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77章我不需要你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你对着默然开枪了。”

    叶承爵话音很淡,但是林迦南却抑制不住地激动起来。

    “那枪没有子弹!而且你没听警察说吗,那枪根本就不是真的!”

    她太过于生气,喊出口,气息不定,盯着他的眼睛泛着红。

    “警察说可能有第二现场,默然确实中弹,所以确实还存在第二把枪,一把真的,有子弹的枪。”

    林迦南努力压抑着怒火,“所以你是觉得,那把真枪我也拿过,还打了袁默然?”

    “你能对她开枪一次,再开一次也不足为奇,”他又吸了一口烟,“我并没有下任何定论,只是就你对她开枪这个举动来说,你很难逃脱嫌疑,毕竟对她开枪没有子弹,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

    她忽然冷冷笑了,“你不就是不相信我?”

    他眼眸低垂下去,“现在我相不相信你并不重要,我知道你是为了那个dv,我知道你有苦衷,但如果没有天衣无缝的口供,这次我也救不了你。”

    “我没有伤害任何人!”

    她吼出声来。

    车里陷入安静,他侧过脸看她,看到她红了的眼眶,她泪水就在眼眶打转。

    她嘴巴张张合合几回,似乎是想说什么但又咽下了,最后说:“我不需要你救,叶承爵,你以为你是谁!既然不相信我就算了,我不需要你!”

    她说完转身就去推车门,眼泪已经控制不住大颗大颗掉下去,“开门!”

    他单手扣住她手腕,攥的很紧,紧到她疼的不得不回头。

    他看到她的眼泪,怔了一瞬,但语气并没有软下去。

    “警方现在怀疑你毁掉的dv里面有度假屋的视频,怀疑你毁掉dv是为了销毁你对袁默然开枪的证据,所以一天拿不到内存卡,你就无法摆脱嫌疑。”

    她挣扎着,眼泪掉的更汹涌,“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根本就不信我!”

    天知道她这几天过的有多恐慌,她很努力不想为难他,所以想要靠自己拿回照片,终于拿到dv,她以为噩梦结束了,却没有想到自己莫名其妙被卷入这样一宗案子里。

    见了他,没听见一句暖心话,就要面对他的质疑。

    男人的手劲很大,捏的她骨头都痛了,她挣扎不开,有些脱力,最后声音也虚软下去。

    “你也觉得我对她开枪了不是吗?你也觉得我要杀了她?”

    “不是我觉得,林迦南,”他嗓音变硬,似是咬牙切齿,“我收到过u盘,我看到你对默然开枪了!”

    她一愣,抬眸看他。

    视线是模糊的,往日里那么熟悉的男人容颜,这一刻看不清,她眼泪还在流,“那你难道没有看到吗,枪里面没子弹!”

    “我没看到。”

    她肩头一抽一抽停不下来,听见男人说:“我只看到你对她开枪,万一警方手里拿到这一段视频,那你就会成为最主要的嫌疑人。”

    她面色恍白,说不出话来。

    被他攥到疼的手臂,似乎都麻木了。

    “我要知道那一枪之后发生了什么,如果你有内存卡,给我。”

    “那个dv里面没有其他的东西,”她单手擦过眼泪,再抬眸看他的时候,视线变得冰冷,“只有那些照片,我已经都删除了,内存卡我不可能给任何人拿去做数据恢复,我不可能让任何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人看到那些照片。”

    他问:“我也不行?”

    她沉默几秒,“谁都不行。”

    照片里面还有景彦,有她……

    她不能让他看到那些照片。

    她恍然发觉很滑稽,到这一步了,叶承爵明显是已经不相信她了,但是她居然还想要维护她在他心中的样子,那些不堪的肮脏的,她不想被他看到,哪怕她是被迫的。

    他问:“我是谁?”

    她不语,他忽地冷嗤一声,“在你心里,我是被划在其他所有人那个范畴里么。”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竭力平复怒意,但语气依旧尖锐,“我说过了,那个dv里面只有我的照片,没有你想看的东西!”

    “你拿什么证明?”他捏着她手腕继续用力,“用你这张嘴吗?”

    她闭上眼,忍着手腕传来的剧痛,心力交瘁到了极点,竟连解释的欲望也没有了。

    为什么要证明自己,如果他信她,哪里还需要证明。

    说白了他就是不信。

    她说:“随你怎么想吧,叶承爵,你要是觉得是我伤了袁默然,那就是吧,我累了,你让我下车。”

    他下颌线条紧绷,她这样的态度让隐忍的怒意仿佛找到一个缺口,很快脱离掌控,“林迦南,那里面什么照片看不得,里里外外我上过你多少回,你身上有哪里我没有看过?”

