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55章你是爱上我了吧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觉得自己好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匪夷所思的词眼。

    她怔在原地,好半天,没有反应。

    叶承爵继续道:“今天可以领证,仪式后面确定一下怎么办,虽然你那个家几乎等于没有,但该有的环节还是不能缺,我一般私事不会公诸于众,但你要是还不放心,通知媒体也行。”

    “……”

    林迦南没说话,傻掉了。

    “以后你会是我的妻子,叶家的少奶奶,其他任何女人也不可能撼动你的位置。”

    办公室很安静,他嗓音沉而稳,她与他对视片刻移开目光,头微微低下去。

    他是认真的。

    要说心里没有感觉是不可能的,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不想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但是……

    太仓促了,不是水到渠成,就好像袁默然的出现激化了一些矛盾,然后直接跳跃到这一步了。

    叶家是名门,婚事一旦昭告天下那就是板上钉钉,的确是一颗定心丸,但是很明显还有很多问题都没有解决,叶深行和叶臻澜呢……

    她的脑子乱糟糟。

    叶承爵起身绕过桌子,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拉了把她椅子扶手转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

    “我知道你觉得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以后我们是夫妻,这些事情我们都能一起去面对,嗯?”

    她低头,咬着唇,不说话,他手抬起轻抚她的脸,粗粝的指腹擦过她的唇,“别咬了……”

    他凑过去,低头寻她的唇,她躲了一下,被他捏住下巴,接踵而至一个深而长的吻。

    他放开她,伸手摸手机,“你的户口是不是还在林家?我让阿杰去取一下户口本……”

    她一把挡住了。

    “还……真结?”

    他被她杏眸圆睁的惊讶表情给逗笑了,“不然呢?”

    “我,我还没同意呢!”

    她嘴巴不太利索,又很嫌弃说:“你那算什么求婚啊!”

    跟安排工作似的。

    他把手机放下了,这个问题很严重,“你该不是还想我搞个什么傻不拉几的求婚吧。”

    她:“……”

    为什么是傻,难道不是浪漫吗?

    叶承爵说:“我这么大年龄,而且是叶氏的总裁……”

    他也要面子的。

    她听是听明白了,嘴角抽抽,“算了……我也没想那么多,没想那么远,结婚的事情回头再说,你还是先处理好袁默然吧,我不想还带着个隐患结婚,我结了婚是不会离婚的。”

    话说完,她想咬自己舌头。

    不知不觉,她思路又被男人带着跑了——

    本来不是怒气冲冲来闹分手要药吃的吗?

    就这么被哄好了,她觉得自己太好哄了。

    因为内心的纠结,她的表情明显别扭而拧巴,他温柔地笑,拉住她双手,轻轻摩挲两下,“吃药对身体不好,你别吃了,万一真的怀孕,我们立刻结婚,就算是为了孩子,默然的事情你不要再操心,我会想办法,分手那种话不要随便说,会让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我很生气,嗯?”

    她不情不愿别过脸不回应,然后被他强硬地抱到了他腿上,他手顺她腿探,她惊愕地一把按住了,“你干嘛啊!”

    这可是办公室!

    他沉了口气,敛了笑,“还疼吗?”

    他不问还好,一问她眼泪都快出来了,“你试试疼不疼?”

    “……”

    他亲了亲她脸颊,“晚上回去给你擦药。”

    她悻悻的:“你就假好心吧。”

    明明都是他弄伤的。

    他吻着她耳垂,“吵架的时候也不要和我说分手,不要说别的男人……我也不知道我能做出什么。”

    她脑袋缩了缩,靠着他胸膛,能听见男人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她忽然问:“对我这么变态,你是爱上我了吧。”

    这么强的占有欲。

    他被“变态”两个字气的笑了,倒也没否认,“那就算变态了?昨晚你最后不也……”

    她抬手一把捂住他的嘴,“算了你别说话了。”

    他顺势在她掌心里舔了一下,她惊叫一声,膈应极了,立马挪开手,他在她耳边说:“下次让你见识下我真正变态的样子。”

    “……”

    叶承爵还有工作要处理,她呆了一会儿就很有负罪感,想走了,“算了,我还是去报社吧。”

    虽然早上她给陆瑾言打电话请了假,可那是在气头上,现在冷静下来,觉得工作还是不能太敷衍。

    她不是女强人,但总不能被叶承爵养成真的米虫,真要有个万一,连养活自己都难。

    叶承爵思忖了下,“假都已经请了,别去了,我手里工作处理完,陪你接着逛街。”

    林迦南想起来了,面有惭色,过去多少年来她在林家没有这么铺张花过钱,今天这半天败了她多少年的家,她摇头,“算了……我今天钱花多了。”

