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51章我什么都没看见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灯光亮的突然,叶承爵眼眸微微眯了下,看清林迦南。

    她站在门口,背靠着墙,脸上没什么表情,对袁默然淡淡说:“放开他。”

    袁默然还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的有些懵,叶承爵已经抬手加大了力气,拉开她的手,推着她肩膀往后,将两人之间拉出一个安全距离来。

    袁默然这时候才像是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了,从床上下去,眸底掠过一丝慌乱过,攥紧了拳,唇抿了一条线,就下下颌的线条也是紧绷的。

    太尴尬了。

    这种尴尬令她无措,站在床边,她以求助视线投向叶承爵,叶承爵理好被她那一扑弄乱的浴衣,从床上下来了,向林迦南走去。

    林迦南抬眸深深望他一眼,表情依旧很淡,复又死盯着袁默然,“袁小姐的房间在楼下,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袁默然陷入窘境,脸发烫,无措地扯着自己衣角,又回到了那副可怜相。

    叶承爵轻拉了一下林迦南的手,“别管她了。”

    他拉住她的手要把人往出带,林迦南甩开,视线还锁定在袁默然身上,“既然袁小姐有梦游的毛病,我看身边还是离不了人,明天我就送你到顾禹辰那里,以免你夜半梦游又去了什么不该去的地方。”

    话语中讥讽意味浓重,堪称尖酸刻薄,叶承爵微微蹙眉,袁默然脸煞白,眼泪滚落面颊,说不出话来。

    他又拉住林迦南,“够了,迦南,她也没做什么,我送你回房。”

    林迦南侧过脸看着他,“怎么,我还要等她做了什么再说?”

    她最厌恶的就是第三者,本来她知道了过去那些事之后,将袁默然也当做恩人看待,还想帮上忙,袁默然晕倒的时候,她还在心里自责过内疚过,失眠的这些时间里还在想,袁默然是个病人,她该再多点耐心……

    但对于第三者的深恶痛绝,此刻让她打消了这所有念头,她甚至觉得自己可笑。

    居然将第三者迎进家门来。

    场面这样尴尬地僵持了足足有几分钟,袁默然就那么可怜巴巴地站着,头也抬不起来,眼泪一滴一滴落在地毯上,最后叶承爵不得不想办法打破僵局,“迦南,什么事明天再说,我送你回房休息。”

    林迦南不肯走,她也不知道是在坚持什么,这会儿她胸臆中的火气熊熊她都快负荷不了了,她真想冲上去给袁默然一耳光。

    叶承爵牵着她的手强硬地将人往外面带,她被拖了几步,忽然甩开手就往袁默然跟前冲,叶承爵眼疾手快从她身后抱住她,手紧紧箍着她的腰。

    “迦南!”

    这一声唤带了些许震慑意味,她挣扎两下没能挣扎开,叶承爵对袁默然道:“默然,你现在就下楼回自己房间。”

    袁默然抽着鼻子,低着头小步飞快地离开了房间,林迦南气息不匀,说:“放开我。”

    男人没有放手,将她抱的很紧,她挣脱不开,忽地低头,抓他的手狠狠咬下去。

    身后传来男人的闷哼,但他还是没有放手。

    任凭林迦南咬着,他咬牙开口,“她可能是因为现在无依无靠所以才依赖我,我和她没什么,就算你不过来,我还是会推开她。”

    她咬不动了,身体虚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软,也不挣扎了,任他抱着,她什么话也没说。

    叶承爵没有在第一时间推开袁默然,也许他心里是有她的,但那也不能证明什么,他对袁默然的歉疚和亏欠,注定了他不可能放着袁默然不管,继续这样管下去……

    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她父亲林远志出轨,她前男友景彦出轨,她对男人的信心本身就很薄弱。

    和他在一起之前,她自己挣扎过很久,她不能再让自己陷入到同样的困境中去,她没办法再经历一次背叛。

    方才打开灯的那一秒,她脑中的景彦和林筱筱在床上翻滚的影像险些与眼前的重合,她头重脚轻,被恐惧禁锢在原地有好一阵不能动。

    被背叛的那种绝望,是刻在骨子里的,不是她安慰自己就能改变。

    她再开口,声音小了很多,听起来疲惫而嘶哑。

    “……放开我,我要回去睡觉了。”

