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63章我爱你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叶承爵一句别哭,让林迦南哭的反而更厉害了。

    像是要将这两天的委屈都发泄出来一样,眼泪汹涌肆意,他摩挲她红肿的眼角,隔了会儿说:“……这里是报社,要哭等我带你回家。”

    这一句提醒让林迦南喉咙哽的更厉害,她努力将眼泪忍下去,叶承爵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了纸巾给她擦眼泪。

    她的眼睛肿的很厉害,这张小脸简直没法看了,满脸的泪痕。

    愤怒和心痛交织,他蹙眉捧着她的脸,最后扔掉纸巾,又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他一抱她她就想哭,咬着唇生生忍住。

    他唇印在她发顶,“你坐会儿,我去拿冰水给你敷眼睛。”

    叶承爵出去之后,她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神情呆滞地发着愣。

    倾诉和流泪带走了一些郁气,但是问题没有解决,她还是一片茫然。

    叶承爵很快回到,坐在椅子上将她拉着坐在自己腿上,给她敷眼睛。

    这好半天都没人说话,敷了会儿眼睛看起来肿的没有那么严重,他放下冰水拉起她的手,将人带出去。

    没有回办公室,直接去了地下停车场,阿杰等在那里。

    回到月登阁,林迦南先去洗了个脸。

    出来,叶承爵就坐在她房间临着窗的椅子上,拿着手机低着头若有所思。

    她慢慢走过去,坐在床上,和他面对面。

    他抬眸看她,放下手机对着她伸出手。

    她起身过去,坐在他腿上,他搂住她的腰,她侧身抱住他,下巴抵在他肩头,她闻见男人身上的烟草气息,她阖上眼,深深吸了口气。

    像是要将那种气息深深吸入肺腑之中,好驱散郁积在她天空的阴霾。

    他的手在她背上一下一下轻抚。

    “对不起。”

    她身体僵硬了下。

    她想说个没关系,但是唇动了动,没发出声音。

    “照片的事情我们想办法,我不会让他发出去。”

    他说话间,眸底泛着冷厉的光。

    不知道用了多大的意志才将立刻去找叶臻澜的冲动压抑下来,她说的对,在没有周全的计划之前,那些照片哪怕流出去一张,对她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

    他没有保护好她。

    但是以他对叶臻澜的认识,分手也未必能够解决问题。

    最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他因为私心将她留在身边,也因此付出了代价。

    可,她明明是无辜的。

    她脑袋动了动,侧了下,枕在他肩头,哭过的喉咙发声有些哑,“你真的……不会嫌弃我吗。”

    她很怕,就算他现在说着不在意,她觉得他或许只是想要安慰她。

    他扳着她肩头把人推开一点,手抚了抚她面颊,然后吻上她的唇。

    这个吻很深,很温柔,她在反应了会儿之后缓慢地回应。

    他在她唇间模糊地说了句:“我爱你。”

    她怔住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抬眸对上她双眼,“景彦,李柔,还有叶臻澜……他们都会付出代价。”

    ……

    许是因为哭泣耗费过多体力,午后,林迦南在床上沉沉睡去,叶承爵陪了她一会儿,但并没有睡着,下午三点多,阿杰发来一条信息,叶承爵看了眼,微微起身在林迦南额角吻了吻,然后下床。

    要出去的时候,床头柜子上林迦南的手机震了一下。

    他拿起来看了眼,有人发过来信息——

    “五百万,汇到这个账户,明天之前我要看到钱。”

    是个陌生号码,他看了会儿,将她的手机也带着出去,然后轻轻关上了门。

    阿杰已经等在楼下,见他下楼,开了口:“景彦和林筱筱都在本市,需要的话随时可以动手,但是李柔目前看样子不在本地。”

    “尽快查出来,”叶承爵迈步往外,又顿了下,“景彦和林筱筱先抓起来,注意抓到人就拿走手机,不要给他们和其他人联系的机会。”

    阿杰应下来,又有些犹豫地跟着叶承爵说:“小乔一直在哭……”

    叶承爵冷嗤一声,“我还没动她,哭什么。”

    “……”

    阿杰也不敢说话了。

    叶承爵气场太强大,乔佳宁虽然是做保镖的,毕竟年轻了些,经验也不足,本来工作失职自己心里就很难受,加上这么个强硬的雇主发火,小姑娘心里就过不去这阵子难受劲儿。

    阿杰又问:“那是要把小乔……换掉?”

    “不换留着过年?”

