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67章重蹈覆辙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坐在车上,望着宅子方向,心里七上八下的。

    她很想进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但是又恐惧又担心,叶承爵不想让她再见叶臻澜,她自己也不想,而且这会儿如果她离开,万一叶老先生回来,就连个报信的也没有了。

    这一阵子混乱的思绪扰的她心神不宁,忽地听到外面传来的一点声响抬头,便是一愣。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一辆宾利驶入停车坪,她身体不由自主就缩了缩,这个动作做的可笑而无用,黑色宾利停下之后,叶深行果然从后面下来了,一抬头,就看到副驾驶上的林迦南。

    叶深行蹙眉,表情嫉妒不悦,走过来几步,车窗是降下来的,他低头看着林迦南,“承爵呢?”

    她脑子有些空,“他……他……”

    叶深行像是忽然想到什么,皱眉回头叫司机赶紧去看叶臻澜。

    遂回头,对着林迦南说:“别让我知道是你怂恿承爵来找臻澜什么麻烦,一个女孩子,你也该有些自知之明,就算没有臻澜,你和承爵一样不合适在一起!”

    老人嗓音冷厉低沉,不怒而威,林迦南硬气不起来,面色苍白没有说话,叶深行已经转身走远。

    她愣了几秒,赶紧拿出手机给叶承爵打电话。

    “接电话啊……”

    彩铃一遍又一遍,她急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也不知道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但是她很清楚叶深行一直十分偏瘫叶臻澜,要是看到叶承爵因为她的事情去找叶臻澜的麻烦,那对谁来说都不是好事。

    叶承爵不接电话,她打了好几遍,最后发了一条短信。

    “你爸回来了,不管你谈的怎么样,快出来!”

    发完,她赶紧下车,去追叶深行。

    叶深行被拦在门口,看着眼前这个没大没小的姑娘更觉得没教养,“林小姐,这里是我家,你再不让开,我会让保安请你出去!”

    林迦南找不到理由,胡乱地拖延时间,“叶老先生,我知道您看我不顺眼,觉得是我高攀,但我和承爵对彼此是真心的,我希望您能……”

    没有用,叶深行手一挥,直接让佣人来把她拉开了。

    她拖延不住,甩开佣人的手跟进房子里去,楼梯上一个男人下来,看着叶深行就叫,“叶老您可算回来了!大少刚才打了二少……”

    叶深行闻言,立刻变了脸,急忙往楼上走,林迦南脑子里没了主意,只能也跟上去。

    门是反锁的,光听见里面忽地又是一声重响,有说话的声音,但是隔了厚厚的门板听的并不真切,叶深行吩咐佣人去拿备用钥匙,一边敲门。

    “承爵,把门打开!”

    里面没有回应,林迦南这会儿也紧张起来了,掌心都是汗,她也叫了一声,“叶承爵,你父亲回来了,你先出来好不好?”

    里面没有声音回应他们中任何一个,叶深行面色已经愈发难看,敲门的力道变重,“承爵,你忘了你以前做的荒唐事了吗?袁默然明明没死,你都归咎在臻澜的身上,还打断他一条腿,你现在难道还想重蹈覆辙吗?林迦南人好好的在这里,你还有什么不满!”

    林迦南脑子全乱了,叶承爵就连听到她的声音都没有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反应,难道是他受伤了吗?

    还是——

    最糟糕的情况出现,叶臻澜的挑衅再次凑效,他做了什么……

    如果这样,叶深行以后会更容不下她的存在。

    叶深行火气大,拳头重重砸在门板上,“承爵,你要是再做出什么伤害你弟弟的事情,你良心上过得去吗?他除了这个家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佣人拿来钥匙,叶深行几乎是一把夺过去的,打开门的一瞬,就怔在原地。

    因为角度林迦南未能立刻看到房间里面的情景,只见叶深行面色一霎变得惨白,吼出来,“你放开他!”

    那一嗓子破了音,声音很大,林迦南腿一软,忽然没勇气走过去看。

    叶深行反应这么大,她不知道里面是谁受伤了。

    一阵阵的心悸,她虚软地扶住墙壁,看到叶深行进去之后,是惊慌失措的佣人在尖叫。

    她咬咬牙,慢慢走过去。

    视线里,一片混乱——

    叶臻澜被按在电脑桌前,左手手掌被叶承爵用水果刀钉在桌子上,血已经从桌上流到了地上。

    手掌被贯穿,那只手很有可能彻底彻底废掉。

    她扶着额头,现在应该去阻止叶承爵,但是她腿软的厉害。

    “叶承爵……”

    她唤了一声。

    他像是根本没有听见。

    叶深行叫他他也置若罔闻,叶深行用手去拉扯他的手,被他一把挥开。

    力气过大,叶深行一下子跌到在地上。

    她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叶承爵,住手!”

