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52章快和叶承爵散了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陆瑾言闻言,眼角抽了抽,“我怎么没听说你还近视?”

    林迦南垂着脑袋回答:“刚近视的。”

    “……”

    气氛冷下来,他面色就不太自然了,轻咳一声,“刚才的事情……”

    “我不会说出去的!”

    林迦南举着手做发誓状。

    林迦南态度端正,倒是让他想说的话都说不出,最后摆手,“行了,下班了赶紧走。”

    林迦南转身走了几步,在门口迟疑地停了下,没回头,小声说:“那个……”

    陆瑾言手里刚拿了烟,拧眉看着她。

    “主编,你走之前最好……照一下镜子……”

    说完,林迦南也跑了。

    陆瑾言手头怎么可能有镜子,他叼着烟拿起手机打开相机前摄像头看了眼,看清脸颊唇角的口红印。

    香烟的过滤嘴被他咬的变了形。

    “那混蛋……”

    ……

    林迦南打过卡下楼,乔佳宁已经等在大厅,她走过去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来,“小乔,今天我要去和别的男人喝酒,你来吗?”

    乔佳宁:“……”

    她觉得林迦南这眼看是真要和叶承爵散伙了,都开始各玩各的了。

    但叶承爵这几天做的事情也很匪夷所思,她只得回:“叶先生叫我保证你的安全……”

    “那走吧。”

    俩人到酒吧,顾禹辰已经在舞池旁边的吧台那里坐着,林迦南坐在他旁边,要了一杯威士忌。

    顾禹辰没拦,看她可乐一口然后吐着舌头叫难喝,幸灾乐祸地笑,“小丫头,成年了吗,学大人喝酒?”

    那一口酒入腹,从嘴巴烧到了胃里头,林迦南好一阵子才缓过难受劲儿,“为什么这么难喝啊……”

    她还真没怎么喝过酒。

    顾禹辰说:“看你这买醉的劲头,怎么,快和叶承爵散了?”

    他一边说一边闲逸地喝啤酒,半天没听见林迦南声音,扭头看了一眼,她攥着酒杯发愣。

    要是在以前,林迦南绝对会立刻炸毛说怎么可能。

    他皱着眉头,“你行不行?我还指望你看紧你男人呢。”

    她眼帘低垂下去,“别指望我了,反正我也不指望你。”

    顾禹辰心口中枪顿时不能言语。

    “昨天我叫袁默然到家里,劝她去你那里住,她不同意,还给晕倒了,就在我们那里住下,半夜的时候,她去叶承爵房间了。”

    顾禹辰一下子愣住。

    “我前男友和继妹搞在一起,我在酒店见过他们在床上……”

    她回想着那个画面,抬手按了按前额,笑了笑,“昨天晚上我冲进叶承爵房间的时候,我真的……”

    她没说下去,又喝了一口酒。

    两个人沉默地喝酒,林迦南眼前的杯子空了,顾禹辰又给她要了一杯。

    他一边喝一边琢磨,昨晚林迦南闯进叶承爵房间了,那大概就是撕逼了。

    “你对袁默然表白过吗?”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她忽然问。

    顾禹辰摇摇头,笑的有些自嘲,“以前她总拿我当小孩子看,没机会,现在……我看她眼里除了叶承爵根本看不到别的人,她不愿意见我,我看的出来。”

    她扭头,直勾勾盯着他。

    他被她看的发毛,“看什么?”

    “我在想,你大学期间那几个女朋友算什么,她们真可怜。”

    顾禹辰无语,“你是不是同情心泛滥,难道我就不可怜?”

    “你自己乐意做备胎,怪谁?”

    “……”

    顾禹辰被噎死,啤酒喝完也要了一杯威士忌。

    喝了会儿,他自言自语一般问,“你打算怎么办?”

    酒的后劲慢慢上来,她摸着自己发烫的脸颊,说:“别问了,我也不知道。”

    太强硬的看着是不行的,太累了,她怎么可能寸步不离守着叶承爵或者袁默然,这不现实。

    本来想帮助袁默然找到安身之所,现在她也完全不想了,袁默然帮过叶承爵又怎样,帮忙的时候不还是打着追叶承爵的心思,现在也不死心,她何必要帮自己的情敌。

    头天夜里有一阵想过和叶承爵谈谈,要他别管袁默然了,但是后来自己否决了——

    袁默然的死能让他空窗几年,那天他也说了他对袁默然的亏欠,她就算提出来也不过是白说,自取其辱,还显得她特别不懂事。

    可是要怎么才算懂事,她不会了,她总不能这样眼睁睁看着叶承爵和袁默然越走越近。

    林迦南没吃饭就喝酒,不多时胃里面就翻江倒海的难受,她自食恶果,跑洗手间吐了一回,酒精的作用全面发挥出来了,洗漱过后从洗手间出来,路走不出一条直线,顾禹辰平日里常喝酒,倒还精神,只能扶着林迦南走。

    乔佳宁在后面跟着,忧心忡忡。

    她想这也不能再继续,再这样下去,林迦南也要被别的男人带酒店去了,于是她主动和顾禹辰提出要送林迦南回家。

    林迦南醉的迷迷糊糊,挥着手,“回什么家,继续喝啊!”

