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32章真想把你藏起来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回到包厢里,脸色不大好看,叶承爵关切问:“怎么去了那么久?”

    乔佳宁跟在后面,面色讪讪的,“叶先生,我们刚才在楼道里遇到叶二少了。”

    话音落,许昭心都一提。

    不知晓叶臻澜这个人的人都不会清楚这种感觉,叶臻澜一出现,就像是一块乌云在头顶飘,永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做出什么事儿来。

    叶承爵呼吸发沉,夹着烟的手指微微动了下,“然后呢。”

    “他说你生日快到了,要送你礼物。”林迦南接了话,在他身边坐下了,虽然心里也郁闷,但忍了,还对他笑了笑,“没事,有小乔在呢,他都没碰到我一根头发丝儿。”

    她余光里已经看到叶承爵另一只手攥起的拳,叶臻澜没什么大动作,她不想在这个时候因为她生事儿。

    但只有她在努力缓和气氛,平日里总嬉皮笑脸的许昭这会儿表情也不大好看。

    林迦南正欲再开口,叶承爵已经将手里的烟按灭起身。

    许昭一下子站起来拦住他要出去的步伐,“你现在去说什么?”

    叶承爵眉心皱的很紧,浑身散发着戾气,“说什么?他知道我今天也在这里,明目张胆接近迦南,真当我不敢动他?”

    许昭急了:“现在他还没干什么事儿,你要是先动手,到你爸跟前你还能占理?”

    林迦南也已经站起来了,这一刻的叶承爵很陌生,她发觉在叶臻澜的事情上,叶承爵很容易就会失控。

    也许是因为袁默然的死对他造成了太大的影响。

    她抬手,拉了下叶承爵的衣角,声音很小:“他只是说了几句话……我没事的。”

    叶深行本来看她就很不顺眼,万一今天叶承爵真因为这点儿小事和叶臻澜发生什么冲突,那无异于让叶深行更加讨厌她。

    她其实也没想着讨好叶深行,但就她自己而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叶承爵深深看她一眼,“他这人唯恐天下不乱,和你说话肯定有目的。”

    “就算有目的,”许昭接茬,“你现在也不能闹事,你爸现在还没真的针对迦南做什么,让你爸知道叶臻澜和迦南说几句话你就和他拼命,你觉得你爸还能容得下迦南?”

    叶承爵拳头攥的更紧,许昭又道:“你也不想你爸再犯病吧?他再怎么差劲,也是你爸!”

    叶承爵没动,也没坐回去,僵持几秒,林迦南抱住他手臂,“你别这样……我又没事,我们回家好不好?”

    这样子的叶承爵让她觉得很不舒服,以往沉着淡定的人,叶臻澜不过几句话就能让他情绪这样激动。

    叶承爵低头看着她,她将他手臂抱的很紧,抬头与他对视,他看到她眸底的忐忑,他默了片刻,放弃了去找叶臻澜的想法。

    回去的一路上都没人说话,叶承爵情绪不高,林迦南则是被他那个样子吓到了。

    他周身那种森寒的,冷厉的气息让人望而生畏,压迫感十足。

    ……

    临睡前林迦南给和顾禹辰约好周六见面,然后阖眼却睡不着,脑子里一会儿是叶臻澜那些话,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会儿是叶承爵那压抑怒火的模样。

    叶臻澜倒是善于撩拨人心,那个所谓的“礼物”她想了半天也没头绪,一直失眠到了夜里一点多。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淅淅沥沥下起雨,敲打着窗玻璃,她听了一会儿雨声,抱着枕头赤脚下床,悄悄推开了主卧的门。

    本来她还害怕吵醒叶承爵,结果叶承爵根本没睡。

    房间里的烟雾简直呛人,黑暗里临着窗口那她睨到男人的身影,猩红的火星明明灭灭,她不知道他坐在那里抽烟有多久。

    外面天阴的,房间又没开灯,简直伸手不见五指,黑暗里听觉格外敏锐,男人低沉微哑的嗓音响起:“迦南?”

    她往前走了没两步,在地毯上被绊了一下,险些摔倒,扶着旁边的柜子停住,叶承爵就放下烟起身过来了。

    “怎么那么笨。”他语气很淡听不出情绪,站她跟前问:“睡不着?”

    她抱着枕头,“嗯”了一声,又问:“你又做噩梦了吗?”

    “不想睡。”

    他打开灯,才回头,林迦南就扑他怀里了。

    他被撞的往后一步,稳住后抱住她,“叶臻澜让你心情不好?”

    “没有,”她仰着脸问:“我能睡你旁边吗?”

    他没回答,打横将她抱起来,旋即蹙眉,“不穿鞋子就乱跑?”

    “我怕吵醒你。”

    “以后不准了,不然会受凉。”他抱着她本来要放床上,想了想,“去你房间吧。”

    林迦南没反对,这房子里烟气太大了。

    回到她房间,叶承爵在床上沉默地抱住她,她能感觉到他的心情很糟糕,抱紧他,“你想聊聊吗?”

    “聊什么?”

    “说出来……”她顿了顿,“会不会让你心里好过一些。”

    叶承爵默了默,将她搂的更紧,“袁默然的事情之后,我和叶臻澜本来打过架,我爸那时候病了,充血性心力衰竭,知道我打断叶臻澜的腿,他当时出现心脏骤停的症状。”

    林迦南没说话,手攥紧了他的衣襟。

    暗夜里男人的声音更沉更缓,“医生说得了这种病,发病期随时可能心脏骤停,就算不发病,寿命大多也就五六十年……”

    他停了会儿,“他快六十岁了。”

    他微微低头,在她前额吻了吻,“怪我么?让你担惊受怕。”

    林迦南摇摇头。

    她撒谎了,其实她也不是不害怕,但是这会儿抱着叶承爵,她只觉得很心疼,他一个人在内疚和歉疚中煎熬那么久,现在还在担心她。

    “你都叫人保护我了,我有什么事情也会和你说的,”她努力让自己语调轻松,“叶臻澜就算有你父亲庇护又如何,他再怎么也就是个普通人,我不怕他。”

    他眸色沉了沉,唇辗转到她鼻尖,又吻她唇。

    她很主动地回应他,吻变得深入,呼吸也乱了,他贴着她唇,在不甚明晰的暗夜里凝视她的眼,声音更嘶哑,“真想把你藏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