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53章记住,这个男人只能是我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这一天叶承爵甚至连公司都没能去,都用来找袁默然了。

    袁默然精神状况和身体都很糟糕,大半夜的从月登阁跑出去,没能跑远,却也没回到酒店,最后在路上被几个混混调戏,险些出事,运气好的是遇上了个交警,她被救到了派出所。

    警察们问她家人什么的,她也说不出,出来的急,手机也没带,她在派出所瑟瑟发抖,流着泪一直到下午。

    叶承爵在酒店和她家那边,以及她以前提到过的地方都找过,没找到,于是便找了一些警局的关系帮忙,这才知道她今天经历了什么。

    他去派出所接到她,然后送到医院,这一次他找了一家比较好的私人医院,院长他认识,让她住了院。

    她身上其实没受伤,只是被调戏她那几个混混吓到,现在她本来对外面的世界就已经很恐惧,又遇上这种事,直到被安顿在病房,她的面色还白的吓人,不时会发抖。

    叶承爵在病房里面摸到烟,想起禁烟,只能拿着手里,反复捋两下,最后说:“迦南让你去顾禹辰那里,我觉得这个方法可行,你怎么想的。”

    袁默然缩在病床上,摇着头,眼泪又流下来。

    “我不想去……我不想见禹辰,承爵你不懂,”她抽抽噎噎道,“他以前很崇拜我,以我为榜样,我们那个片区都是,可我现在成什么样了……我不想让那些人看到,哪怕是知道我变成这样子了,我本来不该是这样的。”

    他看着窗外,想起最初见到的袁默然。

    过去了足有将近八年的时间。

    那时,她是意气风发的留学生,美丽而自信,青春洋溢,对生活满怀热情,对未来有无限憧憬。

    顾禹辰一直非常坚持认定,袁默然灿烂的前景毁于一旦是因为他,他其实一直也不能否认。

    至少,如果没有认识他,没有和他在一起,她的人生再怎么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一步。

    后来袁默然睡着了,他把何安叫过去陪着她,才得了空出来,离开医院的时候很疲惫,他本以为回家可以看到林迦南,结果给她几个电话她都不接,打到乔佳宁那里,很好,她和顾禹辰去喝酒了。

    他知道她气,他答应早些回去陪着她,但他找了袁默然一天,没和她联系过,然而这种幼稚到极点的方式让他火气也很大。

    路灯下僵持几秒,他推开顾禹辰的手走过去,林迦南躺在长椅上没动,他居高临下站在她跟前,默了几秒,视线打量过她膝盖上流血的地方,而后弯身抱她。

    顾禹辰被他那句话刺的半天没说出话来,反应过来才回头,“你没办法两全的。”

    他脚步没停,抱着林迦南往车子的方向走。

    林迦南在他怀里阖上眼眸,酒精的作用过去了,她心里还是难受。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分手”两个字有一瞬跳出脑袋,但她舍不得。

    顾禹辰在后面叫了一声。

    “你拖拖拉拉不做选择,她们两个都会受伤!”

    没人理顾禹辰,乔佳宁快步跟上了叶承爵的步伐。

    ……

    回到月登阁,叶承爵吩咐许姨做饭,而后把林迦南抱回她房间浴室里,把人放浴缸,他手拉开她裙子拉链,把她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衣服脱了。

    她不说话,也不挣扎,她像个傀儡娃娃,任由他给她洗澡,他的手掠过她的皮肤,小心地避开了她膝盖受伤的位置,洗完之后给她擦干穿好浴衣,再把她抱出去放床上。

    许姨端进来饭菜,他叫她吃,她就吃了。

    她不亏待自己,别人对自己不好,没理由自己还要折腾自己。

    饭后叶承爵没走,她在窗口椅子坐着,靠着窗玻璃发愣,听见门锁一声响,回头一看,叶承爵居然将门反锁了。

    她皱起眉头,他已经走过来,站在她跟前。

    “你和顾禹辰关系好到这步了?”

    她别过脸,视线回到窗外,看得见小区里的人工湖,湖水在夜幕下波光粼粼。

    “你不也很清楚么,顾禹辰喜欢的是袁默然,我要真想绿你,也不可能找他。”

    他忽地一把抓住她头发,她疼的拧眉叫出声。

    他弯身迫近她的脸,气息喷薄在她面颊。

    “你生我的气,打我骂我都随你,耍小性子也无所谓,但是酗酒……用伤害自己身体这种方式来惩罚我,用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这种方式和我示威,你幼不幼稚?”

    她呼吸短促,胸口不停起伏,她从没见过叶承爵这个样子,她被吓到了,眼泪一下子涌出来。

    他问她,“你什么时候能长大。”

    她拳头一下子重重砸在他胸口,“松手!”

