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48章我娶你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浴室安静了片刻,林迦南靠住浴缸,眼睛酸酸的,叶承爵在外面问了句,“我能进去吗?”

    她思忖几秒,“嗯”了一声。

    他拉开浴帘过来了,坐在浴缸旁边,手往下摊开,她会意地将自己的手放他掌心。

    湿的,但他攥住了。

    “其实我那时候如果多关心袁默然一点,叶臻澜那些下作手段也许不会凑效,是我让她太失望,她说分手的时候想我挽留,但是我没有,我想快刀斩乱麻解决问题,我觉得分手可以保护她,毕竟叶臻澜针对的其实是我,”他低头,轻轻捏她的手,“但我答应分手反而让她更伤心,也给了叶臻澜一个机会,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她头一歪,靠着他的腿,本来想问你那时候是不是很伤心,又觉得这是一句废话。

    他弯身,执着她的手,在她手背吻了吻,“你和袁默然对我来说不一样,我和她已经分手了,但是不可否认,因为这些过去,内疚和责任义务都还在,所以我不可能不管她,而你……”

    “你是第一个,我自己想要留在身边的人,虽然你不但没有什么家世,学历马马虎虎,而且人有些蠢……”

    话没说完,林迦南手一下子抽回去了,恼火地重重落回到浴缸里,溅起很高的水花,叶承爵猝不及防,那张俊颜被水溅了一半。

    林迦南说:“你才蠢呢!”

    “……”他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湿了小半的衣服,然后手抹了把脸,开始解衬衣扣子。

    “喂,你……”

    他利落地脱了衣服,在她瞠目结舌的注视中跨进浴缸。

    她缩了一团在浴缸另一角,警惕地瞪着他,“你你……你这话说一半,怎么就……”

    男人长手长脚毫不收敛,一下子占据了浴缸大半,见她缩着也没碰她,“我都说完了。”

    “……啊?”

    “你要是再听不懂,就是真蠢,”他手肘在浴缸沿,手撑了下巴,睨着她,“我喜欢的只有一个你,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林迦南身体还缩着,呆了几秒,脸就更红了。

    她缓缓低下头,视线在水下触及男人身体又赶紧别过发烫的脸。

    水波浮动,他轻轻踢了下她的脚,“满意了?”

    她没说话,抱着自己身体缩的更紧。

    水波晃的更剧烈,他起身过来,拉着她将人搂在怀中。

    这一次,她没有挣扎。

    他抱着她,手拂开她散落的发丝,低头在她脸颊亲了亲。

    “告诉你这些,是想让你知道我的想法,另外也让你知道袁默然帮助过我,而我没能好好照顾她,所以我现在会尽我所能帮助她,但我不会过界,”他停了下,又亲她鼻尖一下,“你以后不要对她有那么大的敌意了,嗯?”

    他话都说到这一步了,再不答应,显得她不近人情。

    而且袁默然曾经在他生病的时候那样照顾过他……

    就连她都觉得自己这两天有点儿无理取闹了。

    见她不语,他手在她腰间轻掐了把,“说话。”

    她惊的缩了下,咬咬唇,看着他,最后小声应了,“知道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手流连在她腰际滑腻的皮肤上,吻她的唇,“乖。”

    她靠住他胸膛,主动地搂住了他,“以后我会对她好一点。”

    毕竟是曾经照顾过他的人,她觉得她应该心存感恩。

    ……

    周末过的折腾,加上生病,周一早上睁眼,林迦南身体困重的不得了。

    头天两人在她房间睡,倒是难得没做就这样拥着睡了一整夜,他起身先探了探她额头,确定没有发烧,问她,“要不我给你请假,你今天休息?”

    她摇摇头,很是挣扎了一番从床上起来了。

    叶承爵洗漱过后又到她房间,看着她吃药,眉心蹙了蹙,“如果你是担心那个社会版的晋升,我和陆瑾言说一声,让你直接……”

    “不要,”她将药吞完,手在桌上收拾自己的东西,“我先自己试试,要是我混几年还混不出名堂,一事无成,我再做米虫靠你活……”

    她说着说着忽然顿住,回头看他,“对了,不是说咱们去别的地方吗?”

    她还说要养活他来着。

    他靠住墙壁,手打着领带,“这件事还不确定,我告诉过你我在和我爸商量,如果顺利的话可以不用走。”

    辞呈算是他的手段,叶深行不想叶氏落到外人手中,叶臻澜又是个标准的败家子,他想要震慑叶深行达到制约叶臻澜的目的,从叶氏的管理权着手无疑是一条捷径。

    她把包的拉链拉上了,“反正现在不管怎么样也不可能走了,袁默然这个样子,怎么走?”

