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49章前女友,多大的威胁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觉得和李柔现在有理说不通,“我说过了,这次我不想靠他,我们是平等竞争,是你不相信我,你还要我怎么做?主编也说了pk是要把选题投放到平台上看数据的,这很公平,大家凭实力说话,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李柔眼泪掉下来,迅速擦了把,“你真虚伪……叶先生现在是报社投资人,想要动数据还不是轻而易举……”

    林迦南没了耐心,站起来,与她视线持平,“既然我的话你不信,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随你怎么想。”

    回到办公室,她的火气还是大得很,拿出手机找到顾禹辰微信发了几个字:“花蝴蝶。”

    那边很快回复:“??”

    “就知道招蜂引蝶,李柔和你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儿?”

    顾禹辰很无辜回:“她可没和我说什么,我总不能上赶着凑过去说你别喜欢我。”

    林迦南把手机扔一边,不一会儿他信息又过来了。

    “你忽然间冲我发的什么火?默然今天怎么样了,我打她电话她总是不接。”

    她想起来了,手指在屏幕上跃动,本来想约顾禹辰中午过来一趟问问袁默然家里的事情,想起李柔,把打好的字全都删除了,重新写。

    “你和袁默然认识不是很早吗,你认识她家里人吧,她说她家搬了,你知道搬到哪里了吗?”

    发出去没两分钟,顾禹辰电话直接打过来了,她拿着手机跑去楼道听。

    顾禹辰说:“她吸毒那次回来,她爸妈发了很大的火,本来她家对她抱有很大的希望,出了这种事,她爸妈都觉得丢人,叶承爵带她去戒毒所的时候她爸妈也没陪同,老人觉得那地方丢人的呆不下去,在她进了戒毒所就搬家了。”

    林迦南一愣,“她那时候不还没自杀吗?”

    “所以只是搬家到临市,后来她自杀了,她爸妈……”

    那边停了下,“可能是对她太失望了,表现的也不像是普通的父母那么气愤伤心,叶深行给了一笔钱,我听说有几百万,然后两个老人就拿着钱出国了。”

    “……”

    林迦南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吐槽这奇葩的一家人。

    “哪个国家?”

    她问的有些绝望,不论是哪个国家,在国外找人的难度都是相当大的。

    顾禹辰如实说:“我也不知道。”

    林迦南被打击的没了声响,顾禹辰又说:“她想回家?”

    “不回家去哪里?”林迦南无力靠着墙壁,“总得有人照顾她。”

    顾禹辰不知想起什么,隔了几秒开口:“她未必想回家。”

    林迦南皱了皱眉,听见他又问:“你们说她失忆,她最后的记忆是什么?”

    “她说她回过家……”她想了想,“还有,她记得她和叶承爵已经分手了。”

    “她现在明显还是混乱的,和叶承爵刚分手的时候她明明很依赖我,那时候她每天都在给我写邮件,我承诺放假会去美国找她,她没有理由不想见我,但是那天在酒店,她很排斥我。”

    林迦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脑子有点乱,“你的意思是,她可能没有失忆?”

    “我也无法确定,她不想见我,包括不想回家都是发生在她吸毒之后,她自己觉得丢脸,所以不愿意见到以前认识的这些人,也有一种可能,就算记忆丧失了,潜意识里面的那种排斥还是在的。”

    他又想了想,“不过也不重要了,她家人在国外,就算是叶承爵找起来难度也太大,首要的是让她先恢复正常状态,我在市里租了房子,有空的卧室,她要是愿意,住我这边也行。”

    林迦南撇撇嘴,她怎么会不清楚顾禹辰打的什么主意,但不得不说,这时候有个袁默然以前的朋友愿意照顾她,是好事。

    她说:“你觉得她会愿意么。”

    “……”顾禹辰被噎的默了好几秒,“你要知道,现在的问题是,你男人给她提供了一个庇护所,我就算想使劲也没处使,我承认你男人比我有钱,条件上会好一些,但换我也不可能会亏待她,林迦南,你知道的,对我来说她是特别的。”

    她想了想,“我先试着和她沟通一下吧。”

    “嗯,”顾禹辰又说,“其实这也是互利共赢,你要知道前女友什么的,多大一个威胁,所以咱们要合作。”

    “知道啦知道啦……”

    她转了个身,瞥见走过来的陆瑾言,赶紧说:“挂了我要工作了。”

    然后迅速挂断电话,换上一张笑脸,对陆瑾言打招呼,“主编。”

    陆瑾言手里拿着包烟,脸上没太多表情,停步于她跟前,“李柔弃权了。”

    “……啊?”

