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81章分就分吧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身体还一抽一抽的停不下来,满脸都是眼泪,可怜巴巴抓着许姨的衣角,许姨这一低头看着也难受。

    “没,先生没走,在楼下抽烟呢,叫我上来看着你,还难受吗,要不咱去医院……”

    她摇摇头。

    许姨说:“那我叫先生上来?”

    她还是摇头。

    她也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不想他走,觉得这种情况下他不能走,但是也很害怕看见他。

    许姨给她倒了一杯温水来。她喝过之后,躺了一会儿,情绪才逐渐缓缓平复下来。

    眼泪好像也流干了。

    只是小腹处不时的会抽痛一下,并不比之前疼的严重,她脑子乱乱的,这样下去这个孩子就算能活下来,他也有可能会让打掉的。

    也有可能,他会直接甩一句分手,让她自己去面对。

    他明显就是不相信她,她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决定。

    本来她不想用孩子来留男人,但是刚才她太害怕了,只想着不管用什么办法先让他停手,现在说出来了,她也不知道他会怎么选。

    但无论怎么选,她都觉得难受,他既然不信她,她说出她怀孕了,只会给自己的杀人动机上再填一笔,他可能会更笃信是她伤害了袁默然,那么就算他勉强愿意继续在一起,接受她和这个孩子,他们之间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袁默然对他来说也很重要,在他眼中她是那个为了自己和孩子差点杀了袁默然的人,这会成为他们彼此心里的坎儿。

    如果他说分手……

    她不知道为什么到了现在这一步,她还是不想分手。

    明明这段关系好像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但她还是不想放手。

    她甚至也会想,难道在他眼里,她的命就不重要吗,就算没有孩子,她为了自保而开枪他就那么难以接受么……

    多少日子里他给了她这样一种错觉,好像她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会宠着她惯着她,还会听她的。

    但这一刻她才看清,原来她对他来说,也并没有那么重要。

    从下午到晚上,肚子一直间歇性地疼,入秋之后天黑的早,外面天色暗下来,房间内没有开灯更黑,许姨已经去做饭了,林迦南乱七八糟的想了很多也没想出什么结果。

    现在无论叶承爵怎么做决定,他们都已经回不去了。

    她不知道她将怀孕的消息告诉他,把决定权交给他到底是对还是错,她忐忑极了。

    晚饭最后是叶承爵给她端到房间来的。

    灯被他打开,她长久在黑暗中的眼睛有一瞬不适应亮光,皱着眉头眯着眼,隔了几秒才看清,他已经走到床边,他低头看着她,眼底的情绪过分复杂她根本辨析不清,他嗓音沙哑道:“先起来吃东西。”

    “我不想吃。”

    她声音很小,许是因为之前哭的太久,犹带着点鼻音,他默了默,“既然怀孕了,就要为孩子负责,你不想吃也要想想孩子。”

    她眼眶就又酸了,“这个孩子……你要吗?”

    男人沉默下来。

    一切都是混乱的,这几个小时里他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个孩子偏偏是这个时候来……

    偏偏在他刚答应了袁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默然的条件之后。

    他至今没有搞清楚度假屋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很明显林迦南是不打算交出内存卡了,他也无法分辨她话的真假,她怀孕的消息让他太过于惊讶,也问不下去,而且——

    她哭成那样。

    她哭的他心疼。

    袁默然不但重伤,而且是枪伤,他无论如何不能让林迦南因为这个案子身陷牢狱,他必须保护她,就算不用许昭说,他也清楚他们之间该结束了,林迦南是无辜的,不应该承受这些,分手这个决定本来是不容易做,但是只要能让她脱身,他什么都能做。

    可现在,她怀孕了。

    男人这时候的沉默让林迦南心里更慌了。

    良久,叶承爵开口,“先吃饭,吃过再谈。”

    她肚子很不舒服,“我有点难受……真的不想吃。”

    他蹙眉弯身,“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

    她摇头,医院那种地方她现在一点也不想去,肚子就是一阵隐隐约约的有点疼,倒是没有多严重。

    他低头,距离她的脸很近,抬手要摸她的脸,她条件反射一般又缩,他的手在空中顿了下,这次没有收回去,还是很坚持地抚了抚她面颊,唇动了动,再次出声的时候,嗓音低沉,融入些许柔意,“肚子没事吧……我刚才不知道你怀孕,我……”

    他想起几个小时之前他粗暴的举动,不由得就有些后怕,心口堵的更厉害,“对不起。”

    她咬着唇,眼睛已经因为哭泣肿的很厉害,一听见他这样说,委屈和难过又在胸臆里翻腾,她闭上眼不看他。

    “真的很难受?起来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她没有睁眼,“叶承爵你什么意思你说清楚吧,如果不想要孩子,想和我分手我拜托你现在就说,还看什么医生,这样流掉对你来说不是更好?”

