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28章永远在一起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话没说完,叶承爵大掌已经握住她的脚,他蹙眉低眸看着她脚踝的水泡还有发红的一片。

    林迦南浑身别扭,“你放开啊。”

    叶承爵没说话,攥着她脚放盆里,手力道轻柔地揉着。

    很安静,空气里似有什么微妙的情愫流动,林迦南眼圈红了,鼻尖酸酸的,回想一下,好像除却很小的时候母亲给她洗过脚,就再也没人做这种事了,何况现在这个人是叶承爵。

    他是瑶城举足轻重的人物,曾经是她的可望不可即,现在是她喜欢的人。

    也是几个小时之前,在叶家无情让她打脸的人。

    她本来以为他去叶家,是会站在她身边的。

    她头低下去,小声道:“……你也不嫌脏。”

    叶承爵没说话,只是唇角动了下,像是笑了。

    洗过脚他给她擦干,叫她躺床上去,然后拿了医药箱过来。

    他用针挑破水泡,涂了药膏,并用创可贴贴上了。

    这个过程中林迦南并没有出声,都收拾完,他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之后林迦南躺在床上,一双眼睛盯着他,她安静的让人觉察不到她的情绪,但是眼神却幽幽的。

    他吹过头发没有回主卧,上床坐在她旁边,问她,“脚疼吗?”

    不说还好,一说,林迦南眼圈都红了,“疼……”

    那嗓音娇娇软软的,像是在撒娇,他无奈地笑了一下,躺下来搂住她,“刚刚弄破了也没见你吱声,真疼假疼?”

    她手抱住他,抽抽鼻子没说话。

    疼自然是有些疼的,但毕竟小伤,也不是忍不了,她也觉得自己这样显得娇气,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在他面前她就是很娇气。

    她也有些委屈,在叶家的时候她四面楚歌,见到他他却很冷漠,现在他回来了,一句解释也没有。

    但是又给她洗脚,给她处理伤口。

    她想发脾气也发不出来。

    他手在她背上轻轻抚,微微低头,唇亲昵地挨着她额角摩挲,“你没有话要问我?”

    “我问了,你会说吗?”

    他沉默了几秒,目光幽深落在她身上,最后说:“我和傅轻音不会有什么关系,今天你见过叶臻澜,以后注意一点,不要让他靠近你。”

    她仰头,“……完了?”

    他吻上她的唇,话音模糊起来,“别再去叶家,乔佳宁保护不了你就换人……”

    她被吻了会儿,没法投入,脑子乱哄哄,推开他,呼吸有些乱,“你别转移我注意力!今天这事和小乔没关系,是我自己同意去的。”

    叶承爵顿几秒,沉口气,“迦南,你不需要任何人认可,我们现在在一起,我不会背叛你,这对你来说,不够么。”

    男音低沉黯哑,仿佛是笃定的,她静了几秒,身体往后退。

    他感觉到怀里一凉,她已经退出他怀抱。

    暗夜里,不甚明晰的月光映照进来,他看到她眸子变得清冷。

    “我不是想和你闹,我早就知道我这样的,和你在一起,就是高攀。”

    他没说话。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骗了你,但我说我希望的我的第一次能够给那个未来成为我丈夫的人,这句话我是认真的。”

    她一瞬不瞬凝视他双眼,“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从来就没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想过和我永远在一起?”

    她问:“无论我如何努力也不考虑吗?”

    他沉默着。

    她的心一点一点沉下去。

    今天,在叶家看到他走到傅轻音身边坐下来的那一瞬,她就忽然有了这种感觉——

    她和叶承爵,到现在都是她一个人在坚持,他不喜欢她,只是觉得要对她负责任而已。

    而她利用了这种责任心,留在他身边,将他当成自己的庇护所,甚至利用这种责任心来对付林远志和宋瑶羽。

    而今叶承爵对她仁至义尽,还给了她江边那块地和月登阁的房子,他其实一直是在弥补,只是有时候他的说辞让她几乎要忘记了,让她产生一种错觉,以为他们之间是在发展的,总有一天,他会喜欢她的。

    但是现在,她不确定了。

    叶承爵说他们“现在”在一起。

    他说她不需要叶深行认可,叫她不要再去叶家,他没有别的解释,那口气好像她去叶家是做了什么错事。

    她明明憋了一腔的委屈,到头来,还是她错了。

    房间死一般寂静,良久,她说:“你能去主卧睡吗?”

    ……

    天将亮未亮的时候,叶承爵熄灭手里最后一支烟。

    头天他回到主卧睡觉,辗转大半夜好不容易合眼,凌晨又做了噩梦。

    很久没有出现过的噩梦。

    梦里是浑身染血的女人,对他控诉。

    他用冷水洗过脸,下楼在餐桌前坐着,疲乏地以手指按着眉心,耳边脚步声传来,林迦南背着包进来,见他,愣了一瞬。

    她没说话,走过去从冰箱里拿了两块吐司面包,要走的时候被他拉住手,“我送你。”

    林迦南自然是不乐意的,“我现在就得走,我快迟到了。”

    叶承爵饭也没吃,起身去拿了车钥匙,林迦南无话可说,只得跟着上车。

    她在车上咬着面包愤恨地想,这男人就连说两句好话哄哄她都不愿意。

    继而她想起之前他还和她说过一回分手。

    想来是早就有这个想法了,不过是随意的找了个借口,而她居然还耐着性子哄他,居然还为了取悦他而主动勾引他……

    她越想越觉得难受,不值,一路上也没说一个字,到了报社推开车门就走了。

    叶承爵看着她背影,缓缓叹口气,开车去叶氏。

    许昭今天到的很早,来谈一个合作案,谈完正事许昭看叶承爵精神恹恹,问:“没睡好?”

    叶承爵没应。

    许昭说:“我想也是,听说叶臻澜回来了?”

    叶承爵脑仁疼,“提他做什么。”

    “那林迦南怎么办?”许昭问,“可别说你没想过这问题,以前你喜欢的但凡有个活物,叶臻澜那神经病都不放过,你爸要是管管还好,林迦南这样的,你爸大概也不会帮着,鬼知道这次那神经病会不会弄出什么新花样来。”

    叶承爵面色发沉,听见许昭又说:“你什么打算?那可是个脑子有病的,防都防不住。”

    叶承爵都没来得及张口,许昭又一个问题劈头盖脸砸过来:“你妈知道他回来了吗?”

    叶承爵登时更烦躁,也不想回答了,抬手点烟,冷漠回了句:“你能少说话吗?没人当你哑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