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37章以后我会多喜欢你一点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整个人还是愣的,呆滞了好几秒,回头看向静空,对方笑容恬淡正打量她,她嘴巴张了张,没能顺利吐出个字。

    她脑子乱了,又是疑惑叶承爵母亲怎么会在这种地方遁入空门,又是郁闷她这一身极为随意敷衍的行头和素面朝天的脸,以及一路爬上山累成狗的精神状态。

    她紧张的掌心都出汗了,静空笑着宽慰她道,“你不用紧张。”

    林迦南表情纠结,侧过脸瞪了一眼叶承爵。

    叶承爵笑着告诉静空,“她害羞。”

    林迦南用手肘捅了叶承爵一下,这才抬头对着静空笑,“来之前他没有告诉我……我就是,被吓了一跳。”

    静空说:“这里不讲究外面那些礼数,你不用太在意。”

    林迦南怔了下,总觉得哪里不对。

    静空手里拿着一个很小的盆,里面放了狗粮,对着叶承爵和她递过来,“要陪我喂狗吗?”

    林迦南顾不上思考,接了过来,回头看叶承爵,叶承爵唇角微微扯了一下,“你来吧。”

    静空深深看他一眼,林迦南接过静空手中的木勺,弯身喂狗。

    流浪狗的毛色不比城市里常见的那些金贵的宠物狗,有好几只说丑也不为过,林迦南想起什么,回头斜眼看叶承爵,“你是不是嫌它们丑?”

    有条小狗蹭到叶承爵的腿,他脚步往后挪了两下,还没来得及开口,静空先笑了,“是了,承爵喜欢毛色漂亮的。”

    林迦南眼睛亮了亮,“你喜欢狗啊!你怎么不说呢,我也喜欢狗,我们要不养一只……”

    叶承爵拧眉,看着静空的神色像是带点不耐,又有一条狗碰到他,他低头,很小一只,仰头对着他吐出舌头,他心口紧了下,忽然一阵心悸,转身走,脚步很快,“我在前院等你们。”

    林迦南一头雾水,静空看一眼叶承爵走远的背影,对林迦南说:“承爵喜欢萨摩耶。”

    林迦南回头看她,还有些拘谨,但是又好奇,“那他养过吗?”

    “养过的,”静空弯身摸一条小狗的脑袋,“他十二岁的时候,我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他很喜欢,给它取名叫judy,是一条很漂亮的小狗。”

    林迦南实在想不出叶承爵和狗相处什么情形,她有点跃跃欲试地想要一会儿好好和叶承爵商量一下养狗的事情,却听静空又道:“但是他以后可能都不会养狗了。”

    她愣了一下,“为什么?”

    “judy的死给他带来的影响太大了吧。”

    静空没抬头,笑了下,“其实你确实不用紧张,我一个出家人,又不会变成什么恶婆婆刁难你,他可能只是想带你来见见我,他一定很喜欢你。”

    林迦南抿唇,终于找到那种不自然的症结在哪里——

    方才自始至终,叶承爵没有叫过静空一声妈。

    母子俩分明是有隔阂的,这隔阂也不难猜,眼前的女人剃了自己的头发,住在寺庙里,每天诵经,她已经舍弃了尘世中的一切,自然也包括叶承爵这个儿子。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她心里忽然有些不是味儿,叶深行对叶承爵并不好,而且很明显特别偏袒叶臻澜,而叶承爵的母亲又离开了他……

    叶家对他来说太冰冷了,他一定很孤独。

    但是他会带她来见静空,他还是很在意自己母亲的。

    流浪狗很容易和人亲近,她喂过之后便绕着她打转,她一边逗狗,一边小心地问了句:“我能问问judy是怎么……”

    她话说一半,但是静空自然听明白了,收拾了下手中的东西,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judy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不要再和承爵提起,也不要问他养狗的事情,他一定不想听见。”

    “judy算是被叶臻澜杀的。”

    林迦南正摸狗的手顿了一下。

    静空面色有些发白,手攥了下。

    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回想对她来说还是很艰难,“叶臻澜手段很残忍……这件事对承爵的影响很大,所以不要在他面前提狗了。”

    她没有说,这件事对她的影响也很大。

    林迦南被静空带着去洗手,在四合院一角,山里的水特别凉,她洗完甩甩手,小声问静空,“叶臻澜为什么就是不放过他呢……他们之间到底出过什么事?”

