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59章做个选择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李柔走了之后,林迦南先给叶承爵打了个电话查岗。

    现代人的生活节奏来说,不到十一点其实还很早,他也不可能睡了,但彩铃响了有好长一阵子那边才接,叶承爵接了电话声音听起来没有平日里稳,“迦南?”

    “嗯,你在……”

    她话都没说完,就被打断,“我现在有点事,等下再给你回电话好吗?”

    “什么事?”

    “默然那边出事了。”

    “什么……”

    再次被他打断,“我回头打给你,乖,你没事就早些休息,嗯?”

    林迦南应下来,挂了电话注意力却没法集中在工作上了。

    袁默然已经乖了几天了,她不知道大半夜的这个时候会出什么事。

    她收了电脑,去洗漱,没几分钟就发觉身体有些异常的困重。

    从浴室出来几乎是一下子倒在床上,她动手指,浑身是麻麻的,但是很奇怪,神经还是亢奋的,脑子明镜一样,就是身体没法动。

    想咬伸手去床头够手机,竟连抬手也办不到。

    她开始心慌,她该不是得了什么奇奇怪怪的病。

    听见门卡“嘀”的一声,她心下松口气,李柔回来了,至少有人帮她打个电话去医院。

    她张嘴,还没发出声音,听见脚步声。

    沉重的皮鞋声响,而且不止一个人。

    李柔今天穿的是运动鞋。

    她就连扭头看的力气都没有,直到脚步声近了,眼前出现男士西裤,对方弯身,她看清这张脸。

    叶臻澜。

    他脸上依旧是那种轻佻的笑,“小嫂子,又见面了。”

    他从旁边拖过来椅子,坐下,“今天我带了你一个老朋友,一个你很熟悉的人,之前我哥为了给你出气,把人家整的很惨……”

    她视线落在旁边的人身上,对方手扳着她下巴抬了一下她才看清了。

    还真是个很熟悉的人,只是已经许久不见——

    是景彦。

    景彦看到她,咬牙切齿,“林迦南,我一直在等机会,现在终于给我等到了,今晚不会有人来救你,你施加在我身上的,我都会还给你!”

    ……

    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手机铃声一遍又一遍响在房间里,林迦南躺在床上没有动,脑子是空的。

    无法思考了,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不多时电话声音是停了,然而很快,房间门也被敲的咚咚响,敲了很久,声音也越来越大,她不胜其扰,最后下了床去开门,乔佳宁站在外面拿着手机,见她,松口气,对电话道,“叶先生,她开门了。”

    乔佳宁将手机递给她,她接了过来贴在耳边回到房间里,叶承爵问她:“为什么不接电话?”

    她坐在沙发上,身体缩了缩,“昨晚你不也没有接我的电话么。”

    “我当时有事,”叶承爵声音绷的很紧,“你那边发生什么事?”

    她视线直勾勾盯着墙角一盆花,隔了几秒,缓缓开口,声音干涩,“……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那你给我发那种信息?”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什么信息。”

    叶承爵似乎是火了,“你发了救命两个字!”

    “哦……”她眼帘低垂下去,手抓着自己裙摆,攥的很紧,“那也许,是我睡迷糊了发的吧。”

    那条信息根本就不是她发的。

    她闭上眼,叶臻澜就站在她旁边,居高临下拿着她的手机,笑的玩味,说:“我哥不接你的电话呢,怎么办,咱们要不要让他重视一点,我给他发条信息好了,发什么?”

    他自言自语地琢磨,“就发‘救命’好了,这样才能引起他的注意……”

    叶臻澜凑近她耳边,“只要他肯接你的电话,或者回电话,哪怕只是和你说一句话,今天我就放过你,你知道的吧,他现在和袁默然在一起……”

    她的回忆被截停在叶承爵的训斥里,他在电话那端似乎是怒极,“林迦南,你知不知道有些玩笑不能开,你发了那种短信,还不接电话,你是觉得我这个晚上很闲,存心不想让我好过?”

    她睁开眼,没说话,那边继续说:“我马上到你们住的酒店了,你和小乔下楼,我带你回去,事情交给李柔去做。”

    说完,那边将电话挂断了。

    她抬眸看一眼窗外。

    天还是黑的,他在夜里开车到这里来了。

    她又扫了一眼这个房间,李柔……

    李柔昨夜根本就没有回来。

    ……

    叶承爵到酒店,天还没有亮,林迦南磨磨蹭蹭收拾东西,他干脆上来等,见到她人完好无恙,他面色很沉,摸出烟来往外走,把乔佳宁叫出去了。

    他问乔佳宁,“昨晚什么情况?”

