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60章你会不会不要我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叶承爵确定昨夜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林迦南和李柔吵架的几率还大些。

    毕竟前一段时间两个姑娘就在为晋升和pk闹腾,友情这东西有时候很脆弱,在现实的利益面前,人心根本经不起考验,而林迦南在他跟前一向很任性又娇气,心里真难受了给他刻意夸大其词也不是不可能。

    “救命”那两个字,她发的简单,叫他提心吊胆大半夜。

    拿着这一点小情绪来和袁默然昨夜那种要命的状况比,非要他做什么乱七八糟的选择……

    他最近时常有种感觉,林迦南是真被他惯坏了。

    但他还拿她没办法。

    床上的团子依旧不动,他叹口气,俯身扯她被子,她在里面较劲,他最后使了力气一把拉开,便是一愣。

    林迦南一脸的眼泪,看到他,将头埋下去,抬手挡住自己的脸。

    他攥着被子,怔了足有几秒,嗓音发沉,“到底发生什么事?”

    她声线发抖,带着鼻音:“你出去……”

    他安静片刻,放开被子从衣兜里摸出自己手机打了个电话。

    “阿杰,帮我查件事……”

    听见他对阿杰报出那个县城的名字,她一下子就从床上起来了,几乎是扑着过去的,赤着脚踩在地面上,踮起脚一把夺走他的手机按了挂断。

    她气喘吁吁,脸上带着未干的泪痕,发丝散乱,眼睛红肿,模样凌乱而狼狈。

    手机在她手中又响起,她再次按了挂断。

    叶承爵静静看着她,“说不说。”

    “我……我……”

    她张了张嘴,眼泪又快涌出来,抽抽鼻子忍下,抬手胡乱擦了一把眼角,“我没事,就是昨晚和李柔吵架了,想打电话给你说说话,你也不接,我心里特别难受……”

    他垂眸睇着她,目光带了几分考究,这样的说辞基本上和他猜想的差不多。

    她后退了几步,坐在床上,“没什么好查的……李柔最近本来对我意见就很大,那个pk她最后直接弃权了,因为她觉得我会从你这里搞到什么特权,而且她喜欢顾禹辰,又误会我和顾禹辰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所以一直记恨我,我本来以为她想开了,但是她……”

    她攥紧了拳头。

    脑海中是李柔递给她的牛奶,李柔离开房间的时候。

    她真蠢,她居然还给李柔防狼喷雾剂,那时候,李柔一定是在心里笑她吧?

    被人卖了还帮人数票子,说的大概就是她这种蠢货。

    叶承爵蹙眉,眸光深沉睨着她,最后弯身半蹲下去,握着她脚腕,给她穿拖鞋。

    “去洗洗脸,先吃饭。”

    他抬头,目光忽地定格在她睡裙下右腿内侧的位置。

    近腿根,他看到红色淤痕,很像是掐出来的。

    他抬手要掀她裙子,被她按住,“你做什么……”

    他硬拉开她的手,将她裙子撩上去,视线尖锐地盯着那块痕迹,这么大的动作,林迦南自然也已经循着他目光看到了,她将裙子又扯下去挡住,“不是你弄的吗?”

    他说:“你上次伤了之后,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有些天没碰你了。”

    她正欲张口,他接着道:“你上次帮我用的也不是腿。”

    “那……”她脸憋的有些红,“可你那时候不还是在我身上掐了吗?”

    她说话的时候,背脊冒着冷汗,心跳的很剧烈。

    不能让叶承爵发现,至少在她想出对策之前,绝对不能。

    他皱眉,最后放过她,“先去洗脸,饭要凉了。”

    林迦南浑身僵硬地起身,往浴室走。

    他拿起被她放在床上的手机,方才阿杰回过来的电话被她挂断了,他手指在屏幕上按了按,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

    林迦南在浴室稍微磨蹭了一会儿,看到镜子才发现自己的眼睛肿的有多厉害,她洗过脸梳了下头发,又用冷水冰了下眼睛。

    一闭上眼,叶臻澜那张脸就浮现。

    叶臻澜手里拿着dv对着她,一脸玩味的笑,“其实你可以试试告诉我哥,让他给你出气,他肯定不会不管你,相反,他会把叶家闹得天翻地覆,他那么爱你,可能真会弄死我也说不定……到时候会很热闹,你很清楚吧……他真闹起来,你也就彻底完蛋了……”

    她擦干手上的水,走出去,脚步一顿。

    叶承爵就在浴室门口等,见她出来,拉起她的手,把人带桌子跟前,按着坐在椅子上,然后把饭菜给她放眼底,好似照顾小孩子。

    她低头吃饭,很安静,他的手挽起她散落的发丝给她别在耳后,他低沉的嗓音响起。

    “李柔辞职了。”

