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64章你抱我好不好?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叶承爵在窗口看着林迦南的睡颜,想了很多。

    从第一次见面想到了现在。

    他曾经告诉许昭,如果叶臻澜真的对林迦南存在威胁,最糟糕的结果不过是分手,他会将她送到安全的地方去,他觉得只要她活着,他能接受这种结果。

    他高估了他自己。

    叶臻澜的手段层出不穷,再怎么尽心呵护也不可能面面俱到,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都是由于他的私心,他知道叶臻澜是个疯子,林迦南对于这一点其实并不清楚,她只是因为喜欢他,她身上还有那种小姑娘为了爱情愿意坚持和付出的孤勇,她留了下来,但她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处境。

    现在受了伤,他不知道她心里有没有怪他,但是她没有说。

    哪怕那天他因为误会训斥她,她也没有怪他。

    过去的两天里她因为照片惴惴不安,被景彦威胁……

    她一个人受着了,因为害怕,不敢告诉他,他读的懂她的恐惧,害怕照片真流出去,也害怕他不要她了。

    她问他是否真的不嫌弃她,她让他的心疼的厉害,他曾经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说出来的三个字,就那样脱口而出了。

    那更像是一种本能,想要竭尽全力安慰她,想让她不要担心不要害怕,然而……

    只要有叶臻澜这个人在这世上的一天,留她在身边,就是叫她提心吊胆面对未知的威胁和黑暗。

    林迦南起床洗漱,出来的时候看到叶承爵在衣帽间里,他拿了一件裙子出来,在她身上比划,“换衣服,我们出去吃饭。”

    “……啊?”

    她愣了一下,有些痛苦地皱眉头,“我眼睛还肿着呢,这么丑我不想见人啊。”

    他捏着她下巴,在她眼角亲吻,“我不嫌就行。”

    “我嫌!”

    他哄她:“听话,请你吃麻辣烫。”

    她一怔,睁大眼,“真的假的,你不是不吃那东西吗?”

    “陪你。”

    她犹豫了几秒,机会实在难得。

    和叶承爵在一起,住进月登阁之后,她与垃圾食品基本绝缘,叶承爵口味淡不吃那些,也不让她吃,说对身体不好。

    但是对身体不好的食物一般都会让人特别有食欲。

    很久不吃麻辣烫了,一想那味儿,她觉得有点流口水。

    今天哭也哭过了,话也说完了,食欲好像也跟着回来了,她最后抵抗不住诱惑接过了裙子。

    俩人去的是很久之前一起去过的那家饭馆,饭点儿人格外多,店里空调不给力,腾腾的热气流窜,叶承爵进去之后其实有些后悔。

    看看那油光程亮的桌子,做工粗劣的一次性筷子和纸巾……

    再回头看看认真选菜的林迦南。

    出门之前她特意拿了个冰袋,在车上又敷了敷眼睛,这会儿好多了,他给她选的是粉色的裙子,衬的皮肤更白,她取菜十分专注,又忙不迭侧过脸问他要吃什么菜。

    他随便报了个菜,心想,算了,不后悔了。

    带她去高档的餐馆她未必能这么放松。

    这一次叶承爵挑战自己地多吃了几口菜,可毕竟是不怎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么吃辣的人,很快就喉咙不舒服,他将一筷子菜的时间无限拉长,金针菇是被他一个一个吃掉的。

    林迦南问他好不好吃,他就说好吃,她眉眼间透出几分得意。

    他注意到,她总算是多吃了点。

    从饭馆出来,去往停车场有一段距离,叶承爵喉咙实在难受,路上在便利店买了一瓶水,在店里咳了会儿,一口气喝掉小半瓶,觉得舒服点了,才出去。

    林迦南等在门口,见他出来,问他,“嗓子还难受?”

    他摇头,抬手举起水,“只是口渴,你要不要喝。”

    两人说话间往前走了几步,她摇头,他觉得不妙,手按着自己喉结部位,揉了下。

    更痒了。

    麻辣烫就不是人吃的东西,林迦南怎么会喜欢吃这种玩意儿。

    他额头沁出一点汗,步子也慢了些,眼看快到停车场,林迦南说:“想咳就咳出来吧,不然难受。”

    他一下子咳出来。

    咳的很剧烈,好半天,嗓子才算是舒服了,他又猛灌两口水,喝水的时候回忆了一下,这辈子好像也没几回这么狼狈,他狼狈到觉得有些尴尬。

    剩了小半瓶的水杯扔到垃圾箱,两个人上了车,林迦南在副驾驶上手伸过来,他看到她拿着的纸巾,刚要去拿,她忽然动了动身子凑过来,拿着纸巾擦他唇角。

    他愣住。

    她仰着脸,垂眸仔细眼用纸巾擦他的唇,忘记在哪里看到过,说薄唇的男人薄情,她现在觉得那就是屁话。

    他今天之所以选他其实深恶痛绝的麻辣烫,其实只是为了哄她高兴,她知道的。

    他其实吃的难受,还忍着不想被她发现,她也知道的。

    “迦……”

