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72章你回来陪我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阿杰将东西送到医院的时候,叶承爵正在楼下抽烟。

    住院部楼下是有散步的花园,还有供人坐的木椅的,但是几天的雨水过去,晚上泛着潮意,叶承爵就站在树下,阿杰汇报了一下,“林小姐说,过两天她会自己选保镖,叫我等。”

    叶承爵“嗯”了声,问:“她怎么样?”

    他得承认,这一段时间以来,他是没怎么关心过林迦南的。

    这些问题都会解决,但是需要时间,现在和她说再多她也只会觉得是敷衍,最近就连他的信息她也不太回复了。

    他能感觉到,他们彼此在渐渐疏远。

    阿杰犹豫一下,“她……脸色不太好,我觉得可能是身体不舒服,有些憔悴。”

    他微微蹙眉,叼着烟,有些失神,过半天取下烟吐出烟气,“没去看医生?”

    阿杰讪讪的,“我没问那么多。”

    打发走阿杰,他没立刻上楼,又拿了一支烟,衔在唇间,也没点,摸出手机来,翻到林迦南号码,盯着看了会儿。

    屏幕暗下去,他又按了下,再度亮起,他发觉拨这个曾经打过无数次的电话竟也需要勇气。

    他把烟拿下去,手指一动,按了拨通,听着那边彩铃,思绪繁杂而混乱。

    电话接通,那边很小声地“喂”了一声。

    听见她声音,他静了几秒,心口变得潮湿而柔软,“我听阿杰说你脸色不好,身体不舒服么,没去看?”

    那端,林迦南隔了会儿,才迟疑地问:“那你回来陪我去看……行吗?”

    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又笑了下,“算了……我开玩笑,我知道你忙,我没什么事。”

    林迦南自问自答了,他倒是还怔了片刻,才开口,“这段时间是会忙一些,等我爸过了高危期我会陪你,你最近注意身体,这几天天气凉了,多穿一点,要是哪里不舒服尽快去医院看看,嗯?”

    那边很安静,安静到他屏息也听不见丁点声响,许久,他又问:“迦南?”

    那边终于有了动静,她声音轻轻的:“知道了。”

    他唇动了动,艰难找回自己声音,“保镖的事情不要再拖了,叶臻澜伤的是手,现在偶尔会离开医院,明天我就叫阿杰把那几个人带过去你挑一挑吧。”

    林迦南说:“后天吧,明天我有事。”

    “什么事?”

    “……有个大学同学搬家,需要帮忙,我去看看。”

    她话说的很慢,他闻言,飞快地思忖了下,“哪个大学同学?”

    他印象中林迦南关系好的大学同学确实不太多,现在当然不可能是李柔,他再能想到的便只有顾禹辰。

    她回答的敷衍,“说了你也不认识。”

    似乎似乎觉得这样回答不妥当,很快补充,“保镖的事情后天吧,后天我会主动联系阿杰。”

    他叮嘱,“这件事要尽快,你别拖太久。”

    她“嗯”了一声。

    接下来便是冷场,两个人似乎都没了话说,这种感觉这段时间一直萦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绕在两人之间,这种无力和压抑感让一通电话都变得难熬,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明明不想挂断,最后还是说,“那挂了。”

    她“嗯”了一声,却是比他更快地挂断了。

    他听着忙音,有些失神。

    想回去看看她,但是又觉得很难面对她。

    将手机收回去,他才想起,刚才通话里,她自始至终没有提到过照片。

    他是确实有些忘了,但是他知道,她是不可能忘记的。

    没有哪个年轻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泰然自若,这是他带给她的灾难,他身不由己所以无法立刻解决,如今就连安慰她也做不到了。

    低头瞥向另一只手里,那支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指间被碾碎了,烟渣粗糙地磨在掌心,他沉了口气,正清理,有脚步声靠近。

    “你怎么不上去?”

    他抬眸,傅轻音走过来,“叶臻澜已经回他自己病房了,这会儿伯父房里只有陪护,你不用呆在这里吧,外面现在挺冷的。”

    他没说话,傅轻音就有些耐不住了,“我和你说话呢。”

    “我没聋,”他拍拍手抬头,“我抽支烟就上去。”

    傅轻音靠更近了,“那我陪你吧。”

    “你不是该走了?”

