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36章我没把你伺候舒服?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书房十分安静,林迦南是被这个问题问的有点懵,而叶承爵只是静静睨着她。

    她唇动了动,没发出声音,嘴巴又闭上了,眼神有些无措,叶承爵轻叹一声,拉着她的手,将她按着坐在自己腿上,手臂环着她的腰,缓缓道:“你在报社的工作在别处也能找到,你在这里没有家,现在通讯很方便,你和朋友就算异地也还可以联系,想回来看的时候也可以回来。”

    林迦南还有些愣,咬咬唇,看着他眼睛,“你怎么忽然说起这个?”

    要说离开瑶城,她这么一个一无所有的人能有多大的损失,真正伤筋动骨的自当是他,叶氏本部在瑶城,叶氏那么大的基业,作为核心管理层的一员,要放弃叶氏谈何容易?

    但是他在写交接报告……

    本来她还想问问具体是什么交接报告,好像也没有必要问了。

    叶承爵拉着她的手,轻轻摩挲,头低了一下,敛住眸底暗芒,声音轻了些,“你不想走吗?”

    “我没想过……”

    他抱住她,低头的姿势,额头就挨着她肩头,“那跟我走,好不好。”

    她默了几秒,“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他没说话,好像是有些疲累,靠着她。

    她又问:“那是叶氏啊……国内数一数二的企业,你舍得?”

    听见她的问题,他低低笑了一声,遂抬头,手挑着她下巴,眼底含着笑,“那如果我不是叶氏的总裁了,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还跟着我吗?”

    她有些不高兴了,推开他的手,“你以为我跟着你是因为你是叶氏总裁?”

    “不是吗?”他眸子眯了下,“好像一开始爬上我的床,你就是冲着我这个身份来的,后来也是冲这个身份缠着我。”

    “……”

    林迦南有些窘,没法反驳,鼓着嘴,“谁缠着你了……”

    他将话题扯回正轨,语气硬了些,“回答我,如果我不是叶氏总裁了,你的选择是什么。”

    她微微扭头,男人脸上表情此刻有些严肃,她鲜少见他这样,怔了几秒,搂住他脖子,贴着他的脸说话,“你好养吗?”

    男人拧眉,没听明白,她的嗓音又在耳畔响,“不要吃太多,以后我养你。”

    叶承爵没提防,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你笑什么……”她不满,身子往后退一下,看着他,“你们这些公子哥儿身上臭毛病那么多,家族企业里面惯着你们的人多,到了外面其他城市,哪里有那么多人乐意捧着你,你到时候一定会无法适应,我都能想到你眼高手低还没我适应社会的能力强,那我当然得养着你。”

    她想起什么,瞪了他一眼又说:“也好,我负责赚钱养家,你在家做饭洗衣,省得你花枝招展的出去招蜂引蝶!”

    叶承爵按着眉脚笑的停不下来,林迦南愤恨地推他一把,要从他腿上下去,结果被男人抓回去,扎扎实实地吻住了。

    他吻的很急也很深,她气快喘不过来,这个吻像是要吃人,她挣扎着模糊道:“我……叫你吃饭来的……唔。”

    <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r />

    他不准她转脸,掠夺她呼吸,好久才放开,也没离很远,又在她唇上轻轻啄,带着不舍带着爱怜,她敏感地觉察他心情其实不是很好,也不明白早晨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就这样了,她轻声说:“我跟你走。”

    他微微一愣。

    “如果你在瑶城不开心……我们就离开,哪里我都跟着你。”

    她主动地亲了他一下。

    ……

    周日是个大晴天,一大早叶承爵就洗漱完毕,拉林迦南起床。

    林迦南起床气很大,加上头天晚上被叶承爵又折腾半宿,所以特别不耐烦地抱着被子一脸迷糊喊,“劳资要睡觉!”

    叶承爵:“……”

    见他无语的样儿,她头一倒,觉得可以安心睡了,结果没多久,她脸颊一热,睁眼就见叶承爵拿着一块热毛巾给她擦脸。

    她炸毛了:“你干嘛啊!”

    叶承爵手下动作有条不紊不紧不慢,“你睡你的,我给你洗脸。”

    他在她恶狠狠的瞪视下,给她擦干净脸,端着盆子要走,她吼:“你会不会啊,洗面奶呢!”

    他把盆子里水倒掉,然后从洗手间拿了她的洗面奶,她眼看男人笨手笨脚的将洗面奶直接拿过来要往她脸上挤,她的内心是崩溃的,赶紧夺走他手里的东西,“你饶了我……我起,我起还不行么。”

    这一闹,她就算想睡也睡不了了,下床洗漱过后,拿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到下楼吃饭对着叶承爵还没有好脸色。

    “你看没看现在几点?今天可是周末!”

