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路青云梯 3229: 装糊涂

时间:2018-08-28作者:钓人的鱼

    甄存剑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是来干啥的,所以面对丁长生这话,只能是装糊涂,可是丁长生却不想放过他,现在丁长生远离省城,甄存剑又是何书记的核心成员,怎么能放过这个打击他的好机会,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你这话我有些听不懂”。甄存剑说道。

    “嘴上不懂没关系,心里懂就行了,甄秘书,你我都是党员,当然知道我党的宗旨,当然了,还有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潜规则,你知道是什么吗?”丁长生问道。

    “说吧,想说什么赶快说,我等着走呢”。甄存剑戏谑的说道。

    “我党的这个潜规则就是秋后算账,无论现在你在多高的位置,也不管你的后台是谁,但是总有一天,这个帐是会和你一笔一笔算清楚的,你比我大,也比我在省城待的时间长,所以这个道理你该比我知道,该说的话我都说了,甄秘书,路上小心”。说完,走到门口结了账。

    “他们的呢,一块结账吗?”老板看了看里面还没吃完的甄存剑和司机,问道。

    “他们比我有钱,结我自己的帐就行了”。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走后,甄存剑也吃不下去了,上了车,坐在后座上想着丁长生的话,再想想自己和郎国庆说的那些事,可能早就被郎国庆泄露给了丁长生,心里这个火气啊……

    丁长生刚刚坐进了办公室,党荣贵就进来了,而且还是火急火燎的样子。

    “现在这活真是没法干了,这次可能要出事”。党荣贵说道。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柯家的人从京城请来了大律师,接下了柯家几个重要人物的委托,下一步就难办了”。党荣贵说道。

    丁长生一愣,他也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一个不下心,就会被这些人利用。

    “老党,你可要小心了,这是有人在为我们挖坑了,而且这个坑里面什么东西都有,最多的可能就是屎,做好被熏死的准备吧,审讯的怎么样了,会不会翻供?”丁长生问道。

    “极有可能啊,所以我着急”。党荣贵说道。

    “把证据做扎实了,怎么说这些案子还是要在两江审判,所以只要是我们的证据做扎实了,再大的律师也得按照法律来,不要给他们发挥的机会就行了,但是接下来要做的事,你一定要小心,一个不小心,极有可能把我们之前扫黑除恶竖立起来的良好形象给破坏掉,为了打击我们,有些人已经顾不得廉耻了”。丁长生说道。

    省委书记何家胜的办公室里,车家河坐在一旁,一起坐着的还有翁蓝衣。

    何家胜的脸色不太好,甄存剑回来反馈的信息证明,郎国庆这个人不可信,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丁长生给拉过去了?虽然还不能确认,但是信息泄露的也太快了,何家胜想过了很多的可能性,可是都被他一一否认了。

    “家河,聚鑫公司的账目你知道多少?”何家胜单刀直入的问道。

    车家河看到翁蓝衣也在场的时候,心里就有数了,想到了叫自己来肯定是因为聚鑫公司的事,但是自己闺女死了,这些账和自己都没任何关系,自己也从来不参与聚鑫公司的账目,所以,想要让自己背黑锅,门都没有。

    “我不清楚,从来没有参与过,怎么着,聚鑫公司出事了?想要找背黑锅的吗?”车家河问道。

    “家河,聚鑫公司亏空一个多亿美元,我不能不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蓝衣刚刚把账目捋清了,在车蕊儿管理期间,一共亏空了这么多钱,这些钱去哪了,我想知道,你得给我个解释,不能一句话不知道就完事了”。何家胜说道。

    “何书记,正是因为我女儿管账目,我才不管不问的,我要是时常参与这些事,恐怕被人怀疑的更厉害吧,所以,自从车蕊儿接管公司时起,我就没管过账目,至于是怎么亏空的,翁总可以去天堂里问问她,到底是怎么亏的,是真的亏了钱,还是有些人亏了心”。车家河说道。

    翁蓝衣很是尴尬,她原本没打算说话的,何家胜不问自己,她就不吱声了,反正按照丁长生的意思,只要是挑起了车家河和何家胜之间的矛盾,其他的就不用自己管了,参与的越多,越难脱身。

    可是车家河这么说,她就有些坐不住了。

    “车书记,你这是什么意思,好像是我诬赖车蕊儿似得,公司里的账目都在那里摆着呢,那么多人参与了账目的核查,你是在埋怨我吗?”翁蓝衣问道。

    “车蕊儿是你叫到山里的吧?她死了,你有责任吗?”车家河问道。

    “我……”一说起这事,翁蓝衣的确是无话可说。

    “家河,事情一件一件来,我们在谈账目亏空的事”。何家胜说道。

    “好,账目亏空是吧,我只有一句话,那就是我不知道,车蕊儿没告诉我,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会亏空,反正钱不在我这里,至于去了谁那里,那我就不知道了”。车家河说道。

    “家河,现在形势很严重,所以,我不得不严查,我们内部还要团结才行,我们自己要是不团结的话,迟早会被人攻破,柯北出走,一个常务副省长的位置空缺,据我所知,可能是要白山市市委书记林春晓过来,这个人是谁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告诉你们,她和丁长生的关系莫逆,可以说是老相识了,你们想想,我们北原这个局被人砸进来多少楔子了?还不知道团结,等着被人一锅端了吗?”何家胜很恼火的说道。

    “书记,我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亏空了这么多,这里面不排除有些人做账的原因吧?”车家河冷冷的问道。

    “车书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在做账吗?”翁蓝衣恼火的问道。

    “是不是你心里清楚,我女儿死了是真的吧,我不允许任何人玷污她的名声,你们要是想填补亏空,把我的拿去好了”。车家河怒道。: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