    叶臻澜从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针对叶承爵了,她实在想不出什么事情能让那么小的孩子满怀恨意,扭曲成这个样子。

    静空默了默,“这些事情,你知道了对你也没有好处,总之……”

    她停了几秒,“我这个母亲愧对承爵,我没能好好关心他照顾他……”

    这番话说的艰难,她又顿了顿,视线有些朦胧,她用袖口擦了下眼角,“我希望他过得好,现在看他有你,我就放心了。”

    林迦南心情十分沉重,跟着静空去前院找叶承爵。

    诚如静空所说,叶承爵真的只是带她来见见静空而已,后来几个人也没说几句话,静空全程态度堪称冷淡,要不是在后院的时候看到她抹眼角那一瞬,林迦南根本没法相信她是叶承爵的母亲。

    叶承爵话也不多,脸上的表情一直很淡,林迦南说不清心里什么感觉,起初见到静空的时候,又是震惊又是疑惑,最后只剩下对叶承爵的心疼。

    接近正午,天气炎热,静空留两人吃饭,寺庙里是大锅饭,其实很不方便,叶承爵不置可否,林迦南率先给答应下来,但是在简陋的条件下,几个人只能在静空的房间里面吃,桌子很小,林迦南四下打量一眼。

    放着多少人艳羡的叶家夫人不做,来到这种地方……

    到底是什么事情刺激到静空了。

    寺庙里菜色清淡,叶承爵看着清汤寡水的食欲就不大,吃饭的动作很慢,静空犹豫一阵,给叶承爵夹了一点茼蒿,这举动搞得叶承爵愣住,林迦南看到,赶紧夹了一块胡萝卜到他碗里,笑眯眯说:“这里菜挺好吃的,你多吃点。”

    他没说话,低头将夹进来的菜都吃了,静空就继续给他夹菜。

    饭后静空忙寺庙的杂务,林迦南拖着叶承爵给她帮忙,都是些收拾东西之类的活儿,叶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承爵还真没做过,林迦南倒是干的顺手,忙过之后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多,考虑到下山还需要时间,两个人告别静空,离开寺庙。

    走出很远,林迦南回头,静空还站在庙门口望着她们,她鼻尖有点酸,凑近叶承爵小声说:“你妈妈在看你呢。”

    叶承爵没回头,轻轻“嗯”了一声。

    两人继续下山,中途在山腰的台子那里休息了一会儿。

    四下无人,高温过去之后,夕阳余晖下的景色很漂亮,叶承爵拧开矿泉水瓶盖给林迦南,她喝了两口,被他接过去很自然地就继续喝。

    他们面对着护栏下的一片树海,微风拂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她脑袋靠在他肩头,他侧过脸低头顺势在她额头亲了下,“累了?”

    她没说话,隔了几秒脑袋起来了,转过身忽然抱住他,脸埋在他肩头,他笑了,“怎么了?”

    “你提前和我说一声呀……我就这么来了,灰头土脸的。”

    他嗓音温淡,放下水,手拨了下她的头发,“我说过你不需要任何人认同,我只是想带你见见她。”

    她忽然抬头飞快地在他唇上吻了一下,然后脑袋又埋下去,他怔了几秒,笑着捏她后颈,“突袭?”

    她不肯抬头,声音闷闷的,“我喜欢你,你知道的吧。”

    他轻轻“嗯”了一声。

    她抱的更紧了,“以后我会多喜欢你一点,和你喜欢我一样喜欢你。”

    他没说话,隔了几秒,手扣住她的腰,低头吻她的脸,她不肯抬头,他就亲她的脸颊,她一下子捂住脸,他咬她耳朵,声音嘶哑道:“迦南……你害我想打野战了……”

    林迦南装不住了,赶紧往后退,警惕地瞪着他,“滚!”

    叶承爵爽朗地笑出声来。

    两个人手拉手下山,叶承爵说带她吃大餐,本想去海鲜酒楼的,结果林迦南有意折腾他,非要吃他做的,他乐意宠着她,还真应了,两个人去超市买食材,林迦南一兴奋,就打电话叫许昭过来凑热闹。

    叶承爵见状,问她要不要叫李柔。

    林迦南面色微变,攥着手机笑的有些僵硬,“她今天有事,算了。”

    昨天和李柔的事儿搞得她心里还是不大舒服,叶承爵没再多问,转身去厨房,她就在旁边打下手,她想起什么,忽然问:“你的生日是下周五吗?”

    叶承爵背脊有一瞬僵硬,隔了几秒,状似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日子是这个日子,但我不过生日。”

    林迦南正洗番茄,听见了也没太惊诧,他的回答印证了叶臻澜的说法,她安静了一会儿,小声问:“那我能给你过生日吗?”

    不等他回答,她继续道:“那个……我也就是说说,你要实在不想过就算了……”

    叶承爵沉默数秒,开口,“好啊。”

    她一愣,扭头看他。

    “你怎么计划都行,但是下周五,一整天,你必须在我身边,”他顿了顿,“不要离开我的视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