    “我没说不要。”

    她将泪水强忍回去再度睁眼,他在床边,还是那个倾身的姿势,睨着她,他说:“我送你去国外吧。”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现在的情况,你留在这里也没有好处,案子,叶臻澜,还有我爸……所以我派人送你到国外去,你在那边安心养胎。”

    她唇动了几番,喉咙哽的厉害。

    这就是他给的答案。

    他要将她送走。

    隔了许久,她轻轻问:“如果我不愿意呢?”

    他在床边坐下了,低头注视她,“平时你任性或者孩子气都没有关系,但是迦南,你现在是个母亲了,我希望你考虑问题的时候能够成熟一些,留在这里对你没有好处,而且现在你被卷入这个案子里,所有证据对你都不利,你去国外养胎,这边我都会处理好。”

    “所有证据……”她喃喃了句,“原来还是因为这个。”

    他不语。

    “你还是不信我,你觉得是我开枪要杀了袁默然,你刚才那样对我……”她顿了顿,“你那根本就不是想和我继续的样子,叶承爵,你想分手你就直说吧,何必绕这么大的弯子。”

    他依旧一言不发。

    房间里更安静了,她都能听见自己无力的呼吸声响,她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分就分吧,你不用赶我出去,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会自己走,你放心,我以后不会碍你的眼……”

    “林迦南,”他喝止她,“我在想办法解决问题,你确定这个时候你要和我闹情绪?”

    她微微侧过脸,缓慢而仔细地打量他,那目光宛如看着一个陌生人。

    “你想我怎么样?怎么样叫解决问题,怎么样叫成熟,难道分手了我还要听你的才算?你凭什么把我赶到国外去,分手了我就是自由的。”

    她嗓音嘶哑,话说的很慢很慢,甚至听不出什么情绪。

    他手攥成拳,“我送你出国是让你把孩子好好生下来,等这里一切解决了之后,或许我们还能……”

    他停住,但很快还是将这句自己也没十足把握的话说完:“或许我可以接你回来。”

    她在听到那个诡异的停顿时候就扯了扯唇角,问他:“你凭什么觉得我还会愿意和你在一起?”

    他眸光黯了黯,别过脸不再看她,“林迦南,你没得选,现在你怀孕了,这个孩子我要定了,明天我会安排人给你办加急签证,要么你听话一点配合我的安排,要么被人押着出国,你自己决定。”

    她听明白他重音强调的那一句——

    这个孩子我要定了。

    原来,她将选择权交给他,他做的就是这么个决定。

    他想要孩子。

    她其实很想问一句,那她呢。

    他现在厌恶她,不相信她,觉得她是要杀袁默然的人,内存卡她已经毁掉了,并没给自己留后路,她是无法证明自己的,他们之间已经到头了,难为他为了要这个孩子还给她一个假的期许,说一句或许以后还能在一起。

    她真的沦落到要靠孩子来挽留男人的心了,但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把握留不留得住,毕竟她一无所有,他哪怕抢了孩子扔了她她一样拿他没有办法。

    她觉得很疲倦,无心继续争吵,淡淡说:“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我想睡觉。”

    他沉默几秒,“你得吃饭。”

    “你走吧,我会吃的。”

    “什么时候发现怀孕的,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他忽然又问。

    她说:“我也想不起来了,可能是忘了说吧……你能出去吗?我想休息,饭我等下会自己吃。”

    叶承爵没有立刻走,在床边坐了会儿,视线里,林迦南已经阖上眼眸,疲惫至极的模样。

    她眼睛肿的很厉害。

    他其实还想和她说话,也有些问题想问她,但是此刻都说不出。

    她太在乎他信不信她,而他只想解决问题,毕竟她对着袁默然开枪,他也不能视而不见,他其实很想告诉她,就算真的是她为了照片为了她自己而开枪,他也不在乎,他生气是因为她不愿意给他内存卡,但是现在那些他都不想计较了。

    他们有孩子了,他想有个更长远的计划,可现在他毫无把握,他没法给她任何承诺。

    他对她那么粗暴……

    他很后悔。

    他无声叹息,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她也未曾睁眼,最后他俯身,在她额角轻轻落下一个吻。

    “我走了,这几天事情有些多,你照顾好自己,我会回来看你,你想去哪个国家可以提,想好了告诉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