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41章我们真的分手了?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车窗玻璃被大雨铺下一层水幕,看不到外面的情况,林迦南等了几分钟就没了耐心,拿了把伞下车。

    刚下车,一阵风吹的她还没能顺利打开的伞变了形,她有点颓,这种程度的大雨里雨伞形同虚设,索性也不拿了,随手又扔回车里面,然后关上车门往前走。

    多少是车祸,走过去的时候她的心七上八下的,阿杰与她迎面来,她问阿杰,“什么情况?”

    “腿伤了,先送医院再看!”

    阿杰喊了一声。

    她看到叶承爵把那女人打横抱起来,赶紧去将后座的车门完全打开了。

    叶承爵将那女人放后座上,她刚想也进去看看,叶承爵说了句:“你坐在前面吧。”

    她一怔,但也未曾多想,去前座坐下,回头张望。

    “腿伤了?严重吗?”

    她这才注意到这女人生的特别瘦,年龄大概能比她大点儿,皮肤泛着病态的苍白,她看到女人的手腕都细的很可怕,脸颊也是,凹陷着。

    但身上还穿了一件极为不合衬的大红色裙子,头发凌乱而长地披在肩头,已经被雨水彻底淋湿了。

    叶承爵手已经扯起女人的裙摆,伤在膝盖处,一道狭长的血痕,林迦南从包里翻出一些纸巾先递过去,叶承爵低头慢慢擦血。

    车厢里安静了一会儿,叶承爵说,“伤口不大,但是不知道刚才伤到骨头没有,等下到医院了做个检查。”

    林迦南松了口气,听见他又问阿杰一句:“阿杰,车里有干的衣服吗?”

    阿杰摇摇头。

    林迦南在她那个大包里面翻了翻,拿出她的便携式防晒衣,给了叶承爵。

    叶承爵给女人披上了,女人还在发抖,叶承爵睨着她,“没事……很快就到医院了。”

    林迦南微微怔了下,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干哑紧绷,她刚想说什么,就见那女人一下子扑过去搂住了男人脖子。

    她瞪大眼。

    女人浑身都在打颤,叶承爵微微拧眉,竟没推开,手在她背上轻抚了两下,“没事了,没事了,默然,你冷静一点。”

    林迦南嘴巴张了张,默然?这个名字她记忆里面只有一个能对上号,就是已经死去的袁默然。

    袁默然身体还在发抖,叶承爵蹙眉抬眸,对上林迦南视线,看出她的疑惑,他说:“这件事回头和你说。”

    他都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

    林迦南其实也不急这一时,但她比较着急的是,有女人堂而皇之在她面前抱着她的男人,还是前女友!

    她心里十分不舒服,开了口,“你们能坐好吗?这天气车本来就不好开,别再刹车的时候又给碰到哪儿了。”

    这理由很生硬,那酸味儿就连阿杰都嗅到了,叶承爵抿唇,隔了几秒,对袁默然道:“先坐好吧。”

    袁默然摇着头,将他搂的更紧,他有些头疼,手在她背后拍,“默然,你安全了,别怕,你先放开我,我有话问你。”<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r />

    袁默然呜咽了一声,就是不肯放手,林迦南看的火气蹭蹭的,转身收回视线,坐在自己位置上,气鼓鼓地看着窗外。

    车子还在继续前行,大雨天里开不了太快,她静了会儿,脑子才算是转过来了,坐在后面是袁默然,那个本来按理说已经死了的袁默然……

    那个让叶承爵几年来一直沉浸在内疚中的袁默然。

    她脑子乱糟糟的,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她恨恨扯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才发现头发全都湿了,她身上也是湿的,刚才下去那么一会儿淋了个透,她就一件干的衣服,被叶承爵拿去给袁默然披上了。

    他好像根本没有留意到,她也淋湿了,她视线从车内后视镜瞥了眼,叶承爵手扶着袁默然的腰,像是要推开她,但没什么十足的力气,袁默然肩头一抽一抽的,像是在哭。

    ……

    叶承爵抱着袁默然去做检查,林迦南在医院的走廊上等。

    深夜里,急诊科楼道很冷清,林迦南打了个喷嚏,努力理了理思绪。

    袁默然没死,她努力将这当成一件好事,毕竟这样叶承爵就没必要一直笼罩在这个阴影之下了,而且这也表明叶臻澜对人毕竟还是不一样的,但是……

    ——她呢?

