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76章你根本不相信我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愣住,看叶承爵那反应,仿佛她应该知道似的。

    她唇动了动,头低了下,声音很小,“……我不知道。”

    其实对上他的眼神她是有一瞬的慌乱。

    她对着袁默然开枪了,还打了袁默然,她其实也没搞清楚袁默然和叶臻澜之间是什么情况,但这些事情她确实做了。

    而他对袁默然一直是有内疚也有感激的,所以再次见到袁默然才会义不容辞承担起照顾袁默然的这个责任。

    她不知道要怎么和他说,她脑子是乱的,说也说不清楚,但又急于解释,她又抬头看他,“袁默然好像……和叶臻澜有些什么关系……”

    叶承爵眉心微蹙,紧攥着她的手,隔了几秒才说:“默然几年前险些被叶臻澜害死。”

    “我知道,”她急了,“所以我也觉得很奇怪,但是我真的觉得他们之间没有那么简单。”

    叶承爵眼眸凝着她的脸,眼底一片沉郁,隔了几秒,抬手安抚地揉了揉她的头发,“你受了惊吓,不要想那么多了,等下可能会被带去录口供,你想清楚。”

    林迦南有小半会儿没回神,叶承爵这番话说的很奇怪。

    警方取证并封锁现场之后果然要求林迦南去录口供,阿杰开车跟上警车,林迦南在车子的颠簸里,手不断地伸到衣兜里去摸那个内存卡,很久又问了叶承爵一句。

    “你不相信我,是不是。”

    打从开车之后,两人虽然都坐在后座上,叶承爵一边她一边,这个距离简直像是划出一道楚河汉界。

    她这几天过的很惊惧,直到方才脑子都是乱的,现在,一点一点的,转过来了。

    他见到她,看起来并不高兴。

    甚至知道她毁了dv,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她说出她对袁默然的怀疑,他什么也没说,倒是最后那句警方要录口供,叫她“想清楚”颇为引人深思。

    她又没做出什么亏心事来,她有什么需要想清楚了才能对警方说的。

    她也不知道袁默然是怎么受伤的,她只不过打了袁默然一记耳光而已,难道还能打出重伤来?

    叶承爵没有回话,她的心越来越沉。

    ……

    林迦南作为证人被带回派出所,在审讯室里,警察将证物袋装着的手枪放她眼前,“这是假的。”

    她睁大眼。

    “仿真的,但是没法装填真的子弹,特制的子弹也可以装,如果打到人,应该会造成一定的物理伤害,但是里面不会有火药,也无法爆破,所以严格来说,还是假枪。”

    她手在桌下攥了很紧,脑子再度陷入混乱。

    她不知道叶臻澜和袁默然究竟想做什么。

    警察问:“你用这把枪打人了?上面有你的指纹。”

    她吸了口气,横了心,“我……我用这个对着袁默然开枪了,但是里面没有子弹。”

    “你们有仇?”

    “……”

    她沉默下来。

    “袁默然来派出所的时候不是来报案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她是来找人去救你的,那块地方早就被征用,度假屋不属于私人所有,你也看到了,周围很荒凉,如果不是她提供地址,你被关在里面死了也没人知道,我希望你可以配合调查,找出伤害她的人。”

    警察这样一说,她倒像是成了个不懂事的。

    她犹豫几秒,“我开枪是有我的原因,但是……里面没有子弹,而且现在你们也知道了,这根本就不是真的枪。”

    “但是你对着她开枪,你就有杀人动机。”

    闻言,她一下子抬头,对上坐在对面的警察,难以置信问:“你什么意思,你们是觉得她受了重伤和我有关系?”

    对面的警察说:“我们是办案的,不能排除任何可能,你无法自证清白的情况下,自然也是嫌疑人之一。”

    “我没有打伤她!”她混乱起来,语无伦次,“我们都是被叶臻澜带过去的,你们为什么不去问问叶臻澜?”

    “林小姐,请你冷静一下,现在你也算是受害人之一,所以你的证言很重要,我希望你在思考之后如实回答,你到底为什么要对着袁默然开枪?”

    “……”她觉得说不清楚了,“我是被叶臻澜逼的,他说我和袁默然之间只有一个可以活着离开那里,我……”

    她咬咬唇,手在桌下抚上自己小腹,“我想活着出去。”

    对面的警察一脸了然。

    大抵是觉得林迦南看起来文文弱弱一个小姑娘,被逼到这步为了自己的生存就连杀人也能做。

    她也看穿对方想法,然而无法为自己辩解。

    是不光彩,至少在开枪的那一瞬,她真的就这么简单的一个想法——

    她想活着出去,她还有孩子,她不能死。

    在车上她本来就想告诉叶承爵怀孕的事情,但是他那个态度让她说不出口。

    如果知道她为了生存甚至想杀了袁默然,她甚至不确定他还会不会原谅她,所以她才会那么急迫想要告诉他,袁默然其实也不是全然无辜的,只是……

    他似乎不信。

    对面那警察啧了一声,“你这条命还算是袁默然救的你知道吗?”

