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57章我脑子里是谁你心里没数?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楼梯间很安静,外面炽烈的阳光斜进一道,林迦南和李柔站在暗影里,李柔攥着拳,似乎是鼓了极大勇气。

    “我……我是想和你道歉。”

    林迦南愣了下。

    “前些天的事情,我太情绪化了……”李柔表情懊恼地低下头,“可能是因为着急吧,毕竟我转正都是你帮忙的,到现在也没做出什么像样的成绩来……因为着急,把火气都撒在你身上,对不起,迦南。”

    林迦南确实有些意外,今天李柔叫她出来的时候,她还在想李柔是又要找她什么事儿了。

    林迦南不说话,李柔就有点着急,“这几天我有静下心来想过,我在报社的资历甚至还不如你,所以……也是我自己有很多不足,不是你的错,至于顾禹辰,其实我也没妄想过和他在一起,而且我知道你和叶先生在一起,和他是没有可能的,我们这么几年的朋友了,我真的不想因为这点小事……”

    林迦南心底松口气,隔了几秒,笑了笑,揉揉脖子靠住墙,“你吓死我了你……我以为你又要和我吵架。”

    李柔面色讪讪的,“那你……肯原谅我吗?”

    林迦南想了想。

    她当然也有火气,但是就如李柔所说,其实她们之间都是一些小事,顾禹辰和她根本不可能,晋升也是个小晋升,做了几年的朋友,如今又在同一个单位,抬头不见低头见,实在没有必要闹到老死不相往来的。

    再者,如今李柔已经主动先低了这个头,她要是再不依不饶,就有些太小肚鸡肠了。

    她叹了口气,“多大一点事……我没往心里去,你想得开就好,这次的晋升我没有和叶先生说什么,你不该放弃的,顾禹辰那边……”

    她顿了顿,好心劝,“我和他是没什么,不过他心里一直有个很喜欢的人,现在回来了,我不想打击你,可是为了你好,你还是不要再想着他了。”

    李柔抿唇,眼底透着失落,复又扯出个笑来,“我知道……我已经死心了,再说,他那么花心,我可不想受伤害。”

    “这就对啦,”林迦南很欣慰,“以后晋升的机会还有很多的,你努力一把,一定很快就能脱离打杂岗。”

    主编办有一小半的人,都是林迦南和李柔这样资历不高打杂的,报社对这种机动岗的需求很大,林迦南如今算是脱离了这个岗位,下周将会正式被调入社会版。

    李柔说:“你下周就不跟我在一个办公室了啊。”

    “没事儿,反正就隔了一条楼道,你随时还可以过去找我啊,”林迦南心情好了点,“吃饭的时候我们也可以一起。”

    李柔笑了笑,“对了,那你到周末都还算是主编办的人,你周末陪我去加个班好不好?不是在办公室,这次是出外勤的。”

    林迦南自打上回一个外勤出到昏倒,陆瑾言就不敢给她安排什么外勤工作了,之前她还和陆瑾言非常含蓄地表达过她对外勤工作的渴望——外勤虽然辛苦,但有额外补助啊!

    然而陆瑾言无情地回绝,“我还想继续在这个报社做,你再晕倒一回,我可能就要被换掉了。”

    林迦南跃跃欲试,先试探问:“什么外勤?”

    “旁边一小县城里有个找小三的暴发户,后来采新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矿没成,赚的钱又赔了,欠了一大笔的债务现在想要正妻和他共同承担,正妻不乐意,现在已经闹到法庭上撕了,这事儿在网上有点热度,我们约了这个正妻谈,本来是有情感版那边的记者负责的,我是助手,结果那人临时有事请假了,剩我一个,主编说了要我找个搭档,因为约的是晚上,第二天要找其他人了解情况,要在县城住一夜。”

    林迦南听着就已经很气愤了,“还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曝光他就是替天行道!”

    李柔问:“那你去不去陪我替天行道啊?”

    林迦南有点纠结。

    当然是想的,拿着补助替天行道,但是……

    “我……我得和叶先生商量一下。”

    李柔揶揄地笑了,“看这么紧啊?”

    林迦南鼓鼓嘴,“也不是……”

    她现在出门乔佳宁总跟着,行动本来就已经很不方便了,现在去县城出差,总不能再带着个乔佳宁。

    “那行,你们商量,尽快告诉我结果,明天要报外勤工单了,你要是不去,我还得再找别人。”

    林迦南点了点头,和李柔分开,立马给叶承爵把电话回过去。

    叶承爵听到,很不赞成,“这个县城很乱,你去太危险。”

    什么歪理!

