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45章心心念念的女人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发烧耽误了林迦南周六一天的计划,周天她起的比平时上班都要早,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吃过饭,拿了感冒药然后背上笔记本电脑出门了。

    凌晨不到六点,乔佳宁也还没上班,所以她很轻松地一个人离开了月登阁,头两天的大雨过后天气放晴,但清晨的空气里隐隐蕴着一点潮意,很清新,她心情也舒缓了点儿,这很长一段时间她到哪里身后都跟着个乔佳宁,她都快不知道自由是什么感觉了。

    一个人坐公交又转地铁,她在手机上搜到城市另一端市郊步行街的一家咖啡馆,最后去那里,点了杯咖啡然后打开电脑继续组稿,七点多的时候,乔佳宁先打来一个电话,她把手机调了静音,然后继续看稿子。

    已经落下的进度让人无暇他顾,最后她是被饿得没法再继续,才合了电脑,也懒得出去,在咖啡馆点了一些甜点,摸过手机又看了一眼。

    一大堆未接来电,还有信息。

    翻了翻,乔佳宁的,叶承爵的,还有顾禹辰的。

    乔佳宁和叶承爵的信息她都没看,最后选了顾禹辰那条微信先打开了。

    顾禹辰说话很没礼貌:“你在哪里。”

    她把手机扔桌上,靠住椅背,转了转脖子,扭头看窗外,看到步行街的广场上边,有人在遛狗。

    她先是注意到那条毛色很漂亮的拉布拉多,随后才看到牵着它的人,然后她愣住了。

    简直不能置信,居然是叶臻澜。

    叶臻澜弯身在逗狗,笑容和煦的很,身旁还有个很年轻的女孩子。

    她皱起眉头,要不是知道judy的事情,她几乎要以为叶臻澜不过是一个挺喜欢的狗的阳光大男孩儿了。

    落地窗外,叶臻澜似乎觉察她视线,忽然抬头,直勾勾对上她目光。

    她心口抽了下,也没慌,转头收回视线。

    其实还是怕的。

    她身边现在没有乔佳宁。

    过了几分钟,咖啡馆门被打开,她听见脚步声,不规律的,叶臻澜那条不怎么便利的腿将速度拖的很慢,最后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他表情似笑非笑的:“小嫂子,这么巧。”

    林迦南攥了攥拳,回头扫一眼窗外那条狗,和欠着狗的女孩,她轻嗤了一声,“就你,还好意思遛狗。”

    叶臻澜似乎是愣了一下,皱了眉头,“你知道judy的事了啊……”

    他笑了笑,嗓音很轻佻,“我是想帮它接生啊,不能怪我。”

    她没了耐心,“你是在跟我?”

    他耸耸肩,“小嫂子真误会我了,我是陪着朋友遛狗,怎么就成跟着你了,不过……”

    他四下扫了一眼,“那个保镖姐姐没有跟着你,怎么,我哥现在这么放心了?”

    林迦南别过脸没说话。

    “还是——”他拖了拖,“给他的生日礼物太让他惊喜了,所以,都把你给忘了。”

    林迦南手在桌下攥的更紧,正视叶臻澜,也笑了笑。

    “怎么,我身边没人,你想对我怎么样,是绑架我,折磨我,还是干脆杀了我?”

    “太血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了,”他微微蹙眉,啧啧两声,“小嫂子对我有种误解,我现在不喜欢手上沾血,其实比起身体上的折磨,你看,让人从内部,心灵深处开始崩坏……我觉得更有意思。”

    他凝视着她的眼睛,那眼神仿佛带了极大的兴味,“人心是最难捉摸,但是又最好掌控的东西,你看,你和我哥本来如胶似漆,但是我只要一个小动作……”

    他作势地弹了个响指,隔了几秒,又道:“你说他怎么保护你?伤害你的不会是别人,只会是他自己。”

    她咬咬唇,手在桌下攥紧。

    叶臻澜说话自始至终看起来轻佻,慢条斯理,但有种说不出的从容不迫,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中,但他那种阴蛰而又带着微妙戾气的眼神让她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是不同于叶承爵身上的那种压迫感,更加晦暗的一种,她身子无意识又往后,却已经抵上椅背。

    “你们都以为袁默然当初自杀是因为我,其实你们错了,”他手指在桌上叩叩,“你真该好好问问我哥,那时候他做了什么。”

    “还有judy的事,我可不是那个要求给它安乐死的人……”

    “你别太过分了,”她打断他,“你这样不断摧毁他的生活,能给你带来什么好处?”

    “摧毁?”他眉梢扬了扬,“怎么,我把他心心念念的女人送回他身边也叫摧毁?”

    林迦南面色发白,说不出话来。

    叶臻澜又笑了,眯着眼看她,“你看看,这就是人心,你不希望袁默然活着吧?”

