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79章我要你和她分手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在月登阁的几天里林迦南并没虐待自己。

    该吃吃该睡睡,食欲不振也会逼着自己吃一点,许姨在叶承爵吩咐下花着心思给她换花样改善伙食,阿杰也雷打不动地坐在楼下客厅宛如机器人,只要她一有出门动向阿杰就会立刻跟上来。

    所以哪怕她本来有去院子里散散步的心思也都被阿杰这举动搞的没了兴致。

    本来心情就并不好,在房子里闷的时间长了更难受,早上起来她想了想还是走到院子里去了。

    阿杰要跟,她问:“我在院子里散步也要跟?”

    阿杰回:“叶先生交代过要我保护你。”

    她烦躁地摆摆手,“别跟太近总行吧?”

    阿杰十分尴尬地后退了,拉出约有几十米的距离。

    院子很大,她踱步往花园那边去。

    头天夜里下过一阵雨,地上的积水未干,天气是阴沉的,初秋的空气里透着丝丝凉意,有风轻轻拂动她的头发,她手在衣兜里捻着薄薄的一小片。

    这两天,这块内存卡有时会硌到她手心。

    她没有问过一句袁默然怎么样了,她的手机早在之前被聂融收掉,回来之后她连个手机都没有,这与世隔绝的两天过的十分安静。

    叶承爵给许姨给阿杰都打电话,但是没有试图联系她,哪怕是一次。

    她阖上眼眸深深吸口气。

    内存卡她是不可能交给警方的,里面只有那些不堪的照片,除了让她丢人以外,起不到任何证明她清白的作用。

    如果给叶承爵……

    如果给他。

    里面没有度假屋的视频,她那些话依旧是一面之词,唯一的作用就是让她那永生难忘的耻辱一夜不但恶心她自己,也恶心到他。

    那一夜的旧伤口在这个思考的过程中不断地被撕裂开来,她都不愿意回想,她怎么可能让他看?

    但是不给他,他会更怀疑她。

    这些她都懂,但是……

    叶承爵不懂她,也不相信她。

    她觉得他们已经到头了,可她怀孕了,昨天有那么一阵她想过要不要告诉他怀孕的事情,也许可以挽救这段关系,最后被自己否决。

    之前的争吵太让她寒心,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明明阻力重重,她已经伤痕累累,他让她看不到坚持下去的理由,再说用孩子挽留下来的男人是她想要的吗?

    她回头看一眼阿杰,阿杰站的远,她脚步一动,从衣兜里将那个内存卡拿出来,低头看了几秒。

    如果不给叶承爵,那他注定再也不可能信她。

    她沉了口气,往前几步便是花园的排水口,她走了几步弯身蹲下,手指缓缓动了下,内存卡由着排水井盖的缝隙里坠了下去。

    黑丛丛的污水很快就将那轻飘飘的一片带走了。

    ……

    袁默然醒来,第一件事当然是找医生来看。

    医生做了一番检查,认为已经脱离危险,出门前说叫家属去办公室一趟,叶承爵和顾禹辰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对视一眼,叶承爵先开了口,“你去吧。”

    说白了两个男人都谈不上家属,顾禹辰微微愣了一下,视线睇向病床上的袁默然,因为失血过多她面容惨白,唇都是白的,干裂的很厉害,模样憔悴到极点,他本想留在这里,袁默然唇动了动,“禹辰……你帮我去一下,好吗?”

    大概是她觉得相较于叶承爵,顾禹辰更适合这个时候充当“家属”这个角色。

    顾禹辰也想到这一点,点了头。

    脚步声渐渐远去,叶承爵在护士也离开之后便将病房的门关上,然后反锁了。

    袁默然精神还是不好,扭头看了眼,他已经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他甚至没给她缓冲的时间,直接问了:“默然,是叶臻澜开枪打伤了你吗?”

    她呼吸有些吃力,隔了几秒,才慢慢摇头。

    叶承爵幽深的瞳仁似是缩了下,他唇线紧绷,默了默,问她,“那是谁?”

    她唇动了几番:“林迦南……”

    他呼吸一顿。

    她问:“她……救出来了吗?”

    他一口气提在心口,努力耐着性子说:“救出来了,默然,你说清楚,谁开枪伤了你。”

    “说了呀……”她吁出口气,“是林迦南……你,不信我?”

    叶承爵没说话,只是面色凝重注视着她。

    这样急促催着一个重伤的病人,他也知道不对,但是这个答案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他犹抱有最后一丝侥幸,“你报警的时候和警方说了她的地址,既然是她伤了你,你为什么要救她?”

