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71章龙潭虎穴必须自己闯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叶臻澜闻言,饶有兴味勾起唇角,眯着眼,仿佛打量一个陌生人一般打量着林迦南。

    林迦南和袁默然不同,比叶承爵小好几岁,看起来很年轻,那张充满胶原蛋白的脸还很青涩,但此时表情笃定,眸底透着和年龄不太相符的一股冷厉。

    叶臻澜笑笑,“我哥对你挺好,你也真舍得。”

    她眼神微动——

    对她好?

    以前她也以为叶承爵对她是最好的,但现在,她不确定了。

    她本来已经很难信任任何男人,信过叶承爵,但是结果他还是让她失望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不觉得有什么对不起叶承爵的,她想有个人样活下去,靠不了他就得靠自己。

    “我看我哥还真挺喜欢你的,他对袁默然可不是这样……”叶臻澜不无惋惜叹一声,“照片我没动过,都在dv里面,你想要可以,但现在不行,手机号留下,我会通知你去拿。”

    对上林迦南犹疑的双眼,他又道:“当然是有条件的,具体什么条件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你都做好背叛我哥废了自己手的准备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林迦南也知道没那么容易,但哪怕龙潭虎穴她也必须自己闯,她现在谁也靠不了了,万一照片泄露出去还不如让她去死,她拿出手机,留给叶臻澜号码的同时也将叶臻澜的号码记下。

    临出门之前她想起什么忽然说了句,“你对着监控笑了。”

    叶臻澜懒散道,“我经常笑啊……”

    “你不让我告诉叶承爵,但是你知道他会调查,你知道他会看到监控,你对着监控笑,你想激怒他,”她手已经按上门把,侧过脸看着叶臻澜,“想激怒他,但又想让我受折磨,所以不让我告诉他……叶臻澜,无论你承不承认你有病,你这样下去,受害者都绝对不只是叶承爵和他身边的人,你也会害了你身边的人。”

    叶臻澜不屑地扯着唇角,听见她又问:“你说你有女朋友……是那天和你遛狗的那个女孩子?”

    叶臻澜表情微微一顿。

    林迦南没再说话,走出病房立刻又带上了墨镜和口罩,以防不小心遇到叶承爵。

    然而墨菲定律非常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下楼往前途径医院食堂,她还是看到了叶承爵。

    他不是一个人。

    他步履匆匆往住院部走,旁边是傅轻音,傅轻音手里提着装饮品的纸袋,正从里面拿了一杯咖啡给他,他手接过去,傅轻音笑着侧脸和他说话。

    林迦南也不知道为什么,许是心虚,在楼的拐角闪身,靠住墙壁,在他们发现她之前躲了起来。

    叶承爵和傅轻音走过去了,她人在身后建筑的一片暗影里,盯着那一双背影,看了许久,眼睛都不眨一下,直至眼睛涩的难受,眼帘低下去,手匆匆抹了一下眼角。

    叶深行的治疗情况并不是很理想,原本一周的高危期被医生宣布延长,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林迦南在加班,叶承爵是发过来信息说的,她没太大感觉,本来想回个知道了,又觉得很敷衍,将手机放回桌子上。

    现在除了敷衍她和叶承爵也给不了彼此什么了,他父亲重病,但她甚至无心也没有精力安慰他一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那天谈过之后叶臻澜一直没有动静,她也会着急,甚至发过去短信催,叶臻澜只叫她等,她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叶承爵回到月登阁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原因不仅仅是叶深行,还有袁默然。

    听说袁默然最近特别积极地配合医生的治疗,而医生的建议中有要叶承爵抽时间过去陪袁默然说话这一项,所以在这个特殊阶段,叶承爵几乎是两个医院之间来回跑,再加上上班,导致他每次回到月登阁匆促的仿佛打仗,大部分时候是阿杰代为跑腿的。

    一晃又是几天过去,林迦南扳着手指算了算,她竟有三天没见过叶承爵。

    最近的联系是一条信息,还是昨天发的。

    通话……

    也许久没有了。

    她知道他可能是觉得压力很大,因为他们彼此都很清楚她有多着急照片这件事,他大概觉得她很烦,所以干脆联系也变少了,她守着月登阁这栋又大又空的房子,心慌的厉害,只能花更多的时间在报社。

    她的时间变得很慢很慢,荒芜又绝望,这时间无限绵延的一天天里的每分每秒又异常难捱,有时想着照片,担忧恐惧,有时想着叶承爵,又觉得很难过,她觉得她好像已经能看到这段关系的终点,原来到最后,竟然无关乎她舍得舍不得,她很有可能会成为被舍弃的那一个。