    他口吻讥诮而嘲弄,“叶臻澜和景彦都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我看不得?还是说你对我早就说谎,那天晚上他们真的上了你……”

    男人话音截停于“啪”的一声响。

    怒火到临界点,脑海是空白的,无法思考。

    林迦南没来得及收回的手还在微微发抖。

    叶承爵被她打的偏着脸,手也在刚才无意识地松开了她手腕。

    她动了动身子,抖着手按下中控锁,然后转身打开车门下了车。

    在停滞不前的车流间隙里,她往马路边走去,然后茫然地往前走,走着走着摸了摸自己的小腹,眼泪再度流下来。

    也许会有人觉得很奇怪……

    那些行人看着这个在繁华街头泪流满面的年轻姑娘,目光有好奇也有看热闹,她都顾不得了,脚下步伐越来越慢,最后忍不住哭出声来。

    ……

    叶承爵在车里愣了一阵子。

    左手夹着的那支烟有烟灰扑簌簌落在车里,他许久才回神,将烟灭了,最后一拳重重砸在方向盘上。

    脸被她打过的地方发烫,其实并不很疼,但是……

    这是第一次。

    他们之间第一次出现这么严重的争执。

    冷静过后他承认自己口不择言,但那都是被她逼的,他到现在甚至都没有搞清楚状况,他比警方更想知道在那个度假屋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他收到的那段视频之后,她所说的一切,到底是真是假。

    毕竟他已经亲眼看到她对着袁默然开枪,而她又坚持不肯交出内存卡,这让他就算想要相信她也很难,他是知道她有多想要拿回照片的,也想过如果叶臻澜用照片要挟的话她会如何选择——

    他确信她为了照片什么都能做。

    车流开始缓慢地动,后面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车子几声喇叭唤回他思绪,他动手开车,是隔了会儿才想到什么,拿出手机给许昭打了个电话。

    “默然那边什么情况?”

    许昭说:“不太好,手术刚结束,医生说失血过多还没能脱离危险,子弹伤到的地方尤其危险,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观察。”

    袁默然没有醒过来,就算想问句话也问不到。

    他默了默,说:“迦南和我吵架了,在南二环这边,你过来帮个忙,找到她送到月登阁。”

    许昭闻言怔了几秒,“她从你的车上下去的,你自己去找不是更近?”

    “都说了吵架了。”

    “因为袁默然?”

    许昭只能想到这个。

    叶承爵那边一沉默,他觉得肯定是猜对了。

    本来他还想为林迦南说句话,但是眼下他和顾禹辰在亲眼看到那段视频之后,又在医院看到袁默然伤成这样,就算有心为林迦南辩驳两句也觉得很苍白,他问:“林迦南说是自己打伤袁默然了吗?”

    “别问了,”叶承爵嗓音带着深深疲惫,“你尽快过来吧,迦南现在的情况这样走了也不行,你尽快找到她带她回去休息,我去医院。”

    “你明明很担心她,去和她说一声不行?”

    “我现在和她没法沟通。”

    车流前行速度十分缓慢,又停下来,他手肘撑着方向盘,摸了摸自己被林迦南打过那半边脸。

    许昭没了脾气,“行,我这就过去。”

    叶承爵报了详细地址,又说:“对了许昭……”

    他顿了顿,“关于那个u盘的事情,你有和别人说么。”

    “没有。”

    “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警方万一问到,你别说自己看过那种东西。”

    许昭反应了会儿,“你这是……包庇林迦南?”

    “现在默然没醒,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沉了口气,“在有结论之前我不想让警方的调查方向被那段视频引导。”

    许昭沉默了一会儿,“但你也知道,这种情况下,那段视频应该算是证据之一吧。”

    叶承爵隔了很久才问:“你帮不帮我?”

    许昭没了话。

    他认识叶承爵很多年,叶承爵大概是久居高位惯了,其实鲜少有这样和人说话的时候,他应下来,“知道了,真要瞒住警方,你还是想想怎么对付顾禹辰吧,他看到袁默然重伤,情绪不大稳定。”

    叶承爵抵达医院已经到晚上十点多,顾禹辰守在重症监护室外面,他走过去,两人对视,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

    他透过玻璃看到里面病床上的袁默然,浑身插满各种管子,距离叶深行病危仅仅隔了数天,这样的情景又出现在他眼前。

    夜晚的医院楼道没有什么人,白炽灯的光线清冷,顾禹辰忽然开口:“林迦南救回来了?”

    叶承爵一言不发点了下头。

    “没抓起来?”

    他拧眉道:“迦南也是受害者。”

    顾禹辰冷笑一声,“是吗?警方看过那段视频吗,看过还会觉得她也是受害者?”

    他转过脸看顾禹辰:“那段视频只有一半,不能代表什么,迦南就是受害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