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38章卖力勾引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许昭礼节性地拎着水果和蛋糕进的门,电话里面只听了个大概,被林迦南迎进去,他还四下望了望,“他呢?”

    林迦南手往厨房方向一指,许昭瞪大眼。

    跑了一趟厨房,里面忙的人还真是叶承爵,他一脸活见鬼的表情出来了,手还指着厨房,“你怎么做到的……”

    林迦南从冰箱拿了两罐冰激凌,给他让,回答:“我说要吃他做的,他就去做了啊。”

    许昭心情复杂地接过冰激凌,和林迦南坐在沙发上,才说:“真是见了鬼了。”

    林迦南狡黠地笑了下,“怎么,他很少做饭?”

    “很少?”许昭扯扯唇角,“就没见他做过!之前在美国的时候我和他有段时间住一起,一年多时间没见他下过一回厨房。”

    林迦南缩在沙发角里,咬着勺子打开冰激凌,“你们认识很久了?”

    许昭低头看一眼手里冰激凌,刚才傻了顺势就接过来了,他不怎么爱吃甜的东西,但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打开,他点头,“嗯,初中加上高中时同学,后来正好都在美国那边上学,所以一直也有来往。”

    林迦南歪着脑袋,默了几秒,“那你认识judy吗?”

    许昭微微一愣,面色有点变了,“你是说那条萨摩耶?”

    林迦南点头,“你认识啊。”

    许昭用勺子搅合两下冰激凌,完全不想吃了,坐直了身子,“是叶少和你说的?”

    林迦南摇摇头。

    “我就说,他这辈子大概也不想再想起那条狗,”许昭呼吸沉了沉,“我都不愿意回想。”

    林迦南莫名的有点紧张,“到底怎么回事……”

    许昭回头看了一眼厨房方向,声音压低了一点,“被叶臻澜折腾的半死不活,送到宠物医院的时候已经没得治了,最后……”

    他停了一下,“是叶少提出让它安乐死。”

    林迦南咬着勺子,瞪大了双眼。

    许昭眼眸黯了黯,“那狗是阿姨送他的生日礼物,我也很喜欢,我们经常带着judy一起玩,judy很乖,在叶家呆了差不多有两年,中间配过一次种,judy怀孕的时候,我还和叶少预定,说生出小狗的话给我一只……”

    他说到这里又停住了,低着头,咬了咬牙,才说下去,“judy很漂亮,生出的小狗一定会很可爱,但是,那些小狗没能顺利出生,叶臻澜……”

    他攥了一下拳头,“他扭断了judy的腿,然后把它肚子剖开,那些小狗被他取出来了,还没到生产的时候……”

    林迦南背脊发冷,“他那时候不也是个小孩……”

    “你以为叶臻澜是普通小孩?”许昭眼底透着无奈,许是回忆当初回忆的多了,那些记忆让他一阵心悸,甚至有些微微的恶心,“他妈就是个变态,在他面前自杀,后来他就一直不太正常,也不配合心理医生,从前就有那么个毛病,叶少的东西他都要抢了然后破坏掉。”

    他深吸口气,想要平复心口那阵子郁结,继续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道:“刚开始只是游戏机,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叶家有钱,他弄坏了重新买就是了,叶少算是一直在忍吧,直到judy的事情,judy活生生被剖腹扭断腿还割掉几块肉,然后扔在他们家后花园,那天正好叶少14岁生日,我们玩的有点疯,到下午回去的时候才想起judy,去找它……”

    许昭话又停下来,按着额头。

    叶家的后花园并不大,距离房子整整隔了一个泳池,平时用的不多,佣人也是隔一段时间才去打理修剪,judy在那里孤零零躺了一天,盛夏的天,他和叶承爵靠近了先是闻见血腥味道。

    很浓郁,令人恶心,叶承爵变了脸,腿脚僵硬地继续往前,拨开花丛看到里面为种其他花种留出的小片空地。

    judy的毛色是那种特别纯正的白,被叶承爵养的好,阳光下简直要发亮,但那时候,已经被血染透了。

    它奄奄一息闭着眼,因为被开膛,肚子下面的血已经浸透了泥土。

    可能是由于年龄小,那时候叶承爵和许昭都没能立刻反应,甚至还站了好一阵,最后许昭吐了,叶承爵才想起要赶紧送宠物医院。

    那一天叶承爵的脸白的可怕,judy被送进医院已经来不及,医生说救不了了,而且它很痛苦,叶承爵抱了一会儿它,脸不嫌脏地埋在它颈窝那里,他再抬头的时候脸上沾了一点血,他说,让它安乐死吧。

    喜欢狗的人,一条狗养久了就和一个家人差不多,医生给judy注射的时候叶承爵从诊室里出去了,许昭也看不下去,最后在洗手间找到叶承爵,叶承爵砸碎了洗手间的镜子,手流着血,抱着脑袋蹲在洗手台前。

