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43章拯救你的女神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时间很早,林迦南离开之后还没到医院门诊上班的点儿,叶承爵回到病房,听见病房里传出呕吐声,他蹙眉,走过去发现袁默然把洗手间的门给反锁了。

    他手在门板上拍了下,“默然,没事吧?"

    里面呕吐的声音压抑了片刻,过了会儿,袁默然的声音嘶哑地传过来,“……我没事。”

    他眉心紧皱,后退了几步坐在病床上,一眼扫到林迦南给她的早餐。

    她就没吃几口。

    几分钟后袁默然从洗手间出来了,面色白的吓人,看到他,她虚弱地挤出一个笑容,然后抽纸巾擦手上的水。

    “你不记得了吗?”

    低沉男音忽然响起,她脊背紧绷,动作也顿了几秒,低着头,扯着唇角笑的有些苦涩,“我脑子很乱……有时候还会头疼,我记得我们分手。”

    病房很安静,她抬手挽了一下耳边的头发,“我记得我和你说了分手……但我不是真的想分,承爵,我……”

    她将手里的纸巾扔纸篓了,转过身看着他,“你明明知道的,我不是真的想分手,但是你同意了。”

    他眸色沉了沉,若真是失忆,那袁默然整整缺失了过去几年的记忆。

    她对他提出分手,那还是五年多以前的事情。

    她问他:“你最后还是抛下我了对不对?”

    她笑的凄然,把自己左手举起,看着手腕的伤痕摇着头,“不然我不会做这种事的,你只要在我身边,我就不会舍得去死。”

    气氛有些压抑,他视线也落在她手腕的伤痕上,手指无意识缩了缩,微微低下头,面色恍白。

    五年前的那天,他没能走进那个房间——

    袁默然在浴室里割腕,血腥气弥散在整个房间,他根本就没勇气走进去,恐惧攫紧他的心,曾经血腥的回忆让他脚步沉重,根本无法前行。

    他想到就是一阵心悸,手握成拳,听见袁默然又说:“你现在的那个女朋友……”

    他抬头,对上她的脸。

    “叶臻澜知道她吗?”

    他没有回答,起身说:“吃过饭我带你去做检查吧。”

    “他知道的……”她忽然诡异地笑了笑,“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所有属于你的他都会关注,更何况,你对林迦南那么好。”

    “默然……”

    他话音更沉,语气隐隐带着些无奈。

    “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你记得吗,那时候我病了你也没发现,后来我想叫你陪陪我,结果你还是要去上班,”她盯着他,忽地又摇头,笑,“你现在对女人这么细心了?”

    叶承爵没有躲避她的目光,只是敛了神色,淡淡道:“她唯一一件干的衣服昨天被我披在你的身上,你说我对她好?”

    他转身往窗边走,低淡的嗓音不带情绪:“如果我对她足够好,就不会让她感冒。”

    临窗的桌子上还放着林迦南给他买的早餐,他低眸看了眼,脑海中忽然就出现清早,她忽然拍他肩头那一幕。

    那会儿林迦南的表情如临大敌,其实想一想,有些好笑。

    浑身淋湿了也不肯走,发烧了也不肯离开,她真的很警惕。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她又让他觉得有些心疼。

    袁默然没再说话,包括后来叶承爵带着她去做检查,她一路都很沉默。

    医生在检查的过程中发现了她身上更多伤,多数是陈年旧伤,在x光片里甚至还能看到她以前胫骨和腕骨都有过骨折痕迹,医生避过袁默然和叶承爵沟通,叶承爵对于她这几年怎么过的一无所知,也不知道她经受了怎样的暴力伤害,只是听到医生所说,也不禁心口发沉。

    她的身体损耗的很厉害,现在是一个十分虚弱的状态,有重度的营养不良,医生交代一定要注意补充营养,同时一定要有人照看,复又建议叶承爵再带她去进行一个比较全面的心理诊断。

    叶承爵闻言蹙眉。

    医生说:“我在和她沟通的过程中发现她话很少,她以前是这样吗?”

    叶承爵默了几秒才摇头。

    以前袁默然其实很健谈,包括在斯坦福上学的时候,她都属于那种在人群中可以活跃气氛的姑娘,但那都是很久以前了。

    “她曾经割脉,身体又受过这些伤害,精神状态也不好,你还是多多关注一下她的心理状况,以免再出现抑郁之类的。”

    叶承爵应了一声,又问:“那她记不起过去这几年,是失忆?”