    “你闭嘴!”

    这一声尖锐,隔了几秒,她恍觉,那是她喊的。

    “你想袁默然死,你别不承认。”

    叶臻澜笑的开怀,起身离开。

    吧台有人惊诧地看着林迦南,她面色恍白,愣了片刻再转头看向窗外,已经看不到叶臻澜人影了。

    她一把合了电脑装起来,点的东西也没动,结账离开,脑子木木的无法思考,又觉得倒霉,怎么跑了这么远,却遇上叶臻澜。

    上了公交车之后,她连个目的地都没有,靠着窗口目光呆滞地落在窗外,她看到有年轻的情侣手挽手在街边,她鼻尖酸涩,忽然就难受的不得了。

    她就是个小姑娘,她想谈很普通的恋爱,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累,就像顾禹辰说的,她比她想象的付出要更多,她本来明明一直在衡量的,后来一退再退,为什么。

    她低头,手中手机屏幕亮着,来电显示是顾禹辰的名字,她想了想,接了。

    顾禹辰都还没说话,她就语气不善道:“你这个蠢货,你去找袁默然为什么要供出我啊!”

    那边顿了几秒,似乎是才反应过来,“谁供你了?我没说是你带我去的!”

    “那他怎么知道的!”

    公交车上人不少,林迦南就这么拿着手机毫无形象地大吼大叫。

    顾禹辰声音弱了一点,“……猜的吧?”

    毕竟目前知道袁默然活着的人,也没几个。

    林迦南喉咙有些哽,带着小姑娘的娇气抱怨,“你害得我挨骂了你知道吗?”

    顾禹辰默了几秒,“不至于吧……他骂你了?”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其实也谈不上骂,但是林迦南不会承认,在叶承爵面前她有些矫情的毛病,也可能是因为在一起之后叶承爵对她说话就没有那么硬过,昨天那几句话说不上多重,但还是让她委屈的不行。

    林迦南不说话,顾禹辰软了调子,“我没想到他会……算了,你请你吃饭给你赔罪行不行?我正好还有事要问你。”

    顾禹辰态度良好,她看一眼窗外,傲慢地报了个地址。

    ……

    月登阁。

    乔佳宁站在客厅里,大气也不敢出。

    原因无它,沙发上坐着的叶承爵面色沉沉,那种森寒而极具压迫感的气息让整个空间都十分压抑。

    阿杰在旁边理了下,“所以你早上七点多到这里,林小姐已经不在了是吗?”

    乔佳宁点了点头。

    许姨也被叫过来了,加了一句,“我一般早上六点多起床的,起来已经没见林小姐,所以她应该是六点之前就走了。”

    叶承爵手里拿着手机,电话已经打了无数个,没人接,他心里是有些火气的。

    林迦南被他惯成什么样了,头天他就那么几句话,她脸色就摆出来了。

    她吃饭被呛到,他伸手递水的时候被她直接推开,险些溅他身上,他说什么了么……

    她倒还有理了。

    他将手机扔到了一边,吩咐:“找不到就不找了,阿杰,等下你跟我去一趟叶家。”

    说完他起身,许姨插了话,“先生……林小姐可能是生气,昨晚她做的菜您也没怎么吃,很多都没动的,我本来想留,她都给扔了,我看是闹脾气呢。”

    他不耐烦地扯着领带,“让她闹去。”

    真惯出毛病来了。

    乔佳宁也忍不住了,“叶先生,昨天……林小姐出去了一趟,她看到您和一个女人去了酒店,可能……”

    叶承爵脚步一顿,目光射过来,乔佳宁一下子闭了嘴。

    阿杰本来打算搭腔的,毕竟他也已经亲眼目睹叶承爵和袁默然在林迦南眼皮子底下搂搂抱抱,目前这个情况怎么看,叶承爵都不占理的。

    但叶承爵盯着乔佳宁一句话,将他搭腔的想法彻底打消了。

    “我雇你们做什么用的?”

    几个人都低头不说话了。

    “做好本职工作,我和她的事情不需要别人说话。”

    叶承爵说完,拿着手机上了楼。

    经过林迦南那间卧室,脚步停了下,推门进去了,走几步,脑海中便浮现她的脸,头天她在被他数落那几句时,苍白的面容,骤然黯淡下去的眼。

    他微微仰头,呼吸发沉,他对她是有些娇惯了,其实本来他觉得惯着也没什么,但是昨天的事情涉及到袁默然,他没办法纵容她的任性。

    手机忽然响起,他神经一跳,拿起来才看清,来电的不是林迦南,是头天他给袁默然办的新号。

    他眼眸暗了暗,隔了几秒按下接听。

    “承爵,你怎么还没来?今天不去见医生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