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66章你不就是笑给我看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李柔被打的偏过脸,也没勇气回头看,维持着那个别着脸的姿势抽泣。

    打人的是林迦南,但是她的手也在发抖,她咬着唇,攥着拳头竭力压抑继续打下去的冲动。

    “我需要保障。”

    几秒后她开口,话音很轻,“李柔和林筱筱的照片我都要。”

    林筱筱和李柔闻言,都瞪大眼,林筱筱只是叫,因为下巴的缘故话也说不清,李柔喊起来,“迦南,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怎么不能?”

    她怒极反笑,“你能做的我就能做,照片我留着做保障,以后有个万一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她扭头看阿杰,“阿杰,你能拍吗?”

    阿杰点头。

    李柔还在哭着求她,她没理会,视线回到已经没了人样的景彦身上。

    “景彦,你的照片我本来就有,这次的事情是给你一个教训,你们再动针对我的心思,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出什么事来,你好自为之。”

    景彦疼的已经说不出话,虚弱地喘着气,林迦南转身,对叶承爵说:“我想走了。”

    这个房子,房子里的几个人,都让她觉得恶心。

    叶承爵回头看阿杰,视线指了指景彦,“给他点教训……对了,把手废了吧。”

    就是景彦的手,在林迦南身上留下了痕迹。

    林迦南听见了,本来有那么一瞬犹豫想要阻止,但抵抗不过脑子里另外一个声音,没有开口。

    李柔还在苦苦哀求,林迦南临到出门的时候脚步微微的停顿了一下。

    但只是一瞬,很快她继续迈步,走了出去。

    外面晴空万里,许是因为在那房子呆的久了,出来的时候吸入肺腑的空气竟都清新了不少,她身子有些虚软,缓缓地抱住叶承爵的手臂,靠着他。

    他低头,手摸了默她的脸,她的脸颊冰凉,唇色微微发白,他问:“这种方式让你不舒服了?”

    不光彩,残忍,极其暴力。

    但是她想了想,和这些人,道貌岸然讲什么规则,那注定无法达到自己的目的。

    她开口,声音很小,“……照片都在叶臻澜那里。”

    “我会去找他,现在至少不用再担心照片从其他的途径泄露出去。”

    她跟着他往前,但腿软的厉害,走了没几步,他干脆将她打横抱起来了。

    快要拆迁的片区人非常少,她手搂着他的脖子,被他放进车里。

    叶承爵正要开车,林迦南忽然出声。

    “不然……我去见叶臻澜吧。”

    他转过脸,睨着她,“原因。”

    她迎上他目光,“他太会挑衅,可能会刺激到你,而且……”

    她顿了顿,“就算我们再讨厌他,他也是你父亲的孩子,如果你们两个之间出了什么事,你父亲年龄那么大又生着病……”

    车里安静了会儿,她说的这些,叶承爵当然也早就想过了,他说:“就算这样也不能让你和他见面。”

    她其实也觉得他不会同意,她自己也不认为这是什么好办法,她心底对于叶臻澜这个人甚至是有些恐惧的,但是她现在也想不到还有谁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去和叶臻澜谈。

    他攥了攥她的手,“我会想办法把照片拿回来……迦南,你不要想那么多。”

    整件事里受伤害最大的,就是她,他没能保护好她,现在她还在试图从他的立场去考虑他可能会面对的阻力和困难。

    她抿唇,安静几秒,问他,“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我……不会拖累你,我在外面等也可以。”

    她实在很急于拿回那些照片,一想到自己的照片在叶臻澜那个变态的手里,她浑身都不舒服。

    叶承爵思忖几秒,点了头,“叶臻澜最近住在家里,如果他没有胡乱发,照片应该在家,去家里阿杰帮不上忙,你跟我去也好,我确认过我爸应该是出去了,等下你在外面等,一旦看到我爸的车子打电话给我。”

    她点点头,他倾身在她唇上落下一个轻轻浅浅的吻。

    去叶家的路上两个人都没再说话,林迦南一直看着车窗外,脑海里不断重复见到李柔的那些画面。

    她想,这可能是她和李柔最后一次见面了。

    ……

    抵达叶家,叶承爵特意将车子停在了停车坪入口位置,叮嘱林迦南又任何车子进入就给他打电话。

    她答应下来,他揉了揉她的头发便下车。

    叶深行今天是和从前商场上合作的伙伴约了打高尔夫球,偌大的宅子里叶承爵从楼下过时只见到佣人,他拉住其中一个问了下,叶臻澜这次回来之后房间没有变,依旧在二楼。

    上楼之后,他走近了听见房间里传出的声音,怪叫,夹杂粗口,很标准的男人在打游戏的时候经常骂的哪一类话。

    他没敲门,直接推开了。

    房间里两个男人,电视连接了ps4,两人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柄正打的热火朝天,甚至没有听见推门声响。

    叶承爵手重重在门上叩了几下。

    这下子两人有了反应,不约而同回头,叶臻澜一愣,旋即笑了,“大哥,你怎么来了?”