    她愣住了。

    “那个pk,李柔弃权了,她说她这几天有事,组稿无法完成,试水这一波操作就免了,你把你的选题留着,到社会版那边报道,这个选题后期还要用,大概下周会发正式的人事通知,到时候你的工位也会调。”

    林迦南整个人还是呆愣愣,陆瑾言手在她眼前晃了下,“乐傻了?”

    她回神,面色却有些发白,“哦……谢谢主编。”

    “我知道你和李柔关系好,这是没办法的事,”他不太擅长扮演什么知心领导的角色,话说的简洁,“机会是平等的,她既然有事也不能拖着她为了个晋升耽搁什么。”

    她牵强地笑了笑,点了下头。

    陆瑾言去了吸烟区,她在原地又怔了会儿。

    晋升了,她一点也不高兴。

    她和李柔,这下真是没有回旋余地了么。

    ……

    周一形形色色的会议和工作都比较多,叶承爵忙过,到了下午勉强抽出时间去看了一趟袁默然。

    几天何安带着袁默然继续在医院输液,袁默然人还是显得很苍白,胃口也不好,整个人依旧虚弱,叶承爵去赶上输液结束,带着她去了一趟心理医生那里。

    即便在他身边,去的一路袁默然整个人还是瑟缩着,在看到街道上汹涌的人流车流的时候不时会发抖,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衣服,多半时候头都低着,像是害怕。

    两个人坐在车后座,她的动作神态悉数落入叶承爵眼中,他眸色暗沉,眉心紧蹙。

    <b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过去几年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两个人在诊室和医生聊了会儿,医生提出要单独和袁默然谈,叶承爵起身,她一把拉住他的手。

    她攥的很紧,唇发白,微微抖,像是觉察自己的动作不当,手动了动,从他手上挪了下,抓了他衣袖。

    她眼底透着无声的恐惧,他皱眉,安抚道:“医生不会伤害你。”

    医生也开口了,“袁小姐,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你现在是安全的。”

    她身体忽然就抖的更厉害了,医生打消了单独谈的念头,叶承爵只能坐回去。

    心理评估花费了几个小时的时间,结束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中间他手机响了,他设置静音便没有再看。

    医生也没能从袁默然口中问到过去这空白的几年,无法明确判定失忆的确切原因,只能初步断定是应激性心理障碍,并非失忆,而是一种自我逃避伤害的机制使然。

    就袁默然目前的情况看,完全的茫然,无归属感以及记忆的缺失让她有中度的躁郁症和重度社交恐惧,抵触和别人接触的情绪非常强烈。

    这种情况下医生不建议只让一个她不熟悉的陪护陪着她,说她更需要熟悉的环境和人。

    这给叶承爵出了个极大的难题。

    回酒店的路上,袁默然依旧一副惊弓之鸟的可怜态,叶承爵拿出手机看到一些未接来电,有工作上的也有林迦南打过来的,他先给林迦南打电话说了一下这边的情况。

    林迦南也想不出什么建设性的点子,更何况现在袁默然就连家都找不到了,最后她说,“你先带着她回来吧,我和许姨一起做饭,今天一起吃,我们商量商量,她一个人在外面,怪可怜的。”

    于是叶承爵打发掉何安,车子调转了方向,不多时便到了月登阁。

    走进房子,袁默然四下打量着,眼底有极不安的情绪闪烁。

    这里是叶承爵和林迦南一起生活的地方……

    她无意识攥紧拳。

    曾经和叶承爵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曾在脑海中描画过未来,幻想过他们以后的家。

    林迦南迎了出来,身上还是围裙,对着她微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她也笑,但却笑的很勉强。

    菜已经布好,她洗完手走过去,看到叶承爵坐在桌子一侧,未加思索地在他旁边坐下了。

    叶承爵愣了愣,许姨和林迦南端着最后两道菜从厨房出来往桌上放,抬头的时候不约而同也愣住了。

    气氛一时有些僵持,叶承爵轻轻唤了一声,“默然……”

    袁默然见几道视线都落她身上,呆了数秒才回神,嘴巴张了张,赶忙起身,十分尴尬说:“对不起……我,我没注意……”

    林迦南见她那样子忽然就有些心软,她是帮了叶承爵的人,现在沦落到这个地步也是因为叶承爵,她有什么理由不帮她?

    林迦南微笑,摆摆手,“没事的,位置多,你随便坐。”

    尽管林迦南这样说,许姨那目光让袁默然也没法继续坐在叶承爵旁边,她艰难地笑着起身绕过桌子,坐在了另一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