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42章惊弓之鸟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去找了一趟医生,没问出什么名堂来。

    深夜里接诊的只有急诊科医生,急诊科医生说好听了全能,说不好听的话什么都是半瓶水,解释的很含糊,说要等第二天做全面的检查之后才能确定是什么情况,然后在林迦南要离开的时候又强调了一遍,袁默然身边一定要有人一直照看着。

    得到这么个答案,她回到病房当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她说完医生交代的,又打了个喷嚏。

    之前在雨中淋湿透的衣服半干地黏在身上,凉意渗人,她抽了抽鼻子,叶承爵微微皱眉,好像这时候才想起了,“阿杰还没走,让他送你回去洗澡换衣服吧。”

    “我没……阿嚏!”

    她摸摸鼻尖,“没多大事儿,现在你怎么打算?医生说了她身边得留人。”

    袁默然躺在病床上自然什么都听到了,她好像还是有些混乱,一双懵懂的眼看看林迦南,又看看叶承爵。

    叶承爵面色发沉,“我现在走不了。”

    “……”

    林迦南其实不太意外,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想到了,但是她依旧非常狭隘地感到不舒服。

    “你一个大男人,照顾她也不方便,不然我留在这里照顾她好了。”

    闻言,袁默然瞪大眼,叶承爵也愣了一下。

    病房里忽然安静下来,林迦南双手抱臂,抵抗着身上的冷意,表情是淡漠的,这一瞬她忽然自我感觉有点像那种很难缠的女人。

    良久,袁默然先出了声音,“承爵……”

    两个人的目光不约而同投向她。

    她咬着唇,加上一脸病态,看起来着实可怜,“我害怕……你不要走好不好……”

    林迦南眼角抽了抽。

    呵……可好,完完全全地将她忽视掉了。

    她对着袁默然开口:“袁小姐,我可以照顾你的。”

    袁默然视线触到她盛气凌人的表情,脖子微微缩了一下,眼圈红了红,眼泪在眼眶打转。

    林迦南脑子嗡的一声响。

    她之前听过很多有关于袁默然的说法,但她绝对想不到袁默然是这么个小可怜,是动不动就流眼泪那种女人。

    男人可能会对这种女人很怜惜,但是她觉得看着很烦,甚至开始有点反感袁默然了。

    叶承爵拧眉,隔了几秒,对她说:“你还是快回去洗澡换衣服吧,不然会感冒,我今晚在这里照顾她,明天和医生沟通过再给她请陪护。”

    林迦南站着没动。

    叶承爵手撩了一下她的头发,这才发觉她的头发也是半干的,面色严肃了一点,“这时候不要和我闹了,她现在的状况有些混乱,明天我就会另做安排,你先回去收拾一下,万一真感冒怎么办?”

    林迦南心里还是不爽快,反问他:“如果我要守着照顾别的男人一夜,你怎么办,会大度地离开吗?”

    叶承爵面色一沉,“今天是特殊情况。”

    林迦南唇线抿的很紧,压抑着情绪。

    其实她也知道这会儿的情况确实是有些特殊,但是袁默然太过于依赖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叶承爵了,在车上就抱上去,刚刚又是拉手,她实在没法放心走。

    她的母亲曾经活的懦弱,以至于被小三欺负,在景彦的事情之后,她觉得自己的男人还是得自己看牢了。

    她说:“反正明天周末,我留下来,和你一起照顾她吧。”

    叶承爵拧眉打量她身上皱巴巴半干的衣服,“在这里你没有衣服可以换。”

    “我本来有一件干的衣服,”她顿了顿,视线指了指袁默然,“你给她了。”

    “……”

    叶承爵有些语塞,可能是因为这个晚上发生的事情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这会儿脑子转的并不十分快,又过了会儿才道:“那我让阿杰给你们拿一些干的衣服来。”

    林迦南为了看住自己的男人付出了代价,她没法说,她开始觉得冷了。

    入夜后的气温降低,她连续打了几个喷嚏,叶承爵用病房的一次性杯子给她接了热水,将她安顿在旁边陪护的那张床上,皱眉语气带着斥责,“你这是自己折腾自己。”

    “我乐意!”

    她仰头气鼓鼓的样子就仿佛一个叛逆期的少女,叶承爵实在很无奈,侧过脸瞥见袁默然双目阖着似乎是睡着了,他拉住她的手,攥在掌心才发现她的手很凉。

    “我让你不放心了?”