    乔佳宁摇头,“什么也没发生啊……我就在隔壁的,她们房间一直都很安静,除了……”

    她顿了顿,“刚才起,我就没见过李柔。”

    他点上烟,靠近窗口吸,“她们两个吵架了?”

    乔佳宁说:“没听见啊,昨晚还好好的,李柔下楼的时候还和我说林小姐睡了什么的,看着挺正常的。”

    两人说话间,林迦南背着双肩包从房间出来了,叶承爵瞥了眼,沉默不语走在前面。

    下楼,天空才亮起鱼肚白,林迦南紧走几步想上乔佳宁开的那辆车,被叶承爵叫住,“你坐我的车。”

    她脚步停了一下,也没说什么,跟着他上了车。

    叶承爵在楼下的24小时便利店买了咖啡,上车后灌过才开车。

    昨夜一夜未曾合眼,他眼底都是红血丝,他从后视镜里看林迦南。

    她刻意地坐到了后面去,自始至终,她都未曾正视他一眼。

    县城到瑶城去一个半小时车程,但是要到月登阁又需要半个多小时,林迦南躺在后座上闭着眼,很想睡觉。

    她很累,但是,睡不着。

    一闭上眼,昨夜的一幕一幕又在脑海中浮现。

    叶臻澜用她的手机给叶承爵打了很多电话,即便是在发出那条信息之后,依旧无人接听,叶臻澜笑着对她说:“哎呀……看来我哥和袁默然这会儿可是有点忙,真顾不上你了。”

    她在后座上动了动身子,车内响起男低音,“昨晚默然自残,用刀子划伤自己,还跳到医院的水池去了,所以当时我没时间接电话,你的信息我也是后来看到。”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她闭着眼,鼻尖酸涩难忍,“嗯”了一声。

    车里安静了片刻,她忽然问了句。

    “如果有一天,非要你在我和袁默然之间做个选择,我和她同时陷入危险,你会救谁?”

    他皱眉,这个问题问的极其幼稚且不近人情。

    “不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如果有呢?”她没有睁眼,但似乎很执着于答案。

    车内再度陷入沉默。

    直到回到月登阁,她没等到答案,车停下之后她没再继续等,起身就推门下了车。

    叶承爵紧走几步追上她,攥住她的手,“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

    “都说了没事,”她回头,脸上截然是不耐烦神情,“你很烦,我累了,我想回去睡觉。”

    她要走,被他死死拉住,“李柔呢?”

    “我不知道。”

    她用力甩开了他的手。

    叶承爵站在原地,睨着她背影,眼眸沉了沉,最后拿出手机给陆瑾言打电话。

    陆瑾言接了电话也很躁,“我还想问怎么回事呢,一大早李柔给我发短信,就说辞职。”

    叶承爵拧眉,步伐放慢了往房子去,“辞职?”

    “对,现在的小姑娘一点儿流程都没有,辞职这么轻率。”

    陆瑾言说话也带着情绪,叶承爵又问:“你没打电话给她问问?”

    “李柔表现还行,但也没有优秀到她这么大架子我还能拉下脸去挽留,想走就走吧,但她这事儿做的不厚道,采访到一半,这个烂摊子我估计只能你女人来收,林迦南呢?她还在那边吗?”

    “我把她接回来了,采访你自己善后。”

    陆瑾言闻言怔住,“什么情况?”

    “我也没搞清,”叶承爵最后说:“你要是从李柔那里知道了什么,打给我。”

    林迦南说要睡觉,还真睡,将自己关到房间一直睡到了午后,房门被敲响,她一直不愿意开,最后叶承爵拿着备用钥匙打开,将饭给她端进去。

    房间开了空调,床上夏凉被裹着一团,纹丝不动。

    他把饭放桌子上,绕过去,居高临下看到林迦南将自己闷在被子里了。

    她的发丝零散落出几根,他看着,心底有些说不出的烦躁。

    昨夜被袁默然折腾半天,其实已经很累,忙过看到她那些未接和那条信息,他心都提起来,给她打过去无数通电话没人接,他等不及,连夜开车去那边,又打给乔佳宁让乔佳宁去确定她的情况。

    结果见到她,她就这么轻描淡写告诉他,什么事也没有。

    他火气真的很大。

    她在车上咄咄逼人非要让他在她和袁默然之间做选择,他也很生气,他觉得她越来越无理取闹。

    他默了会儿,开口:“你要我说多少遍,你和默然没有可比性。”

    她没动。

    他看着她缩成一团,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一腔的火气空落落的无处发泄,却软了心,又沉默片刻,坐到了床边,手隔着被子碰她。

    他嗓音软下来,“乖,先起来吃饭,不然胃会不舒服,我们谈谈,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