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47章亲到你老实为止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气氛一触即发,顾禹辰一脸无谓对上叶承爵淡漠的一双眼,底气倒也不弱,僵持了没一会儿,护士在后面叫:“麻烦让让……该换药了。”

    诊所空间很小,叶承爵微微侧身给护士让出一条道,护士去将林迦南的液体换了,顾禹辰心知也问不出什么来,最后瞥一眼林迦南,迈步要走的时候想起什么,对着叶承爵摊手。

    “钱。”

    叶承爵眉心皱的很紧,他解释:“林迦南打点滴钱我垫的,一百六十五,去零头一百六,给钱。”

    叶承爵脸黑沉沉掏出钱包抽了两张一百,“不用找了。”

    顾禹辰真没找,“我要钱是为了告诉你,谁的女人谁管,林迦南这医药费该是你出的,人是该你照顾的,你没做到就是你欠的,今天换了袁默然,我不会和你要钱,也不会让你过来,不要觉得你是袁默然的救世主,她离开你就活不了,我会帮助她。”

    顾禹辰走之后,叶承爵在病床旁边坐下来,看着林迦南,说:“别装了。”

    林迦南没动,只是忽然觉得有温热的气流拂在面颊,而后一个柔软微凉的触感贴上她的唇。

    她一惊,瞪大眼,叶承爵那张俊脸已经不能更近,她手一下子抬起来了,“你干嘛!”

    他没太逗留,坐了回去,淡然道:“我以为你做公主梦,我不吻就不会醒来。”

    复又攥了她的手,“小心滚针。”

    她心虚地看了一眼,见护士和医生都没留意这边才松口气,但委屈和气愤又涌上心头,气鼓鼓别过脸不看他。

    他将她的手放在掌心,这样安静地呆了会儿,才开口,语气很无奈,但又有些宠溺,“我还真是让你太多了。”

    她回头了,“哪有?你把我的衣服给前女友,你还为了她数落我,是我让着你才对!”

    他觉得这会儿没法和女人说理,“嗯,是你让我太多了。”

    “什么态度!”

    她把手抽了回去。

    叶承爵:“……”

    直到点滴打完,两个人也没再说话,林迦南从病床上下来的时候烧退了大半,但因为头昏,脚步不大稳,他过去扶被她挥开,他也失了耐心,强硬地打横将人抱起来往外面带。

    这里是诊所,出去就是大马路,林迦南要脸的,知道挣扎不过,赶紧将脸埋在他胸膛。

    回到月登阁,已经晚上八点多,林迦南在前面走回了自己房间,叶承爵脚步停在楼下,先是给袁默然打了个电话。

    那端无人接听,他皱眉转身去了厨房,许姨跟进来,看到他正洗菜,惊了下,“先生,我来吧,你们想吃什么我可以……”

    “没事,我做。”

    做饭的过程中,他又给袁默然打了几次电话打不通,最后打到那个陪护那里去了。

    陪护是个叫何安的小姑娘,倒是接了电话,但是支支吾吾的,最后才说清,今天没去成心理医生那里。

    原因是,袁默然出了门状态就有些不对,莫名的害怕,看到车流人流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觉得恐惧,走了没几步腿软的厉害,何安就近又把她带到医院,医院今天继续给她打点滴补充了一下营养,医生还是之前那个,说她可能还是因为被关的久了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所以会觉得恐慌,需要一段时间适应。

    医生最后还交代说,没有家人好歹也该有个朋友陪在身边,袁默然这种状态,更需要和自己记忆里已经建立信任感的人在一起多沟通,才能更快恢复到正常的轨道上。

    这一点何安是帮不上忙的,她是个才被叶承爵聘来的陪护,认识袁默然不过第二天,在酒店房间里,袁默然就连话都不愿意和她多说,她总碰冷钉子。

    这通电话挂了,饭也好了,他盛好了放餐盘,端上楼送到林迦南房间里,林迦南趴在床上看笔记本电脑上顾禹辰发来的稿子,被他叫了声。

    “吃饭。”

    她不动,他就过去抱她,她左闪右躲的,最后被他压在了床上。

    身上的男人死沉死沉,她急了,“你给我起开……唔。”

    唇被堵住,呼吸被掠夺,因为生病的原因她的挣扎对于男人来说完全无效,她急的咬他唇,血腥味道弥散开,他非但不肯离开,反而变本加厉。

    最后从她嘴里退出来,他唇贴着她的唇嘶哑问,“闹够了吗?”

