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73章交易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叶臻澜将林迦南带到了一个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就放了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上面一台笔记本电脑,视角像是监控拍摄。

    画面还是在房间里,一张桌子,一个人,还有……

    她看到桌子中间放了一把枪。

    桌子一端坐着的人抬头,她看清那张脸是袁默然。

    袁默然的双手被手铐铐住,眼底有些惊恐地四下看。

    只有画面没有声音,她无法分辨她说了什么,只看到她的唇在动。

    叶臻澜说,“dv就在这个房间,照片在里面没有动过,还有一些视频,都在里面,等一下……”

    他指了指电脑屏幕上的画面,“我会让你到这个房间去取。”

    她侧过脸看他,“为什么把袁默然带来?”

    他懒散笑笑,“玩嘛……我想赌一把,看你们两个谁比较快。”

    她背脊发冷,攥了攥拳,竭力让自己镇静,“怎么玩。”

    “哟,”他看着她叹一声,“小嫂子挺上道……”

    她自然也知道叶臻澜不可能让她走进那个房间去拿了dv就走人,现在照片近在咫尺,她是一定要拿的,哪怕拼了她这条命,哪怕和叶臻澜同归于尽也要拿到,她不会像叶承爵一样被困在进退维谷的境地里面无法前行。

    叶臻澜说:“枪只有一把,里面也只有一发子弹,你和袁默然,我看你们谁最快,能先杀了对方。”

    “你知道私藏枪支是犯法的吧。”她说。

    叶臻澜就笑的更欢畅了,“那开枪还犯法呢,你等下别开,让袁默然杀了你算了。”

    她说:“袁默然虽然现在有心理病,但是脑子没病,她不可能对我开枪。”

    “你是不是傻,你换位想想,她是我哥以前的女朋友,我哥一直放不下,要不是现在冒出个你,她会孤零零一个人被我哥甩在医院?”

    他唇角的笑有些玩味,抬起自己受伤的手打量,“我早说过,人心其实不堪一击,我哥平时多沉稳的一个人,我要想激怒他,容易得很,袁默然这种水平的,我都不用说太多,她早就看你不顺眼,她是已经死过一回的人,自己的生死都不在乎了,会在乎杀人?你别太高估你自己。”

    叶臻澜语调漫不经心,林迦南心口发凉,拳头攥的越来越紧。

    “袁默然这辈子都被我哥毁了,现在还对我哥死心塌地,中间就多了一个你,她是个亡命之徒,你确定她不会对你开枪?”

    他说话间忽然靠近,对着她耳朵吹气,她一把子捂住耳朵后退,死死盯着他。

    “反正你们中间肯定要死一个,我不在乎是谁,你要是开枪杀了她,dv你拿走,你要是不开枪,那你拿不拿dv都无所谓了,因为你会变成死人……”他眯着眼,“嗯,死人应该不在乎名誉了。”

    “袁默然不可能对我开枪……”

    “我告诉过她了,她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就必须开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她浑身僵硬,心脏如同凝固住,血流都不畅了,脑海一片空白,听见叶臻澜又道,“你自己也很清楚吧,如果不是你和我哥在一起,现在在我哥身边的,就是她了,她因为我哥死过一回了,你哪里来的自信,确定她不会对你开枪?要知道,你死了,她就有机会回到我哥身边了。”

    她又后退了一步,背抵上墙壁,不知不觉竟已经退无可退。

    叶臻澜步步逼近,倾身靠过来,单手支在她旁边墙壁上,笑,“你要是有自信,那也成,你进去别拿枪,一旦她先拿到枪,你也没什么好选的了,等死就成,死能解决你的所有问题,就再也不用担心照片了。”

    她面色发白,摇着头,“袁默然不可能杀我,你以为谁都像你……”

    叶臻澜后退两步,“随你信不信,枪只有一把,谁先拿到谁就有机会活着出去,我现在带你过去。”

    林迦南低着头,没动,叶臻澜走了几步回头,“你不是要拿dv?还不走?”

    她觉得双腿好像被钉在原地动弹不得,脑子完全是乱的——

    她和袁默然其实一点都不熟,她不知道袁默然会做什么选择。

    毫无疑问袁默然肯定不喜欢她,毕竟她的身份很尴尬,叶臻澜说的对,如果不是她,袁默然很有可能还有机会留在叶承爵身边,前一段时间叶承爵还为了她冷落过袁默然……

    袁默然半夜到叶承爵房间,是她赶走的,她给了袁默然很多难堪,那时候她不是没有看到袁默然苍白的脸和无措的表情。

    她无法换位思考。

    她宁可死也不能让那些照片流出去,而且……

    她怀孕了。

    她视线落在自己小腹,脑子里面好像有很多声音混杂在一起,这种思考本身是徒劳的,却让她快要超出负荷,最后又被叶臻澜一声催打断,“我可没多少时间浪费在这里,你要是不想拿回照片,也可以现在弃权。”

    她面色恍白,“……能不能换个条件?”