    叶承爵这话说的,阿杰也不敢出声了。

    俩人已经走出房子,本来往停车坪去,阿杰想当然以为他是要去公司,正准备去开车,叶承爵脚步却慢下来,最后干脆停在了原地。

    阿杰回头,一头雾水。

    叶承爵说:“我不出去了,你先去处理景彦和林筱筱这事,找地方把人关起来,不要给饭也不要给水,放着,等抓到李柔,一起收拾。”

    阿杰走了之后,叶承爵在院子里给叶深行打了个电话。

    叶深行那头听声音在打麻将,老头子有些意外,“承爵?”

    “叶臻澜人呢?”

    “今天说去找朋友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叶承爵抬眸远眺,望见街道上有人在遛狗,一条很漂亮的萨摩耶,和judy很像,他侧了身子不再看,“你找来看着叶臻澜的,是什么人。”

    “退役回来的,”叶深行敏感觉察什么,“怎么了?”

    “没怎么,”叶承爵温淡道:“就是想起来了问问,你和那人交代的清楚吗?”

    叶深行默了几秒,麻将声远了点儿。

    “我说了,就看着臻澜让别闯祸……你戒心太重了,你看袁默然不是没事么?这说明什么,说明臻澜还是知道轻重的,我都还没计较你当年以为袁默然死了就打断臻澜一条腿的事情,现在想想,臻澜多冤枉?”

    “呵……”

    叶承爵冷笑,“冤枉?”

    叶深行嗓音沉了点儿,“袁默然好好的没事,你把臻澜打伤,难道还不算冤枉?你是老大,按理说要照顾臻澜的!臻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澜的腿伤的那么严重,现在还有些毛病,袁默然都回来了,也没见你给臻澜道歉……”

    叶承爵仿佛听到笑话,“道歉?默然虽然回来了,伤痕累累,爸,你偏心随便你,双标也要有个限度!”

    叶承爵嗓音一大,叶深行那端愣了几秒。

    叶承爵虽然平日里对于叶深行娇惯着叶臻澜有诸多不满,但至多也就是抱怨几句,毕竟辈分年龄摆在那里,很少这样和叶深行说话。

    带着显而易见,难以压抑的怒意。

    好一阵子两边都没有说话,最后叶承爵打破沉默,“你最好能保证你安排看住叶臻澜的人有作用,再有事你不要怪我不客气,我信你不是为了让你们忽悠我。”

    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这样没有礼数直接挂断叶深行的电话是头一回,但是此刻他也无法再维持礼数周全,克制怒气已经让他无暇他顾,没有找到李柔,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地让叶臻澜有所察觉。

    他在外面抽了支烟,才折回房子里,这个下午没再去公司,就在书房处理工作。

    四点多的时候梁韶茵接到电话过来松了一趟文件,叶承爵想起什么,在梁韶茵要走的时候把人叫住了,“梁秘书,我记得你是袁默然的同学,对么。”

    梁韶茵愣了下,点头。

    在应聘这个首席秘书的时候,最后一轮一对一面试有五个人,资历差别不大,叶承爵在看简历上看到,梁韶茵和袁默然在斯坦福是同一届同一个专业的,他在面试的时候提起了袁默然。

    两个人聊起袁默然,梁韶茵口中尽是溢美之词,她表示很欣赏袁默然,也对袁默然的事情表示了惋惜。

    叶承爵最后定了她,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袁默然已经死了,他无法为袁默然再做什么,意外地遇到了袁默然的同学,还是很崇拜袁默然的一个同学,他觉得能帮就帮吧。

    过去几年梁韶茵跟在他身边,但两人再也没有提起过袁默然。

    所以他这会儿提到,梁韶茵有些困惑。

    叶承爵又问:“你和她关系怎么样?”

    “还……”她攥着文件的手紧了下,“还可以吧,毕竟一个班的。”

    “默然还活着。”他忽然说。

    梁韶茵瞪大眼。

    认识袁默然的人听到这个消息无一例外会惊讶,叶承爵没太给她缓冲的时间,“但是现在状态不是很好,需要照顾,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去看看她,你们是同学,能陪她说说话也好。”

    梁韶茵面色苍白,隔了好几秒,点头,“……好的。”

    梁韶茵离开之后,叶承爵看一眼手表,起身上楼到林迦南房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几天没睡好,这一觉竟睡到这会儿还没醒过来,他没有惊扰她,将她手机里景彦发的那条勒索信息删了,靠住窗口,隔了段距离静静看着她。

    林迦南醒来竟已经到了六点,下午睡太久,睁眼心里空洞的要怀疑人生,叶承爵的声音适时传过来,“醒了?”

    她视线落在窗户一侧,他在那里站着,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你……没去公司?”

    她揉着眼睛坐起身,眼睛还微微有些红肿,鼻头也发红,发丝凌乱地披散在肩头,他唇角动了动,最后浅浅笑了,“嗯,怕你醒来找不到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