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27章还不如跟着我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四面楚歌孤立无援撑了好半天,这会儿看到叶承爵,其实特别想扑过去抱住他,她心里憋屈的要死。

    四目相对,叶承爵深深看她一眼,却转过脸看向叶臻澜。

    叶臻澜懒散地靠着椅背笑,“今天吹的什么风,怎么把大哥你给吹来了?”

    叶承爵一言不发,眉目间透着凌冽寒意,散发出的气场也极具压迫感,林迦南明显地感觉到他现在情绪非常糟糕。

    叶臻澜自问自答地继续:“哦……我想起来了,是不是因为嫂子今天来了,大哥,你是冲着哪个嫂子来的呢?”

    这话说的傅轻音和叶深行面色都有些变了,叶深行制止道:“臻澜,够了!”

    叶臻澜很无谓地笑笑,喊佣人,“饭呢?不是说要一家人吃饭么?还不快点上菜?”

    林迦南矗在那里实在有些尴尬,她的位置右边拎着主位上的叶深行,左边的座位又被叶臻澜占着,浑身都不舒服,她侧身想要绕开叶臻澜走出去,叶臻澜笑着抬手拦她,“来都来了,一起吃饭呗?”

    叶深行几乎是在同时对叶承爵出声:“承爵,既然回来了,坐下一起吃饭。”

    叶承爵面色不虞,“让林迦南走。”

    话音落,林迦南抬头看着他。

    他说让她走,而不是带她走。

    叶臻澜靠着椅背,一支手臂搭在椅背上维持那个拦人的姿势,脸上那笑容仿佛是在看热闹。

    叶深行没说话,叶承爵默了几秒,迈步走向餐桌。

    林迦南由始至终看着他,以为他会让叶臻澜让开,以为他会来牵她的手,但是他走向她对面,最后在傅轻音旁边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她拳头攥的更紧,指甲陷入掌心。

    他并不看她,只是目光冷冷扫了叶臻澜一眼,复又看叶深行,“让林迦南走。”

    叶深行神色满意了些,对叶臻澜道:“别闹了,一家人吃饭,你留个外人做什么。”

    叶臻澜表情意兴阑珊,手收回去的时候看一眼林迦南苍白的小脸,笑:“还不如跟着我。”

    林迦南没说话,但也站不下去了,她又看了一眼叶承爵,而他依然没有看她。

    她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停车场已经不见乔佳宁人影,她找来找去也找不到,倒像是个没头苍蝇,茫然地四下望了半天,最后望见带她来的男人,硬着头皮一问,对方说乔佳宁已经被打发走了。

    她说不清心里什么感觉,好像是有些麻木,那男人靠着车子对她,像是嘲笑:“叶老先生交代过,你自己走……”

    林迦南没听完就转了身。

    走路而已,没什么好怕的。

    这别墅跟前是没有公交车站和地铁站的,她只能拿出手机来看地图,摸索着走。

    ……

    叶家这顿晚饭气氛简直诡异到极点。

    几个人心思各异,只有傅轻音和叶深行好像是挺高兴的,傅轻音还主动地给叶承爵夹菜,叶臻澜自顾自吃,席间话很少,基本都是叶深行说的。

    饭后,叶深行把叶承爵叫进了书房,见叶承爵依旧面无表情,他问:“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这就生气了?”

    叶承爵冷笑一声,“我生气,有用?”

    叶深行叹口气,“我早说过,臻澜是要回来的,我也告诉过你,不想他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动作,你就找个门当户对的,你看傅轻音这样的,先不说事业上的帮助,结婚以后也省心,臻澜再怎么耍性子,还是很聪明的,什么人动得,什么人动不得,他清楚得很,要是你和傅轻音结婚,就不会再出现前几年那事……”

    叶承爵别过脸,抗拒的态度十分明显。

    叶深行停了下,继续道:“我这不光是为了叶氏的发展考虑,我也是不想再看到类似于几年前那样的事情发生!难道你就想?你要是不在乎林迦南你可以随意,但你若真不在乎,今天会坐在傅轻音旁边?”

    叶承爵冷冷笑,“爸,你不想那些事情发生,就该把叶臻澜这个神经病关起来,要不是你纵容,你觉得他会变成今天这样?”

    叶深行脸色蓦然变了。

    “叶臻澜就是个疯子,你放着一个会伤害别人的疯子到处跑,到现在还纵容他,反倒对我诸多要求,”叶承爵攥紧了拳,“你是不是觉得你病了,你包庇着他,我就会无底线放任他?”

    叶深行声音沉了一度:“放任?你已经把他人赶出叶氏,还打断了他一条腿!他身上也有一半我的血,他是你弟弟!”

    叶承爵怒极反笑:“那我呢?”

    叶深行拧眉,没说话。

    “爸,你失忆了吗?他对我做的那些事你都忘了?”