    总不能两个人去外地,还带着个袁默然。

    他打好领带,睇向她,刚想说什么,她拎着包过来,仰着脸在他下巴上亲了一下,“你这几天帮她找找家人吧,我也会和顾禹辰打听一下,尽快让她有个安身之所,有人陪着,再坚持调理身体,她会慢慢好起来的。”

    他微微怔了怔,在她说完要走出去的时候伸手把人拉回来,“怎么忽然对她这么好?”

    “她帮过你就算是帮过我,我总不能知恩不图报……”

    话没说完,她被他抵在墙上深深吻住。

    这个吻来势汹汹的像是要吃人,最后她不得不推开他,气喘吁吁道:“我还要上班……”

    他蹭她鼻尖,又亲了一下她嫣红的唇,“真几年混不出名堂,回家做全职太太。”

    她眼睛亮了亮,宛若有水光,“你娶我?”

    “我娶你。”

    这句话没犹豫脱口而出,四目相对,她脑子一热就干了件蠢事——

    她又亲回去了。

    两个人大清早的险些滚回床上,最后好不容易分开下楼,她顶一张绯红的可疑的脸,到坐上车,手拍了拍自己的脸。

    居然信了。

    他那话也许只是在当时的情景下顺口,并未经由深思,但那一瞬她的感动和悸动都是真实的。

    周一进行例会,结束之后她被叫进陆瑾言的办公室汇报组稿的情况,她大概说了一下,出去之后,看到李柔走进主编办公室。

    两个人今早还没说过话,李柔微信上发的那些话她还记得,也并没有回复,她其实是憋着一股微妙的火气。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李柔以为她会借助叶承爵来达到晋升的目的,她还想争这一口气,她还年轻,有时间历练,就算对手不是李柔她也不会去走这个后门。

    她觉得李柔一点也不懂她。

    李柔很快也从陆瑾言办公室出来,经过她工位看也没看她一眼就继续往前回到自己的工位,不多时,她电脑上的qq头像闪烁,李柔发来信息。

    “你确定不会放弃这次pk是吗?”

    她一看,本来压下去的火气又冒上来,回了个“是”。

    又过了足有半个多小时,那边再次发来信息。

    “有咱们班同学上周周末看到你和顾禹辰一前一后进了酒店,这件事,叶先生知道吗?”

    林迦南盯着电脑屏幕,足足几秒没回神。

    好一阵儿,她难以置信地笑了,手指在键盘快速跃动。

    “我和顾禹辰有事才去的酒店,倒不如你说清楚,你以为我们是去做什么了?”

    那端又安静了好久才回。

    “林迦南,我本来当你是最好的朋友,我对你很失望。”

    林迦南看着屏幕上那一行字,气的身体都是僵硬的。

    她关掉qq,站起身直接走到李柔工位前面去。

    “李柔,我有话和你说。”

    李柔抬抬眼皮看她一眼,说:“我现在很忙,没有时间。”

    这个办公室人不多,周围几个都知道平日里李柔和林迦南关系是最好的,这会儿看到两个人之间诡异的氛围,都不由得侧目看几眼。

    林迦南冷笑了一声,“行,不谈就不谈吧,但是有件事我要告诉你,不要以为上周末这事儿算你抓住我什么把柄,他知道的,我会去酒店也是因为他,要是打着威胁我或者告状的心思,你可以免了。”

    说完,她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李柔攥着鼠标的手都在发抖,最后扔下鼠标,起身循着林迦南背影而去。

    办公室外走廊的中间有一片区域是露天花园,林迦南坐在花园椅子上透气,李柔跟了过来,她看到了,好整以暇。

    其实已经闹成这样子,她也有些寒心,以前总听说到了职场上没有真正的朋友,她和李柔这才在一个平台工作多久,就出现了这么严重的矛盾,她也会觉得难受。

    四下没有什么人,李柔站在她跟前开口。

    “我早就想说了,林迦南,大学这几年,无论到哪里,别人注意的都是你,我在你身边就是衬托你的绿叶,一直被你压制着,你以为我心里没有火气吗?”

    林迦南没动,手指微微缩了缩。

    她竟不知道,李柔对她那么早就有意见了。

    “什么你都要抢……你身边明明不缺男人,还有叶先生那么好的……你是不是因为知道我喜欢顾禹辰所以才和他纠缠不清?”

    林迦南不由冷笑,“你有被害妄想症吗?我都说了我和他几次见面都是有原因的。”

    “那这次pk呢?”李柔说着,居然红了眼圈,“明明你几句话就能让晋升名额多一个,你就是不愿意帮我,现在还要和我pk到底,这里谁不知道你现在是叶先生的心尖宠,你就非要把我挤下去不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