    ……

    阿杰打来电话的时候,林迦南正在报社楼下快餐店吃午饭。

    阿杰说,叶承爵现在顾不上了,所以让他来给林迦南选保镖,已经定了有几个人选,问她什么时候方便自己确定一下用哪个。

    这通电话接的林迦南十分烦躁,随意推脱说这两天没时间,过几天再联系便挂了。

    挂的不礼貌,阿杰在那边还在说话,但她听不下去了,只觉得恶心——

    这恋爱谈的十分恶心。

    没有自由,提心吊胆,如今敢怒不敢言,自己的照片被别人拿在手中毫无办法,叶承爵不帮她,还要看着她……

    她用筷子拨拉了两下碗里的米饭,那阵子恶心劲儿竟绵延到生理上来,她看着饭盒里的饭菜恶心的厉害,一把将饭盒推开,用纸巾擦嘴准备离开,却抵不住恶心劲儿,最后赶紧去了洗手间。

    这几天没食欲,胃里东西不多,吐了不多时就吐不出东西,但是依旧恶心,她在隔间磨蹭会儿,出来漱口,用冷水擦了把脸。

    上楼之后她精神就一直有些恍惚,那种隐隐的恶心感觉挥之不去,她本来就不怎么快的工作效率被拖的更慢,到了下午还一阵阵的心悸,实在难受的厉害,最后干脆趴在桌子上。

    社会版这边还是隶属主编直接管理的,不过她上面有个小组长,多数时候小组长不太管她也是听闻她身份特殊,所以她工作上的多半问题还是陆瑾言处理,这就导致她有两个领导,她趴了没一会就被小组长叫去催稿子。

    小组长不可能为难她,也就是随口催一下,但是林迦南很惭愧,她现在工作已经够慢的了,从小组长办公室出来,她更难受了,去了洗手间一趟,干呕半天,吐不出东西,却弄的自己泪眼汪汪的,旁边隔间有个同事喊她一声。

    “你没事吧?”

    她应了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声,“没事,就有些难受。”

    “要是不舒服赶紧去医院看看呀。”

    对方是好意,她“嗯”了声,“我回头去看。”

    那边又犹犹豫豫问,“那个,迦南,帮个忙,成吗?”

    她虚软地扶着墙,“什么事?”

    “你带姨妈巾了没?给我一个吧……”

    她愣了几秒,“我带了,在我包里,你等会儿我给你拿过来。”

    从隔间出来,她漱口洗洗手,往出走的时候有些发懵。

    她一般例假快来的时候都会把卫生巾准备在包里,但是这一次……

    准备了很久了,例假没有来。

    她心慌的更厉害了,将卫生巾给同时送过去之后,就去请假,然后下楼在附近药店买了早早孕试纸。

    回到月登阁的路上,她一直在心里不断祈祷。

    之前是想过要孩子的,但是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她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怀孕,不然她就完了。

    她还很年轻,叶承爵现在有可能要和她分手了,万一有了孩子她根本承担不起这个巨大的责任。

    等结果的几分钟里,她的脑子里一片白茫茫,根本无法思考。

    她深呼吸几回,才拿起试纸,结果许姨在外面一敲门,吓的她一个哆嗦又把东西掉在地上了。

    许姨在外面问:“林小姐,现在做饭行吗,你想吃什么?”

    她盯着地面上的试纸,正面朝上,她看到了。

    ——两道杠。

    许姨又敲着门问了一遍。

    “随……随便,什么都行。”

    她捂着嘴,拼命忍着眼泪,使劲地深呼吸,一遍又一遍,最后将眼泪忍回去,拿起试纸又看了几秒,扔到垃圾桶里。

    晚上的时候阿杰来了一趟,是按照叶承爵吩咐来拿换洗衣服的,林迦南帮忙收拾,动作很慢,阿杰在旁边一会儿,忽然问:“林小姐,你脸色不好,身体不舒服?”

    林迦南那张脸一点血色也没有,白的吓人,闻言抬头露出个浅浅的笑,“没事。”

    阿杰犹犹豫豫说:“叶先生最近就是有些忙,你的事情他不会不管的。”

    她轻轻“嗯”了一声。

    收拾好了,将手提袋给阿杰,她问:“他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阿杰挠挠头,“没……不然,我去问问,让他给你打电话……”

    林迦南想了两秒,摇头,“不用了。”

    他不想回来,她叫回来也没用。

    阿杰说:“那个保镖的事情……”

    “过两天吧,过两天我自己挑。”

    阿杰也就不说话了,阿杰离开之后,她一个人在餐厅吃饭,吃的很慢很慢。

    桌上手机忽然震动一下,她抬眼看去,屏幕上显示着叶臻澜的名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