    他没松开,她叫出来,“我才不想管袁默然帮了你还是什么前女友的,我的男人别人不能碰,一点都不能!抱也不能抱!你要是做不到对她放手,那就算了,这世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我也不是离开你活不了!”

    话音落,房间一片寂静。

    她呼吸凌乱,脑子一片空白。

    她说出来了,真的说出来了。

    其实逼着叶承爵做选择是非常不明智的,她很清楚,他重情重义,不可能放手不管袁默然,重情重义在她眼里如今不是美德,只能折磨她,比起不知道哪天会发生什么,她宁可选择自己将一切斩断在这里。

    她再也不想被动地承受背叛,哪怕舍不得,总好过他们在日复一日的争吵中彼此倦怠,最后反而是袁默然更能给他慰藉,景彦和林筱筱在酒店的那一幕给她种下的阴影太深,这辈子一次就够了。

    舍不得也要舍得。

    叶承爵攥着她头发的手很紧,骨节凸显一片用力的白,好久,他冷笑一声,“怎么,想找别的男人了?”

    她没说话,瞪着他。

    她被他用手抓着手臂提起来,然后被推在床上,受伤的膝盖在床沿碰了下,她疼的叫了声,男人就从她背后压下来……

    她疼的眼泪不停,他咬她的耳朵,“记住,这个男人只能是我。”

    他像是想要在她身上烙下属于自己的烙印,吻的深而重,动作也如同疾风骤雨一般,没了往日里的耐心,而且不知餍足,第三次的时候才温柔了些。

    说是温柔了些,其实也不过是因为,她一直没有回应,他在试图通过撩拨她的感官来得到一些反应。

    年轻的身体经不起折腾,她最后咬着自己的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唇,哭出声音来。

    事毕已经是半夜,他点了一支烟。

    青白的烟雾在黑夜里面升腾,她侧躺在床上,全身都疼。

    抽烟的过程里他一言不发,偶尔会低头看她,月光映着她白皙的背,上面有肆虐过的痕迹,他眸色讳莫如深,许久后灭了烟,把她再次抱进浴室清理。

    她的挑衅来的突然,他这些天太累,一切都是失控的状态,事发很急,没做措施,他本想清理干净,思忖几秒作罢了。

    直到翌日早,两个人不曾说过话,叶承爵下楼见到乔佳宁,交代了一句。

    “如果她去药店,拦住。”

    乔佳宁没懂,“啊?”

    “我们在备孕。”叶承爵这句算是解释,乔佳宁恍然大悟,心下却有些犯嘀咕。

    林迦南很年轻,而且现在两个人天天闹腾,这种情况下,备孕?

    但经过上次一回,她也不可能将自己想法说出来,便应了下来。

    结果叶承爵走了后,乔佳宁在下面半天也等不到林迦南,最后她只得上楼去看。

    令她没想到的是,林迦南在化妆。

    林迦南面色有些憔悴,淡妆盖了,她企图化个大红唇,但是她只有一只颜色很淡的口红,化不出来,最后泄气地扔掉口红,回头对着乔佳宁笑了一下。

    “今天我不去报社了,我们去逛街吧。”

    乔佳宁没摸清情况,“那你……不上班?”

    在她印象里,一般来说林迦南是不会缺勤的,除非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林迦南摇头,“不上班了,报社都是我男人的,发多少钱还不是他说了算,谁让他厉害呢,我们今天去花钱吧。”

    她看不出林迦南这算是生气呢还是真想开了。

    但是她很快注意到,林迦南穿了长袖长裤,而且走路的速度很慢。

    结合叶承爵之前的话,她不由得就多想了点。

    谁不想攀上叶承爵这样的高富帅,但种种迹象表明,高富帅也不是谁都消受得起的。

    林迦南真的去逛街了,叶承爵开了个会,手机连续震动了五次。

    从会议室出来,许昭说:“谁找你这么急?”

    他拿着手机看短信,全都是副卡的消费信息,不知道林迦南买了什么,两个小时不到刷掉了几万。

    推开办公室门,他回了许昭一句。

    “迦南去逛街了。”

    许昭秒懂,但是反应了一分钟反而又不懂了,“我看她不像那种拜金女啊。”

    叶承爵在椅子上坐下,伸手先去摸烟,“要是花钱能让她高兴,拜金也无所谓。”

    许昭问:“吵架了?”

    叶承爵默了几秒,“默然没死。”

    “……啥?”

    “袁默然没死,回来了,现在状态很糟糕,我在帮她,迦南因为这件事和我置气。”

    许昭反应过来,“……那你这是要完蛋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