    叶承爵沉了口气,微微松手,然后扳着她肩头把人转过来,手碰上她的脸,她的面颊冰凉,他心口倏而一紧,又抱住她,唇印在她发顶。

    “这样的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

    她没动也没说话,她像块木头。

    林迦南在他面前除却最初的伪装,后来多半时候其实都是很直白的小丫头性子,急了就骂人,脾气很糟糕,但当愤怒到极致的时候……

    就像他们的第一夜之后。

    她安静的可怕。

    他将她抱起,送回她房间床上,没有走,他躺在她身边,抱着她。

    这样的情况下,她是睡不着的,她浑身难受,不多时便翻了个身,背对着他,男人的手还充满占有欲地搂着她的腰,她身体蜷缩着,无法思考也无法入眠。

    ……

    这一夜,叶承爵也几乎未能合眼,凌晨的时候起来洗过澡,林迦南一个姿势维持了整夜,到现在还僵硬地躺着,他绕过去,在她额头吻了吻,“今天给你请假,你在家休息,我处理完手头的事情会早些回来陪你。”

    她闭着眼没有应,在叶承爵离开关上门之后,才慢慢睁眼。

    一夜没睡精神好不到哪里去,起来洗漱过后下楼,叶承爵已经走了,许姨准备了早餐,她吃饭的时候,许姨就沉不住气了。

    “林小姐啊,我看你还是要小心点,昨晚那女人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装的可怜巴巴的,男人对这种女人最没办法了!”

    林迦南苦笑了下没出声,许姨又道:“昨夜半夜里人就走了,叶先生一大早又出去找,我看那女人就是故意的……”

    林迦南抬头打断了,“半夜走了?”

    许姨点头,“我早上六点起来,没见人,刚叶先生去敲门,才发现人早就走了。”

    林迦南低头继续吃饭。

    饭后没出门,乔佳宁已经来了,她现在看到乔佳宁就莫名的要更烦躁一些。

    她怎么一个恋爱谈成这样了,还得一直带着个跟班。

    乔佳宁听她要去报社,愣了下,“叶先生说你今天在家休息啊。”

    “我的事情,我说了算还是他说了算?”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她这么一说,乔佳宁就也不说话了。

    去了报社,陆瑾言见着她也是一怔,“不是说今天休息?”

    她摇着头,“得赚钱养活自己。”

    陆瑾言吐槽都留在心里,去了办公室。

    在正式的调职通知下来之前,她还在主编办这边继续打杂,这一天她留意到,李柔没来上班。

    一天在工作中浑浑噩噩过去,下午六点,办公室人走的差不多,林迦南呈葛优瘫在椅子里,拿着手机看了看。

    一天了,叶承爵没有给她发过短信打过电话。

    明明早晨还说会早些回家陪她。

    她心里想,男人啊。

    她在手机通讯录里面翻了翻,最后翻出顾禹辰的号码来,拨通了,那边一接通,她就问:“要不要出来喝酒?”

    “……”那边默了几秒,“你又受什么刺激了?”

    “来不来,不来我换人打了。”

    顾禹辰拿她没办法,“地址。”

    她挂了电话,心里的郁气稍微散了点,维持瘫在椅子上的姿势,脚尖动一动,转椅换了个向,然后看到电梯里出来个女人。

    大办公室这会儿只剩下她,她一个激灵,赶紧坐起来,看清那女人的脸,心里一叹。

    这个女人不是普通的漂亮,属于令人惊艳的那种类型,淡妆也让人惊为天人,留着娇俏的短发,五官无可挑剔,尤其那双杏眸生的无辜又似含情。

    她怎么也回忆不起来报社有这么一号美女。

    女人没看她,脚步直冲冲就往主编办公室去了,甚至没敲门,直接推门冲进去,林迦南叹为观止,起身收拾东西,还没收拾完,陆瑾言办公室里传出一声重响,旋即隐约有类似争执的两句。

    她吓了一跳。

    她之前没留意,现在看来陆瑾言下了班也还没走,那一声重响实在惊人,她背着包,犹豫一下决定还是过去看看。

    难道里面打起来了……

    门开了一道很大的缝隙,她刚挪过去想问,视线里出现极为惊人的一幕。

    陆瑾言攥着那美女的衣领把人抵在墙上,那美女也不甘示弱地抓他,陆瑾言的头发都被抓的乱糟糟的,林迦南一下子冲进去,“都冷静一点!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陆瑾言和那美女不约而同回头,看向突然出现的和事佬。

    林迦南愣了下,如果她没看错,陆瑾言的脸颊,唇角那是……

    口红印?

    场面十分尴尬,陆瑾言一松手,那美女就往外跑,他面色发黑冲那背影吼了句,“以后离我报社远点!”

    对方没理,跑的飞快。

    林迦南缩了缩身子,很想彻底消失。

    陆瑾言平日里看起来又冷又凶,她觉得她发现了很不得了的事儿,她怕被灭口。

    她小步往外挪,陆瑾言出声:“站住。”

    她一下子举起双手,“主编,我什么都没看见,真的,我今天没戴隐形眼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