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74章为了她干脆放手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袁默然是个病人,身体上精神上都是,一个人在外面晃荡何其危险,主治医生也很着急,叶承爵叫来许昭帮忙,又调用了一些人,顾禹辰也叫来一些朋友帮忙,搜索的范围扩大到医院周边,但依然如同无头苍蝇。

    派出所的监控要到第二天才能看,因而找人采取的是最原始的方式,叶承爵开着车在路上四下看,一边打了个电话给叶深行。

    时间卡的巧,叶臻澜人在叶深行病房里,他本想让叶深行将电话给叶臻澜他问问,思忖片刻打消这个念头。

    叶深行现在根本不会让他和叶臻澜通话,即便说上话,叶臻澜也不可能坦白说出他和袁默然突然失踪有没有关系,如今叶深行病重,就算真是叶臻澜所为他也没法直接撕破脸皮要人。

    身边的人一旦出事,他就会不由自主想到是否叶臻澜所为,这几乎成了条件反射。

    截止晚上十一点,几个人一无所获在病房再度碰面,叶承爵在病房里面抽了支烟,气氛很压抑,顾禹辰提出要去找叶臻澜。

    叶承爵一边抽烟,一边将叶臻澜所住的医院,病房号都给顾禹辰了。

    叶深行不乐意让他和叶臻澜大动干戈,顾禹辰则不同,顾禹辰是个外人。

    顾禹辰临走之际,又被叶承爵叫住,“林迦南这两天有没有和你联系过?”

    顾禹辰脚步顿在门口,面色微变,“她怎么了?不是和你住在一起?”

    “几天没回家了。”

    多的叶承爵也不想说,很模糊地回答这个问题,又问:“她和你联系过吗?”

    顾禹辰攥着门把的手骨节发白,掌心出了汗。

    他摇头,“没有。”

    “你知道她除了李柔以外有什么比较好的朋友么。”

    “我不清楚……”顾禹辰眉心蹙的更紧,转身离开没再打招呼,出门之后脚步放快了往出走,背脊都冒着冷汗。

    病房里,顾禹辰离开之后叶承爵将其他人打发掉,剩下他和许昭两人。

    许昭打了几个电话联系了自己的一些人脉,但是这个晚上再找人已经不可能了,都要等到明天,他回头,叶承爵靠着窗口,还在抽烟,手里拿着手机不知道是在给谁打电话,面色沉而冷。

    他走过去,叶承爵放下手机,他以为他要说袁默然,结果叶承爵说:“加上今天,迦南三天没回家了。”

    许昭哑然,真是事儿都往一起凑,他问:“什么情况,三天没回家你也不着急?”

    “她和许姨说这几天都不会回来。”

    “那也许是住在朋友家了,你最近一直在医院,她大概不乐意守空房?”

    许昭对于最近发生在林迦南身上的一系列糟心事知道的并不清楚,事关林迦南名誉,叶承爵也不想说太多,只说:“她在和我闹情绪。”

    许昭立刻就想当然了,“还是因为袁默然?”

    叶承爵摇头,遂烦躁地灭了烟,“和叶臻澜有些关系,是我没有处理好,她……”

    他想起最后一次见面时,他在卧室收拾东西,回头,她站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门旁边,很安静,看起来很乖,但那时候他就知道有什么已经不一样了。

    她不笑了也不闹了,和以前不同,她那其实不算是闹情绪,她可能只是失望和害怕。

    他赶时间,很敷衍地安慰她几句,叫她听话不要找叶臻澜。

    见叶承爵失神,许昭皱了眉头,“叶臻澜又搞什么,林迦南没事吧?”

    叶承爵没说话,又摸出一支烟。

    许昭见状,也不问了,心里多少摸出一点,叹口气,“我早就告诉过你,不要真和林迦南在一起了……她挺不容易的,不该再受这种罪,你的私心太狭隘,你就不能为了她干脆放手?叶臻澜活一天,她在你身边就有危险,你们之间本来就不可能有结果,不如早些算了,她也能有安生日子过。”

    叶承爵点烟的动作停住,攥着打火机的手无意识用了力气,他把烟拿下去,唇动了动,并未出声。

    许昭话说的没错。

    他留林迦南在身边,是出于私心。

    那时候想留就留着了,其实并没有想过会演变成今天这样,叶臻澜当初对袁默然用的不是这些手段,包括李柔这个谁也没想到的因素,之前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不仅如此,他自己也失控了,失控到这一步——

    就算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他还是不想和林迦南分手。

    在他眼里这些困难都是一时的,想办法总能渡过,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对她放手,那以后就成了未知数。