    他宠溺地笑了笑,手抚着她的腰线,“以后想要什么就买,不要等给我示威的时候才刷我的卡,我赚钱就是为了养活你,今天这种程度刷不穷我的。”

    叶承爵认错态度良好,她心里舒服了些,“那我等你,下班我们一起去外面吃饭吧。”

    叶承爵赶了赶工作进度,不到下班,电话响起,是何安打过来的。

    将袁默然安顿在医院省却了一些麻烦,单人病房让她免去了出去面对这个世界,身体上的毛病在院内可以治疗,而心理医生他也已经安排好,会每天去医院和她面谈进行介入治疗,但是……

    何安说,她很抗拒治疗,这一次心理医生来之后,甚至歇斯底里地将人赶出了病房。

    然后又哭,哭的何安毫无办法。

    林迦南在一旁沙发上坐着,间或听了那么几句,自然也听出又是袁默然那边的情况,她见叶承爵听电话耳朵间隙里瞥向她,心里咯噔一下。

    大概是了,他又要去看袁默然的情况,没办法和她吃饭了。

    她把手里的杂志又翻了一页,低下头,说不出什么感觉。

    这就是她最担心的情况,一次又一次,她没办法大度地看着自己的男朋友去围着别的女人转,她忍得了一两次,可以后呢,她还是会像之前一样不高兴,他们难道要再争吵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这就成了死循环了。

    叶承爵收回视线,问何安,“心理医生对她的躁郁症有开处方吗?”

    “开了,但是现在袁小姐在医院已经要吃很多药……”

    “去和医生咨询一下,如果可以的话今天就开始服用这些药物。”

    何安应了,又小声问:“叶先生,您今天不来看袁小姐吗?”

    “我有事去不了,你照看着,会给你加薪,如果一个人忙不过来再告诉我,我聘人和你换班。”

    话说到这步,何安也不敢再多嘴,“好的,我一个人可以的。”

    没人想一份工作和别人瓜分薪水,她挂掉电话之后,忧心忡忡看了一眼病床。

    袁默然还在哭,已经哭了足有两个小时了,拒绝与任何人交流。

    何安跑了一趟医生办公室,回来之后将心理医生开的药拿出来了,坐在床边,另一只手端了温水,对袁默然道:“袁小姐,这是心理医生开的药,你吃了吧,说不定能让心里好受点。”

    方才何安与叶承爵整通电话袁默然其实已经基本听了个大概,她擦了把眼泪,忽然一下子坐起身,然后不由分说一把将何安手里的药抓起扔在地上,何安惊呼一声,又被她拍掉了手中的水。

    水溅在何安的衣服上,何安往后退,袁默然吼了声,“滚,我不要你陪!”

    何安皱了眉头,看她的目光宛如看个神经病,“袁小姐,我建议你还是自己疼惜自己一些,叶先生也不可能有那么多耐心和时间可以耗费在你身上的,他又工作也有自己的生活,你要是继续这样抗拒治疗,谁也没办法一直包容你的,到最后还有谁乐意管你?”

    袁默然拧眉抬头,“你教训我?”

    区区一个陪护,也能和她讲道理了。

    何安没再说话,低头收拾东西。

    何安基本是拿她当做半个神经病来看的,她知道,现在多半这些人都这么想,她转身倒头躺在床上,眼泪似乎已经流干了,叶承爵如今甚至不肯来看她了。

    那一天,在月登阁,她目睹了他的幸福,她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么温柔的样子,几年前她曾以为有足够的时间,她会改变他的冷漠,但到了最后,她就像一个笑话。

    顾禹辰那天来,看她的目光有疼惜有同情,更多是怜悯,以前他一直都是崇拜她的,而她从小就是家人的骄傲,她的自尊让她根本无法承受那种目光,她的人生跌落谷底,而林迦南,占据着她的位置,心安理得享受叶承爵的温柔,林迦南所拥有的一切,本应该是她的!

    身后传来推门的声音,她心口一紧,扭头看过去。

    想象里叶承爵来的情景没有出现,是何安收拾了水杯碎片拿着出去扔垃圾的背影。

    她呆呆躺了会儿,惨淡笑了笑,起身从床头柜子那里摸到手机,打了个电话。

    “我同意和你合作,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

    水杯碎片因为不好收拾,何安特意拎着扔到了外面的垃圾箱,回去之后见袁默然坐起来了,脸也洗过,她还愣了一下。

    由于之前的不快,她没主动出声,最后是袁默然先开的口。

    “何安……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冲你发脾气,把药拿给我吧,我现在就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