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46章迦南是我的底线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大概是由于早起就不见林迦南,叶承爵几乎把这事儿给忘了。

    他默了几秒才回:“有点事,我把地址和医生电话发给你,你自己先过去,我忙完会去找你。”

    “什么事?”

    他有些说不出的烦躁,还不等开口,袁默然又问:“是林迦南不让你来吗?”

    “没有。”

    他话说的很急,那边静了会儿,袁默然嗓音低低传过来:“我自己去吧,你不用过来了。”

    挂断电话,他将医生的地址和电话如约发给袁默然的陪护,叮嘱对方陪同袁默然去,便下楼带着阿杰去了一趟叶家。

    ……

    由于有叶承爵坐镇叶氏,叶深行卸任后日子过得还算闲逸,叶承爵进去的时候,叶深行正叫人打牌,还没凑一桌,叶承爵来了,叶深行面色就有些变。

    叶承爵目前基本不回家,一回家就是找事的。

    家丑还不能外扬,他将客人安顿在客厅,把叶承爵带到了书房,还把门给锁上了。

    叶承爵看着他的举动觉得好笑,“你放心,我不是来吵架的,也不会呆很久,你告诉我叶臻澜人在哪里,这两天在做什么。”

    叶深行怔了下,“没做什么,这几天都在家玩游戏上网啊。”

    “今天人呢。”

    “说是去找个朋友,一早就走了。”

    叶承爵蹙眉,叶深行又道:“你差不多行了,他都保证了不会找林迦南麻烦,你还想怎么样。”

    叶承爵话说的很快,“我不信他。”

    “……”叶深行有些无奈,“他和我也保证过了,我看他真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也开导过他,毕竟以后我不在了你们两兄弟……”

    “你别让他落我手里,”叶承爵冷嗤一声,“不然他会死的很惨。”

    不等叶深行反应,又说一句:“我要知道他现在,此刻,人在哪里,做什么,和什么人在一起。”

    叶深行带着几分无奈,干脆给叶臻澜拨了个视频电话。

    视频里叶臻澜带着个姑娘逛街,叶承爵在旁边瞥了一眼,算是稍微放心了点,叶深行挂断电话才觉得哪里不对,“你不找林迦南找臻澜,怎么,那丫头跑了?”

    叶承爵脸黑黑的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爸,袁默然没死。”

    叶深行睁大眼,一脸惊愕,足足有一分钟,才问:“……没死?”

    “嗯,”叶承爵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了,“我也很意外……”

    “没死,”叶深行又念叨一遍,难以置信地反应了会儿,眼底透出一丝释然,最后居然笑了,“没死,太好了,毕竟是一条人命,我就觉得臻澜不会真把人给逼死了,你看,果然,臻澜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你别总对他抱着那么大的敌意。”

    叶承爵冷笑了声,“他说要送我生日礼物,然后我生日那天,袁默然出现了。”

    “……”

    叶深行表情有点卡,隔了几秒,半带狡辩说:“总比死了人的强,当初你还不是为了袁默然险些和臻澜拼命?现在人活着,你还不高兴了?”

    叶承爵没法回应这个问题,很多事情很难单从表面去判定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但袁默然还活着,他总不能说个不好。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我懒得猜叶臻澜到底安的什么心思,”他转了话锋,“袁默然这几年到底怎么过的我还没搞清楚,她伤的很重,但她活着已经算是万幸,我不再计较这件事,迦南和袁默然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迦南是我的底线,你们也不要以为袁默然活着叶臻澜在我这里就是无罪的,他敢碰迦南,哪怕一分,我还是一样会和他拼命。”

    他说话间起身,看样子是要走,叶深行叫了声,“你真看上那丫头了?怎么眼光还倒退了呢,袁默然虽然没背景好歹还是个斯坦福的高材生,林迦南好像不光背景不怎么样,自己条件也就那样吧,你看上她什么?”

    叶承爵手搭在门把上,没回头,说:“我带迦南去过南山了。”

    叶深行愣住,面色微微变了。

    叶承爵回头,睨着他的脸,打量着他的表情,忽地笑了笑,“我妈怎么会那么倒霉,嫁给你。”

    说完,他也不等叶深行反应就拉开门出去,叶深行坐在椅子上愣了许久,最后一拳砸在书桌上。

    离开叶宅,叶承爵坐上车,先给乔佳宁打了个电话。

    乔佳宁这段日子一直跟着林迦南,应该是最清楚林迦南去向的人,但乔佳宁口中也就是书店,图书馆还有报社附近的一家商场,叶承爵让乔佳宁先去商场找,然后吩咐阿杰去图书馆。

    阿杰愣了愣,“不是不找了吗?”

    叶承爵抬眸,后视镜里面看着阿杰,“话那么多?”

