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35章为了她放弃一切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许是因为太过于投入,直至叶承爵开口,叶深行和叶臻澜才闻声抬头。

    叶臻澜见着叶承爵就笑,懒散地靠住沙发,唏嘘道:“真是稀客。”

    本来特别融洽的气氛因为叶承爵的忽然出现一下子跌至冰点,叶深行扶了一下眼镜,唇动了动,最后还是没说话,将手中的说明书放下了,起身往书房走。

    叶承爵没理会叶臻澜,跟着去了书房,门一关,叶深行将眼镜摘了,坐在书桌后面椅子上,按着眉心抬头看叶承爵,“如果是想要我把臻澜送回国外,就不要开口了。”

    叶承爵没坐,站在书桌前,手插兜冷嗤一声,“说的好像我说了你就真的会照做似的。”

    叶深行不悦,“你多久回来一回,来就是给我添堵?”

    叶承爵默了几秒,“我来告诉你,他不走,我走。”

    叶深行睁大眼。

    “我会从叶氏卸任,”叶承爵将手中信封放在书桌上,“你是叶氏董事长,这是纸质辞呈,电子版的我也已经发到你的邮箱,我希望你尽快审批,下周开始交接流程。”

    叶深行看着那封辞呈,愕然过后便是恼火,“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你说做就做,说不做就不做了?你忘了你几年前接手叶氏的时候怎么说的了?”

    叶承爵后退几步,这才坐到了沙发上,头微微仰了下,手揉了下脖子,看表情似乎是在认真回想,“……我想起来了,你当时要卸任,又不想公司落到外人手中,本来打算提拔叶臻澜,结果叶臻澜做了个业务总监依旧不务正业还搞砸了几个大项目,所以你没办法了,叫我回来,对吧?”

    叶深行气的说不出话。

    “我说我可以接手叶氏,也会尽力做好,如果我没有记错,当时你也承诺过,会让叶臻澜远离我的生活,少碍我的眼。”

    “你现在已经搬出去了,不住在家里了,我年龄大了,也生着病,我叫自己儿子回来住,有错?”叶深行手攥成拳,“臻澜现在和以前不一样,我也劝过他,他没事也不会找你的麻烦,你就非要为难我?就算你不能拿他当弟弟看,可我还是你父亲!”

    “你要不是我父亲,叶臻澜现在也不会还活的好好的,”叶承爵眉心微蹙,“我来不是吵架,是想解决问题,你自己也说过不想以前的事情重演,叶臻澜现在在接近迦南,我不可能坐视不理。”

    叶深行怒极反笑,“我早告诉过你,真想解决,你和林迦南分手,找个傅轻音这样的,臻澜自己也不是不知道轻重,就不会……”

    “我不想,”叶承爵很快打断他,话说的果决,“你乐意宠着叶臻澜不送他去神经病院是你的事情,我不可能一辈子受制于一个疯子。”

    “你这是诡辩!别拿臻澜的病做文章,你是我的儿子,是叶氏的总裁,你身上有与生俱来的担子,难道你现在要为了区区一个女人放弃你所拥有的一切?”

    叶承爵表情很淡,点头,“对。”

    “……”

    叶深行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把拿起辞呈,几下撕了个粉碎,手一扬,白色纸片纷纷扬扬地落。

    “我一直以为你比臻澜成熟,让人省心,到头来你还不如臻澜,”叶深行咬牙切齿,“你好意思说臻澜有病?我看你脑子也有病!你有没有算过值不值得,你对林迦南的感情能够维持多久,你为了她放弃一切,等你这阵子新鲜劲头过去了,想回来也没路!”

    叶承爵还没来得及说话,叶深行紧跟着又仿若想起什么,“而且你确定,你没了叶氏总裁这个身份,她还会跟着你?”

    叶承爵低头,手撑着眉脚,隔了几秒,忽然轻笑一声,叶深行这种低级的挑拨离间都搬出来了。

    叶深行被他的态度激怒,眼角抽搐,“好好的路放着你不走,娶了傅轻音,你担心的一切都会迎刃而解,林迦南这种小姑娘能带给你什么?”

    叶承爵又笑了笑,才缓缓抬头,迎上叶深行目光,“我只要她,现在我把叶氏还给你,我也只有她了,从小到大,我所有的东西都被叶臻澜毁了,包括我的家,现在我只要林迦南,我以前没和你要求过什么,你们给我留一样,我不会像我妈一样退让,你们夺走我的一切,我会和你们拼命。”

    他说完,从沙发上起身,要走的时候想起什么又顿住脚步回头,“趁着我现在有耐心,你最好批了辞呈,我会好好做交接,要是叶臻澜再主动出现在迦南眼前,或者你对迦南做什么,哪怕一次,我会立刻带她离开瑶城,不再管叶氏现在那些项目的死活,你想清楚。”

    叶深行气的拍桌子,“你威胁我?”