    他也不能让她现在一个人解决照片的问题。

    这就是个死局,他想不出要怎么解,但唯一清楚的是,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自私,她不会承受这种无妄之灾。

    ……

    顾禹辰跑医院扑了空,叶臻澜人不在,再次回到袁默然病房,叶承爵给叶宅的佣人打了个电话,叶臻澜没有回家,所有人思路不约而同往一个方向走。

    顾禹辰的意思是,要叶承爵去和叶深行问问,看叶深行会不会知道些什么,但是这个建议一提出来就被许昭先给否决了。

    叶深行现在已经足够脆弱的了,要是这个时候叶承爵再因为袁默然的事情和叶臻澜起什么矛盾,叶深行绝对受不了。

    许昭面色凝重地和顾禹辰分析,顾禹辰根本听不下去,火气上涌,“什么意思?默然已经因为叶家人的缘故死过一回了,现在难道你们还要见死不救?叶老先生的命是命,默然的就不是了?”

    病房内陷入沉默,他脑子是空的,他觉得自己问了一句废话,生命的确不是等值的,袁默然就是个没有背景的姑娘,她的命怎么可能与叶深行的相比?

    他攥着拳头,一句话未经思考脱口而出:“你别忘了还有林迦南呢!你也不在乎她死活了吗?”

    话音落,他才觉察自己说了什么,面色微变,但已经来不及,许昭问:“林迦南和这事儿有什么关系……”

    叶承爵冷冷睨着顾禹辰,“顾禹辰,话说清楚,迦南和默然的失踪有什么关系。”

    顾禹辰默了几秒,“……你自己想想,林迦南总共有多少朋友,在这个时候突然消失难道你就不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觉得诡异?”

    “那也不能证明两件事有必然联系。”许昭说。

    顾禹辰咬牙,冷哼一声,“一个是前女友,一个是现在的女友,同时不见了,叶臻澜现在也不见了,别说你们没想过这种可能。”

    许昭不语,有那么个瞬间他当然也想过这个可能性,他看向叶承爵,叶承爵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说:“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胡乱猜测,明天尽快找到默然就知道了。”

    顾禹辰冷笑着离开之后,叶承爵将许昭的手机也要了过来,一遍又一遍打林迦南的电话,那端一直无人接听。

    许昭想不到什么办法,甚至连什么安慰的话也说不出,两个人就在医院病房呆了一个晚上,翌日早,顾禹辰很早来了,还不待他们有行动,竟有个同城快递上门送了个u盘。

    快递指定是给叶承爵的。

    依着这匪夷所思的行事风格来看,许昭心里有了数,八成这次还是叶臻澜在闹腾,他找来一台笔记本电脑,将u盘插进去,里面就一段视频,他按下播放。

    叶承爵坐在椅子上从签收快递之后没有动过,他旁边是顾禹辰,几个人视线凝在屏幕上。

    画面是监控视角,并不特别清楚,也没有声音,房间里袁默然被手铐铐住,在桌子一端,似乎是身体不大舒服,趴在桌上,桌上放了一把枪,但距离她的手尚有几公分的距离,不过几分钟,门打开,有人进去。

    进门的是林迦南,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她在进门之后飞快地往前拿起了桌上放的那把枪,对着袁默然。

    袁默然还是虚弱的,缓缓抬头,这个角度看不到袁默然的表情,只能看到林迦南的脸,但并不十分清楚。

    叶承爵面色发白,掌心竟出了汗,明明知道这是已经发生的事情,他心还是提了起来,他视线里林迦南似乎是有些挣扎,但他也并不确定,因为不过短短数秒,她唇动了动,还是扣动了扳机。

    顾禹辰和许昭脸色也都变了。

    这段无声但却叫人紧张的视频截停在这里,画面瞬间就黑了。

    电脑前三个人都没有说话,过了许久,顾禹辰难以置信开口。

    “林迦南……对着默然开枪了?”

    许昭看向叶承爵,叶承爵沉默着。

    顾禹辰后退几步,坐在病床上,“默然该不会已经……”

    叶承爵摸出手机来,吩咐许昭,“把你那边能联系的人也联系一下,帮忙找人。”

    许昭一愣,遂赶紧拿出手机。

    顾禹辰又说了句,“林迦南是要杀了默然?”

    叶承爵攥着手机,手指是僵硬的,扭头看顾禹辰,“这只是叶臻澜的手段,默然不一定会死。”

    “可她开枪了!”顾禹辰激动起来,“不管结果怎么样,她是真想杀了默然!”

    他话说的着急,也很冲,吼完了,粗粗喘了几口气,低着头,手扶着额头,声音又弱下去,“这他妈怎么回事……”

    叶承爵嗓音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紧绷,“我相信迦南,她一定有苦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