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34章你别碰我!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顾禹辰说话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几年前叶承爵对着他,那张冷漠的脸,即便是在害死了袁默然之后,叶承爵的脸上也未见一丝歉疚或者低落,叶承爵甚至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道:“回去吧,别再来了。”

    他记得他的失控,他砸着冰冷的铁门,恨不得杀了叶承爵,与他相比叶承爵简直冷静的可怕。

    这一次林迦南反应特别快,几乎像是条件反射就道:“顾禹辰,你根本不了解他。”

    顾禹辰不屑而嘲讽地笑,“你现在这个模样,你知道让我想起谁?你和袁默然那时候一模一样,听不得别人说叶承爵一点不好,百般维护他,袁默然的下场你已经看到了,客死异乡,就连尸首也没好好送回国,现在多了一个你,怎么,你也以为叶承爵很喜欢你?”

    林迦南拧眉,“你觉得他完全不在乎袁默然?”

    顾禹辰反问:“如果在乎的话,当初她被叶臻澜骚扰的时候为什么不多关心她,不但没帮她解决问题,还说分手就分手?”

    林迦南默了几秒,有些问题她好像也没法帮叶承爵解释通,但是——

    “袁默然的死,对他来说影响也很大,他为此打断叶臻澜一条腿,但是当时他父亲重病,他并不是不在乎,他有他的苦衷。”

    顾禹辰身子往后靠住椅背,手攥了攥,“所以你是告诉我,袁默然死了,叶臻澜就断一条腿,就算是完了?”

    林迦南极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顾禹辰目光似刀子,冷冽而寒凉刺着她,“叶臻澜要针对的人不是袁默然而是叶承爵,袁默然明明就是无辜受累的,叶承爵这个男友失职,不仅是在事发之后,袁默然活着的时候,他有照顾好她吗?哪怕他稍微多用一点心思在袁默然身上,她也不会死!”

    林迦南面色微微发白,说不出话。

    “说到底,”顾禹辰笑笑,“你也不过是又一个蠢女人,你现在这么安逸,也不过是还没有卷入他们兄弟的纷争罢了,你是不是连叶臻澜都没见过?”

    “见过了。”

    顾禹辰一怔,听见林迦南又道:“所以来找你,想要知道过去,想要知道要怎么和叶承爵继续在一起,顾禹辰,你也许是好心所以劝我,但是……”

    她又停了停,“我不蠢,如果万不得已,我会离开,可在那之前,我不想被一些莫须有的事情吓到自己退缩,我很喜欢他,我想努力一次,叶臻澜也没有三头六臂,他也是人,为什么我要恐惧他到这一步?”

    顾禹辰抬眸,她看着他,“叶承爵根本也不是你说的那样,他只是不擅表达,袁默然的死让他一直很内疚……你之所以那么想要我离开他,不过是因为,你当初在感情的博弈里没有占据上风输给了他,加上袁默然死了,你就看不得他过得好吧。”

    顾禹辰瞳仁缩了下,林迦南话说的太过于直白。

    一针见血,毕业典礼那一天,他看到叶承爵给林迦南调整学士帽,叶承爵笑了,眼底有温柔有宠溺,林迦南也在笑,他们看起来很幸福。

    那一幕让他觉得袁默然就像个笑话。

    叶承爵从来没有对袁默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然温柔以待,然后间接害死了她,现在,还和林迦南在一起,过得好像很幸福。

    由于袁默然中间有一段时间和他中断了联系,其实他并不真的清楚那段时间叶臻澜究竟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只是听闻和自己拼凑出个大概,叶臻澜的目标无疑是叶承爵,他其实并没有很明确,林迦南会不会也成为叶臻澜的目标,只是觉得有这个可能,而在林迦南面前,他将这种可能性扩大了。

    说是恐吓也不为过,反正以林迦南的地位和叶承爵不可能有未来,他竭力夸张,就为让林迦南知难而退。

    他面色恍白,唇线紧抿,并不言语,林迦南其实看的通透,她缓缓叹口气,“袁默然的死,我很遗憾……顾禹辰,但是已经过去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往前走,我希望你不要对叶承爵怀抱那么大的敌意……可能我说了也没用,但是他并不比你好受。”

    顾禹辰别过视线,“反正你是他女朋友,你也只会为他开脱。”

    “……”林迦南没了办法,摸摸头,“我谢谢你的劝告,我知道叶臻澜这个人可能有些危险,我也会提防的。”

    这句话说完就冷了场,顾禹辰好像已经完全丧失谈下去的兴致,隔了几分钟,干脆起身,“我要走了。”