    她手中筷子顿了下,最后含糊地“嗯”了一声。

    “工作上的问题我可以为你们解决,让陆瑾言再给她一个机会……”

    “不用了。”

    她话说的很快,“没必要。”

    攥着筷子的手微微发抖,他瞥见,收回视线,“昨晚没有及时接你电话,我的错,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但你也不要再随意发那种信息,我会很担心。”

    她将筷子攥的更紧,又“嗯”了一声。

    接下来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她吃过饭后许姨来将东西收拾了,叶承爵拿了冰袋,坐在床上将她拉到怀里,然后给她敷眼睛。

    她闭着眼看不到,只能觉察到他的动作,很轻也很温柔,她的心口沉重而压抑,几乎不得喘息,迟疑着动了动唇。

    “如果……”

    这突兀冒出的两个字之后,却等不来下文,他问,“如果什么?”

    她默了几秒,“你会因为我不好而不要我吗?”

    “你没有哪里不好。”

    “我,我……”她脑子里很乱,组织着措辞,“就是如果我哪天有什么毛病让你发现了,你会不要我吗?”

    “你指什么毛病?”

    他将冰袋拿下来,她睁眼对上他视线,心慌的厉害,艰难扯着唇角笑,“我……我就是打比方啊,你都说过,我没有背景,人也不太聪明……你会不会嫌我。”

    “要嫌早嫌了,”他拉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不过有个毛病我很难忍。”

    “什么?”<b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我希望我们对彼此都是坦诚的,没有什么隐瞒,不管出于任何理由。”

    她微怔几秒,仓促地低头,“什么隐瞒……你也知道我就是个没有秘密的人。”

    他说:“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不就是在骗我?”

    “那……”她想起初见的情形红了脸,有些窘,“那和现在又不一样!”

    她一急,神情显出些许无措的娇憨,总算是有些生气,他微微笑了笑,抱住她,“迦南,我希望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能一起面对,你明白吗。”

    她愣了会儿,才回:“明白。”

    他吻了吻她的唇,眸色沉沉没再说话。

    ……

    周一林迦南的调职令正式下发了,将工位搬到社会版的办公室,她做的第一件事是请假。

    社会版有个组长负责,所以她没有必要再和陆瑾言汇报,请过假之后她下楼,乔佳宁就在前台,看到她愣了一下。

    她走过去解释,“我要去找一趟李柔。”

    乔佳宁快步跟上,她看着烦透了,也不好开口说什么,压抑着心中的不快上车。

    李柔和另外两个女孩在南三环租了小区的房子,她还记得地址,上楼之后直奔那扇门,敲了好半天,里面终于有人开了。

    女孩皱眉,“你找谁?”

    “李柔呢?”

    林迦南话音不自觉地紧绷。

    “搬走了,昨天搬的,你打她电话吧。”

    电话要是打得通就见鬼了,林迦南扯着唇角冷笑,“那你知道她搬去哪里了吗?”

    对方摇了摇头。

    从小区出来,林迦南坐在外面的小广场上发了一会儿愣,手机响起,她拿出来,看到上面一个号码发来的短信。

    “十万,汇到这个账号,晚上十点见不到钱别怪我不客气。”

    信息里附了照片,她攥着手机,手抖的厉害,打字也不是很利索,回过去:“我没有那么多钱。”

    那边没有回复。

    她低头,深深吸了两口气,抬头,阴天里整个世界都显得十分晦暗,她叫乔佳宁开车送她回了月登阁。

    之前和叶承爵置气的那天她大手大脚买了包包手链和口红,都是崭新的,她翻出来拍了照,在网上同城买卖里面迅速地找买家。

    东西全新的,倒是很顺利找到几个买家,但是这些人压价都压的非常狠,几乎生生压了一半,她心疼的不得了,但是也只能狠狠心答应下来。

    同城买卖平台有自己的规定,支付流程很慢,她私下里和买家联系了,商量好上门送货直接拿现金。

    一个下午她什么也没干成全送货了,乔佳宁眼睁睁看着她将那天买的东西一个一个送出去,不由得有些困惑,林迦南也看出,解释说:“我那天是太冲动了,还不如折现,钱拿在手里也能用。”

    乔佳宁腹诽叶承爵还能少了给她的钱,不过嘴里没吭声。

    到下午五点多,东西送完,她又将卡里一点工资取出来,还差三万多,她没了办法,买了一个pos机,从叶承爵给她的副卡里面先把钱刷了出来,然后汇款给了那个账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