    她缓缓闭眼,“我都听见叶臻澜说她被关在哪里了,要是不和警察说……她出了什么事,你会恨我……我不想你恨我。”

    她话说的很慢,他的心越来越沉。

    如今这案子本身就是个迷,牵扯进来的几个人口径不一,叶臻澜不说话,并且他也不能指望叶臻澜嘴里有实话,袁默然和林迦南则是各执一词。

    在这种情况下,u盘里面那段视频将会成为最重要的证据之一。

    一旦警方看到那段视频,林迦南就很难脱身了。

    现场的枪有林迦南指纹,林迦南还不愿意交出内存卡,万一再加上袁默然的证言……

    他手攥了下,迅速做了个决定。

    他问袁默然,“你能不能不要告诉警方这件事。”

    袁默然睁开眼,再度看向他的时候眼底透出几分愕然和受伤,“你……什么意思?”

    男人英俊的脸庞是熟悉的,但是口中话语冷酷的近乎无情,“警方现在已经立案调查这件事,我希望你不要告诉警方对你开枪的是迦南。”

    他甚至没有表情,仿佛并没有觉察这个请求有什么不妥。

    她手指动了动,慢慢攥起,因为身体虚软也攥不紧,“叶承爵,我要是有力气,我会给你一耳光。”

    “我可以随你怎么打,要是你觉得不痛快等你好了我找枪来你这一枪还在我身上也可以,”他话音很稳,似乎是经过考量的,“你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只要你答应我不要告诉警方这件事,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还有……”

    他顿了顿,“最好是你主动和警方提出不追究这件事,只要你肯说,我疏通一些关系,这个案子可以大事化小。”

    袁默然不说话,瞪着他,眼眸里慢慢透出水光来,他看着她的眼神竟也没有一丝心虚或者退却,“我知道你觉得很难接受,所以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尽力满足。”

    她沉默几秒,眼底的情绪从惊愕渐渐转为失望。

    “我救她是因为她要是出事你会难过,现在你还要我是非不分做伪证,要我不追究……”

    她话音越来越慢,泪珠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喉咙哽的说不出话来。

    叶承爵默了几秒,“她对你开枪是有苦衷的,她不会无缘无故伤害你。”

    他这话像是在为林迦南辩解,袁默然泪眼婆娑看着他,声线发颤。

    “有苦衷就可以杀人?叶承爵,你这样对我……你不觉得太残忍吗?”

    他不语,她又问:“在你眼里,我的生死就这么无足轻重吗……”

    他眸光黯下去,隔了会儿,嗓音低哑地道:“默然,我并没有觉得你无足轻重,但是我不能看着迦南坐牢,这是叶臻澜的圈套,我眼睁睁看着她掉进去的,我不能不管她。”

    “那我呢!”

    她叫了声,因为情绪激动又咳嗽了几声,疼痛让她容颜有些扭曲,他抬手正要按床头的呼叫铃,她挡住了。

    “我呢……”

    她呜咽着问。

    他说:“我不会不管你,我会照顾你。”

    “照顾?”她反问,“你所谓的照顾,只要林迦南一句话你就可以把我一个人扔在医院……”

    “以后不会,”他答的很快,“但前提是你要答应我的条件,默然,这件事我不是在和你商量,如果你让警方对迦南追究到底,你是在对我宣战,与我为敌。”

    袁默然闭眼,又是一行清泪滚落,“你居然爱她爱到是非不分。”

    而男人冷静沉稳的话音没有停,极有条理且没有丝毫的迟疑,好像打过腹稿一般,“我并不想和你撕破脸皮,你只需一句话,警方那边我就能善后,以后我会尽我所能照顾好你,你要是不同意,我想我们之间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袁默然睁眼,眼圈红的厉害,眼底尽是红血丝,她凄然笑笑,“你看我这个样子……叶承爵,你哪怕对我有那么一点点旧情也该有些怜惜的心,我才睁眼你就来和我谈条件,叫我放过试图杀了我的人,林迦南或许是有苦衷,但是那苦衷难道要重过我这条命?你非要包庇她,好……好。”

    她点着头,病房的门传来转动门把的声音,旋即,是顾禹辰在拍门。

    两人都没有理会,她盯着他说,“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外面敲门声太大,没有时间兜弯子,他很快说:“你很清楚,和我在一起对你没好处,几年前的事情还不够么。”

    “是没好处,但是要杀我的人又凭什么?我要你和她分手。”

    顾禹辰几乎是在拿拳头砸门了,“什么情况?给我开门!”

    门被砸的砰砰响,他没有犹豫很久,开了口:“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