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68章尽快和林迦南分手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叶深行于事发次日中午才醒来,睁眼第一件事就是问叶臻澜的情况。

    同一家医院里,叶臻澜的手术在头天深夜完成,刀子将掌心刺穿并持续了一段时间,即便进行了止血和组织缝合,软骨和神经的损伤不可逆,很有可能会落下严重的后遗症。

    叶臻澜不是致命伤,早上的时候已经醒了,听到医生告诉他结果,他竟然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对于去看叶深行也提不起精神,整个人恹恹的,在药物作用下醒了没多久又很快睡过去,除却叶深行安排来照顾他的男人,家里另外抽了一个佣人来帮忙。

    发病期的叶深行需要格外注意情绪,叶承爵告诉他,叶臻澜没事,手术很成功,人在睡觉。

    叶臻澜一向没心没肺,叶深行也习惯了,听说人没事就松了口气,紧接着就是骂叶承爵。

    叶承爵一言不发受着,直到医生进来。

    叶深行听到自己再次进入高危发病期,面色变了变,但其实也并没有很意外。

    医生早就说过,发病期是不定的,这样接二连三的刺激,就算没病,也会刺激到生病。

    叶深行年龄不算大,才快六十,还没有七老八十的对死亡无所畏惧,他没抱上一个孙子,何况还有个不省心的叶臻澜,躺在病床上还是格外怅然,对叶承爵语重心长。

    “无论发生什么事,臻澜都是你弟弟,我知道他针对你你一直心里不舒服,但那孩子其实不坏,只是心里有气无处去,你知道的,他母亲那样过世……”

    “这件事我和你妈都有责任,尤其你妈那时候不该带着你去找臻澜他母亲,不然也许不会是今天这个局面,你妈去了南山,剩下你,他也许只能对付你来让自己心里舒服些,但他其实不是没有轻重的,你要是娶傅轻音这样的,这些问题都不会有,联姻是为了叶氏,臻澜也是靠叶氏活的,你以后只要给他足够钱就行,看不顺眼了打发到国外也随你……”

    叶承爵沉默着。

    “听我一句劝,袁默然和林迦南那样的,不要再来往,尽快和林迦南分手,我老了,折腾不起了,臻澜我是管不了的,也害怕他那心性结婚又离婚的折腾,最后这些时间,我想有个孙子,承爵,你一向最懂事的。”

    见叶承爵不出声,他声音大了些,“听见没?”

    叶承爵点头,一张脸毫无血色,“我知道了。”

    叶深行也不知道这个“知道了”算是答应还是没答应,但也没有继续问下去了。

    才发病住进来,他也不想再和叶承爵吵架。

    虽然被转入普通病房,叶深行还在被密切关注生命体征,请的陪护到了之后,叶承爵得了空离开病房,林迦南坐在外面长椅上,弓着身子,手扶着额头,似是很疲惫。

    她也知道叶深行肯定不想看到她,所以在护士将人推入病房的时候,她并没有跟进去,在楼道里呆了一个上午,听见脚步声并没有抬头,直到肩头一个重力落下,她才缓缓抬头,对上叶承爵的视线。

    他眼底都是红血丝,这一晚未曾合眼,又一直在担心,整个人都有些憔悴,她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张小脸依旧是苍白的,她很勉强地挤出个笑,抬起手,覆在肩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扣着她的手上。

    “走吧,”他说,“我得去公司,先送你回家。”

    她顺从地起身跟上男人步伐,回到家之后许姨做了饭,两个人都洗澡换过衣服,囫囵吞枣地吃了个饭,都没什么食欲,吃饭更像是在完成任务,饭桌上也没人说话。

    饭后叶承爵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和林迦南打招呼,她在自己房间的窗口能看到男人走向停车坪,然后车子驶离小区。

    她靠着窗口,到现在脑子还是乱的。

    叶深行进入发病期,是叶承爵引起的,再往深了追究,还是因为她,如果不是为了她,叶承爵不至于失控到这样对待叶臻澜。

    最糟糕的局面已经出现了,她的照片依旧没有要回来,而她现在就连主动和叶承爵提起这件事的勇气都没有。

    而他也未曾问过,也许是父亲生病让他无暇他顾,她知道她这种想法可能有些自私,但是却没法摆脱,她还是想要把照片尽快收回来。

    后来几天时间,叶承爵基本在医院公司两头跑,回家来往往只是匆匆洗澡换衣服或者取东西,林迦南请了几天假,叶深行不愿意看到她,医院那边她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她只是脑子太乱,不想去上班。

    周五的晚上叶承爵根本没回家,干脆住在了医院,阿杰回来一趟取他的换洗衣物,林迦南帮忙找出来,顺便问阿杰一句,“叶老先生现在怎么样了?”