    她说,“是你想我走吧,这才几点?反正我家司机就在停车场等着,我想呆到几点都行。”

    叶承爵手拎起阿杰之前放椅子上的纸袋要走,傅轻音又出声了,“叶承爵,你也差不多一点,在伯父面前你不是装模作样对我挺好的?这变脸未免太快。”

    他冷嗤,“你对‘好’的要求未免太低,我只是想在我爸面前为彼此留些面子。”

    “你……”她着急了,旋即想起什么又笑,“你别说你不知道伯父为什么要我留在病房照顾,这几天伯父和你说了几回让你和林迦南分手了?你到现在还不甩了她,我都替伯父觉得寒心,病的那么严重,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你还要让他心里不畅快……”

    傅轻音自顾自说了一通,叶承爵并不接话,只是冷冷睨着她,她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

    如今入夜的天很凉了,路灯的光透过树影剩下斑驳的一些,不甚明晰的光线里,她瞧见男人线条凌厉硬挺的侧脸,他注视着她的目光像刀子。

    她竟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嘴巴也不利索了,“我,我说错了吗……你自己觉得你这样,孝顺吗?”

    “你说完了么。”

    “……”

    她被他看的浑身发冷,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但还嘴硬,“你自己能否认吗?现在伯父病了,林迦南连过来看一下也不行……伯父明显是更喜欢我,难道你要一直逆着伯父的意思?你没听医生说吗,现在万事都要顺着他的心……”

    “我不需要别人教我怎么做,”他盯着她,“傅轻音,你没资格。”

    这话十分尖锐,刺的她脸色发白,正欲再开口,他已经转身走,她看着男人背影火气蹭蹭的,“要是伯父真被你气出个好歹来,我看你和林迦南还能不能继续下去!”

    ……

    翌日,难得放晴,林迦南很早就离开了月登阁,叶臻澜指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定的地点是闹市区一家商场门口,她在那里等了半天,等来聂融。

    她当然也不可能抱着随随便便就拿到照片的天真想法,跟着聂融上了车,聂融将她手机给收了。

    车子行驶的一路她脑子里乱成一团,不断地在脑子里面做最糟糕的设想,叶臻澜是个变态,她不知道他会提出什么条件来。

    终点是东郊老别墅区一栋房子。

    这一片住户很少,但也不至于没有人烟,她从窗外偶尔还能能够看到行人,心下松口气,没到荒郊野岭她觉得都算是好事,下车之后她被聂融带上去,安排在二楼一间房子里。

    聂融要走,她急了,“叶臻澜人呢?”

    “二少有事,今天来不了,你今天住在这里,先等,等下我会给你送饭。”

    她愣住了,“不是他说让我来取dv吗?”

    聂融抠着耳朵,不耐烦道,“听不懂吗?对,是叫你来了,可是二少有事,你得等!放心,这里有吃有喝,也不会关着你,不过二少说了,你出了这个门,就别再想要回照片!”

    直至聂融走出去摔上门,她还有些怔。

    她后退几步,坐在床上,低着头,这会儿竟连眼泪也没了,一点点药流泪的冲动也没有,她的脑子是空的。

    叶臻澜最擅长玩弄人心,她直觉这是个圈套,她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圈套,可是就算会丢掉命她也要跳。

    别墅很新,不大,但是空荡荡,家具很少,似乎只有聂融在,林迦南活动不受限,但是按照聂融所说,是不能离开别墅房子的,所以就算着急她也只能在这方寸之地打转。

    到晚上,聂融将她手机拿过来,叫她打了个电话给许姨,说自己有事这几天都不能回去了。

    她只能照做。

    挂断之后,聂融说:“你再给叶承爵打一个。”

    她想了几秒,摇头,“他暂时不会联系我。”

    聂融把她手机又收了,要走,她问:“几天?”

    聂融一愣。

    “你让我说几天都不会回去……什么意思,我还要等几天吗?”

    聂融说:“看二少心情吧,你放心,说了会给你就一定会给你,只是时间问题。”

    聂融说话没个准,她心里越发没底,这一夜惴惴到天明。

    聂融当然也不可能做饭,都是点外卖,倒是不饿着她,但到了中午她也有些急了,催起聂融,聂融还是那句话,说叶臻澜有空了就会来。

    她心里不是没有火气的,但是受制于人,撕破脸皮也没有用,这一等居然等了两天,到了第三天的早上,叶臻澜总算是出现了。

    她在房间听到敲门声,打开门,叶臻澜斜倚在门口,睨着她,眉目间有些得意,脸上带着笑,“久等了。”

    她双手抱臂说,“你不就是要让我等。”

    她一再在心里告诉自己,叶臻澜将人心玩弄于股掌之间用的无非就是惯常的折磨人手段,譬如要她等,大概也是其中一种。

    她告诉自己不要上当,不要像叶承爵一样被激怒,所以这会儿她平静得很,叶臻澜挑了挑眉,“要照片是吧?行,跟我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