    顾禹辰脸已经不能更臭,“你不回去,不担心袁默然和叶承爵真搞出什么来?”

    林迦南努力站直了身子,又往一边倒,被顾禹辰拉住,她手指绕了绕,露出个得意的笑,“我回去……也看不着,哈哈,他们被我赶出去了……”

    顾禹辰一脸黑线,“什么?”

    “我把袁默然赶出去了,她昨天晚上半夜就跑了,叶承爵去找她了……”她晃了晃,“估计找的不顺利,到现在还没信儿,我跟你说,那房子其实叶承爵过户到我名下了,要是老娘乐意,分分钟把那对狗男女都赶出去!”

    她得意地晃着脑袋,顾禹辰已经冷了脸,“你大半夜把默然赶出去了?”

    林迦南点头,“对啊。”

    “她那个样子怎么能一个人出去!”

    顾禹辰一吼,林迦南往后缩了缩。

    街道边还有行人往来,投过来看热闹的目光,顾禹辰郁闷极了,“你心里不舒服也要有个轻重,她现在是个病人!你把她赶出去,她一个人会害怕的!”

    林迦南继续往后退,碰到乔佳宁,她一下子躲在乔佳宁背后了,顾禹辰看着更来气,“她要是有个万一,我看你怎么办,于情于理叶承爵也不会不管她,你折腾她到最后你也落不到好!”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林迦南躲在乔佳宁身后,眸光闪了闪,委屈地低头不说话了。

    顾禹辰骂完了,招招手,“你过来,给叶承爵打个电话,问问人找到没有,我过去看看。”

    林迦南摇着头。

    顾禹辰没了耐心,走过去才抬手,乔佳宁挡住了,“林小姐不乐意的情况下,你不能勉强她。”

    顾禹辰冷笑,“你就是叶承爵派来跟踪监视她的?”

    乔佳宁更正,“是保护。”

    顾禹辰正要再开口,乔佳宁手机响起,他往后退了一步看着乔佳宁,“接啊,说不定是你主子,我正好有话想问他。”

    乔佳宁拿出手机,还真是叶承爵。

    叶承爵打电话是问林迦南,他给林迦南打了几次没人接,只能打到乔佳宁这里,乔佳宁如实回答林迦南来了酒吧。

    那端叶承爵停了会儿,“她喝酒了?”

    乔佳宁硬着头皮,“是。”

    “和谁?”

    乔佳宁抬眼看顾禹辰,她不认识顾禹辰,只能说:“是林小姐的大学校友。”

    顾禹辰闻言,冷笑着凑过去,声音拔高到那边能听见:“告诉他,我叫顾禹辰。”

    乔佳宁捂着手机本能地闪身往旁边躲,结果后面一直靠着她的林迦南猝不及防,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林迦南穿的裙子,大夏天的光裸的膝盖一下子直冲冲碰在地面上,很重,她疼的叫出声来。

    乔佳宁也傻眼,抬手去捞林迦南,顾禹辰先一步把人扶着起来了。

    林迦南依旧不是没清醒,委屈出两眼的泪,软绵绵地叫着疼。

    这一片混乱叶承爵在那边停的并不十分真切,只是知道了林迦南和顾禹辰一起去喝酒,他嗓音沉冷,问乔佳宁,“你们在哪里?”

    乔佳宁报了地址,他挂电话之前撇下最后一句。

    “我现在去接她。”

    ……

    夏夜凉风习习,林迦南侧躺在路边绿化带的椅子上毫无形象,顾禹辰从诊所买了碘伏和药棉来,她膝盖上破皮流了血,两边很对称的擦伤两块,顾禹辰还没弯身,乔佳宁把东西夺过去了,“我来吧。”

    这会儿林迦南被疼的情形了些,挡住乔佳宁,“我自己来。”

    她拿着药棉擦伤口,疼的直抽气,顾禹辰落井下石:“活该。”

    她抬头了,“你怎么还不走!”

    “我等着问叶承爵默然那边什么情况,你以为我留下来是担心你?”

    现在全世界都在绕着袁默然转,她哪里来的自信会自以为是,她想着又有些黯然。

    酒劲儿是过去了,头还昏昏沉沉的,她擦完药,耍赖地躺在椅子上不起身。

    叶承爵来的比想象中更快。

    夜幕下她看到他挺拔身姿向她走来,眼前雾蒙蒙的,她心里一点也不高兴,他面无表情,气息森冷,就好像错的那个是她。

    顾禹辰见人过来,开口问了,“默然找到了吗?”

    叶承爵并未看他,还没走到林迦南跟前被他拦住。

    “默然人呢?”

    “在医院,她不想见你。”叶承爵抬眸睇向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