    对于她的怒意,叶承爵用一块三明治回敬,结结实实塞她嘴里,“快吃,我们今天有事。”

    林迦南一睡不好,火气就很大,把嘴里东西吞了,抱怨,“有事你昨晚还折腾?”

    他很淡然:“所以只做了一次。”

    “……”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这么放纵,当心精尽人亡!”

    他抬眸看她,“怨气这么大,昨晚我没把你伺候舒服?”

    “……”

    这个问题她没法回答,只得低头吃东西,耳根悄悄的红了,叶承爵笑了声,“等下车上你可以补眠,”复又看一眼她的衣服,“不要穿裙子了,换件方便活动的衣服。”

    吃过饭,林迦南上楼换了t恤和短裤还有运动鞋,顺手拿了个双肩包,叶承爵就在门口等,两人出门,天才微微亮。

    林迦南上了车才想起个问题,“我们去哪里?”

    “南山。”

    叶承爵充当了她的司机,在驾驶座上,而她躺在后座上,闻言蹙了下眉头,“去南山做什么?”

    “去了你就知道了。”

    她本来就没睡够,车子一开意识就有些犯混沌,迷迷糊糊地想南山有什么……

    南山里市区很远,开车要两个多小时,上面也没什么景点,只有一座寺庙,位置还不好,有点高,除了比较虔诚一些的佛教信徒上山烧香之外,也就一些散客会去爬山。

    她迷迷糊糊,一觉醒来已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经是两个多小时以后,车子停在山脚下,叶承爵将带的东西整理了一下,主要是水和面包,他今天穿的也是运动休闲套装,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干净,她的双肩包被他单手拎着,她下车揉揉眼睛,他已经走过来。

    他抬手给她理了理头发,又揉揉她的脸,“今天辛苦一下,晚上带你吃大餐。”

    然后微微俯身,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她抿唇,故作姿态地傲慢道:“……好吧。”

    她说话的时候心里还有点小甜蜜,很快她就笑不出来,没完没了的台阶叫她绝望,后半程她是被叶承爵拖着走的,一边走一边还说她体力太差。

    林迦南很悲愤,他就没给她留体力啊!

    停步的时候,她看到那座她之前听说的寺庙。

    可能是因为位置的原因,这个寺庙的确比较清静,早晨有人撞钟,空气里弥散着香的味道,隐隐约约的她听到有人念经的声音。

    寺庙并不是特别大,两个院子,叶承爵带着她上香,她不懂这些讲究,见叶承爵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鞠躬,她也效仿,几座殿下来,花费了足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他往功德箱里投了钱,带着她往侧殿旁边的一个屋子走,她轻扯他衣袖,“你信佛?”

    他微微摇了摇头。

    “那……”

    “施主又来了。”

    她话音被打断,抬头,一个慈眉善目的和尚双手合十对他们行礼。

    叶承爵也双手合十低头行礼,她没办法地赶紧照做,叶承爵问那和尚,“她呢?”

    和尚回答他,“静空师傅在后院。”

    叶承爵告别和尚,林迦南又一头雾水被叶承爵带着去后院。

    后院是个四合院,小的多,没有佛殿,浓浓的烟火气息,正中有和尼姑,着灰色的袍,正弯身喂狗,身边几条狗一看都是流浪狗的模样,走过去的途中林迦南细细看,有条狗瘸腿,还有一条狗一个眼睛就是黑洞,看着有点骇人。

    那尼姑背对着他们,没有觉察,叶承爵走近一些停住脚步,就盯着她喂狗。

    林迦南小心看叶承爵,男人表情很淡,只是眼眸幽深,有些空茫,又好像……

    有些哀伤。

    她主动拉住他的手,他侧头对她笑了一下,而后视线回到那尼姑的身上,开口,“静空师傅。”

    对方起身转过来了,见他,微怔,隔了几秒,眼底透出笑来,“你来了。”

    这个静空师傅看起来年龄有些大了,林迦南目测有五十多岁的样子,但看得出年轻的时候一定还是很漂亮的,对方看向她的时候,她赶紧双手合十低头,恭敬叫了声静空师傅。

    叶承爵介绍:“这是林迦南,我女朋友,这位是静空师傅,我的……”

    他顿了几秒,“母亲。”

    林迦南本来已经抬头准备好一个笑,闻言卡脸上了。

    她瞪大眼扭头看他,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你说……”她嘴巴张了张。

    “你没听错,”他手轻轻按她肩头,“静空师傅,是我母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