    叶臻澜说:“你这就没意思了,玩不起吗?”

    他说话间人已经走到门口,拉开了门,“机会就这一次,我时间也不多,你再不跟我走,照片会跑哪里去,我也不清楚。”

    她攥了攥拳,无法思考,全凭本能行动,跟上叶臻澜,他眯着眼笑,抬手往她肩头搭去,被她躲避开来。

    见她警惕的模样,他笑的更欢畅了。

    上车之后林迦南眼睛被蒙住了,她只能感觉到车子的颠簸,就仿佛她的心,有那么一瞬她想,袁默然被抓了,她也在这里,那叶承爵一定会想办法找她们吧?如果可以赶在事情按照叶臻澜的设想发展到难以挽回之前……

    但很快这一点点侥幸也被她自己否定了,先不说她自己已经和许姨说过这几天都不会回去,如今叶深行又重病在医院……叶承爵就算有心来,身上牵绊也太多了。

    她想靠自己拿回照片,但是她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全身而退,她的手无意识按着小腹,心越来越慌。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她不是来送死的,而且现在她还有了孩子。

    她宁可坐牢也绝不能让照片流出去,她还有个孩子要保护。

    车子颠簸前行足有半个小时,下了车,叶臻澜取掉蒙着她眼睛的黑布,眼前豁然开朗,周围很荒凉的一片,一栋很小的度假屋显得孤零零,叶臻澜在她身后推了她一把。

    “小嫂子该不是还要我绑着过去吧?”

    她步伐僵硬地向着屋子走去,他脚步声不紧不慢跟在后面,悠悠地又说了一句话。

    “枪的保险栓是打开的,拿到手就能立刻开枪,她目前没拿是因为没看到威胁,你就是她的威胁,你们谁赢谁输就你进门那几秒时间,一旦她先拿到枪,你可就没机会了。”

    ……

    许姨打来电话,说林迦南已经在外留宿两天的时候,叶承爵正在上班,电话挂的匆忙,他在会议室里不合时宜走了神,就连财务总监的报告听的都心不在焉。

    林迦南在外留宿,并没有告诉他一声,也许是觉得没必要。

    他手机上给她的最后一通电话过去了足有三天,最后一条短信是在前天,她并没有回复。

    结束会议之后回到办公室,他给她打过去电话,那端一直没有人接听。

    从上午到下午,同一个电话被拨了无数次,结果都是一样,起初他心里是有些火气的,到后来变成了担心。

    回想了一下,林迦南的朋友他认识的可谓相当少,排除掉李柔只剩下顾禹辰,他没有顾禹辰的号码,最后只能打给袁默然要。

    这一打才知道,医院那边是乱套的,袁默然从早上起就不见了。

    叶承爵本想下班后回月登阁一趟,这下买下班就提前结束工作,先去了医院,袁默然身边安排的人其实不少,自从上次她自残之后,除却何安以外,医院还给安排了一个护士,每隔一两个小时就要来确定一下她的状况。

    袁默然消失的时间非常诡异,在护士查房刚走,而何安被她使唤去买早饭的这个时候。

    何安害怕挨骂,硬是坚持自己先找,下午的时候顾禹辰来探望,也加入找人的行列里,到晚上就连护士都参与进来,叶承爵的电话也打过来了。

    袁默然手机放在床头没有带,电话是顾禹辰接的,叶承爵风尘仆仆赶来,听完经过,眉心深锁看向何安。

    何安怯生生的,快要哭出来,“是她说要我给她买糖油糕的,叶先生您也知道,那东西医院附近没有,我就走远了些……”

    自残之后袁默然本身算是一个比较配合治疗的状况,如今忽然消失,院方也难辞其咎,下午的时候已经看过监控,她去了住院部下面散步,最后消失在监控死角里,但怎么看都不像是有计划地外出——

    手机在,身上一分钱没有,还叫了何安去买早饭,她身上穿的还是病号服和拖鞋,根本不可能走远。

    可就是这么一个大活人,几个人将医院翻过一遍硬是找不出,监控里消失之后再也没有出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