    “我好好说话的时候,你有听吗?”

    叶承爵抛了个轻飘飘的反问,走了出去。

    叶承爵离开之后,叶深行气的心口疼,去客厅翻出药来吃,叶臻澜见状,问:“又吵架了?”

    充血性心力衰竭这毛病和普通心脏病不同,只在发病期会出现类似于心脏病的一些症状,还很有可能出现心脏骤停,但是发病期是什么时候谁也不好说,叶深行觉得叶承爵这简直就是要气到他发病。

    叶深行将药喝了后,靠着沙发缓了会儿,才看叶臻澜,“你以后不要招惹林迦南。”

    叶臻澜一愣,旋即笑着耸肩,“吃饭碰见又不是我想的,这也怪我咯?”

    叶深行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叶承爵为了林迦南提出辞职这事儿,语气沉了些,“臻澜,你听话些,你要知道你一直以来不工作也能有钱挥霍,依赖的都是叶氏,现在叶氏在你大哥手中,我这毛病也不知道还能有多少日子陪着你,以后你是要靠你大哥的,你也想想以后。”

    这一席话弯弯绕绕,叶臻澜眯了眼睛笑。

    他一直以来不学无术,上学的时候就是打架闹事,几年前被叶深行安排空降叶氏高管层之后难以服众,并搞砸几个项目,叶深行就连想提拔他也找不到办法,恰逢袁默然第一次出事,叶承爵爽快答应回到叶氏救场,一回来先把他从叶氏给开除了,之后他就更无所事事,日子还过的骄奢淫逸,每月花费数额巨大,要是普通人家,还真养不起他这么个只知道花钱的闲人。

    他知道叶深行会惯着他,离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经叛道的事情他做的多了,花点钱算什么。

    现在,叶深行意思是,他死了,也就只剩下叶承爵管他了。

    开什么玩笑,叶承爵管他,可能会弄死他。

    他撩着唇角笑的邪肆,“爸,难道你乐意我哥娶林迦南?也帮不上咱们,我还指望我哥娶傅轻音,把叶氏带上新台阶呢,到时候你给我点股份,也够我吃了。”

    叶深行按着心口,“我不乐意也有我的解决办法,臻澜,人和东西是不一样的,你不能……”

    叶臻澜打断了,“我又没杀人,是你们一个个的,非要把袁默然的死赖在我身上,你见着我杀人了吗?”

    他还在笑。

    叶深行心口紧紧抽,唇色发白,隔了几秒,“你知道轻重就好。”

    叶臻澜似乎是有些扫兴,扔了手中的手柄,要上楼,叶深行忽然问:“你最近有好好吃药吗?”

    叶臻澜脚步没停,也没回答,继续往楼梯去,叶深行回头看他背影,喊了一句。

    “别惹林迦南,那种事再发生一次,你大哥会把你送回医院,我也保不了你!”

    叶臻澜有了反应,回头歪着脑袋笑,“他最多能把我尸体送医院,你们想我死就试试。”

    脚步声逐渐远去,叶深行紧攥着拳头,说不出话来。

    这兄弟俩是不在乎彼此死活的,但是他不可能眼看着两个儿子真闹到那一步。

    ……

    林迦南回到月登阁很早,结果大半个下午没见叶承爵人,他直到下午四点多才回来,还带了一大堆文件,回来就钻书房去了。

    她见他摆明了要在家加班,也就没打扰,自己缩在卧室看书,但很难投入,脑子里面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一会儿是顾禹辰的冷嘲热讽,如同迷雾一般的,袁默然的死因,一会儿又是李柔对着她发脾气的脸。

    胡思乱想一会儿,到了晚饭时间,她去了餐厅,叶承爵还在书房忙,许姨说不敢打扰,她想了想就去了。

    书房门打开就闻到一阵烟气,叶承爵唇间衔着点燃的烟,眉心紧锁,抬眸看到是她,取下烟,表情缓和了一点,嗓音带点哑,“怎么了?”

    她在门口站了几秒,带上门进去了,瞥见烟灰缸里面乱七八糟的烟头,皱着眉将窗户打开了,“怎么抽那么多烟。”

    叶承爵没说话,将烟按灭,听见她又问:“工作上有烦心事吗?”

    他身子往后靠住椅背,抬手捏眉心,阖上眼,“没有。”

    她几步走到他身边,看清前面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打开的文档下面她瞟了一眼文件名,怔住。

    ——工作交接报告。

    “你……”

    “你有考虑过离开瑶城吗?”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