    林迦南十分不服气,“县城那么多人呢!照你这么说,别人都怎么活的啊。”

    叶承爵问:“你很想去。”

    她重重地“嗯”了一声。

    “……”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她听见打火机的声音,“你别老抽烟啊,嘴里说要孩子,你多少也为一个健康宝宝出点力,别再抽烟了。”

    叶承爵笑了声,“我出的力气还不够多?”

    “……”

    那边又有些悉悉索索响,“听你的,不抽了,你出差这件事,我是不赞成的,但既然你想去,周末我陪着你一起去好了。”

    林迦南无力地翻了个白眼,“我们俩小姑娘出差,带你一大男人,到时候怎么住?我是陪着李柔去的,我不想让她觉得不自在。”

    “你倒是挺为她着想,”他很无奈,“那就小乔跟着你们去。”

    她嘴巴张了张,最后没说什么应了个好。

    其实她也不想带着乔佳宁去,她不想活的跟惊弓之鸟似的,那么小心翼翼,但是她很清楚,叶承爵对这事儿很敏感,她不想因为这个和他争执。

    他是为了她好。

    挂断电话,她回到工位在qq上和李柔说了,李柔发过来一个欢呼的表情。

    ……

    可能是由于这一段时间都没有出去玩,出差这事儿让林迦南有些兴奋,到晚上的时候还在叶承爵跟前喋喋不休说这个要去采访的对象。

    然后又将那个渣男骂了一遍,颇得意地和叶承爵说她和李柔要去替天行道了。

    叶承爵从浴室出来,手拿着毛巾擦头发,听的好笑,坐在床边问:“确定不要我跟?”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林迦南起身给他擦头发,她的手指软软的隔着毛巾以轻柔力道摩挲,他觉得很舒服,眯眼,视线就落在她胸口。

    吊带睡裙的胸口很低,隐约看得见那道沟。

    她没有觉察男人肆无忌惮的目光,一边擦他头发,一边说:“不用,你看,袁默然都被放回来了,而且你不也说了,叶臻澜身边有个跟着保证他不会胡来的,我觉得他现在也没那么大的威胁了,而且他也有自己的生活呀。”

    叶承爵闻言蹙眉,抬眸冷嗤一声,“他自己的生活?”

    林迦南忽地想起有件事她还没跟叶承爵说,“其实前几天我见过他,他和个年轻姑娘在一起,我觉得可能是他女朋友,他有了女朋友总该有点儿自己的事了,不会成天寻思找你麻烦……”

    她手腕一紧,叶承爵攥的很紧,他拧眉问:“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没和我说过。”

    她被攥的有些疼,手缩了缩,“疼……”

    他手这才松开了,“他和你接触了?小乔为什么没和我说……”

    没说完,自己就觉察到了,“是你凌晨出去的那天?”

    她点点头,“其实我跑的挺远的,在另一头市郊呢,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倒霉遇到他,他和我说了些话……”

    她话音慢下来,想着叶臻澜那天的话,叹一声,“他可真是个变态啊。”

    “他说什么了?”

    “说他不会对我做什么,他喜欢看人从内部崩坏什么的,还说伤害我的只会是你。”

    她唇角扯了扯,“其实我现在感觉他一开始就没想让任何人死,袁默然在你生日那天出现可能是他做的,想要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而已,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吸了口气,因为姿势的原因低头看着他,“我们不要被他影响了好不好?你每次仅仅是听见他出现反应就很大。”

    叶承爵从她手中拿过毛巾,一言不发起身,刚迈步,被她从后面搂住腰。

    “我知道他给你留下很多心理阴影,但是我不想看你这样,我会小心一点,袁默然的事情我们也在弥补了,一切都会好的,我们多信任彼此一点,也不要给他可趁之机就好,只要你要我,我就会陪在你身边的。”

    “不知道是谁,头几天还相算分手。”

    正表忠心的林迦南被噎了个死,将他抱的更紧,咬咬牙,“那也是你逼我的,谁让你对我不好了,满脑子都是袁默然。”

    他笑了声,手扯开她的手,转身面对她,“你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见长了,我脑子里是谁你心里没数?”

    他说话间往前迈步,她只得后退,没退几步跌坐在床上,他弯身下来,手撑她身子两侧,头一低就吻上她的唇。

    一吻毕,人已经躺床上了,她缩在他怀里,男人说话时胸腔微微的振幅她都能感觉到。

    “以后要给你定几个禁词。”

    她一愣,“啊?”

    “‘分手’就是禁词,还有……”他顿了顿,“你那天提到堕胎,‘堕胎’以后也是禁词。”

    她呆了几秒,面色微变,“堕胎为什么是禁词?难道袁默然为你做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