    林迦南也不打算一个人傻愣愣坐在这里,起身往出走,等在外面大厅的乔佳宁就跟过来,顾禹辰打量一眼,轻嗤一声,“谁谈个恋爱还要被人盯梢,林迦南,你付出这么多,最好不要有后悔那一天。”

    听出他话音里的讥讽,林迦南面色变了变,最终归于沉静,一言不发地走出门,分开的时候她想了想,还是主动地说了一声再见,顾禹辰抬手摆摆很是敷衍,她刚转身,遇到个意想不到的人。

    李柔站在不远处的公交车站牌那里,手里还拎着个购物袋,盯着她。

    她隔了几秒,才挤出个笑容走过去,李柔一步也没挪,看她靠近。

    林迦南脑子里乱糟糟的,这个距离,李柔一定看到她刚刚和顾禹辰分开了,她要怎么解释。

    “这么巧,你这是……逛街。”

    李柔点了下头,表情很淡。

    林迦南攥着背包带子,“我刚去咖啡厅,碰巧遇到顾禹辰了,就问了他一些事儿。”

    李柔唇角扯了一下,“是么。”

    林迦南敏感地觉察她的反常,不得不继续解释,“你要是不信,你可以问问他……”

    李柔低头笑了笑,“他本来就想约你,碰到了一定挺高兴的吧。”

    “……”林迦南语塞,好几秒,又开口,“李柔你别这样,你知道我不喜欢他的,我和他,没可能。”

    李柔视线往一边勾了勾,“不说了,公交车来了,我先走了。”

    “小乔开了车的,我们可以送你……”

    眼看李柔拔腿要去追公交了,林迦南伸手拉住她衣袖拦了一把。

    “有车有保镖了不起吗,不就是攀上个有钱人,你别碰我!”

    李柔一下子甩开她的手。

    &nbs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因为动作太大,嗓门太高,有人看过来,林迦南愕然,怔了几秒。

    李柔的话太尖锐了,导致她愣在原地回不过神。

    李柔平日里性子很柔和,就没这样吼过,吼完,自己也愣了愣。

    好一阵子,没人说话。

    公交车已经停在跟前,人流蜂拥往车门涌,李柔咬着唇,“……对不起,我今天心情不好,我先走了。”

    她声音又变回平时的调子,只是十分低落,说完转身就上了公交。

    林迦南看着自己被她甩开那只手,公交车开走了,她又站了一会儿,慢慢转身。

    乔佳宁站在距离她有几米的距离,一般乔佳宁都是这样,不会跟的太紧,方才只看到两人起了争执,见林迦南面色苍白,问了句,“林小姐,没事吧?”

    林迦南挤出个笑容摇摇头,又说:“小乔,叶先生交代你,只是跟着我,还是监视我?”

    乔佳宁愣了下,笑了,“叶先生不会做监视那种事,只是要我保护你,但是见到叶家人是一定要和他汇报的,其他时候只是偶尔会问问我你去了哪里。”

    林迦南点点头,“今天的事情不要和他提了。”

    林迦南其实本来没朝着被监视的方向想,是顾禹辰嘲讽她被人盯梢,她又想起毕业典礼那天叶承爵出现,所以突然想起,和顾禹辰的见面其实应当更谨慎一些。

    她现在确实是到哪里都摆脱不了乔佳宁,这种感觉其实很糟糕。

    乔佳宁面色有些犹豫,“叶先生是我的雇主……”

    今天一看到林迦南单独跟个年轻大男孩见面的时候她心里就有些嘀咕了,不过对方不是叶家人,不在叶承爵关心的范围之内,这事儿她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毕竟叶承爵聘她不是为了防止林迦南红杏出墙,只是为了保护林迦南,她也不想因为仅仅一次会面就说什么引导性的话。

    但若是叶承爵特意问起,她也不可能不回答。

    林迦南按着额头,又是烦躁又是难受,这虽然不是监视,但其实也没比监视好太多,叶承爵随口一问她每天的行踪都在他掌控之下。

    她面色晦暗,破罐子破摔道:“上次他本打算换掉你,你知道吗?”

    乔佳宁微微讪然,她当然是知道的,要不是林迦南在叶承爵面前说话,她已经被换掉了。

    林迦南又说:“今天这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儿,只此一次,万一他问起,你就说我和李柔去书店了,这不难吧?”

    这暗搓搓的威胁让乔佳宁不得不点头。

    林迦南松口气,“我们回去吧。”

    ……

    叶家。

    叶臻澜坐在沙发上摆弄新买来的一套vr设备,叶深行极有耐心地在旁边带着眼镜看说明书,叶承爵走进客厅,见到就是其乐融融的父子俩。

    他唇角泛着冷笑,没走过去,隔了一段距离,开口打破那和谐融洽的情景,“爸,我有事和你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