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路青云梯 3273: 话不投机半句多

时间:2018-08-28作者:钓人的鱼

    因为有了这个东西,丁长生放心多了,试了几次小铃铛的威力,安迪彻底服气了,丁长生说什么,她就做什么,从来不敢打折扣。</p>

    “我还从来没想过会让一个洋妞给我开车,不过你开的还不错,杀手的生意现在别做了,另外,也不要和你的组织联系了,你只要走,就必死无疑,你自己想清楚了再说”。丁长生说道。</p>

    这个女人精明的很,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现在当然是保命要紧,所以自动切断了和组织的一切联系,再加上陈开春的意外死亡,知道她的下落的人就没有了,她现在是一个自由身。</p>

    丁长生原本在北原,但是被叫回了两江市,一进大院,就看到了党荣贵站在台阶上等着自己呢。</p>

    “出什么事了,火急火燎的”。丁长生有些不悦的问道。</p>

    “组织部耿部长来了,在等你呢,现在和郎书记在谈话,好像是关于你工作的”。</p>

    “不可能吧,我这代市长代字还没去掉呢,又来干嘛?”丁长生问道。</p>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会议室,耿阳生看着进来的丁长生,问道:“你去哪了,让我在这里等你好几个小时,你这市长是怎么当的?”</p>

    “这不是前面河沟里有渔汛嘛,去钓鱼了,耿部长,你这是来……”</p>

    “你少给我打哈哈,你是不是刚刚从省城回来的?”</p>

    “既然你知道,你干嘛不给我打个电话,我们有什么事在省里说不就完了,还得跑一趟,多辛苦”。闪舞小说网丁长生说道。</p>

    “你呀,我是对你没辙了,收拾一下东西,跟我回省城吧,两江市这里很烦你,省里决定给你换个工作”。耿阳生笑笑说道。</p>

    “哪里都不去,我在这里生活的挺好的,没事钓钓鱼,逗逗鸟,还能享受这里的青山绿水,北原可没这么好的环境”。丁长生说道。</p>

    “真不去?”耿阳生问道。</p>

    “真不想去,我刚刚在这里和大伙混熟了,又要走,我说你们省委也好,组织部也好,有点真事吗,拿着工作调动当儿戏呢?”丁长生不满的问道。</p>

    “你不走就算了,这可是何书记亲自做的指示,你要是不服从,对不起,把你退回到中南省你信吗?”耿阳生说道。</p>

    “不信,他要是想这么干,我早回湖州生孩子去了,别和我来这没用的,说吧,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们了?”丁长生问道。闪舞小说网</p>

    耿阳生看了一眼郎国庆和党荣贵,这两人心领神会的出去了,就剩下了丁长生和耿阳生两个人。</p>

    “我没骗你,是何书记亲自为你选的工作单位,去宗教事务局吧,还是正厅级,收收你的心性,好好做点事,你看看你在两江干的这些事,他们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实在是不该把你发配到这里来啊,柯北的事,别说和你没关系,我看就是你捣的鬼”。耿阳生说道。</p>

    丁长生不为所动,沉默了一会,问了一句话,让耿阳生异常的尴尬。</p>

    “耿部长,我想问个事,你是组织部长,我们这些党员都归你们管,我想问问,耿部长你相信党性这个东西吗?”丁长生问道。</p>

    “问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是要给我上课吗?”耿阳生问道。</p>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好奇,我们一直都在说党性的问题,我们这些党员真的有党性吗,或者说我们的党性还存在吗?党性是一种固有本性,现在这种本性成了啥了,为自己谋利益的自觉性吗?”</p>

    耿阳生看着丁长生,没说话。</p>

    “何书记把我赶到这里也好,再赶回省城也罢,都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你说他现在晚上能睡着吗?”丁长生问道。</p>

    耿阳生笑笑说道:“没和他睡过,不知道”。</p>

    “其实现在中北省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都清楚的很,只是有的人还在捂着盖着,我倒是想知道,他们还能捂多久,盖多久,我到哪里去无所谓,到哪里不是干工作,我在两江这么短的时间内也没闲着,到省城还是干活,走吧”。丁长生说道。</p>

    “其实宗教事务局挺好的,管的事不多,就是负责一些宗教方面的事情,收收心也好,我看你就是急于表现了,既然你刚刚说了那么多,我也送你一句话,神仙打架,你离远点,免得崩一身血”。耿阳生说道。</p>

    丁长生笑笑,他很想问问耿阳生是不是就是靠着这本事才混到了这个位置的,但是又一想,其实他也不容易,还是不要挖苦他了。</p>

    “你是我送来的,我再把你接走,这脸打的,那是啪啪啪的”。耿阳生走的时候和丁长生还是坐一辆车,只不过这次坐的是耿阳生的车。</p>

    “党荣贵那个人还不错,是个干事的,所以,要是领导问市长的人选问题,耿部长帮着他说句话,不然的话,要是我说的话,他们肯定会极力反对”。丁长生说道。</p>

    “这件事你不要操心了,没他的份,在对待柯家的事情上,党荣贵表现的太积极了,这不是省里领导想要看到的,而且他和你走的太近了,你想,让他接任市长,可能吗?你还是操心你自己的事吧,别惦记别人的事了”。耿阳生说道。</p>

    “唉,这么说,是我害了他?”丁长生像是在问耿阳生,又像是在自言自语道。</p>

    “在当下的环境下,做好自己的事,这点你该明白,上面不想动手,你就是蹦跶的再厉害,也是无济于事,对吧,等到哪天上面决定动手了,你就是不蹦跶,也一样会动手,所以,别干些咸吃萝卜淡操心的事,你没那么重要,还和我讲党性?你这毛孩子才入党几年啊?党的事情多了,不能指望着党什么都能看见,不可否认吧,我们正在一点点的变好,这就是发展的动力,有些事情积累的时间太长了,所以,要慢慢来,不要着急”。耿阳生最后说道。</p>

    丁长生懒得和这人再谈下去,老年人永远无法理解年轻人的冲动。</p>

    所以,话不投机半句多。</p>

    </p>:   《“/”》,,
小说推荐