    他开口才要叫她,被堵住了。

    林迦南没什么高超的技巧,从前都是被他带着跑,此刻只能笨拙地效仿,尽管如此,他的血液很快被点燃,两个人都忘了场合,在车子里面吻的难舍难分。

    分开了,呼吸很急促,她说:“我也……”

    她又亲他的唇,“爱你……”

    很爱他,很确定自己爱他,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但是此刻万分笃定,离不开他。

    他气息紊乱,手扣着她的腰,将人带远了一点。

    她眼底透出困惑。

    他吁出口气,“……这样下去真的会车震。”

    她呆了几秒,问:“车震你不行吗?”

    嗓音娇娇软软仿佛很无辜,他觉得身体疼的厉害,火气也格外大:“这是停车场!”

    “哦……”

    她像是才反应过来,“我给忘了。”

    她回到副驾驶位置上去了。

    叶承爵掌心一空,怀里失去一个热源,心也空了一下,扭头看她,总觉得她是故意的。

    林迦南摸着自己滚烫的脸颊平复呼吸,抬眸见男人直勾勾盯着她,她头皮发麻,她告白了,话说了现在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脸道:“开车啊……”

    他没动。

    “你不想快点回家?”

    <b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这句话落入他耳中,生生被他听出些娇嗔和勾引的味道。

    他本来确实不想回,为了哄她开心本想带她去逛街或者去看电影,想让她忘记那些事,但是她这么一问,他觉得他现在,十分着急快点回家。

    车子一路压着限速跑,她发觉他车开始的没有平日里稳,心下还有些疑惑,直到回家他拉着她上楼,到了房间立马关门将她压在床上。

    她承认那会儿在车上是有些情难自控,她自己也忘了地点,只想和他近一些,再近一些,但是告白的劲头过去了,骨子里的羞涩涌上来,脑子清楚了些,她没想到他一路脑子都是这事儿……

    他眸底的光带着强烈的欲念,让她觉得有些危险,身子不由自主往后缩,被他拉回去,他抓着她手腕的动作很强硬,触动她回忆里某一根弦,她竟惊的抖了起来,呼吸也顿住。

    他吻落在她锁骨,察觉到,停住了。

    她眸底微光闪烁,似恐惧,她唇色发白,“我……我……”

    他沉默几秒,手支着慢慢要起身离开。

    她脑子一片空白,手抓他衣领,起身吻他,用动作无声挽留他。

    他心疼地抚着她的脸:“不要勉强自己。”

    “你抱我好不好?”她声音很小在他耳边说,“让我忘记……”

    后来,她真的忘记了。

    这个夜晚的记忆是他的容颜,他的身体,他的汗水,他的呼吸,以及他的气息,她的世界只剩下他,她以前没有想过此生会遇上这样一个他。

    他温柔的让她忘了所有委屈。

    无论结果如何,她想,她都不可能会后悔了。

    ……

    报社那边,叶承爵帮林迦南请了几天的假,她在家呆了两三天,他也不去公司上班,文件都是梁韶茵送到家里来,他处理过后,会亲自下厨给她做饭,饭后拉着她去外面散步……

    明明脚下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一枚炸弹,她和他的日子过的却像是在度蜜月。

    景彦没有再发来勒索信息,第四天的下午,他带着她去了瑶城北郊的棚户区。

    这一片堪称瑶城的暴力街区,在从前都是林迦南从报纸上网上看到的,动辄就是这里有人被杀之类,这里是那些帮派活动的主要场所,久而久之,大部分普通人对这里都避而远之,她也算其中一个。

    现在这里被市政规划为拆迁区域,很多房子已经不住人了。

    车子停在驶不进去的小巷子外,他拉着她的手走进深巷,他并不提到这里做什么,她也没问。

    跟着他她很安心。

    目的地是一栋很破旧的两层小民房,她跟着他走进去,目光越过阿杰的背影,看到了景彦和林筱筱,还有李柔。

    房子很空很大,稀稀拉拉的还剩不多的家具,景彦和林筱筱都被绑在木椅子上,嘴巴上被贴了胶带,看到她,几个人都挣扎起来。

    林筱筱流着眼泪,因为嘴巴被封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李柔面色苍白,对上她视线就别过脸。

    她脚步顿了一下,阿杰转过身来,往侧面退了一步,“人齐了。”

    阿杰手里拿了一截麻绳,那绳子上竟沾染着血迹,林迦南手指无意识蜷缩了下,只觉得面前的阿杰十分陌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