    她重重点了点头。

    “她出现的太突然……我脑子有些乱,你给我一点时间。”

    她抽抽鼻子,忽然就有些委屈,声音很小,“什么时间你说清楚,我可不给你时间想怎么说分手。”

    叶承爵默了默,说:“不分手。”

    他将她的手攥的更紧,“别胡思乱想,过去的事情就是过去了。”

    阿杰送来干的衣服,林迦南换过之后实在很困,躺在陪护床上打盹,叶承爵拉了椅子在病床与陪护床之间,因为要注意点滴,他的方向是对着袁默然的,林迦南睡不踏实,隔一会儿就睁眼看看叶承爵背影。

    这一觉睡的断断续续的到了第二天凌晨,她再睁眼的时候昏昏沉沉,头晕的厉害。

    她从床上坐起来,按着前额,看到点滴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完了,叶承爵靠着椅子阖着眼眸似乎是在休息,而袁默然也睡着,身上已经换了阿杰拿过来的衣服。

    她神经一跳,手一下子按在叶承爵肩头。

    叶承爵睁眼,眉心蹙着,嗓音里带着深深疲惫和未散的睡意:“……怎么了?”

    林迦南指着袁默然身上的衣服,“她衣服谁换的?”

    他眉心深锁,“点滴打完她去洗手间自己换的,别疑神疑鬼。”

    她松了口气,再看一眼他那张明显还很困的脸,把手收回来了,“我不睡了,你睡床上吧。”

    说完她去洗手间洗脸。

    走路的时候脚步有些虚浮,她按着额头,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她可能是太敏感了,但是……

    她的家是因为第三者破裂的,她的母亲是被第三者间接害死的,她的第一场恋爱毁于一个第三者。

    她没办法控制自己内心的这种恐惧,好像条件反射一般,在知道那个女人是袁默然的时候就警惕起来,她像惊弓之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鸟,心里的猜忌无法压抑。

    袁默然再醒过来,情绪较之头天已经平复了不少,林迦南将自己跑腿买来的早餐在她跟前放了一份,她开口道谢,林迦南瞥了一眼洗手间方向。

    叶承爵去洗漱了,她犹豫几秒,还没开口,袁默然倒是主动说:“昨天……对不起。”

    她一怔。

    “我脑子真的很混乱……那时候,很害怕,眼前认识的就只有承爵,我……”袁默然用力按着自己的手臂,像是在克服什么恐惧,“我还是有些害怕,所以失态了……”

    对方这么一说,林迦南就有点儿硬气不起来了,“没事,你好好养身体,我们会给你请陪护照顾你。”

    袁默然脸白了白,唇动了动,艰涩问:“你和他在一起很久了吗……”

    其实没多久,但是林迦南说,“嗯,时间挺长了。”

    袁默然面色晦暗,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对话结束后林迦南坐在窗口桌子旁边咬着面包,心里又觉得自己有点儿不厚道。

    然后她做了个决定,以后尽量尽自己所能多帮助袁默然一些,别的什么忙都好说,但是她的男人她还是要死死看着的。

    袁默然不能动,谁都不能动。

    叶承爵草草洗漱过出来,林迦南抬手递给他咖啡,他去接的时候,手一顿,然后反手一把攥住她手腕。

    “你的手很烫。”

    他微微俯身,额头挨上她的,脸色顿时更难看,“发烧了怎么不说?”

    她抿唇,“我……我刚买了药了,吃过饭就吃。”

    他又攥攥她的手,“不舒服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语气生硬,她讨好地道:“不严重嘛……吃过药很快就会好的!”

    她只是头昏,自己并没当回事,叶承爵却没那么好说话,“我让阿杰送你回家休息。”

    “我不要!”她有点慌不择路,拉着他的手,“我要等你一起回家。”

    袁默然今天早上还约了几个检查项目,少说也到中午了,他也不可能在检查没完成的情况下就走,他叹口气,“你病了,先回去休息,我很快也会回去,我保证,你听话点,嗯?”

    林迦南摇摇头。

    袁默然看着这一幕,面色发白,微微低下头味同嚼蜡地吃东西。

    叶承爵实在有点发愁,拉着林迦南到了楼道里,关上病房门,才说:“我昨晚不是和你说过了,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

    她靠着墙壁,身体有点发软,脑子也不太利索。

    她不知道昨夜他给她的那个,算不算承诺。

    但是她很累,身体也很不舒服,好一阵子,才开口:“好吧……我回家。”

    遂又补充一句,“我回家等你。”

    他放下心,摸出手机给阿杰打电话,林迦南来回看了一眼,楼道人不多,她一下子伸出双手抱住他。

    这动作让他一怔,微微低头,忽地又无奈地笑,她抱的很紧,脸在他胸膛蹭了蹭,他手抬了一下她下巴,飞快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下。

    “乖,我很快就回去陪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