    她面色晦暗,低着头没说话。

    “还有一件比较奇怪的事,”警察又说:“现场被砸坏的那个dv,上面都是你的指纹。”

    她小脸发白,“是我砸的。”

    “我先不问你为什么砸,我问你,里面内存卡,是你取掉的?”

    她攥紧拳,摇头,“里面没有内存卡吗?我不清楚。”

    “现在那个dv属于现场证物,里面内存卡也一样,你要是拿了内存卡,就是破坏现场证物。”

    “我没拿。”

    她说的很快,她是不可能将内存卡交出去的,万一恢复数据,那些照片会被很多人看到。

    她掌心出了汗。

    对面的警察仔细地打量她足有几十秒,才说:“我建议你说真话,不然你可能无法洗清自己的嫌疑。”

    她愣住了。

    “你们这个绑架案现在很诡异,里面很多疑点,袁默然受了枪伤,也有殴打伤痕,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但是现场没有血液没有弹道痕迹,我们初步怀疑是有第二现场的,但这也要等袁默然醒来才能确认,度假屋里面有智能监控探头,但是在我们到之前已经启动自毁,可能还有黑客协助绑架,这种情况下你的证言要是有所保留,我们可以将你列为重点嫌疑人。”

    林迦南难以置信道:“绑架我们的是叶臻澜!”

    “叶臻澜那边我们也会调查,但是凡事要讲证据,现在这种情况下所有的证物对你都很不利,要是你还不肯说真话,可能谁都救不了你,袁默然现在伤情太重,目前没有脱离生命危险,短时间内可能也很难要到有效证词,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坦白,如果没做什么事,那就将内存卡交出来。”

    她灰白的唇张了张,嗓音干涩而紧绷,“我……我说了,我没有见过什么内存卡。”

    对面的人意味深长看她一眼,“那你从你被绑架说起吧……”

    为了绕开所有有关于那个dv的事情,林迦南在审讯的过程中说了谎。

    还不止一个。

    就算要说实话也不能是在现在这个时候。

    因为分神撒谎,一段口供其实有很多经不起推敲的漏洞,有时她干脆就沉默,她的脑袋一团乱,甚至怎么也想不起自己之前被关着的那个别墅的具体地址,这导致她录完口供离开审讯室的时候,那些警察看着她的视线都带着微妙的鄙夷。

    袁默然至今没有脱离危险,也缺乏其他有力证据,警方有心将林迦南关押审讯也不可能实现,她最后还是被叶承爵带走了。

    天色已晚,她出去的时候阿杰已经被叶承爵打发走了,车子前行一阵,她看着窗外反应过来这不是回到月登阁的路,“我们去哪里?”

    叶承爵在开车,并没有看她,“去医院看看默然那边什么情况。”

    她没说话,靠住车窗,她其实很累,现在最想的是尽快回家洗个澡好好休息,但是她说不出口。

    车子还没驶入二环就堵了,前面水泄不通,两个人在车里却都不说话,然后她听见打火机的轻响。

    她睁眼扭头看他。

    男人微微低着头,菲薄的唇间一支烟刚被点燃,火星红的刺目,她皱着眉头,“能不能不要抽烟,车里这么小……”

    他没说话,过了会儿,抬手将车窗降下去了。

    他看也不看她一眼,她盯着他的侧脸,手按着自己小腹,忍着鼻尖酸涩问,“你什么意思?”

    男人不说话。

    她却忍不住了,她一向不如他那么沉得住气,声音一下子就拔高了,“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他靠着椅背,一只手将烟拿开,另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依旧没有看她,“我有时候会想,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

    他语气竟仿佛带了些许困惑,手指动了动,视线落在烟头火星上,“你说不抽烟,我就不抽烟,你说要我别去看默然,我就不去了。”

    “你知不知道,我之前去见默然的时候,她说她想努力变成一个正常人,她哭着告诉我,她很想活出个人样来,她本来是那么骄傲那么优秀的人,她不该沦落到这一步,我告诉她我相信她能够做到,她能回到正轨。”

    林迦南算是听清楚了,她点头,“你根本不相信我,你和那些警察一样,以为是我伤害了袁默然对不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