    叶承爵抬抬眼皮,打量房间里另一个男人。

    很年轻,身体结实,触及他打量的视线做了个自我介绍。

    “您好,我是叶老先生请来照看二少的,我叫……”

    叶承爵冷笑一声,“照看?”

    男人愣住,本来抬起的手讪讪停在半空,不尴不尬,“叶老先生说叫我多注意二少动向和他汇报……”

    叶承爵笑意不达眼底,眸底泛着冷光,他本来也没有抱着多大的希望叶深行真会找人看牢叶臻澜,只是想要叶深行有这么个意识,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叶深行竟找来个陪着叶臻澜找乐子的废物!

    叶深行的想法他怎么会不清楚,大抵是知道袁默然活着,便再也没有制约叶臻澜的心。

    叶臻澜笑着开口,“哥,你今天怎么会回来,真是稀客。”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来么。”

    他嗓音低低淡淡,仿佛不带情绪,叶臻澜挑眉想了想,“还真想不到。”

    “你对着监控笑,不就是笑给我看。”

    叶承爵往前几步,逼近叶臻澜,叶臻澜也没动,将手柄随手扔在沙发上,身子往后靠住沙发,“要为这事儿……那你可来的有点慢啊。”

    叶承爵攥紧拳头,“什么意思?”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叶臻澜笑的眉眼都弯起来,一把勾了旁边男人的脖子,“我们刚刚还看了那照……”

    话没说完,叶承爵弯身,一拳头结结实实打在叶臻澜的脸上。

    这一拳力道太重,叶臻澜嘴里弥散着血腥味,竟一下子没能回神。

    旁边的男人变了脸,一下子站起身,“大少,您这是做什么!”

    叶承爵二话不说,直接将人一把推出门外,然后将门反锁。

    外面敲门声如同擂鼓,叶承爵转身,还不折回沙发边。

    叶臻澜这会儿是反应过来了,依旧没起身,瘫软地躺在沙发里,仰着脸笑,“哥,你挺有福气,小嫂子身材不错,皮肤也很好……”

    叶臻澜这张嘴,格外擅长挑衅。

    这是叶承爵一早就知道的,就连林迦南在来之前也提醒他了,不要被叶臻澜激怒而失控,但是……

    他拳头攥的手背青筋凸起,对着叶臻澜的脸又是重重一拳。

    叶臻澜鼻血流出来,手擦了一下,还在笑,“这就生气了?我只不过和小嫂子开个玩笑而已……”

    叶承爵手攥着他衣领将人整个提了起来。

    “照片在哪里。”

    叶臻澜盯着他眼睛,这个距离很近了,他看清他眸底的怒火涌动,又带着明显的压抑克制。

    “你放手,我给你找。”

    叶承爵一把松开手,“别耍花招,叶臻澜,别以为你死了个妈全世界都要惯着你,也不是我推她下去的,你要是不知道适可而止,我让你去陪她!”

    叶臻澜身体重重落回沙发上,低眸,听见叶承爵的话,唇角勾着一抹嘲讽的笑。

    “是……你没推她下去……”

    他缓缓抬头,“但要不是你们,她会跳楼吗?”

    叶承爵居高临下,睨着他,“那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做小三是,跳楼也是,这世界不是围着她转的,也不会围着你转!”

    叶臻澜又用手抹鼻血,那张脸被血染了大半极为狼狈,他笑出声来,小声丧心病狂,叶承爵失了耐心,揪着他衣领再次把人提起,狠狠甩到电脑桌跟前去,“把照片给我找出来。”

    叶臻澜低着头,摇头晃脑地摸到鼠标,动作又停了一下。

    “我忽然想起……照片,我好像已经发给朋友了呢。”

    他抽纸巾擦着鼻血,尽管如此还是在电脑桌上落了一片,他一转椅子,面对着叶承爵笑,“好东西,大家要一起分享嘛……”

    叶承爵没有表情,脑子也是空的。

    那些照片如果传出去,林迦南这辈子都完了,不论用什么办法,他都不可能弥补她了,这个阴影会追随她一辈子,而且这里也将会再也没有她的容身之所。

    叶臻澜又擦了擦鼻血,正要起身离开电脑桌,被叶承爵推了一把,坐回去了。

    他皱眉抬头,叶承爵目光一掠,随手拿起他放在桌上的水果刀,然后将椅子一转,让他面对着电脑,紧接着,他左手被按着,叶承爵手中的水果刀,由着他手背狠狠刺进去。

    血溅出来,手整个被钉在电脑桌上,他痛的叫了声,浑身冒着冷汗,叶承爵将刀子继续往下压。

    “找不到所有的照片,今天你别离开这张桌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