    医生拿过脑部的片子给他看,“目前片子上看不出她头部有没有经历过什么伤害,人的记忆是储藏在大脑皮层的,没办法依据这个来断定是不是失忆,而且临床上的失忆也有心源性的,所以我建议你还是从心理医生那里再咨询一下。”

    这一系列检查已经折腾到了下午四点多,叶承爵带着袁默然出去吃东西,她没吃几口就说饱了。

    他想起,医生说过,她的胃部萎缩的很厉害,应该是经历过相当长一段吃不饱的日子。

    两个人坐在中餐馆的包厢,叶承爵也没什么胃口,放了筷子按着眉心,眼前就是一团乱麻,他必须得先捡着重点问题解决,“默然,撞车之前,你人在哪里?”

    她眸光微动,旋即摇头,“我……不记得了。”

    遂低下头去,手按着额角,“我脑子很乱……真的,但我记得我有回过家。”

    他一愣,“那为什么没有留在家里?”

    “找不到……我找不到我家,那一片被拆迁了,我找不到……”

    她抓了抓自己头发,隔了几秒,抬头看他,眼圈是红的,“你要是不方便,就不要管我了。”

    他目光凝在她脸上,过了几秒,轻轻开口。

    “再吃点吧,吃完我给你找住的地方。”

    ……

    回到月登阁,林迦南一觉睡到了下午,烧退了,一身的虚汗,她却懒洋洋不想动,摸到手机也没看到叶承爵电话或者短信,她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烦躁地扔到一边去洗澡。

    越洗越气愤,叶承爵明明说会很快回来陪她的,这个骗子!

    在心里骂了一会儿又有些泄气了,如果一个男人非要她用寸步不离的方式才能看住,那她未免太可悲。

    她十分纠结地下楼找了点儿东西吃,一边吃一边还在琢磨叶承爵对袁默然的感情,基本上是白琢磨,过去的事情她一知半解,揣摩不出什么名堂来,她被危机感搞的有些坐立难安,最后又摸出手机来,想要给叶承爵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眼看要拨通,手又停住了。

    心里还是憋着一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口气,最后她打开微信界面,找到顾禹辰的号,发了条信息。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那边很快回复了:“?”

    “袁默然还活着。”

    几乎是在信息刚发过去不过几秒,她手机响起来了,吓的她一个哆嗦差点扔了,她看清屏幕上是顾禹辰的名字,心下有些失望。

    有那么一个瞬间,她还以为叶承爵打来的。

    她郁闷地按下接听,“你可真快。”

    顾禹辰说:“你能不能别拿死人开玩笑?”

    “……”她无语片刻,“谁跟你开玩笑了,我昨天见到她了!”

    那边安静了好一阵子。

    她喂了两声,才听到顾禹辰声音轻飘飘的像梦呓。

    “不可能……”

    她眼角抽抽,“她现在在医院,和叶承爵在一起,你要是想拯救你的女神,就赶紧去吧!”

    顾禹辰一听她这个腔调,涌出一股火气,“你拿我寻开心?”

    “没有,天啊,我怎么就和你说不明白了!”她在床上打了个滚,“没骗你,我怎么会拿死人骗你!袁默然真的活着,虽然我也没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但她现在好好的在医院呢!”

    那边啪的把电话给挂断了。

    林迦南:“……”

    她坐起来一把将手机重重扔床上,骂了声神经病,话音没落,顾禹辰电话又打过来了。

    这次她接了不说话,顾禹辰在那边急着问:“哪家医院?”

    她眯了眯眼,“咱俩一块儿去呗?”

    挂断电话,她火速换了衣服要出门,乔佳宁雷打不动守在车跟前,她看着十分心烦,赶又赶不走,上了车,她对乔佳宁说:“你知道叶先生现在在陪别的女人吗?”

    乔佳宁正挂挡,闻言愣了一下。

    林迦南接着道:“所以我去见别的男人也不过分吧。”

    乔佳宁:“……”

    “开车吧,我要去市立医院。”

    乔佳宁硬着头皮发动了车子。

    ……

    林迦南到医院的时候,顾禹辰已经在医院无头苍蝇一样转了一圈了,临近傍晚,两个人在医院门口汇合,林迦南身后不远还跟着个乔佳宁,顾禹辰看起来是真着急,拿着手机给林迦南看,“你确定一下,你看到的真是她?”

    她一瞥手机屏幕,上面一张袁默然和叶承爵的合照,都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了,叶承爵还很年轻,脸上没什么表情,倒是袁默然抱着他的手臂笑的很开心。

    她冷了脸,“你怎么会有这照片?”

    “以前她给我发的。”

    “为什么要留着?”

    “她只给我发过这张,人都死了我还不能留张照片?”

    林迦南很暴躁,“把它删掉。”

    顾禹辰扯着嘴角,刚想说什么,注意力却被街道对面的一双人影吸引了过去。

    林迦南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见叶承爵和袁默然并肩,走进了对面一家酒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