    她的位置,就很尴尬了。

    她努力回想了一下,按照顾禹辰的说法,在袁默然在那个不明不白的“死亡”之前就和叶承爵分手了,这么说,叶承爵总不至于因为袁默然这个突然的“复活”就顺手收了她吧……

    其实她想不到,叶承爵会做什么样的决定,她本来就没搞清楚几年前袁默然和叶承爵还有叶臻澜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承爵和袁默然这一趟去了很久,林迦南等的时间一长就有些急躁,加上医院楼道阴冷,她已经打了好几个喷嚏,便起身往诊室那边走,临近门口,听见医生的话。

    “应该是被关了很长一段时间……手腕这里也有些淤伤,可能遭受过暴力……具体的还不是很好说,只能等明天上班了,进行比较全面的检查才能确定,她现在精神状况也是有问题的,比较混乱,身边记得留人……”

    她脚步顿了顿,隔了会儿,叶承爵扶着袁默然从里面出来了,看到她,他皱眉道:“默然需要打点滴。”

    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就算是给她交代完了,他扶着袁默然往临时病房去,林迦南站在后面看了一会儿那两个背影,才跟过去。

    她竭力将内心乱七八糟的情绪压下去,告诉自己不要杞人忧天,也不能太过于阴暗,但是等护士扎完针,袁默然拉着叶承爵的手,她心口还是憋的慌。

    于是她率先开口,“到底怎么回事?”

    袁默然好像是这个时候才留意到她,视线落在她脸上,问叶承爵:“她是……”

    叶承爵按了一下她手背,“默然,你先放开我。”

    袁默然这会儿好像是冷静一点了,抿唇,隔了几秒才放开他的手。

    叶承爵脑子都还是空白的,本来死了的人就这样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他都还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没来得及问清楚,袁默然被车撞倒伤的并不重,但刚才急诊科粗略的检查过程中就发现她身体上有很多别的伤,而且还有严重的营养不良。

    他理了理思绪,刚想说什么,林迦南倒是先开腔,对着袁默然做自我介绍。

    “我是林迦南,叶承爵的女朋友。”

    袁默然一下子愣住,嘴巴张张合合没发出声音,又看向叶承爵。

    叶承爵没接这个冷场的介绍,问袁默然,“默然,你现在冷静下来了,能不能告诉我,你从哪里来的,是叶臻澜把你关起来了吗?”

    病房里气氛有些微微的诡异,林迦南背靠住墙壁,看病床前叶承爵跟问小孩话一样带着十足的耐心问袁默然。

    袁默然好像还是有点儿没搞清状况,叶承爵问半天,她开口答非所问:“你……你有女朋友了?”

    “……”叶承爵扶了下额头,“默然,你那时候割脉,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

    袁默然神色怔愣,“我……割脉?”

    叶承爵说:“你看看手腕,痕迹应该还在。”

    她居然还真低头看自己手腕,果然在左手手腕处看到一道疤痕,位置和形状都能印证割脉这个说法。

    叶承爵眉心越蹙越紧,“你不记得了?”

    “我真的割脉了?”她右手碰了一下那道伤痕,“我真的……”

    她眼泪在眼眶打转,“我不记得了,我为什么不记得了……我们真的分手了?”

    林迦南插腔,“你该不是……失忆吧?”

    她觉得几率不高,但也不能排除,袁默然现在这个状况什么都很难说。

    叶承爵眸色沉沉,隔了会儿,起身,“我去找医生问问,迦南,你能不能帮忙照看一下。”

    袁默然一下子出了声,“不要!”

    她手抓住叶承爵半干的衣角,“你别……你先别走行不行?我很害怕……”

    叶承爵神色颇为无奈,“你现在是安全的,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我去问问医生你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为什么记忆会出现混乱,你放开我,好好打点滴,迦南会陪着你。”

    她身体瑟缩着,“不行,我害怕!不要丢下我,你又要像以前那样丢下我一个人吗?”

    林迦南看着这一幕,有些无语,“算了,你陪着她,我先去咨询一下医生。”

    袁默然就跟一朵饱经摧残的小花儿似的,现在赖上叶承爵了,她看不下去。

    她往医生办公室走的过程中还在想,这要是搁别人,她还能跟打小三一样义正辞严叫对方滚,但是袁默然的身份太特殊,她就连想说几句狠话都做不到。

    叶承爵对袁默然的感情是个谜,顾禹辰说他根本不喜欢袁默然,她觉得不对,许昭说他对袁默然没有对她这么上心,她也不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袁默然所受的伤害,所经历的这一切是因为叶承爵,那么就单单内疚这一项,都足够让他义不容辞承担起照顾她的责任……

    可到底怎么照顾,这是个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