    阿杰缩了缩脑袋,挂挡开车。

    知道叶臻澜没有直接去找林迦南麻烦,叶承爵倒是没有那么紧张了,但心里的烦躁还是难以压抑,扯着领带看向车窗外,过了会儿,低声道:“那丫头……火气那么大,不哄是不会好的。”

    ……

    顾禹辰没有想到,林迦南最后约的地方,是个网吧。

    午饭是网吧供应的快餐,林迦南尖酸刻薄宛如地主婆:“昨天这事儿是你对不起我,所以让你给我写个稿子,不过分吧?”

    顾禹辰嘴角抽搐,林迦南一把拍他肩上了,“说话!”

    “不过分不过分。”他揉着肩膀,哭笑不得,“可我还有事要问你……”

    “写完再说。”

    林迦南在旁边那台机子上坐着,带上了耳机。

    顾禹辰没办法,值得按照她要求写稿。

    林迦南十分不厚道,顾禹辰写稿的空儿斜眼瞥一眼她屏幕,发现她在打吃鸡。

    尽管如此,他还是认命地花了几个小时写完了,检查完毕回头再看林迦南,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键盘上了,他皱眉摇了摇她,她低喃了一声,“别碰我……头疼……”

    “毛病!”顾禹辰也烦躁,他话都还没问呢,“你身体不舒服有病就去看病,坐网吧就好了?”

    林迦南抽抽鼻子坐起来了,脸颊红红的,喘息热乎乎的,“我难受,我忘吃药了。”

    顾禹辰很想抽她两下,又看她脸色确实不太好,手抓住她的手,皱了眉,“发烧了,我带你去诊所看看。”

    他拖着她走,她有气无力叫了声,“稿子……”

    “写完了,已经发你邮箱了祖宗!”

    顾禹辰火气很大,抓着她手腕把人往出带。

    她头疼的厉害,眼泪都在眼眶打转,顾禹辰这家伙太粗暴了,抓的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她手臂都疼。

    俩人到跟前的社区卫生服务站,医生给林迦南打了点滴,林迦南安静下来,闭着眼假寐,顾禹辰在旁边不依不挠叫她,“喂,我有话要问你。”

    她没动。

    他手就戳了她一下,她没办法地睁开眼,“我对袁默然的事情一无所知,你问我也没用。”

    她说完,闭上眼翻个身,背对着他。

    “……”

    他被堵了个死,正寻思怎么撬开她这张嘴,余光里看到她的手机在床头一闪一闪的。

    电话是叶承爵打来的,他思忖两秒,接起来“喂”了一声。

    那端默了几秒才出声,“林迦南呢。”

    “活着呢,不过没几口气的样子,”他看到林迦南回头,刻意夸张,“这么给人做男朋友,早晚你也是要被绿的。”

    林迦南本来想去夺电话,听到这里动作停了。

    她听出电话那边是叶承爵,在心里给顾禹辰这话点了个赞。

    叶承爵说:“让她接电话。”

    顾禹辰眯眼冲着林迦南笑,有种心有灵犀的默契,对叶承爵继续道:“不行,人已经昏迷了。”

    “在哪里。”

    他也不废话了,报上地址,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他把手机放回她枕头边,“我这也算帮你让你男人有点危机感,现在你能回答问题了?”

    “医生说袁默然过去应该是被人关了一段时间,她的身体和心理受了很大伤害,目前失忆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还不确定,不过今天叶承爵带她去见过心理医生,你等他来了可以问问。”

    林迦南一口气把自己知道的信息都给概括了,他还愣了几秒,才拧眉问:“失忆?”

    林迦南点点头。

    顾禹辰眼眸沉了沉,若有所思。

    “怎么,你和她聊过去几年了?”

    他摇摇头,“但是,失忆……”

    “怎么了?”

    他扯出个笑,“没什么……就是觉得很惊讶。”

    不多时,叶承爵到了,诊所挺小,男人伟岸的身形靠近的时候,林迦南闭着眼竟也奇迹一般地感觉到了。

    哪怕只是听见脚步声,她也知道,他来了。

    顾禹辰本来低头玩手机,听见脚步声也抬了头,对上叶承爵面无表情的脸,他把手机随手装兜里,站起身,“听说你今天陪着袁默然去做心理诊断了。”

    叶承爵视线落在林迦南脸上,看到她的睫毛微微颤动,但就是不睁眼。

    他回答:“她自己去的,你想知道,直接去问她。”

    他今天早上去确定叶臻澜没找林迦南事儿,下午找林迦南,就没消停过,几乎忘了袁默然这事儿。

    顾禹辰扯扯唇角,听见他又加了一句,“默然总是不想见你,有事也不想找你,你多少该反省一下你是不是给她带来困扰了。”

    顾禹辰面色微变,隔了几秒又笑,“那她总是想见你,有事也只找你,你多少也该反省一下你是不是给她带来什么误会了。”

    林迦南假寐中,听见这话简直想坐起来给顾禹辰鼓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