是和你说清楚,承爵和轻音是有联姻打算的,希望你有些自知之明。”

    傅轻音得意地扬起脸,林迦南笑了:“问过叶先生意思吗?他乐意吗?”

    许是没想到话说的这么直白林迦南还能撑着,叶深行并未立刻出声,直直盯着她,不过几秒,有脚步声传来,林迦南余光里瞥见熟悉的身影,心下松了口气,身体都有些虚软。

    叶承爵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