    他动作顿了下,终于有了反应。

    很缓慢地转过脸,看向她。

    这一幕彷如慢镜头,她看到他苍白的脸上被溅了一点血,只是看她一眼视线又回到叶臻澜身上。

    她头重脚轻,觉得恍惚,佣人忽然的尖叫撕裂了这种僵持。

    “老爷,您怎么了!醒醒……快去拿药啊!”

    场面混乱到极点,叶承爵终于回头看向叶深行,叶深行人已经昏倒在地上,有佣人拿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

    叶深行陷入昏迷,在救护车上出现心脏骤停,在两次尝试心肺复苏之后恢复微弱的心跳,被送进医院立刻进行急救。

    与此同时,叶臻澜也被送入医院,因为疼痛整个人已经休克,很快进入手术室。

    这些是林迦南后来才知道的,事发当时的一片混乱里,她被人彻底忘掉了。

    被仓促扶着叶深行出去的佣人狠狠撞过一下,当时那佣人瞥她的一眼都是嫌恶,一副看着外来入侵者的神态,叶承爵也没顾上她,紧跟着出去了。

    她在原地站了会儿,转身本来要往出去追,忽然脚步顿一下,回头,看向那张电脑桌。

    桌上全是血,叶臻澜也被人扶着送走,水果刀被扔在一边,她几乎本能一般奔向那张桌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电脑是开的,她搜索里面所有图片文件看,图片太多,她眼花缭乱,眼泪流出来,她擦掉了继续找,最后也没找到,她又一个一个拉开抽屉和柜子,寻找那个dv,可到最后也没能顺利找到。

    她捂着脸,在满是血腥气息的房间里蹲下去,眼前一片黑。

    最后她是被叶家的佣人给赶出去的。

    从宅子出去,已经不见叶承爵人影,也找不到来时那辆车热,她在别墅区的马路上走了很久才找到公交车站。

    车上有人奇怪地看着她,“你脸上有血……”

    她胡乱拿手擦了擦,低下头,鼻尖酸涩,但流不出眼泪。

    已经和叶家撕破脸皮了,但她还是没能拿到照片。

    她给叶承爵打过电话,辗转换了一班车,才到了那家医院,楼道里,叶承爵坐在长椅上,整个人很安静,脸上没什么表情,听见她的脚步声也毫无反应。

    她走近他,手抚上他肩头,他才像是忽然回神,抬头看她。

    他唇角动了动,没发出声音,也没能顺利挤出一个笑容,她摸了摸他的脸,“没事……你父亲会没事的。”

    他手覆上她手背,在她掌心吻了吻,低低“嗯”了一声。

    她在他身边坐下来,她将他的手攥的很紧,像是要给他一点力量,但是她自己的心也是慌张的。

    叶深行要是有个万一,那一切都完了……

    她没有再流眼泪,眼泪好像已经流完了,盛夏的天,他们十指相扣,从彼此身上却汲取不到任何温度,紧密贴合的掌心都是冰冷的。

    ……

    叶深行勉强地挺过了这一回,心脏恢复跳动,但是被医生判定进入空前危险的发病期。

    加之年龄原因,医生告诉叶承爵,家属需要做好万全的心理准备,临床上这种病例这个年龄已经算是活的时间比较长的,发病期内随时可能出现心脏骤停,并不是每次都有那么好的运气可以抢救过来。

    叶深行被转入重症监护室密切监控生命体征,叶承爵签了一大堆治疗风险通知还有病危通知之类的单子,最后隔着玻璃看了叶深行一会儿。

    叶深行很宠叶臻澜,他是知道的。

    叶深行宠叶臻澜有原因,他也都清楚。

    这让叶臻澜有恃无恐,因为无论发生什么事,他必须承认,里面这个一心偏袒叶臻澜的男人,也是他的父亲。

    为了林迦南他可以忤逆叶深行,但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叶深行死。

    叶承爵在重症监护室外守着,阿杰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林迦南把阿杰带到医院外面了。

    阿杰给她一个u盘,她接过来,放进衣兜,“阿杰,辛苦你了。”

    阿杰忧心问:“叶董现在什么情况?”

    林迦南说了,说完,像是安慰自己一般道:“医生也说了,要是恢复的好,脱离这次发病期,还能有很长日子。”

    阿杰走了之后,她摸着衣兜里面的u盘,在楼下又发愣一会儿才上去。

    夜间的医院楼道冷冷清清,叶承爵依旧雕塑一般坐在楼道椅子上,她隔着很远的距离看到他,忽然间就没了勇气走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