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78章她们算是情敌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顾禹辰仿佛听到什么笑话,“也就你乐意自欺欺人,我就不信警方看了那段视频还能相信林迦南是无辜的,是,叶臻澜这个人渣是背后主谋,但林迦南这个对着默然开枪的也应该一起抓起来!”

    说到最后因为情绪激动,嗓音也无意识拔高,叶承爵蹙眉,直觉是没法谈,便淡淡说了句:“一切等默然醒来才有定论,你要知道是默然报警救的迦南,如果迦南真想杀了她,她会救迦南吗?”

    顾禹辰怔住,没了声,隔了半天恨恨说了句:“谁知道呢……”

    声音倒是小下去,没了之前的横劲儿。

    袁默然不睁眼,这个绑架就是一团谜,谁也说不清。

    ……

    林迦南在街上漫无目的,走的很慢,一边走一边哭,最后在路边绿化带的椅子上坐下来,茫然地看着远处街道上的车水马龙。

    许昭找到她的时候,她就是这副呆滞的样子。

    那张脸一看就是狠狠哭过了,路灯下她双眼红肿而无神,呆呆望着前方,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许昭下车走过去,心里犯嘀咕。

    叶承爵给他找的这叫什么麻烦事儿,他根本不会哄女人。

    近了他叫她,“迦南?”

    林迦南脑袋慢慢转过来,看到他,表情也没太大变化,“许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叶少担心你,所以叫我来,我送你回家吧?”

    她头低下去,她哪里还有家。

    不知道要去哪里,她刚才走了半天,不知道要去哪里。

    没有钱没有手机,一个可以联系的人也没有,从前可能会找李柔,现在……

    她忽然发觉自己活得极其失败。

    许昭想了想,在她旁边坐下了,“我虽然也不是很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叶少是护着你的,不然就不会叫我来接你,他说他今晚不会回月登阁了,叫你放心回去。”

    她扯着唇角惨淡笑笑,是不是还应该谢谢叶承爵。

    知道有他在她就不会回去,所以他干脆不回去了。

    她轻轻问,“袁默然……怎么样了。”

    “还在昏迷,”许昭顿了顿,“我能问吗,到底怎么回事,你对她开枪了?”

    她头没抬,“是开枪了,叶臻澜威胁我,用我的命,还有别的……我没办法,但是那把枪是假的,我开枪的时候也很害怕……我以为我要杀人了。”

    许昭听的一头雾水。

    她抿唇,有些自嘲道,“结果现在,莫名其妙的,我真的伤到她了?”

    许昭皱起眉头,她又道:“可她从房子里面走出去的时候好好的啊,没理由啊,我以为她和叶臻澜合伙的……”

    许昭迟疑了下,还是说,“他们不太可能合伙吧,据我所知,袁默然之前被叶臻澜险些害死了,应该恨叶臻澜都来不及。”

    林迦南弯下身子去,脸埋在掌心里,声音迷茫而疲倦,“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明明没有打中她,为什么她会受伤……”

    许昭也不忍心再为难她,“别想了,叶少说你需要休息,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送你回月登阁,什么事情等袁默然醒来再说。”

    林迦南没起身,她并不想回去。

    月登阁虽然是她名下的房子,那是叶承爵给她的,那是他们一起生活的地方,现在她真的不想回去,但是她可悲地发现,她居然无处可去。

    她在脑海中拼命地搜索自己可以去的地方,一片空茫。

    许昭催了催,“这么晚了,你一个姑娘在街上算怎么回事,走吧,闹脾气也要有个限度,叶少今晚不回去,已经是在为了你做退让,现在这种情况叶少已经焦头烂额了,你要是再继续闹下去……”

    他停了下,没说下去。

    他觉得林迦南能懂。

    两个人的关系,总不是一直靠着其中一方的不断退让来维持的。

    林迦南不吭声,算是默认了这样的安排,许昭开车将人送到月登阁,看着她进门就离开了。

    其实不过是几天没有回到这里,进门的一瞬,林迦南心境却恍然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房子依旧是那个房子……

    只是没有叶承爵在这里,他苏看袁默然了。

    今晚他理所当然地会守着袁默然,而她,她有再多理由说不出,袁默然是重伤的那一个,只有她毫发无伤,百口莫辩。

    她换过鞋子,嗅见饭菜香气,许姨已经从厨房迎出来。

    “小姐,你回来了,先生让我给你做好了饭,现在可以吃了。”

    她愣了一下。

    “他……他让做的?”

