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路青云梯 第534章

时间:2018-06-25作者:钓人的鱼

    “你少给我在这里说风凉话,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是一个海阳人,而且大家一直都不错,你就这么舍得离开吗?再说了,你走了,你那些情人怎么办?”趁着司嘉仪上洗手间的功夫,罗香月再一次问丁长生道。

    “罗姐,我什么时候说要离开海阳了?你可不要乱说,别到时候我真的回不去了,到时候我可要和你算账的,哎,你是不是不想我回去啊,还是领导的意思让我在外面自生自灭?”

    “滚蛋,丁长生,我可告诉你,你要是真要走的话,就对不起这么多人帮你,你不知道,我来时林书记特别批准的,而且我一说要来,司嘉仪也就跟着来了,她说来省城有事要办,但是至今我也没有看到她办什么事,大家可都是关心你的,但是工作上有些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你不要记恨林书记”。

    “我知道,我谁也不记恨,更没有想离开海阳县,所以你还是不要瞎猜了,好不好,对了,要不中午我请你们吃饭吧,我虽然不是江都人,但是在这里比你们呆的时间长,也算是尽尽地主之谊吧”。

    “拉倒吧,我还要赶着回去,要是想请的话,你请司嘉仪吧,他可能没有急着回去”。

    “别介啊,好容易出来一次,还不好好玩玩,对了,你不是怕我姐夫吃醋吧,哎,你还别说,都说你有男朋友了,可是我们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呢,这订婚戒指不是自己买给自己的吧?”丁长生嘲讽道。

    “瞎说什么呢,再说屁话小心我回去参你一本,说你身在曹营心在汉,看看林书记怎么收拾你?”

    “算了,不说这个了,林书记准备怎么安排我,有这个意向了吗?像我这样的优秀人才是不可能长久下野的,要是到时候被人挖走了,告诉林书记,可别后悔啊”。丁长生在探林春晓的底,他相信,罗香月来之前,林春晓怎么着也得向她漏了点底。

    “这个嘛,林书记还真是没有明说,只是说让你在党校里好好养养自己的性子,你看看你,又不想去党校,那后面怎么安排我就不知道了,你要是很想知道的话,你干么不给林书记打个电话问问呢?”

    “呵呵,算了,不好意思说,改天再说吧……”

    “哎呦,说什么呢?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司嘉仪这个时候回来,她只是听到了一个话尾巴。

    “他想知道林书记怎么安排他,还不想自己问”。

    “就这事啊,其实,你这段时间风头太劲了,林书记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你,先好好学习一下,别让人抓住把柄,工作有的是,以后有你干的”。司嘉仪的话可以理解为司南下的承诺,但是如果这句承诺早来一天,或许丁长生真的会继续留在白山,毕竟自己是白山人,而且很多的社会关系都在白山,但是现在嘛,他已经答应了仲华,如果出尔反尔,这不是他的作风,而且仲华没有忘记他,在他最失意的时候还能想着带他,这些情谊不是丁长生能情谊却掉的。

    最终两人都没有留下和丁长生一起吃饭,两人好像是商量好了似得,一起走了,一个回海阳,一个回白山。

    又过了几天,接到了周红旗的电话,接通电话丁长生才想起之前有件事要答复她,但是后来事情一多,而且初次踏进大学校园里,什么都感觉很新鲜,所以他达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除了吃饭,就是酒店和课堂、图书馆之间转悠,王家山恢复的不错,丁长生请了一个护工,由于工资很高,所以对王家山照顾的很好,基本不需要丁长生插手。

    “红旗,我非去不可吗?再说了,我对你们那些事丝毫不懂啊,我去能干什么呢,再说了,你就不怕我知道的太多了,到时候再发生泄密什么的?”

    “没关系,对于知道的太多的人,我们一向都是采取一个办法,那就是灭口”。周红旗笑嘻嘻的说道。

    丁长生看着眼前这个瘦瘦弱弱,长得酷似王子文的女孩,他实在是想不到这个人杀起人来眼睛都不带眨的,所以对女人,永远都不要以貌取人。

    “那我还是别去了,我还没有娶媳妇呢,到时候被你们给杀了,我冤不冤啊我?”

    “呵呵,这次任务很简单,到时候我再给你说,你就相当于出国几日游了,而且这次没有危险性,放心吧,我们就是去旅旅游而已,顺便把事办了”。

    “说的好听,去哪儿?”

    “保密,到时候再告诉你,这是纪律,而且你的主要任务是扮演我的男朋友,别的你什么都不用干,自然有干事的人”。

    “哦,这还差不多,什么时候?”

    “就这几天吧,你安排一下自己的行程,到时候我通知你,咱马上就走”。

    丁长生知道自己这次真是上了贼船了,看样子周红旗是盯上自己了,从第一次遇到自己就发展他,现在她终于得逞了。

    “哎,对了,我要不要买份保险,要是我万一挂了,也不能白白死了啊”。

    “嗯,我看很有必要,要不然你那些孩子们以后该怎么生活啊?”周红旗笑笑说道。

    “什,什么孩子,我婚都没有结,哪来的孩子,真是瞎说”。丁长生虽然嘴里这样说,但是心里却涌起滔天海浪,周红旗这是诈他吗?还是周红旗知道了什么事,因为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人知道李凤妮正躲在南方的一个小城里待产,而且除了打电话,丁长生也从来没有去过,她是怎么知道的?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对不对?”周红旗脸色严肃的说道,看得出,她好像很在意这件事,不然没有必要在刚刚说服丁长生参加这次见不得光的行动时说这样的话。

    “你,调查我?”丁长生脸色一板,问道。

    *瓜*子*小*说*网 .e. 手d 打更 新d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