    许昭自己被吓的不轻,也安慰不了他,才叫一声他名字,叶承爵就吼了一句。

    许昭扯着唇角,“那句话我到现在还记得,他吼,过他妈的什么生日。”

    林迦南攥着勺子,咬着嘴唇,鼻尖涩的厉害。

    “如果不是我们给他过生日,或许可以早点回去,说不定judy还有的救,他真的很喜欢狗……”

    林迦南一低头,眼泪竟毫无预兆落下一滴在冰激凌盒子里,她慌忙用手背抹了一下眼角。

    “你见过叶夫人吗?”许昭忽然问。

    林迦南点头。

    许昭看着她微红的眼睛,叹口气,“叶夫人是在这件事之后离开叶家去的南山。”

    她抽抽鼻子,又有些困惑,“可毕竟是一条狗,她也不能为这个扔下自己儿子啊……”

    “也不光是因为这个,这件事算是个导火索吧,之前叶臻澜生母自杀的事儿也有关系,不过那事我知道的不清楚,”他又叹,“而且judy的事情这还没完,后来叶少去打他质问他,叶夫人也气的失控,险些出手打叶臻澜,都被叶老先生拦住了,你知道叶臻澜当时说什么?”

    林迦南想起叶臻澜那总是一副调笑神情的脸,皱了眉头,听见许昭接着道:“他说,那些小狗,连同judy身上被割下那几块肉,都被他……切了混在冰箱里厨子放的肉里面了,而且中午的时候还上桌了。”

    林迦南浑身都是僵硬的,面色惨白,唇动了几番,没发出声音,背脊冒着冷汗。

    &n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你知道人的味觉其实也很有限,退一步说就算发觉味道不对也……”他靠住沙发,“叶少当天本来要在家吃午饭,幸好是我们几个同学叫他出去吃,才算躲过这一劫,叶夫人的运气就没有那么好,她对judy的喜欢不输给叶少,后来得了很严重的厌食症,吐的厉害,人瘦了不少……不过现在在南山,餐桌上不见肉,大概还好吧。”

    林迦南脑袋垂下去,视线直勾勾望着吃了没几口的冰激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许昭想了想,“其实我认为去南山对她来说是好事……创伤之后人总要用自己的方式找到内心的宁静,这也许就是她需要的。”

    林迦南出了声,幽幽的:“可她还有儿子呀……”

    这个问题许昭就没法回答了,好一会儿才道:“叶少挺不容易的……其实他对袁默然和对你不一样,我觉得他有个喜欢的人是好事,你既然决定留下来,那你一定保护好自己,他要顾忌他父亲的身体,很多事情身不由己,我不希望看好事变成坏事。”

    林迦南沉默片刻,“可袁默然不是东西,也不是狗,是人啊,叶臻澜他总不能……”

    话没说完,她视线一顿,许昭眼看她不到两秒换了一张笑脸,“饭好了吗?”

    许昭回头,果然,叶承爵过来了。

    他摘下的围裙还在手里,点了点头,睨着林迦南又蹙眉,“怎么了?”

    表情可以伪装,但是微微泛红的眼眶和发白的脸色不是她能控制的,她有事呢很瑟缩一下,叶承爵步子一快,已经到她跟前,俯身摸她的脸,又回头警惕看着同样面色发白的许昭,“你们……”

    林迦南赶紧打断了,抬手拉住他的手,“我们刚刚说到一个催泪电影,听的我心里有些难受。”

    许昭别过脸,摸摸头。

    叶承爵视线回到林迦南脸上,她站起身,拉着他的手就往厨房去,“你赶紧用美食治愈一下我……”

    叶承爵没那么好糊弄,进了厨房步子一停,结果还没来得及发问,林迦南一转身就扑上来吻他的唇。

    叶承爵愕然,想问什么都忘了,林迦南很少有这么大胆的时候,外面还有个许昭,他考虑到,一把将人拎着衣领拉开,看她害羞地捂住脸,他哭笑不得,“小流氓,再闹就别吃饭了,吃你……”

    话没说完,许昭脚步声在厨房门口卡了下,弱弱问:“那我呢,我有饭吗……”

    叶承爵黑了脸,“滚进来帮忙端菜!”

    这一闹腾终于是把他注意力转移了,饭菜上桌,许昭和林迦南都很讶异,叶承爵很擅长做饭,许昭和林迦南吃的心满意足,饭后许昭还想继续逗留,叶承爵问:“你发光发亮已经几个小时了,不打算休息一下?”

    许昭十分哀怨地走了,林迦南送人出门,还没等到视线里的背影消失,门就被合上,她身子一轻,已经被叶承爵打横抱在怀里,惊的叫了声,手抓他衣服,“干嘛……”

    男人目标明确地把她抱楼上放卧室床上就压了下来,吻住她,声音有些含混。

    “你今天这么卖力勾引,我总得满足你一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