    她又挣扎起来,他的吻就再次落下来……

    最后她脸红的要滴血,他说:“再闹,亲到你乖为止。”

    她咬咬唇,想起已经被他咬了半天,再咬就该肿了,她委屈的不得了,“你欺负我……”

    她还生着病呢,他就逞兽欲,亲的毫无怜惜感只有色气。

    声音软绵绵的,本来是抱怨,却因为混在紊乱的呼吸里,透出一丝媚,他喉结滚了下,浑身燥热,没忘正事,“那继续欺负还是吃饭?”

    她可怜巴巴不情不愿地小声说,“吃饭。”

    他又亲了下她才起身。

    两个人一起在窗户边的小桌子那里吃了饭,叶承爵把东西端门口,叫来许姨收拾了,然后催着林迦南将感冒药吃过,最后往浴室走。

    林迦南敏感觉察什么,“你该回你房间了,我要睡觉!”

    浴室响起水声,她很愤怒地追进去,双手叉腰,“我是个病人,你就算再禽兽也不能这时候……”

    他没回头,温淡道:“我给你放洗澡水。”

    水流声哗啦啦,他试探了一下水温,起身擦擦手,转身走向她,“我帮你洗还是你自己洗?”

    她一腔火气到现在没发泄出来,他的态度让她觉得有些无力,仰着脸反问他,“你觉得呢?”

    然后……

    他动手开始给她脱衣服。

    她一把挡住了,“你还要不要脸!”

    他动作顿住,过了几秒身子一侧靠住了洗手台,低头手在额头扶了下,“我没和你说过我和袁默然之间的事。”

    “我也不想听。”

    他没理,继续下去:“我和她在斯坦福认识,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她很优秀,自己努力而且脑子也好使,在斯坦福也算是成绩很优异的留学生。”

    她捂着胸口,耳朵却竖起来了。

    “我早她一届,我学的是金融,那时候,我很喜欢风投……”

    他偏过脸看她,“懂风投么?”

    她摇摇头。

    “风投大多时候算是市场投机和赌,盈利高,风险大的产品都是私人定制,那是我的最爱,年轻的时候,我和赌徒差不多,喜欢这种刺激感,所以毕业后我去了华尔街。”

    他视线落在浴缸,看水放的差不多,对她说:“那……你边洗边听?”

    她愣了几秒,最后走过去一把将浴帘给拉上了。

    他靠着洗手台看到浴帘灯光透出她身体的轮廓,隐隐约约的曲线很美,他呼吸沉了沉,“你知道……其实作为一个赌徒,没有多少精力分给其他的,袁默然不是学校里第一个对我示好的女生,刚开始我没当回事,直到她放假的时候因为我去了华尔街打工。”

    那时候,他知道的,袁默然的经济条件其实很一般,在纽约打工成本都要高一些,他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克服了那些困难,留在纽约的,但是在他面前,她从没有过一次沮丧,只因为能够常常见到他而开心。

    他也不是没有拒绝过,但是她没有放弃,他对女人并不热情,以为时间一长她也会知难而退,但是后来,他大病一场。

    他的身体素质不错,多少年没得过大病,就那一次,胆结石,不要命但确实是痛的很厉害,她无微不至照顾了他半个多月。

    浴室里水雾弥漫,他思绪飘的很远,低着头,听见浴帘那边轻微的水声,声音低了点,“在那之前,我生病的时候其实没有过那种待遇。”

    水声停住了。

    “我爸要工作,不可能陪着我,我妈……我十岁之后,我妈的状态其实一直就不太好,后来你也知道,她去了南山,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生病的时候其实也就是佣人或者临时叫个陪护照看,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他自嘲地笑了下,“也可能是生病的时候人比较脆弱,那时候,有些感动,后来我想,她很好,各方面无可挑剔,我没想过交女朋友的事情,但如果要交,她是个很完美的选择,后来她再次和我告白,我对她说,我可能不会成为很贴心的男朋友,她说她愿意试试,所以我们在一起了。”

    浴帘里面安安静静,林迦南缩在浴缸里,腿蜷缩,下巴搁在膝盖上静静听。

    “但我对女人的兴趣还没有对风投来的大,交往的过程中我其实一直都不称职,因为工作没怎么陪过她,其实很多时候我都能看到她脸上的失望……”

    他视线聚在地面一块水渍上,停了会儿,继续:“但我没能关心她的感受,所以几年前顾禹辰最后来找我,他冲我喊,说我根本就不喜欢袁默然,我没办法反驳。”

    “我对她不是没有感觉,至少感动肯定是有的,不然也不会接受她,那时候也会想,反正我们在一起,等事业有些基础后,我还能补偿她。”

    林迦南眼睛被水雾迷了,她揉了揉眼角,听见他说:“但是我也没想到,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那么短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