    “不好说……看着是没事,这个病就是这样,那天听医生说,发病期很危险,加上年龄大了,叶先生可能也是想多陪陪老人,毕竟时间还多不多都很难说。”

    阿杰接过林迦南整理好的衣服,想起什么,又说:“叶先生说这两天他估计都没时间回来了。”

    林迦南点了点头,“辛苦你了,阿杰。”

    阿杰走了之后,她一个人吃过晚饭然后睡觉。

    叶承爵不喜欢和别人睡在一起,之前和她也只是偶尔因为做的缘故会同床而眠,但是那几天……

    事发之前那几天。

    他们都习惯了彼此的体温,每天晚上就算不做也是睡在一张床上的,他会抱着她。

    她在床上蜷缩起身子来,抱紧了自己。

    ……

    翌日,林迦南去了医院一趟。

    叶臻澜和叶深行住的是一家医院,但是她不知道叶臻澜住在哪个病房,只能试探性地到骨伤科的护士站先去问了问,她以叶臻澜朋友名义问,倒是很顺利问到,但是到了病房,却不见人。

    病房里没人,但看东西还在,估摸着没走远,她想了想,下楼去心内科一趟,心里寻思着看能不能遇到叶承爵,但却没那么好的运气,在楼道里打了个来回,没见到人,她脚步停在叶深行病房门口。

    她是没胆子推门进去的,叶深行讨厌她,她要是真把老人再气出什么毛病来,也担不起责任,她犹豫着,慢慢往后刚挪一步,听见虚掩着的病房门里传出叶深行的声音。

    “你还没和林迦南分手?”

    她步子顿住了。

    <b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她等了会儿,也没听到叶承爵的声音,只是叶深行又念叨,“你要想气死我,就继续和那丫头在一起,说句难听的,别说这回的事情臻澜有错,哪怕有错,针对的是那丫头我觉得也是对的,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不可能让她进叶家的门……”

    她没听下去,转身赶紧离开了。

    下了楼,她在住院部楼下花园的椅子上坐着发呆,呆了会儿,眼泪就快流出来,她努力仰着头看天空,深深吸了几口气,将眼泪忍回去。

    复又抓着头发,头慢慢低下去。

    她脑袋晕晕乎乎的,这么坐到中午,觉得叶臻澜就算是出去转也该回来了,便起身回到住院部,在楼下等电梯的空儿里脑子里不断梳理,琢磨等下要是见到叶臻澜要怎么样将照片要回来。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她抬头,便是一愣。

    电梯里涌出的人流中,有两张面孔格外熟悉。

    叶承爵身边带着傅轻音,傅轻音本来正和他说着什么,在看到林迦南的时候才停下来。

    电梯里人都走了,电梯门也合上上去了,林迦南还站在原地,对面是叶承爵和傅轻音,叶承爵正蹙眉盯着她,“你怎么来了。”

    她有些无措,低着头说不出话。

    她自己来找叶臻澜不是个好主意,但是现在叶承爵顾及不到她,她必须得自己想办法,可是告诉他,她不确定他会不会生气。

    但是叶承爵很快想到,“你别告诉我你是来找叶臻澜的。”

    她底气弱的厉害,无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他说话间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压迫感让她很不舒服。

    叶承爵侧过脸对傅轻音说,“你先去餐厅,我等下去找你。”

    傅轻音点了点头,瞥了林迦南一眼便走了,按一眼带着些轻蔑,就连话也不屑于和她说一句。

    林迦南手攥着包带子,声音很小,“我只是想试着和叶臻澜谈谈……”

    “我知道你心里着急,但是你觉得你这样去找他,他就会听话给你?”

    林迦南被这话刺到心口,面色晦暗道,“这话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但是如果我连找都不找他,那我还有可能拿到照片吗?”

    这话因为着急,她的语气很冲。

    他默了几秒,“你是怨我没有拿到是么。”

    她抚了下额头,偏过脸,吐出一口气,“没有,我只是想尽可能自己也努力一把,毕竟那照片关乎我的以后,我不能坐以待毙。”

    她试图将话说的平静一些,事实上她的语气也的确很淡然,她很努力地不去想在病房门口听到的叶深行的那句话,也很努力不去想叶承爵为什么和傅轻音在一起,她现在除了照片什么都不愿意去想了。

    “但是你现在单独见叶臻澜,他会对你做什么你想过吗?”他压抑着怒气,“你什么时候能成熟一点,等不了?”

    她视线回到他脸上,心口发凉,隔了几秒,回答。

    “对,我等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