    许姨点点头,“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前打过电话了,叫我快点做好,你回来就有一口热饭吃……”

    许姨还在说什么,她视线又朦胧起来,许姨嗓音就慌了,“小姐你怎么又哭了……”

    ……

    翌日警方的人来过一回医院,袁默然人没有醒,警方只得和守着袁默然的两人谈了谈。

    医院里条件有限,叶承爵和顾禹辰两人是先后分别被警察叫到医院安全出口的楼梯间谈的。

    一夜未曾合眼,顾禹辰满眼红血丝,站在楼梯间里神思有片刻的恍惚,警察问他关于这个案子他知道多少。

    他脑海里恍然浮现林迦南那张脸,就算难以置信,他看到视频了,林迦南真的开枪了。

    他按着额角,顿了几秒,才说:“我是默然朋友,在她失踪之后开始找她,其他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警察问:“你认识林迦南吗?”

    他点头,“我们是校友。”

    “林迦南和袁默然之间有矛盾吗?”

    他低着头,“她们……算是情敌吧。”

    那警察了然,“她们之间有没有发生过什么直接的矛盾?”

    “我就知道之前有一回,默然住在叶承爵那里,被林迦南半夜的时候给赶出去了。”

    他说着又有些烦躁,总想着u盘视频里面林迦南对着袁默然开枪的那一幕,可耳边仿佛又有叶承爵的声音。

    的确是矛盾的,如果林迦南要杀了袁默然,那袁默然又为什么会救她?

    &nb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   那个视频里面的东西对他冲击太大,他其实确实很想说出来,那样警方一定会将林迦南列为最重点的嫌疑人,但是万一呢。

    万一他这中间有什么误会,他就是成害了林迦南的人。

    他竭力忍了那种冲动,问警察,“叶臻澜那边你们找过线索了吗?”

    警察点头,“有林迦南这个受害人的证词,目前在申请扣押叶臻澜,今天之内应该可以下来,但是现在还缺乏有力证据,就算叶臻澜真的抓了她们两个,也没有他伤害袁默然的证据,所以袁默然一旦醒来,你们一定及时通知我。”

    顾禹辰点了点头,听见警察又道:“而且现在这个案子疑点太多,林迦南和袁默然之间有矛盾,现场也有证据表明她也有可能伤害袁默然,你们注意不要让林迦南有机会靠近病房接触袁默然。”

    顾禹辰心沉了沉,唇动了几番,最后问:“她……不是受害者?”

    “很难说,她的口供有问题,目前还在调查中,但是你们该注意的一定要注意。”

    警察走了之后,顾禹辰在楼梯间抽了支烟才折回去,叶承爵还坐在重症监护室门的对面拿着手机贴着耳边,他走过去在门口椅子坐下,听见叶承爵压低的声音。

    “她起来没有……嗯,注意看着她吃饭,我让阿杰过去了,万一她要出门,叫阿杰送她……”

    叶承爵挂断电话,一抬眸,顾禹辰在对面死死盯着他。

    “给家里打电话?”

    叶承爵将手机收起来了,“警察问你什么了。”

    顾禹辰冷笑了一声,“你很关心林迦南。”

    “她是我女朋友。”

    “默然曾经也是你女朋友,”顾禹辰回想着,“但是你从来没有这样关心过她,哪怕在一起的时候,都是你的工作比较重要。”

    叶承爵面无表情,“你确定你要这时候和我谈这个?”

    “你确实不喜欢默然,但是你别忘了,再不喜欢,你对她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没有告诉警方那个u盘的事情,但不代表我以后也不会说,如果伤害默然的是她,她注定要付出代价。”

    叶承爵眸色沉了沉,对这番话没有回应。

    到下午,警方正式拘留叶臻澜。

    叶臻澜完全不配合调查,叫了自己的律师来和警方谈,自己则一言不发,调查陷入僵局,到了晚上的时候,袁默然终于睁眼。

    但也仅仅是睁眼,甚至没来得及说句话,人再度陷入昏迷。

    幸而医生宣布已经脱离高危期,转入普通病房后继续监控生命体征,叶承爵和顾禹辰在病房里度过了第二个夜晚。

    这期间叶承爵和林迦南全然没有联系,阿杰守在月登阁,会和叶承爵汇报林迦南那边的情况,这两天林迦南并没有出门,只是整天将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

    从前这种情况,叶承爵是会哄她的,可现在他自然没了这个心思,这两天时间他甚至就连叶深行那边都没有去探望过一回,几乎寸步不离守着袁默然,就算短暂离开也会叫许昭过来帮忙。

    顾禹辰对此嗤之以鼻,那模样好像他有多关心袁默然似的。

    到隔天的早上,袁默然再次睁眼,终于清醒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