    叶承爵往后退了一步,头歪了下,看着说不出话的叶深行,笑的讥讽,“我知道你觉得对不起他,想要弥补他,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多少年来,欠下债的是你,还债的却是我和我妈,还有无辜的人,我可以不在乎你的双标,也可以不在乎你好像就只看重叶臻澜这个儿子,但是我的容忍不是无限度的,林迦南是我的底线,他要是敢动林迦南,那他连监狱也不用去了,我会杀了他。”

    叶深行睁大眼看他,“……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为了一个女人,说要杀了你弟弟,你不觉得可笑?”

    叶承爵后退了几步转身,手已经搭在门把上,“我没有弟弟。”

    门把刚被转动,书桌被重重拍了一把,叶深行站起身,“林迦南那种货色,臻澜就算动了也就动了,我不会管她死活,我也不可能让你因为这么个女人对臻澜怎么样。”

    叶承爵手里动作顿住,菲薄的唇紧抿,半响,他问:“如果我说,林迦南是我的命呢?”

    房间里十分安静,静的听得见叶深行在愤怒之下急促的呼吸声。

    他又问:“你不管她死活,那我的命呢?”

    他推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叶臻澜和傅轻音俩人坐在沙发上,居然还在聊天,叶臻澜见叶承爵过来,笑的意味不明:“哥,你不是又跟爸吵架了吧?”

    叶承爵没理会,对傅轻音道:“我送你回家。”

    傅轻音受宠若惊,赶紧起身,和叶臻澜打了招呼就跟上叶承爵脚步。

    两人上车,叶承爵一边挂挡一边问了句:“你和他聊得很开心?”

    “啊?”傅轻音愣了一下,手挽了一下头发,“也没……只是听说你们兄弟关系不好,所以就想说和他多聊聊,看有没有可能改善一下你们之间的……”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多管闲事。”

    车子已经驶向大门,傅轻音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面色有些僵,转而就恼了,“我也是好心!”

    “不需要。”

    “叶承爵,你这个人……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他目视前方开车,不冷不热道:“叶臻澜不是我弟弟,他只是个疯子。”

    “……”傅轻音一腔火气,撞上男人冰一样的态度,反倒发泄不出来,“是么?我看他比我好说话多了!”

    “那你嫁给他好了。”

    傅轻音被驳的白了脸,“你当我是什么!”

    “不就是想联姻?”

    “那我也不可能跟个私生子,而且还是在这个圈子都没有人承认的私生子结婚!”

    叶承爵唇角冷冷扯了下,“那叶家你就不要考虑了,我说过我不会和你在一起。”

    “因为林迦南?”傅轻音想到这茬忽然有些得意,“你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今天叶老先生早就和我说你今天一定会坐到我身边来,你自己也清楚吧?没有叶老先生的支持,你和林迦南绝对是走不下去的。”

    叶承爵没有说话,脚下油门踩的更狠,傅轻音惊叫一声,“你慢点!”

    叶承爵没理会她,一路飙车一般,压着限速将她送了回去。

    她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见叶承爵这半天阴沉的脸色,最后还是闭了嘴。

    今天是叶深行叫她过去的,所有的事情都如叶深行意料之中,她算是看清楚了,拿下叶承爵的关键,还是在于叶深行,叶家畸形的家庭关系她不在乎,这豪门里面没几个完全正常的家庭,只要有了叶深行的支持,她觉得得到叶承爵也就是早晚的事儿。

    ……

    送过傅轻音,叶承爵给林迦南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关机,他又给乔佳宁打电话,乔佳宁支支吾吾解释说,她早在林迦南去了叶家宅子里之后就被叶深行的人给关了起来,直到刚刚才放出来。

    叶承爵将手机攥的很紧:“乔佳宁,我雇你有什么用?”

    乔佳宁声音很小:“可那是叶家……”

    “叶家怎么了?”

    乔佳宁没说话,其实也不用说,这瑶城不忌惮叶深行的人,找不出几个,乔佳宁不过是个小保镖而已,也没胆子得罪叶深行。

    叶承爵又给许姨打了个电话,总算得到个宽慰人的消息,林迦南已经回去了。

    他开车回去,上楼直奔林迦南房间。

    推开门,林迦南坐在沙发上,面前放了个泡脚的木桶,脚在里面踮着,正弯身看自己脚踝。

    因为穿着系带的高跟凉鞋走多了路,脚踝处被磨出水泡来,手指一碰就疼的厉害。

    听见门响,她抬头,对上叶承爵视线。

    他好像走的很急,气息还不太稳。

    她视线收回来低了头,耳边脚步声缓缓靠近。

    没有人说话,他弯身在她跟前半蹲下去,挽起袖子抬手去碰她的脚。

    她惊了一下:“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